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7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想进去睡,外面又黑又冷,我害怕。”

    一个三十岁的男人,声音无比淡定坦然的说自己害怕,简直滑稽。

    里面没人应,傅九很心塞,将耳朵贴在房门上,依稀可以听见女儿在里面咿呀呀的说话。

    傅九沮丧,颓然地躺下,还没十分钟,奶奶突然从房里冲出来给了他一拳头,傅九被打懵。

    “打呼噜那么大声音,门卫室都能听见啦!吵得我睡不着,滚到房里去睡!”

    “没搞错吧?我都没睡……”傅九嚷嚷一句,突然明白过来,大声说,“奶奶我也不想啊,房门锁了。”

    “滚回房间睡,我要睡觉,吵到我,我揍扁你。”

    奶奶还挺暴力,打起傅九来毫不手软。

    真是亲奶奶。

    客厅吵吵闹闹,余唯西终于来开门,傅九猛地被推进来,奶奶满意了,迈着步子回房间。

    傅九抱着枕头被子看余唯西,余唯西也看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说,自己上了床。

    傅希月抬起小脑袋看他,傅九立刻上床。

    “你睡自己的被子。”余唯西发话,傅九心凉一半,却又不敢强硬,又怂又憋屈。

    床很大,傅九躺在被子里,往女儿那边移,他的脸靠近她的,闻着小姑娘身上的奶香味,正欲说话,傅希月突然指着他的嘴巴,清晰地喊:“爸爸。”

    傅九一愣,笑弯了眼,“我女儿真聪明。”他笑着笑着,红了眼圈。

    余唯西直接翻身,背对父女俩。

    玩了会儿,傅希月睡着了,傅九轻轻喊:“老婆,你睡着了吗?”

    余唯西没吭声,傅九以为她睡着了,一脚踹飞身上的被子,钻进了娘俩的被窝里,心里一阵舒坦。

    难怪人家说老婆孩子热炕头,原来是这种感觉。

    他越过傅希月去抱余唯西,却被她直接甩开手。

    傅九笑。

    原来还没睡呢。

    他将女儿胖胖的身体抱起来放在左侧,又把踹飞的被子捡起来挡在床沿护住女儿,自己往余唯西那边靠,小心翼翼地问:“老婆,你冷不冷?我抱着你。”

    手再次被无情地甩开,“不冷。”

    “老婆,我冷。”仍旧是小心翼翼地将手搭上去。

    傅九像犯错的小孩,一直是讨好和小心翼翼,生怕余唯西发怒。

    可余唯西不耐烦,“你不睡就出去。”

    傅九不敢动了,安安分分躺在边上,轻声说:“老婆,以后辛苦的事情都由我来做,你再也不是一个人,你有我。”

    余唯西因为这句话,眼泪瞬间流出,她没忍住,吸了吸鼻子,傅九敏锐察觉到了,连忙将她搂住,“对不起。”

    余唯西推开他,傅九不许,将余唯西抱得紧紧的。

    “我没醒的时候还会做梦呢,回回梦里都是你,最多的就是我们在小山村里的日子,我沉迷在那些梦里不想醒来,我想,我是情愿死在梦里的,可后来你不见了,我找遍小山村都找不到你,我害怕了,那种感觉比死还要难受,我不想死了,我想找到你,跟你过一辈子。”

    傅九将余唯西翻过来,把她搂进自己怀里,“我要跟你过一辈子,你吃过的苦,我一点点给你补回来,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他吻了她的头发,然后没了其他动作,感受到怀里的人从挣扎变为平静,傅九还是不愿意放开她,闭上眼说:“嫁给我,跟我过一辈子吧。”

    就过一辈子吧。

    【正文完结,明天更番外,你们想要的都在番外里(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番外1 微H < 相思局(甜柚子)|PO18脸红心跳

    .ρō1⒏.ús/7922370

    番外1 微H < 相思局(甜柚子)|PO18脸红心跳

    番外1 微H

    暑假去敬老院做义工……在路上被人强奸……平阳山……性障碍……妓女……二十一岁就生下了强奸犯的孩子……

    傅九无法呼吸,犹如被人推进万丈深渊。

    余唯西是当年他强奸的女孩,妮儿是他的女儿……

    傅九在悬崖下拼命挣扎,死死往上爬,冲破险阻终于上岸,他的眼神重新汇聚,听见李青芝让他好好休息,然后离开。

    傅九忍住背上的疼痛去摸手机,手指有些颤抖,好几次都按错,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极度惶恐,感觉那些应该属于自己的宝贵,却都被安排给了别人。

    电话通了,阿忠却说已经完成任务,在返程的路上。

    傅九心脏狂跳,隐忍着恐惧,问:“余唯西,余唯西的母亲叫什么?”

    “白娇娇啊。”

    他电话都拿不稳了,突然惨笑出声。

    白娇娇,余唯西的母亲叫白娇娇,他一直都不知道,余唯西的母亲叫白娇娇……

    背上的痛傅九好像感觉不到了,他问了地址,去了白娇娇住的地方。

    是保姆开的门,门一开傅九就听到妮儿的哭声,还有女人不耐烦的哄逗,女人喊保姆:“阿水,谁来了?赶紧把这丫头哄一下,哭得烦死了。”

    傅九阴沉着脸走进去,一眼看见妮儿正坐在沙发上哭得满脸是泪,白娇娇满脸不耐地在边上摇着拨浪鼓。

    “哎,先生,先生……”保姆见他兀自进来,连忙喊。

    白娇娇听到声音转过头,粗看有些记不起,再细看两眼,顿时一震,“你,你是……”

    傅九将妮儿抱起来,声音冷得刺骨,“还记得我么?”

    “你来干什么?快把孩子还给我,她可是我外孙女!”白娇娇被他的眼神吓到,慌忙上前想将孩子抢过来,可傅九直接将她狠狠一推,脸上迸发着杀意,“你当年不是答应我会带她去医院?不是答应我会好好照顾她?”

    白娇娇眼神慌乱,梗着脖子道:“我当然有!后来她怀孕了我也想不到,我打你电话,但你电话总是关机的,是你,你把我女儿害成这样,你还有脸来指责我?把孩子还给我,离开我家,不然我就报警告你私闯民宅!”

    “她是我的女儿。”傅九冷冷看她一眼,转身欲走,被白娇娇疯狂拉住,“你把我女儿害成这样,也没养过孩子一天,现在想来当爹,凭什么?你是不是来要钱的?你想要多少钱,一千万够不够?”

    傅九狠狠甩开她,白娇娇摔在沙发上,听到傅九咬牙切齿地说:“你这种自私的人早晚有报应。”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