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7 p018.us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阿星震惊了,连傅九本人都震惊了,但他很快回过神,鄙夷地扫了一眼阿星。

    “有没有吃的?”

    阿星连忙摸口袋,找出一袋槟榔,“有有有,槟榔,好吃。”

    傅九疑惑,“小孩子能吃槟榔吗?”

    “可以吧。”阿星不确定。

    “看看包装袋上有没有写小孩能不能吃。”

    两人研究一番,得出小孩不能吃槟榔的结果,阿星下楼找吃的去了,傅九抱了一下就不想抱了,可一把小姑娘放下来她就扁嘴要哭,他只好耐着性子抱着。

    不多时,阿星没来,余唯西来了。

    她瞧见傅九眼神微亮,想喊他,嘴唇蠕动两下,喊:“傅先生。”

    傅九将孩子塞给她,“阿星拿吃的去了。”

    余唯西没说话,傅九也没说了,她便轻轻应了一声。

    空气安静下来,余唯西抱着妮儿坐下,傅九也坐下,隔了几秒,对视一眼,视线又移开。

    在小村子时,余唯西跟傅九有说不完的话,傅九傅九喊得也十分顺口,他们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看夕阳一起捉鱼,那几天几乎是形影不离。

    但昨天回到东城后,余唯西看着傅九上另一辆车离开,望着他的背影,她当时就觉得和傅九不可能再像那样相处,果然,不过是一夜之隔,她就连傅九都喊不出口,也没法像在小村子里那样,光明正大随心所欲地直视她。

    她想,傅九也是吧。

    【第一更。】

    chapter 72 < 相思局(甜柚子)|PO18脸红心跳

    .ρō1⒏.ús/7904133

    chapter 72

    凤英从来没过过生日,儿子小时候还会画画送给她,现在只记得老婆的生日,余唯西带她去买衣服,凤英不舍得,余唯西硬是给她买了两身,中午又带她去好一点的餐厅吃饭。

    点好菜,凤英感慨:“我在农村习惯了,真让我有一天大手大脚花钱,我还浑身难受呢。”

    余唯西也不是乱花钱的人,只是凤英照顾了妮儿两年,她也想对凤英好一些。

    正说着,凤英忽然话锋一转,“西西,你别怪我多事,其实我让你妈也来了。”

    余唯西顿时脸色就变了,放下水杯,二话不说就去抱妮儿,凤英急忙拉住她,“西西,其实你妈当年绝情离开都是有苦衷的   ……”

    凤英说这句时,余唯西突然就笑了,把睡着的妮儿放回软椅上,说:“那就让她来吧。”

    凤英一喜,连忙道:“哎,我出去看看她来了没有。”

    不多时,凤英便领着白娇娇进来了。白娇娇穿着阔腿裤,脸上是精致的妆容,全身看着有股扑面而来的贵妇气息,跟多年前穿着旧衣服坐在街边卖小吃食的早已不是同一人。

    她看到余唯西时表情没什么波动,倒是看向在一边睡觉的妮儿一脸慈爱,可这副模样让余唯西觉得恶心。

    许是怕余唯西生气,凤英有些拘束,手在裤子上搓了搓,给白娇娇倒水,又给余唯西添茶。

    “西西,好久不见。”

    余唯西说:“是啊,自从你跟在一个有钱人屁股后面跑了之后我们就没见过了。”

    这话让凤英有些诧异有些尴尬,但白娇娇倒是一脸坦然,“我知道你在记恨当年的事情,不过人要往前看。”

    余唯西觉得可笑,“我没你那么厚的脸皮,婚内出轨,明目张胆的勾引有钱人,人家都抛弃你了还赶着去跪舔,你现在是过上好日子了,终于成了有钱太太,但你以为一句人要往前看以前的事情就没发生过吗?”

    “我不是来和你吵架的。”白娇娇终于脸色微变,“我是来和你说正事。”

    凤英在边上劝:“西西,有些事情你不能只站在自己的立场上。”

    余唯西没吭声。

    “我知道你怨我当年不让你流掉孩子,怨我为了钱抛下你们,但我这不都是为了我们更好的生活?他当时都向我求婚了,还带我去见了家中长辈,我马上就能成为富太太,但他们上层人士注重门风,如果我有一个被强奸怀孕的女儿,他们是绝对不会接受的,到时候事情传出去,他们家也会沦为笑话,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当时处境有多艰难,你现在还在怪我,未免想法也太自我。”

    白娇娇说到强奸时,凤英明显一愣,而余唯西的双手已经紧紧拽在了一起,她睫毛颤抖,听着白娇娇继续道:“我知道你这两年过得也很苦,但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吗?那边的钱我会帮你还掉,另外我会再给你一大笔钱,帮你买房子,继续供你上学。”

    说到这里,白娇娇的语气柔软了些,“西西,我知道你受苦了,但现在我们的好日子来了。”

    余唯西听着这些话,牙齿都在颤抖,问她:“哦?”

    见她愿意听下去,白娇娇从包里拿出一份档案袋,余唯西稍有些犹豫,还是拆开看了,里面是一份病历,人名她不认识。

    “这是你两年前那个男朋友?”

    白娇娇有些不屑地说:“当年我去找他,他压根就不肯见我,后来我在飞机上认识了一个港城的富豪,他很怜惜我的身世,慢慢的我们从朋友成了恋人,他前妻去世的早,没有孩子,后来查了才发现他精子质量不高,几乎不可能怀孕。”

    余唯西心里一紧,将病历放回桌上,“关我什么事?”

    “西西,前不久我跟他已经领证成了合法夫妻,现在就缺个孩子,他不想领养毫无血缘关系的,也不想把钱留给那些贪心的亲戚,西西,他非常喜欢妮儿,想收养这个孩子,但前提是妮儿必须跟他姓,以后你不能再见她,让妮儿真正成为他的亲孙女。”

    余唯西震惊,如坠冰窖般的全身泛起冷意。

    “他在东城港城的生意都在收尾了,等忙完我们就移民去美国,以后不会再回来。”白娇娇说得理所当然,“妮儿来得不光彩,你也一直不喜欢她,现在这样安排不是正好?她是我外孙女,我必定疼她入骨,到时候你也能得到一大笔钱,你才二十二岁,人生才刚开始,拿着钱,岂不是两全其美?”

    余唯西哆嗦着嘴唇去看凤英:“婶儿,你早就知道她回来的目的,是吗?”

    凤英移开视线,“西西,你不是一直想妮儿过得好一点吗?她跟着你妈,以后的人生肯定会不一样。”

    “哈哈……”余唯西笑出声,“你们,你们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