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7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都没有看到路,但兜兜转转居然看到了山脚下不远处有个小村子。

    余唯西太开心了,她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此时蹦着跳着指着小村子开心地叫:“傅先生傅先生,那里有村子!”

    “我没瞎。”

    余唯西不理他,高高兴兴地往前冲。

    小村子真的很小,大概只有二三十户人家,说着方言他们都听不懂,他们的普通话对方也听不懂,鸡同鸭讲半天,来了个四十多岁的大叔听懂了他们的话。

    对方姓黄,算是这个村子的主力吧,因为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留下老老少少的从来没出过山,他负责间隔一段时间,帮大家把山货拖到外面去卖。

    黄大叔普通话说的蹩脚,好在半比划半猜测的也能听懂,对方很热情,邀请余唯西和傅九去他们家住。

    山里的村子从没来过外乡人,更何况是一对好看的男女,大家都跟看稀奇一样出来看。

    黄大叔要两天之后才出去,他有个拖拉机,是村里唯一的交通工具,余唯西和傅九只好在他家暂住。

    两人走了一天很疲惫,晚饭后,黄大叔领着他们往屋里走,说:“幸好你们是两口子,不然我这里可不够睡。”

    黄大叔方言很重,但这句话两人一下便听懂了,也不知是尴尬还是怎样,都没接话。

    房子都是木头做的,很结实,床不大,但干净整洁,看起来很舒服。

    黄大叔叮嘱他们好好休息,带上门走了。

    人一走,房间顿时安静下来,大家都不说话,余唯西渐渐有些尴尬。

    山里夜晚很冷,房间只有一张床一张被子可以供他们休息,余唯西虽然尴尬,但不会傻到提出自己坐一晚让傅九睡,傅九也不是什么绅士之人,更不会把床让给余唯西。

    天黑了,降温速度很快,余唯西赶紧往被子里钻,她太累了,躺下秒睡,隔了会儿房门吱呀响,紧接着有人上床。

    余唯西眼皮子动了动,闻到是傅九的气味,又沉下眼皮继续睡。

    熄灯后,长长的手臂伸过来将她轻轻环住。

    【今天四更,以后每天更完都会在章节后面告诉大家几更完,这样大家就不用一直等了,感谢你们的维护和喜欢,谢谢。】

    chapter 59 H < 相思局(甜柚子)|PO18脸红心跳

    .ρō1⒏.ús/7897324

    chapter 59 H

    余唯西被惊醒,问他:“怎么了?”

    “你不是冷吗?”

    她诧异,“我不冷啊,很暖和。”

    “那你抖什么?”

    “我没抖啊。”余唯西真的没抖,她睡得可舒服了。

    但是傅九挺生气:“我说你在抖你就是在抖。”

    余唯西:“……”

    她眨巴两下眼睛,又闭上眼睛睡觉。

    隔了会儿,傅九的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余唯西醒了,彻底清醒。

    原来傅九想要她。

    余唯西背对着傅九身体一点一点僵硬起来。

    刚才洗澡的时候她把内衣什么的都洗了,因为昨晚都做过了,她也没假装矫情,直接穿了件短袖睡。

    而傅九则光着身上,只穿了条内裤。

    他紧紧贴着她,温热的肌肤逐渐燃烧起来。

    睡意几乎是在傅九手罩上她的乳时全无的,余唯西僵着身体没有动,背脊紧贴着傅九的胸膛,他看起来清瘦,但肌肉很结实,硬邦邦的,也很烫。

    她大脑飞快地转动,却又什么都思考不了。

    傅九的手轻轻在动,掌着乳,手心与乳尖摩擦,带起一串涟漪,余唯西的身体禁不住轻颤,但仍旧不敢动,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黑暗的墙面。

    搓揉几下,余唯西的手顿时紧紧拽住了衣服,她清楚的感觉到了傅九双腿间快速勃起的灼热,很硬且粗,撑着浅薄的布料,顶在她的腰间。

    傅九的呼吸稍稍有些急切,脑袋靠过来轻吻余唯西的后脖子。

    她在这一刻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那是种说不清的感觉,好像被电了一下,浑身都麻了,毛孔张开,汗毛竖起。

    余唯西终于忍不住,将身体往里靠,拉开与傅九的距离,可傅九几乎是不做任何停留,立刻就贴过来。

    床就那么点小,余唯西几乎是已经靠着墙了,她无路可退,而傅九不仅贴过来,更是狠狠吻住了她的脖子,像是在吸,又像是在啃咬,她觉得有些疼,将脖子缩起不让他亲,但他又去吮吸她的耳后根。

    傅九似乎总有办法对付她。

    他力气很大,一只手用力压着余唯西一侧的肩膀,余唯西顿时就从侧着身体变成了趴着身体。

    傅九翻身上来,用身体覆在她的背上,他强迫将她的衣服脱了,内裤也扒下,余唯西在黑暗里涨红了脸,跟鱼肉似的光溜溜趴在床上。

    傅九一只手从她的身体和床之间的缝隙挤进来,手掌罩她的乳继续搓揉,身下的坚硬顶在她的股沟上,他跟昨天一样仍旧不急于进入她,而是用另一只手捏着她的下巴,迫使她的脸转过来,然后吻住她的唇。

    他与她接吻,胯部用力压住她的臀,稍稍耸动,将他的家伙在她双股之间摩擦。

    余唯西身上也燥热起来,但被傅九压着,动弹不得,她感觉背后有汗,不知道是她的还是他的,黏糊糊的不太舒服,于是她想翻过身来,可傅九死死压着她的上半身,不让她动。

    吻越来越热,越来越烈,余唯西脑子也越来越糊,在舌尖又一次被勾起后,她禁不住开始回吻傅九。

    余唯西只吻过陈简言,技巧生疏,还不小心咬到他的唇。

    许是她的回应激起了傅九更大的欲望,他的手伸下,抚摸她的腰和臀,然后下体稍稍抬起一切,将大手钻到她的下体。

    他在用手指抚摸她的阴部。阴唇,阴蒂,穴口,一处都没有放过。

    余唯西好热,身下湿湿的,她被傅九摸得起了异样感,轻轻皱眉,感觉傅九将手指伸了进去,在里缓缓搅动。

    “唔……”余唯西轻哼出声,双腿不由自主地夹紧,膝盖稍稍弯曲,一脚踹在傅九的腿上。

    手指进出的感觉很怪,不难受,但也并不舒服。

    傅九没有说话,膝盖顶开她的双腿,他支起上半身,一手掰开她的臀肉,扶着硬铁缓缓探入。

    许是昨天一夜后他知道她容易疼,所以进入得很慢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