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5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不就是想见我九哥?”

    “是啊,被你看出来了,我就是想见他。”余唯西挑起下巴,“不止我想见你九哥,你的九哥也很想见我呀,他还没告诉你吧,我们都已经发生关系了呢。”

    李青芝顿时瞪大眼,“不可能!”

    “嘻嘻,可不可能你去问问你的九哥呀。”

    “余唯西,你个贱人!”李青芝一巴掌甩过来,余唯西眼疾手快地将她扯住。

    她斗不过傅九斗不过洪爷,但李青芝这种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千金大小姐还是压得住。

    “我睡了你的九哥,还要霸占你的爸爸,怎么样?是不是恨不得杀了我却又奈何不了我?”

    李青芝愤怒地甩开她,“余唯西,你别高兴得太早了。”

    等她一走,余唯西也松懈下来。

    短短几分钟对弈真的好累,她真的不适合在这大宅院搞攻心计,如果可以,能一辈子生活在那个小村子该多好。

    想到小村子,余唯西又记起傅九,不由得心中泛起恨意。

    【这本篇幅不会很长,大概比上本多一点。三更完,大家晚安。】

    chapter 81 < 相思局(甜柚子)|PO18脸红心跳

    .ρō1⒏.ús/7908397

    chapter 81

    李青芝的母亲年轻时有喜欢的人,她父亲是三大黑帮之首,有次被人暗算,是洪爷舍命救了他,后来她父亲就把李青芝的母亲嫁给了洪爷,洪爷从一个不起眼的小混混顿时一跃成驸马爷,最后还继承了老丈人的位置。

    但就像李青芝母亲并不喜欢洪爷那样,洪爷也对她没有多少感情。

    洪爷当年也有喜欢的人,就是照片中的女人,叫芝芝,女人接受不了洪爷的背叛,嫁了他人,但男人酗酒赌博爱动手,后来洪爷的老丈人去世后,洪爷找到了芝芝的夫家,想把她接到自己身边,可惜就在找到的前几天芝芝就病死了。

    洪爷痛不欲生,在坟前哭了好久,不久后李青芝出生了,于是他就给女儿改了个名字叫青芝。

    李青芝的母亲什么都没说,一切都由他,等到李青芝长大后,就开始半出家状态住在了寺庙里,从未回来过。

    这些都是余唯西从佣人们那里零散听来后编凑在一起的,也不知是真是假,但看洪爷对余唯西这样,估计八九不离十吧,不然哪个正常人见别人一面后就下定决心要娶她?

    说来说去,余唯西也就是个替代品,圆洪爷一直想娶芝芝的梦罢了。

    余唯西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梳理了一遍,小舟来喊她,说傅九来了。

    她回过神,不慌不忙地起身,坐在梳妆台前照了照,说:“我气色不太好,得化个妆,小舟,你还记得我第一天来时的妆容吗?帮我画好看点。”

    小舟应声。

    化妆用了半小时,衣服挑了十分钟,鞋子选了五分钟,一套装备整齐全后在镜子前照了十几分钟,等离开小楼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

    李宅大啊,穿着高跟鞋走路又慢,天气很热,走走停停的,从小楼去会客厅余唯西居然走了一个小时。

    等一踏进会客厅的门,余唯西便瞧见了傅九。

    他一身黑衣,身影似乎相比之前单薄了一些,他正好坐在小窗边上,细碎斑驳的阳光洒进来,让傅九看起来有些不真实。

    余唯西进去时,阿忠看过来,瞧见她这身装扮不由一愣,开口说:“西西,你怎么这么久才来?九哥身上还有伤呢。”

    阿忠看她,但傅九没有,他手里执着小茶杯,像是在沉思,对来人浑然不觉。

    余唯西不知傅九伤在了哪里,也不关心。

    等到落座,傅九终于缓缓抬头,许是见她恍如来时的打扮,有些发怔。

    他应该真的伤得不轻,连唇色都有些发白,整个人身体向前倾,似乎在将重力都靠在了桌上。

    “傅先生,你看我这样好看吗?你那天夸我漂亮,今天见傅先生,我特意照着打扮的。”余唯西问他。

    阿忠欲言又止,表情怪异,傅九倒是面色如常,看着杯中的茶水,恍若未闻,只是问:“找我来有事?”

    “是呀。”余唯西也去看他杯中的茶水,而后伸手取了过来,傅九手中一空,手指僵硬数秒后合拢,抬头看向余唯西,眼神令人捉摸不透。

    “这茶叶凉了就发苦,得趁热喝才有甘甜。”余唯西说着,手腕一扬,将茶水泼在了地上。

    只是她像是没有看准,那茶水不偏不倚,半杯全部泼在了傅九的胳膊上。

    “西西,你……”阿忠又气又急,要说下去,被傅九止住。

    “哎呀你看我,眼睛真是长在头顶上去了。”余唯西语气带笑,又抬手去拿茶壶,要给傅九的杯里添水,却被傅九伸手将茶杯盖住。

    “这茶叶是刚送过来的,傅先生不尝尝?”

    傅九的语气冷了几分,“不用了,有什么事你说就是了。”

    “不过是一杯茶水而已,怎么都不喝一杯?”

    “我怕你下毒。”

    余唯西心里冷笑,面上却是一派轻松,“瞧你说的,你都快死了,我还费那劲给你下毒干什么?不过花圈已经订好了,就等着你咽气了给送过去。”

    傅九看余唯西,不气不怒,不悲不喜,“那就趁还活着,先说声谢谢。”

    心里痛快了,余唯西也懒得跟他废话,进入正题,“我女儿怎么样了?”

    这话阿忠最有发言权,因为这几天都是他在带娃,人家都以为他成了奶爸。

    “吃得好睡得好,我一天到晚给她喂饭换尿不湿,还得陪她玩游戏,长胖长高了,保证你见到她时又白又胖。”

    听到这里,余唯西心中一软,声音也不自觉放轻缓,“她喜欢吃鱼,刺一定要给她弄干净,也不能吃太多,晚上一定要喝奶……”

    没说几句,余唯西就有些鼻酸想哭。

    她曾经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住在一起后,本想着以后妮儿的事都要亲力亲为,却不想一别就再也不能相见。

    “西西,我下次把妮儿抱过来让你看看。”阿忠见她这样,便道。

    余唯西闻言面上一冷,“不用了。”她收起哀伤,正色对傅九道,“我只要你帮我做一件事,妮儿,你把她给我妈,你亲自送她过去,亲自。”

    余唯西咬重这个词。

    洪爷这人太阴森狠毒,嘴上说的是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