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9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口,大有被压迫剥削的奴隶终于翻身做主的气势。许是直呼名字次数多了,余唯西越来越不怕傅九。

    本来就是嘛,大家都是人,凭什么他永远趾高气昂高高在上,对她呼来喝去?

    嗯,就是这样的。

    没人给傅九洗衣服,傅九就自己洗,他一早上没说话,黄大叔问余唯西:“你男人怎么不高兴?是不是床睡的不舒服?”

    余唯西摆手解释:“没事,他就是痔疮犯了。”

    黄大叔恍然大悟。

    余唯西开心死了,去河边帮黄家嫂子洗菜,瞧见傅九正穿着黄大叔的衣服蹲在河边自己搓衣服,她笑喷。

    傅九听到笑声,阴沉着脸看余唯西,余唯西不怕他,端着篮子抖腿,“怎么连衣服都洗不好啊?要你有何用?”

    “你知道什么叫小人得志吗?趁着能笑的时候抓紧时间笑。”傅九语气冰冷。

    她笑不出来了,生气,“你少恐吓我。”她转身想去别的河边,可傅九突然又喊她。

    余唯西回头,“干什么?”问完还添上一句,“傅九。”喊完面上得意洋洋。

    “这是什么鱼?应该可以煮汤喝,不知道能不能抓上来。”

    “哪里哪里?”余唯西连忙凑过去看。

    结果脑袋伸过去了还没看到鱼,傅九突然把衣服砸进去,水花飞溅,洒了余唯西一脸。

    “傅九你是不是有病!”她放下菜篮就去打他,傅九起身伸手按住她的脑门,讥笑,“就你这小胳膊小短腿还想打我?你怎么没有矮死?再敢傅九傅九的喊,我就把你按在水里淹死。”

    傅九说到做到,把余唯西的脑袋往水里按。

    余唯西吓得哇哇叫,求饶:“傅先生傅先生……”

    傅九冷哼,手松开了。

    余唯西转身去捡菜篮子,假装抽泣,余光瞧见傅九又蹲下身去洗衣服,趁机飞起一脚踹过去,“吃屎去吧!”

    傅九往旁边迅速移开时余唯西已经刹不住车,她直接在水里劈了个叉,然后一头栽进去,幸好河边很浅,喝了两口水,屁滚尿流地自己爬起来了。

    “蠢货。”傅九对此评价。

    余唯西又气又尴尬,躲在石头上拧衣服,埋怨自己太冲动仗势太大,刚才就应该悄悄上去直接把傅九推下去的。

    真后悔!

    接下来的时间两人倒是没有再交流,傅九继续洗衣,余唯西拧衣服。

    虽然是七月天,但河水特别冰凉,山里温度也低,很快的余唯西就打了两个喷嚏,身体微微颤抖,她搓搓手,正拧着头发上的水,一件衣服从天而降罩住她。

    “把你的狗头擦干,然后换上,别生病了拖累我。”

    余唯西扯下衣服,见傅九光着上半身,心又软了,觉得自己太过分,她擦着头发,犹豫两秒,还是道:“……谢谢你啊。”

    “嗯,这是你应该谢的。”

    余唯西:“……”

    【四更完,明天不确定能不能四更,大家晚安。】

    chapter 62 < 相思局(甜柚子)|PO18脸红心跳

    .ρō1⒏.ús/7898463

    chapter 62

    余唯西反省了一下,觉得自己确实有些小人得志,她想大概是自己被打压得太久,虽然不敢反驳,但那些气都积压在心里。

    她决定收起小人得志的心理,和傅九平起平坐,和平相处。

    从午饭过后,傅九就一直不见踪影,余唯西也懒得找他,教村里的孩子们画画,陪他们做游戏,虽然语言不通,但孩子们天真无邪,余唯西跟他们玩得很高兴。

    一直到黄昏,余唯西在院里收衣服时,傅九终于回来了,她扭头看一眼,“你回来啦,饭菜都在锅里,给你热着呢,黄大叔和嫂子去收山了,今晚不回来,你吃完就放那,我等下去洗。”

    她碎碎念着收好衣服,等抱着衣服转过身,发现傅九不知不觉站在了她身后,余唯西吓一跳,却听傅九表情怪异说:“刚才的话,你再说一遍。”

    她有些摸不着头脑,回想了下,将话重复一遍,谁知傅九盯着她,又开口:“重复前三句。”

    前三句?

    “……你回来啦,饭菜都在锅里,给你热着呢……?”她有些不知所措,傅九眼神很怪,表情也是前所未有过,她有些紧张,琢磨着傅九会不会飞起来给她一拳……

    气氛诡异,两人对视僵持着,傅九突然一只手捏住余唯西的肩膀,略显凶狠,“你凭什么跟我这样说话?”

    余唯西懵,她哪样说话了?犹豫两秒,试探着问:“傅九你是不是……中邪了?”

    话音刚落,傅九突然冷淡下来,甩开手警告:“以后不准跟我说这些话。”???

    神经病吧这人。

    山上没什么娱乐活动,连电视都没得看,天一黑大家就关门睡觉,余唯西跟着他们的节奏,洗过后躺在床上也早早来了睡意。

    黄大叔后天早上下山去集市,他们就可以离开这里,明明是好事,但不知为何余唯西竟然有些不舍。

    她睡熟了傅九才进来,这人一躺下,手跟习惯了似的从衣服下面探进来,掌住乳开始揉捏。

    余唯西被惊醒,条件反射地推开傅九的手。

    傅九跟前两次一样,在被拒绝后直接凑过来开始亲她。

    山里除了虫鸣,听不到任何来自城市的喧嚣,也自然没有灯光,在黑夜里,余唯西睁大眼睛盯着一处,在感觉傅九搓揉着她的乳,大力亲吻她的脖颈后,怔怔开口:“我已经不是妓女了。”

    傅九愣住,没有了动作。

    这两次,虽然有傅九胁迫的性质,也有跟傅九发生关系的震惊和无法反应,但更多的还是余唯西的认命。

    她曾经是个小姐,给够钱就能上的那种,最初的抵死反抗被毒打和男人们一次又一次的羞辱磨灭,在傅九翻身上来时,她想着,他是不是仍旧当她是接客的小姐啊,所以才这么顺其自然地压在她身上,每晚都要。

    大概只要不离开云霄,她身上的标签永远是妓女。

    许是这句话让傅九兴趣大减,他躺下,彻底没了欲望。

    余唯西重新蜷缩起来,自己给自己温暖和安全感。

    “你不是余唯西么。”

    他是陈述的语气。

    余唯西一怔,细细琢磨,傅九这话的意思是他没有当她是妓女吗?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