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0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在自己眼里,然后将两条细长的腿架在自己腰上,扶着老二,顺着滑腻的爱液,扑哧一声从口上插到了最深处。

    余唯西轻呼出声,紧紧抱着傅九的脖子,那种久违的填满和快感让她眼角泛泪,声音都颤抖起来。

    傅九也爽得吸气,他根本就按耐不住,进去后就疯狂动起来,他一秒都不缓,快速深入地抽插,余唯西哪里禁得住他这样,没几分钟硬是被他搞到了高潮。

    下体的水狂流,又湿又紧,这种感觉太爽了,傅九抬起身体,将余唯西一条腿抬起来搁在自己肩膀上,另一条腿掰开放在腰间。

    余唯西抗议:“你能不能不要搞这么奇怪的姿势。”

    傅九一边抽动一边说:“我要解锁一百个姿势,天天换花样。”

    “你,你有病!”

    傅九这两天怂得像狗,这会儿不装了,原形毕露,抱着余唯西光滑的长腿飞快抽动,“我要操你,早晚操一遍,让你在我身下哭着求饶,夸我长得帅,夸我鸡巴大。”

    余唯西想骂他两句,结果傅九猛地加速,她被撞得哼哼叫,根本就开不了口。

    两人一直折腾到凌晨,才双双舒服得躺下。

    余唯西看着傅九爽得眯眼的模样,觉得他真是个骚货。

    回想起以前的事情,她记起一点,突然问:“当初在云霄的女厕,那个警察是你杀的吗?”

    “不是我动的手,但我确实在现场,你进来的时候我们就躲在隔壁的格子间,等你进去了才把他推出来。他也不是警察,他是李志洪的人,陈简言已经察觉到他不对劲了,那天乌鸦杀了他,他没看到我的样子,以为我是陈简言。”

    难怪。

    余唯西感叹。

    咦~

    “那你听见我大便了吗?”余唯西有些尴尬。

    傅九:“嗯,超大声,还很臭。”

    你,你他妈的……

    余唯西气红了脸。

    【两更完。番外差不多明天就结束了。】

    番外3 微H < 相思局(甜柚子)|PO18脸红心跳

    .ρō1⒏.ús/7924787

    番外3 微H

    二月十四日情人节这天,余唯西和傅九去领了结婚证。

    两人从民政局出来,余唯西看着红艳艳的结婚证,问傅九:“你以后会好好对我吗?”

    傅九点头,“好好对你。”

    余唯西开心了,却听他紧接着又补充一句:“就跟养猪一样嘛,简单。”

    余唯西生气了,拉着傅九要去离婚,傅九趾高气昂,“你看看他们谁敢给你办。”

    余唯西觉得自己上了贼船,不过看着手指上亮晶晶的戒指,又觉得懒得跟他计较。

    结婚和没结婚的感觉也没差多少,傅希月看着他们一样喊爸爸妈妈,晚上也一样抱着彼此睡去,傅九也一样一口一个老婆。一切照旧。

    只是傅九已经不装了,彻底原形毕露,又骚又贱。

    两人对摆酒和拍婚纱照都不太热衷,因为双方都基本没什么来往的亲戚,只在领证当天请同事朋友吃了饭。

    余唯西很满足,在散席送大家离开酒店时,遇到了李青芝。

    李青芝应该是来参加朋友的婚礼,这么冷的天,只穿了时尚性感的小礼服,卷发,画了精致的妆容,十分漂亮。

    李青芝显然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他们,表情千变万化,视线最后落在手牵手上的一对婚戒时,再美丽的妆都挡不住她扭曲的表情。

    “九哥,我能跟你单独聊聊吗?”李青芝不看余唯西。

    余唯西也不吃醋,对傅九说:“我先带奶奶和希月上车。”

    李青芝这才注意到后面还有个老人和豆大点的小姑娘,老人很精神,高兴的合不拢嘴,小姑娘一身喜庆的红,像个年画娃娃。

    余唯西牵着她们离开时,小姑娘似乎发现少了个人,回头看,甜甜地喊:“爸爸!”

    “先跟妈妈和太奶奶去车上等爸爸。”傅九哄她,宠溺的样子让李青芝隐忍的情绪终于绷不住。

    小姑娘听话地走了。

    等上车,奶奶问余唯西:“那个女的是谁?”

    “傅九以前的朋友。”

    “什么?狐朋狗友?”

    余唯西:“……”

    “……不是,只是……认识。”

    “什么?狐狸?”奶奶不高兴了,“看着是像只狐狸,你快下去看着,别让狐狸把你老公勾走了。”

    “奶奶,傅九不是这样的人。”

    “不管是不是,他一个人能挡得过妖精?狐狸可是会妖术的,你快去,我不高兴了。”奶奶板着脸。

    怎么这句就听得这么清楚了?

    余唯西:“……”

    她屁股都没落下,直接被奶奶推下车,于是只好走到酒店门口等着。

    里面,傅九去摸烟,“想聊什么?”

    李青芝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幽幽地说:“我爸被执行死刑时我好恨你,但后来也慢慢想通了,我爸一生做着违法的事情,注定不能善终,我妈吃斋念佛这么多年,早就对人间烟火毫无兴趣,她又回了寺庙,剩我一个人很孤单。”

    她说着说着,红了眼圈。

    傅九缓缓吐了一口烟,“怎么会呢,你有那么多闺蜜。”

    李青芝哀伤地说:“九哥,你明知道我的意思。”

    “我不知道。”

    “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李青芝盯着他手指上的婚戒,“这样的幸福,原本应该属于我的,我知道,你对她不过是为了负责而已。”

    傅九烟都抽完了一支,他将烟尾在垃圾桶上暗灭,扔掉,而后才看向李青芝:“你错了,我在不知道她是当年那个女孩之前就喜欢她,我对她不仅仅是负责,前提是我爱她,知道前就爱,知道后更爱。”

    这番话终于让李青芝掉了眼泪,她不甘心,问他:“她有什么好的?没我漂亮,没我学历好,哪里都不如我。”

    傅九轻声一笑,“你是挺好,但她就算再不喜欢你,也从来不会这样说你。”

    本来就没什么可说,傅九也不打算浪费时间,他扭头看向外面,一眼瞧见隔着玻璃的外面,余唯西正与一个男生说话,不知在聊什么,反正两人都在笑,他表情顿时凝固,抬步往外走,被身后的李青芝喊住。

    “九哥,那两年……你有没有过一丁点喜欢我?”

    傅九头也不回,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