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1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他去握她的手,“你知道了?”

    陈简言是指所有的事情,包括强奸她的是傅九,包括傅九是警察,包括小舟是傅九的人。

    余唯西没有回答,望着天花板发呆。

    她感觉好累啊,真的太累的。

    “你说人活着是为什么呢?爱恨情仇,喜怒哀乐,到最后不都是一场空。

    “是啊,到最后都是一场空,可人活一辈子,不就是为了体验这喜怒哀乐爱恨情仇吗?”

    余唯西蠕动嘴唇,不知道怎么接话。

    “他没事,你力道不大,伤口并不深,没有伤及内脏,已经做了手术,很快就能恢复了。”

    “我不想听关于他的消息。”余唯西闭上眼睛。

    陈简言沉吟数秒,低声说:“西西,他不能倒下,你知道李志洪害死了多少人么?他不仅制毒贩毒,还洗钱,走私,哪一样都是枪毙的死罪,我们有很多弟兄都是死在他手里,包括傅九的父亲。”

    余唯西睫毛轻颤,她抽出手,翻了个身,“我想睡了。”

    陈简言轻抚她的头发,“睡吧,小舟说你明天出院,好好照顾自己。”

    余唯西没说话,眼泪流进了枕头里。

    【三更完。】

    chapter 96 < 相思局(甜柚子)|PO18脸红心跳

    .ρō1⒏.ús/7918750

    chapter 96

    当天晚上余唯西又烧了起来,小舟喊护士过来,等折腾一番重新躺下,已经夜里两点多。

    余唯西睡下没半小时,又掀开被子爬起来。

    小舟问她是不是要上厕所,她半睁着眼睛推开小舟,出了门。

    她因高烧满脸通红,整个人看起来恍恍惚惚,小舟吓了一跳,连忙跟上去。

    余唯西没坐电梯,而是摸到楼梯间,她往上爬,但发着高烧哪有什么力气,只是小舟要扶她,她却将小舟推开。

    好不容易一路上行,到了十五楼,余唯西早就精疲力竭,她好像是在折磨自己,一路不停歇往病房走,准确无误的找到了那一间。

    明明一路勇往直前,到门口却又不动了,隔着病房门的小窗口往里看,但这是VIP病房,只能看到外间。

    “既然来了,就进去看看。”

    余唯西不应,也不动,就那么直勾勾地望着窗口,好像那个人就在她的视线里。

    许久许久,余唯西撑不住了,这才转身往楼下走。

    小舟看不下去,硬是将她拖进电梯,“昨天我的话是说重了,我对你没有恶意,我不是警察,只是傅九对我有恩,我眼看着他一路走到今天,真的太难了,他身上背负着那么多死去警察的期望,他不能出错的。”说着她抿抿唇,又道,“你说得对,我们彼此都不知道对方经历过什么,余小姐,我向你道歉。”

    余唯西闭着眼靠在电梯墙壁上,并没有回应。

    再次躺下,她连身都没翻,一直到第二天早上,终于退烧。

    医生来查房,说再观察半天,没事下午就可以出院。

    小舟给管家打电话,管家说下午他来接余唯西,又说洪爷出门了,实在抽不出空。

    到下午,余唯西精神渐好。

    管家来了后不急于走,提议:“余小姐,傅先生就在十五楼,我们先去看望看望傅先生吧。”

    余唯西冷漠,“他有什么好看的。”

    她率先出去,管家朝小舟使了个眼神,小舟点点头,追上去,“余小姐,我们还是去看看傅先生吧,你不是说要跟大小姐搞好关系吗?你关心傅先生,大小姐也会记着你的好。”

    “你们去就行了,等傅先生哪天死了我再去看。”

    小舟为难,扭头看管家。

    管家一笑,“那就先不去,我们回吧。”

    一行人直接回了李宅。

    进了小楼,小舟的表情顿时凉下来,压低声音对余唯西说:“洪爷好像有些怀疑你跟傅先生。”

    余唯西表情未变,一言不发地上床躺下。

    ……

    洪爷连续一周都没有回来,李青芝偶尔回来拿个东西,其他时间都在医院陪傅九,余唯西也几乎不出小楼,吃喝都由小舟端回来。

    偌大的李宅像个死城,白天一点人声都没有,一到晚上,更显得阴气沉沉。

    到第八天,七月的最后一天,洪爷回来了,也不知是事情解决了还是怎样,心情颇好,晚饭时让余唯西去饭厅一起用饭。

    余唯西也不想收拾,就这么去了。

    洪爷极为热情,见她来了,关心道:“前几天你生病了我都没去看你,实在是太忙了,现在大好了吧?”

    余唯西笑,“只是受凉了发烧而已,早就好了。”

    “你放心,我会弥补你的。”洪爷拍拍她的手,让人上菜。

    等满桌子的菜上齐后,余唯西问:“听说之前闹得很厉害,都处理好了吗?”

    洪爷眼神莫测地看她,“怎么西西现在也关心起这些事情来了?”

    “洪爷关心我,我自然也关心洪爷,洪爷要是不喜欢我问,我以后不问就是了。”

    洪爷大笑,“我就是那么一说,你这个小东西还生气了。”说着他又叹口气,“当初天义帮是我岳父创建的,那几个老东西对他很忠诚,现在想要合起伙推翻我,但他们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年代,以为单凭一个义字,那些人就会听他们的来对付我?呵,痴心妄想。”

    他握住余唯西的手,“我真该感谢阿九,是他把你给我,我在这个年纪,能重获爱情,简直跟做梦似的,西西,我让人重新测了日子,下个月八号也是个良辰吉日,我们就在这天办婚礼。”

    八号?那不就只有八天了?

    余唯西的手一抖,笑道:“这来得及准备么?”

    “有钱是万能,你放心,一定会给你一个盛世婚礼。”洪爷很开心。

    可下一秒,一个声音响起:“你跟别的女人办婚礼不用经过我的同意么?”

    随着声音,两道身影从夜色里缓缓走近。

    一个是李青芝,一个年纪长一点,跟洪爷相仿,和李青芝站在一起也有几分相似。

    余唯西了然,这个应该就是李青芝的母亲了。

    洪爷看到李母显得很震惊,愣了老半天才起身:“你怎么回来了?”

    李母讥笑,“这是我的家,我回来让你很惊讶吗?”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