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5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分。余唯西追上去。

    “我先上去,你看着我是怎么走的,别往下看,往前走才能回去见你女儿。”

    傅九最后一句话让余唯西勇敢起来,她紧咬牙关,紧随其后。

    索桥只剩下两边的粗锁,粗是粗,但已经锈迹斑斑,也不知是否牢固。

    傅九会控制,但余唯西一踩上去索道就开始摇晃,傅九没回头,叮嘱她,“保持身体平衡,别往下看。”

    余唯西记住他的每一个字,心中想着妮儿,小心翼翼往前进。

    当专心做一件事情时,太阳下沉的速度都变快了,前进一半时天色完全黑下来。

    余唯西去看傅九,瞧见那人居然已经到了桥头,跟麻雀似的轻轻一跃就到了安全地带。

    没了光,脚下的一切都只能凭走了一半的感觉,余唯西更加害怕,抖着声音喊:“傅先生,傅先生,傅先生?”

    “别跟叫魂似的,说。”

    余唯西的腿开始发抖,“我害怕。”

    许是听出了她话里的哭腔,傅九语气好了些,安慰她:“还有不过四米的距离,胆子大一点,到我这儿来。”

    余唯西吸吸鼻子,又往前走了一步。

    这一路上来,体力早就透支,刚才借着光和前面的傅九,还能挤出勇气,这会儿天黑了,傅九也安全了,她独处高处,完全看不到他,孤独无助像围着打转的魔鬼,余唯西太害怕了。

    “我走不过去了傅先生。”

    “那你就挂在那里。”傅九的好脾气和耐心只有那么几秒。

    被这么一激,余唯西倒是又开始往前走,胆颤心惊终于到达安全地带,一双有力的手臂接住了她。

    余唯西全身松懈,往傅九怀里扑,两人一起倒下去,余唯西哭出声,“傅先生,你别丢下我。”

    她多害怕他走掉。

    傅九身体一僵,听了会儿细细的哭声,伸手将身上的余唯西搂住,“我不会丢下你的。”

    【第一更~】

    chapter 56 H < 相思局(甜柚子)|PO18脸红心跳

    .ρō1⒏.ús/7895558

    chapter 56 H

    傅九啊,在余唯西心里是多么嚣张腹黑不可靠的人,可此时此刻,他一句轻轻浅浅的“我不会丢下你的”,却让她前所未有的安心。

    两人摸索着黑走,傅九在前面,余唯西走在后面牵着他的衣角。

    “今天追杀你的人是不是跟那晚在乡下的是同一批?”

    傅九挑眉,“你怎么知道他们不是在追杀你?”

    “……我又没得罪人。”

    “你怎么知道我得罪人了?”

    余唯西语塞,还想辩论几句,但一想自己也说不赢他,所幸闭嘴。

    天越来越黑,带来恐惧和寒意,傅九说:“先找个地方过一晚,山上有风,越晚越冷。”

    在这种情况下余唯西都听他的。

    “阿忠他们会找我们吗?”

    “会的。往这边走,上面好像有个洞。”

    洞里也冷,但能避风,好在今天太阳大,衣服和小毛毯早就烤干,这会儿将小毯子罩在身上,顿时感觉暖和许多。

    傅九坐在靠近洞口一些的位置,好像在观察四周。

    她搓了搓手臂,在黑暗里开口:“那个……你要不要过来一点,我可以分一点毯子给你。”

    傅九朝外张望片刻,转身走进来坐下,“不用了。”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只是风渐渐大了,外面有呼啸声,越来越冷了。

    余唯西瞧了瞧傅九,在黑夜里只能看到他的轮廓,也不知是不是睡着了,她有些过意不去,将小毯子横过来,分了一半盖在傅九身上。

    男人高大,她的迷你小毯子只能勉强盖在他一半的身体。

    余唯西做这些时,傅九并未动,她以为他睡着了,轻手轻脚,盖好后自己缩了缩,将下巴藏在毯子里。

    “你为什么会欠云霄一千万?”

    傅九突然开口。

    余唯西犹豫了下,回答:“是我妈欠的,她找高利贷借钱做生意,结果被人骗了钱,不服气又借钱赌博想把钱赢回来,最后赔了个精光,豹爷就是那个放高利贷的,我妈跑了,跑路之前打电话让我也跑,当时我正在参加考试,没跑掉。”

    许是没想到事情是这样,傅九一时也没有说话,两人各有所思,数秒后,傅九又开口:“那你女儿呢?”

    这下余唯西不说话了,紧紧咬着嘴唇,将眼睛也藏在了小毯子里。

    不知现在几点,但越来越冷,小毯子里的热气也渐渐变成寒气。

    “冷不冷?”傅九问她。

    余唯西光是听到冷这个字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傅九动了下,伸手揽住余唯西的肩膀,将她往自己怀里压。

    他身上是淡淡的烟草味,闻着居然有些舒服。

    余唯西紧张不自在,靠在傅九怀里心脏砰砰跳。

    两人紧紧靠在一起,小毯子也似乎变大了一些,将他们的上半身包裹住。

    刚才靠过来时,余唯西的手不小心放在了傅九的腰上,这么几分钟她都不敢动,身体僵硬,脚又冷又麻。

    “你抖什么?”

    余唯西:“……我没抖啊。”

    “你是不是很冷?”

    “……我,我挺热啊……”

    傅九似乎觉得她有神经病,不说话了,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余唯西腿也麻了,她想换个姿势,于是小心翼翼地动。

    “你又动什么?”

    “……我腿有点麻。”

    余唯西尴尬,平时独处还不觉得,现在两人只能找一些无聊的废话来说。

    太冷了,谁都睡不着,于是余唯西找傅九说话:“傅先生,你冷不冷啊?”

    “你觉得呢?”

    余唯西:“……”

    聊天结束。

    风仍旧呼啸着在吹,余唯西眼神涣散地盯着黑暗处,正茫然着,傅九突然低下头,余唯西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抬头去看,两人的唇在夜色中准确无误地亲在了一起。

    因为太冷了,双唇都有些凉。

    余唯西先反应过来,尴尬地移开傅九的唇,可下一秒,傅九扣住了她的后脑勺,唇再次贴上来。

    他吻得有些急切和强势,不允许她后退一分,湿热的唇顶开她的唇齿,缠住柔软的舌尖。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