chapter 25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陈简言懵,余唯西更懵,两人对视谁都没有反应过来。

    “陈局,那边……”有人跑过来,陈简言也是真的第一次碰见这样的状况,他本能就把门关上,阻绝了外面的一

    切。

    可是他把门关上了,但他还在屋内啊!!

    余唯西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正欲尖叫,陈简言先一步转过身背向她,冷斥一声:“无耻!”然后将门拉开一点,摔

    门走了。

    余唯西:“???”

    这人要不要脸,他闯入更衣室看光了她,还骂她无耻??

    余唯西骂骂咧咧穿衣服,她不过就是准备检查一下阴道口是不是撕裂了,这才刚脱了低下脑袋,阴唇都还没掰开

    呢。

    姓陈的不会以为她是在自慰吧?

    穿好衣服走出去,陈简言还在几步开外的地方等着她,见人出来,表情略显怪异。

    余唯西虽然多少有些尴尬,但她调节的快,出来后屁事都没有了。

    “陈局长,找我吗?”

    陈简言望着她,也许是想到刚才的事情,脸颊居然泛起一丝红晕,不过到底是训练有素的警察,很快就恢复淡定,

    问:“刚才那人下巴有没有痣?”

    “他伪装了,脸上贴了个络腮胡子,我都没能认出来。”

    陈简言皱眉,“我们怀疑他有个双胞胎兄弟,当初越狱成功就是他的双胞胎兄弟糊弄了我们,现在两人都找不

    到。”

    “怎么会找不到呢?能跑去哪里呢?”

    陈简言不再多说,“已经安排人去调查追捕了,你身上的窃听器不要再取下。”他说到这里似乎记起余唯西的职

    业,蠕动了嘴唇又道,“我建议你这几天还是呆在家里。”

    得不到想要的信息,陈简言转身就走。

    余唯西心中叹气,正欲转身,突然想到什么,立刻追上去一把扯住陈简言,“他们会不会就躲在云霄?最危险的地

    方不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吗?”

    她说完了,陈简言表情却微妙起来,她一愣,这才发现自己拉住了陈简言的手。

    他的手很大,干燥且粗糙,余唯西的手很小很细,软软的只能拉住他两根手指头。

    陈简言很快反应过来,抽回了自己的手,余唯西尴尬,拉过陈简言的手不知放在那里才好。

    “我知道了。”陈简言也有些尴尬,说完欲走,脚步抬起又顿住,“余小姐,你自己小心点。”

    等人离开后,余唯西是止不住的懊恼,她怎么就拉了他的手呢?

    陈简言应该很嫌弃她吧,刚才觉得她无耻,现在肯定又觉得她轻浮。

    想想又不对,他嫌弃她,她也嫌弃他啊。

    切,爱咋滴咋滴。

    一场风波暂时过去,虽然云霄仍旧歌舞震天,但已经被警察盯上。

    云霄在扫黄期间顶风作案,但这次余唯西事件云霄全力配合,警察那边对卖淫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扫黄是个大工程,比查案还累,而且浩浩荡荡抓回去,基本上都是关几天罚点钱就放了,若不是上头发话要清

    扫社会风气,谁愿意全市扫黄。

    稍晚一点,有人过来喊余唯西,说傅九找她。

    余唯西也知道地下室因自己而曝光,她隐隐有些不安,不知道傅九会不会因为这个教训自己。

    她进去的时候傅九正脸色阴郁地责问手下:“我说过了不要让她接客,是谁安排的?”

    阿忠忙答:“九哥,这话我昨天就传达下去了。”

    傅九阴着眼扫向站成一排的人,隔了三秒,一个男人战战兢兢地站出来,“九哥对不起,是我没有记……”

    话未完,一只脚狠狠落在男人的腹部。

    傅九动作跟闪电似的,等看清时男人已经捂着腹部痛苦地倒地,他因为力道在光滑的地板滑行几步,刚好停顿在余

    唯西脚边,

    余唯西吓得浑身一颤。

    傅九见她进来,眼神稍显缓和,冷声道:“不要有下次。”

    脚边的男人惶恐爬起,“谢九哥。”

    余唯西琢磨这群人脑袋是不是有问题,都快被踹死了还要谢谢踹自己的人,她瑟瑟发抖,生怕傅九飞起来也给自己

    一脚。

    一众人在阿忠的眼神下迅速离开,房间内只剩下余唯西和傅九,余唯西一时抖得更厉害。

    傅九看了她一眼,坐下摸了根烟点燃,“余唯西,以后你就是我的秘书,听我一个人的话。”

    余唯西立刻就不抖了,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那,那我以后不用接客了吗?”

    “当然。”

    她把眼睛睁得更大,“那,那我的一千万还要还吗?”

    “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一笔勾销。”

    余唯西因为激动而心跳飞快,颤抖着声音说:“傅先生,谢谢你。”

    原来傅九真的是个好人,虽然他很骚很冷漠,有时候嘴巴也挺贱,但他还记得报恩,她没有白救他。

    “不客气。”傅九声音挺淡,“先回去吧,明天准时过来。”

    余唯西感动地点头,都走到门口了又转过身,问:“那我还用参加选美吗?”

    “不用了。”

    “啊?我练歌练了很久,嗓子都哑了,到时候不用唱了吗?”

    傅九吸了口烟,不耐烦地敷衍:“初筛也是我,你要是觉得白练了,现在提前唱给我听也是一样的。”

    余唯西又高兴起来,清了清嗓子,唱:“哎~~开心的锣鼓敲出年年的喜庆~好看的……”

    “够了,闭嘴。”

    余唯西:“……”

    【我又加更了~~没有理由,就像爱情~~】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