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84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分享了。”

    陈简言端起酒杯起轻轻摇晃,不接这茬,却是去看余唯西:“她跟洪爷是什么关系?”

    洪爷看了一眼余唯西,笑答:“她是我的未婚妻。”

    陈简言闻言一愣,继而泛起莫名的笑,“这个女人确实勾人。”

    他这样说,大家又是愣住,许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又许是惊讶于他知道了余唯西是洪爷的未婚妻,却还这么说。

    “陈局长这是什么意思?”

    洪爷话音刚落,余唯西愤怒起身,疯了似的扑向陈简言,“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大家一愣,连忙有人去拉余唯西,却听她喊叫:“两年前,在平阳山强奸我的人就是你,你去死吧!”

    余唯西手脚不便,轻而易举就被拉开,她泪流满脸,眼里满是恨意和不甘心。

    “西西,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洪爷狠狠皱眉,但很快又去看陈简言,“陈局长之前不是海城的副局长,怎么会出现在东城的平阳山?”

    陈简言像是已经很不耐烦应酬,冷着脸起身理了理被余唯西扯乱的衣领,“洪爷,你不用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我陈简言就是个普通人的警察,沾不起生意人的光。”

    他一起身,一同前来的警察也起身,两人一起离去。

    洪爷朝傅九使了个眼色,傅九和两个手下也出去了,原本一满桌子的人只剩下洪爷父女和余唯西以及南风。

    余唯西恨得牙痒痒,一瘸一拐地走在洪爷边上祈求,“洪爷,你帮我杀了陈简言!”

    洪爷表情微变,“西西,你说当年强奸你的人是陈简言?”

    “是的,他背上有个刀疤和当年那人一模一样,身上也有同样的清香,我做梦都恨不得杀了他,洪爷你对我最好了,你帮我杀了他!”

    洪爷不语,李青芝在他身边轻声说:“她没有撒谎,这件事情当初她来我诊所治疗时就跟我说过,当年我去工厂找九哥,马强还在跟他们喝酒,按照时间顺序,陈简言是先强奸了她,才逮住的马强,我猜测陈简言是卧底混入了工厂,因为九哥那段时间在工厂,身上也有股薄荷味,说明他易容伪装在内有一段时间了,爸,当时工厂早就被盯住了。”

    洪爷沉思数秒,反问:“我怎么记得阿九背后也有个刀疤?”

    他这么问,李青芝反而维护起来,“您能有我清楚吗?九哥背后哪里是一道刀疤?那疤痕多的都没法看了,他这些年为天义帮挨了多少到刀我都数着呢!”

    洪爷像是在思考,许久才开口对余唯西说:“傻瓜,他是警察啊,我怎么能杀他呢?不管你曾经经历过什么,我都不会嫌弃你,日子已经选好了,十月八号,我会给你一个盛世婚礼。”

    余唯西的指甲潜入了肉里,她脸上仍有不甘,被洪爷亲自扶起坐下,余唯西泪流不止,有些呆不下去了,说:“洪爷,我觉得很不舒服,我想先回去。”

    洪爷点头,关切地拍了拍她的手,“别想太多,你受的委屈,我一定会给你讨回来。”说着他吩咐南风,“你扶西西出去,车就在外面。”

    余唯西起身,像是忍了忍还是忍不住,“洪爷,你真的会帮讨回公道吗?”

    “当然。”

    余唯西点头,被南风扶着走到门口,刚好有人推门进来,余唯西抬头,正好对上傅九的眼。

    【第一更,今天也是两更,第二更在晚上八点。】

    p;lt; 相思局(甜柚子)|PO18脸红心跳

    .ρō1⒏.ús/7914185

    chapter 90

    傅九看她的眼神是一贯的冷清,对视一秒,他率先移开视线,擦过余唯西的衣服走了进去。

    “洪爷……”

    余唯西走出来,已经听不到他们的谈话。

    穿过走廊,她无声流泪,数秒后终于忍不住痛哭出声,“南风小姐,你进去吧,我想先一个人呆会儿。”

    同为洪爷的爱宠,但南风是演艺圈新晋的小花,她自持清高瞧不起余唯西,但刚才听了余唯西被强奸的那话,心里多少有些同情她,态度也好了些,说:“你走路又不方便,还是我扶你出去吧。”

    余唯西忍得牙齿微微颤抖,摆摆手,“谢谢你。”

    她扶着墙,一步步往外走得很慢。

    南风看一眼,回了包厢。

    余唯西走出去一会儿后回头,确定南风已经走了,这才抹掉脸上的泪水,脚下的步子也快了一些。

    其实她脚踝根本就没有外人看到的那样伤得严重,这些天她都是在装,也根本就不用坐什么轮椅。

    余唯西找到服务生,问:“你们这里有没有活血化瘀的药膏?”

    等服务生去拿药膏的间隙,余唯西发送了一条短信出去,拿到药膏后,她一瘸一拐去了酒店后面的小公园。

    这个时间的小公园几乎没人,但她还是找了个稍微隐蔽一些的地方坐下。

    不多时,脚步声渐近。

    余唯西抬头,喊来人:“陈简言。”

    陈简言站在几步之外的地方,他目光灼灼,眼里有些许讶色,还有几分悲痛。

    “你快过来呀。”余唯西朝他招手。

    陈简言顿两秒,走过去坐下,余唯西拧开药膏的盖子,挤出一点在指腹上,往陈简言脸上轻轻擦拭。

    “我小时候干活比较多,力气比一般女孩子都大,都肿起来了,不过服务生说这药效好,一晚上差不多就能消肿……”

    抹到一半,陈简言突然握住余唯西的左手,“你不恨我吗?”

    余唯西望着他,轻声答:“又不是你伤害的我,我为什么要恨你?”

    陈简言愣住,“你……”他说了一个字便顿住,显然不知道余下的话要怎么问出口。

    “我知道在你们眼里我很笨,但我不聪明,不代表是真的蠢,只是很多时候,更宁愿往好的方面想,更宁愿抱以善良。”

    “从你要帮我查真相一直到现在,我问过你很多次进展,你都会告诉我,但唯独你回来的那次我问你,你只是岔开了话题,当时本来我也没留意,但刚才在洗手间外面,你突然对我说是你强奸了我,我很震惊,那么一瞬间真的想扑上去杀了你,可在回包厢的路上,我联想了很多前前后后。”

    余唯西抽出自己的手,将没有抹开的药膏继续涂匀,“陈简言,我们虽然只认识几个月,但经历了这么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