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98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傅九走得很快,白娇娇哭天喊地却不敢再追过来。

    妮儿已经止住了哭意,她趴在傅九怀里,眼睛泪汪汪,双手拽住他的衣服,似乎怕傅九放下她。

    回到云霄时天已经黑透了,阿忠看到傅九又把妮儿抱回来,又惊又喜,瞧见孩子已经睡着,便取了毯子给她盖住小肚子。

    “去给我查白娇娇的过去。”

    阿忠一愣,“白娇娇?西西的母亲?查她干什么?”

    “让你查就查。”傅九体力透支,艰难地坐下,阿忠一眼瞧见他背后的衣服居然斑斑血迹,大惊,“九哥,你的伤口又裂开了!”

    傅九白着脸色摆摆手,“去把余唯西的卖身契拿过来。”

    阿忠看了一眼他的后背,连忙去了。

    接手云霄后,傅九从未管过小姐们卖身契的事情,都是阿忠阿星他们在打理,现在余唯西的卖身契在面前放着,傅九突然紧张起来。

    他盯着看了半天才翻开,眼神陡然一紧。

    白娇娇欠了云霄一千万高利贷,因白娇娇下落不明,由女儿白胜男卖身还钱……

    白娇娇,白胜男……

    后面是白胜男的身份证复印件,虽是黑白色,但身份证上余唯西的五官却很清楚。

    傅九的心狠狠作痛,他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余唯西身份证上的名字叫白胜男。

    阿忠见她疑惑,于是解释:“当初我问过西西,西西说白胜男是她母亲取的名字,她上户口是跟着白娇娇上的,是城市户口,白娇娇希望她是个儿子,她父亲老实巴交没什么说话权,但也知道这名字不好听,于是请镇上的教书先生给女儿又取了个名字叫余唯西,白娇娇根本就不喜欢西西,后来也觉得白胜男这个名字难听,怕别人笑她没文化,便也不喊那个名字,但那时候西西已经上学了,改名字不方便,白娇娇也不乐意西西改姓,所以就这样身份证上是一个名,别人又是喊一个名。”

    傅九听完又是一声笑,笑声惨淡悲痛。

    难怪当初余唯西的同学告诉他,那个女孩叫白胜男,原来是这样……

    竟然是这样……

    傅九笑着笑着,眼里升起雾气。

    那个女孩早就来到了他身边,他却一直都不知道,想到过往和余唯西发生的一切,傅九痛得撕心裂肺。

    他差点错过了,差点就错过了她。

    ……

    傅九全身都是汗,他慌张恐惧地醒来,手快速去身边摸,身边的人还在沉睡,傅九大口呼吸,重新躺下,又去另一边摸,热乎乎的小胖姑娘也睡得香甜。

    心跳仍旧是不正常的快,傅九盯着漆黑的天花板,眼角湿润了。

    缓了好半天,他凑过去亲余唯西的脸,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余唯西被他弄醒,迷迷糊糊地推他,“我要睡觉。”

    傅九仍旧后怕,搂着人不放,说:“我做了个恶梦。”

    余唯西清醒了些,问他:“梦见什么了?”

    “梦见我刚刚知道妮儿是我女儿的那一天,我太害怕了,那种感觉让我喘不过气,我再也不想体验第二次,老婆,我明天就带你去改名字,我喜欢余唯西这个名字,我们去领证,我要余唯西在我的户口本上。”

    余唯西静了数秒,说:“人家都不上班了,而且我这个年纪,改名字好像很困难。”

    “怕什么,你老公是警察局局长。”

    “你现在当上局长了?这原来是陈简言的位子。”

    傅九抵着她的背说:“原本领导是让我进省厅,我没去,我老婆女儿都在东城,我哪儿都不去,什么高管爵位都不要,我要陪着你们。”

    余唯西的心软了几分,拍了拍他的手臂,“知道了,睡吧。”

    傅九睡不着了,将她的身体翻过来面对她,“老婆,我不想睡觉,我想做爱。”

    余唯西顿时涨红脸,低斥:“胡说八道什么,你小点声!”

    “怕什么,奶奶那耳朵打雷都不一定听得到,宝宝睡着了也听不到,听到了也听不懂。”

    “小孩子聪明着,睡觉睡觉。”

    “那明天去买张小床回来,快两岁该分床了。”傅九说着,去揉余唯西的胸,被余唯西狠狠推开。

    傅九心痒难耐,心思着自己第一天回来,也不敢翻天,只得说:“那明晚再做,我明天去买盒套子回来。”

    余唯西脸红,不吭声。

    但傅九睡不着啊,于是他爬进被子里,把余唯西的裤子脱了,摸着她光滑的长腿和臀部,兴奋极了。

    “老婆,我以后是你的男宠,你让我怎样我就怎样。”傅九讨好地掰开她的腿。

    余唯西挣扎,怕把女儿弄醒,也不敢太用力,结果扭着扭着,傅九的嘴唇就罩住了她的阴部。

    “唔——”余唯西长长地吸气,那种久违的快感在一瞬间滋长,她禁不住闭上眼弓起了身体。

    傅九吻她的阴部,又伸出舌头舔阴蒂和阴唇。

    他轻巧的动作让余唯西又开始扭动身体,但这回不是挣扎,而是爽。

    爽得她翘起了脚趾头,微微张唇开始呻吟,余唯西想忍住,可身体的感觉完全忍不了,呻吟轻声泻出,腰部弓起,下身的小嘴被傅九的舌头顶开,一点点填进去,轻轻搅动。

    余唯西下体顿时就感觉到空虚起来,想要被傅九填满。

    “不要了,不要了……”她哀求他。

    傅九搅弄舔舐得更带劲,余唯西身体轻轻颤抖,舒服得头皮发麻。

    “麻麻……”黑夜里抬起一个小脑袋。

    余唯西浑身一震,连忙应声:“宝宝,妈妈在呢。”

    “麻麻。”傅希月又喊一声,从被子里爬出来,往余唯西这边爬。

    傅九抬起脑袋:“爸爸妈妈在忙,乖女儿继续睡。”

    余唯西红着脸一脚把傅九踹开,坐起身将女儿抱进被窝。

    她裤子还没穿呢……

    傅九恼火,却又舍不得生女儿的气,见自己的位子被女儿占了,只好在一边躺下来,认真地说:“一定要分床睡,还好老子当初买的是三室两厅的,把书房改成宝宝的房间就可以了。”

    余唯西不理他,哄着傅希月睡觉。

    傅希月屁股一扭,小胖脚正好踩中傅九的嘴,“粑粑。”

    她思维还挺清楚,紧接着,不太清晰地又说一句:“碎觉。”

    傅九心软成了水,捧着女儿的胖脚丫猛亲,“睡觉睡觉,抱着我老婆女儿睡觉。”

    余唯西去摸裤子,摸来摸去没摸到裤子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