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3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不到一分钟,分开了,几个男人走进来,其中两人余唯西认识,都是洪爷身边的人,可紧接着,她居然看到了陈简言。

    今天洪爷要宴请的居然是陈简言?

    余唯西表情幻变莫测,有一百个问题,却不得不往回咽。

    从进来到坐下,陈简言都没有看余唯西一眼,仿佛压根就不认识她,余唯西也不敢多看他,怕被洪爷察觉什么。

    和陈简言同来的还有个男人,听介绍也是警察,什么职位余唯西晃神了下,没听到。

    人到齐后便开始上菜,她坐在李青芝的右边,左边是南风。

    余唯西听了好一会儿才明白洪爷为什么宴请陈简言。

    上一任局长在时,洪爷的生意畅通无阻,可陈简言来了,他处处受阻,虽然省厅有人,但也不能事事都让对方帮忙,想要拿下东城,还是必须先拿下陈简言。

    当然,洪爷自然不可能这么直白的说,他明面上是正经生意人,还经常做慈善,对外的形象还是很好的。

    傅九做为狗腿子,觥杯交错间,抛出一个个隐性的诱惑,明着听不觉得有什么,但细细咀嚼,就什么都明白了。

    陈简言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适时起身说上洗手间。

    正好南风也起身要去,于是余唯西便对她说:“我跟你一起去吧。”

    南风并不理睬她,洪爷发话:“南风,你扶着西西。”

    南风不情不愿,扶住了余唯西。

    到厕所后,余唯西说先洗个手,南风也不管她,兀自进了格子间,余唯西挪出去,正碰见陈简言出来。

    她迫不及待朝他招手:“你不会要跟黑社会同流合污吧?”

    陈简言没接话,表情隐忍地望着她看。

    “你这样看我干什么?”

    “你还记得上次我问你的问题吗?”

    “什么问题?”

    “如果我没有去出差,没有离开东城,我们那天会不会在一起?”

    余唯西不解,又听陈简言沉声,一字一句对她说:“其实两年前,在平阳山强奸你的人,是我。”

    【明天不知道几更,到时候再告诉大家吧,微博发了小剧场,感兴趣可以看看。二更完,大家晚安。】

    chapter89

    余唯西浑身一震,右脚落在地上传来的痛感似乎都感觉不到了。在这瞬间,她真的体验到大脑一片空白是什么感觉。

    肌肉痉挛,血液倒流,牙齿颤抖,身体几乎是陷入了濒死状态,她嘴唇哆嗦地看向陈简言,整个人几乎是不可思议的颤抖。

    陈简言目光幽深,像是在极力隐忍什么,在数秒的对视与僵持后,最终艰难地开口:“余唯西,对不起。”

    他独自离去,余唯西一个人站在那里,望着冗长的走廊,那一排排灯好像都变成了黑白。

    “你这么快就上完了?走吧。”

    南风上完洗手间补好了妆,白里透红的脸与余唯西的惨白形成鲜明对比。

    两人回到包厢,推门而入时,一桌的人都在笑,也不知道刚才说了什么开心的事情,余唯西直勾勾地望着陈简言。

    他也在淡笑。

    南风早已坐下,兀自站立的余唯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西西,你怎么不坐?”洪爷开口问。

    他这句话像是点醒余唯西,她没坐下,反而深一脚浅一脚走到了陈简言边上。

    “余唯西,你干什么?”李青芝不悦,觉得她这样没礼貌,给他们丢人。

    可话音刚落,余唯西在一桌子人始料未及的情况下,狠狠扇了陈简言一巴掌。

    “你干什么!”

    所有人都乱了,和陈简言同来的警察大喝一声,他要按倒余唯西,却被陈简言抬手阻止。

    “西西,你疯了?”洪爷颇为震惊,升起薄怒。

    他的两个手下表情严肃纷纷起身,仿佛只要洪爷一发话,他们就会把余唯西就地正法。

    “洪爷。”陈简言开口,还是那样淡然镇定,仿佛刚才挨了一巴掌的是别人,“我不怪她,这是我欠了她的。”

    这话又是让大家摸不着头脑。

    “陈局长,这是什么意思?”

    陈简言沉吟数秒,看向洪爷:“感谢洪爷的盛情款待,我陈某怕是无法消受。”

    他说着,欲起身。

    洪爷却是一笑,“既然陈局长清廉不喜欢和我们这些商人同流合污,那这次就当我们交个朋友,生意上的事陈局长不爱听,我也就不说了。”说到这里,他忽然又变了语气,“那我就向陈局长打听一件事情。”

    “两年前,你们警察侦破一起重大杀人案件,凶手马强被执行死刑,听说你们警队有人立了大功,不知道是哪位警察立的功?”

    陈简言看他,“洪爷怎么突然提起这个了?”

    洪爷不答反笑,“据说马强不仅杀了几个人,贩的毒也够死刑了,这个案子当年轰动一时,我自然好奇,最近又听有人在谈及此事,于是问了几个朋友,陈局长猜怎么着?据你们内部消息,据说马强是你们一个卧底抓住的,啧啧,你说厉不厉害?说是为了保护卧底的身份,案子结束后就封锁了所有消息。”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是笑着的,可眼神和语气却带着狠辣。

    “洪爷真是厉害,居然连警局的内部消息都知道。”

    洪爷又是哈哈一笑,抬起酒杯,“显而易见,我是真心把陈局长当朋友。”他笑眯眯地将酒杯送过来,突然话锋一转,点名,“阿九,你也跟陈局长喝一杯。”

    傅九被点名,表情微变,执起酒杯道:“陈局,我敬你。”

    陈简言虚虚抬了下酒杯,却并没有喝。

    “陈局长,你猜我是不是已经知道了那个卧底是谁?”洪爷突然道。

    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我两年前在平阳山有个工厂,而马强隐名埋姓在我工厂干活,他在工厂里被抓的,可他当时才去第一天呢,逃了一年多警察都没他的消息,就来我工厂一天就被抓了,你说巧不巧?”

    陈简言冷淡,“确实挺巧的,但不知道马强跟洪爷是什么关系?”

    洪爷也笑,“他一个贩毒的杀人犯,我跟他有什么关系?但你说那个卧底怎么出现在我那工厂了呢?啧啧,真是令人捉摸不透。”

    “阿九,你说这是为什么?”

    他不看傅九,却是点了傅九的名字。

    傅九拿起红酒瓶给洪爷和陈简言添酒,语气轻松,“那就看陈局愿不愿意跟我们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