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1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相思局_高h 作者:甜柚子

    干净利落,“没有。”

    李青芝哭道:“其实当年在工厂我知道是你泄露了马强的行踪,我当时以为你只是为了往上爬所以才对付马强,我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我爸,直到后来我爸怀疑你,我才知道原来马强是被卧底抓的,但我不相信你是卧底,一直在我爸面前替你说话。”

    傅九脚步一顿,背对着李青芝道:“谢谢,祝你幸福。”

    傅九很快就走了,李青芝眼泪朦胧地望着他走出去,一把搂住余唯西,居高临下的对边上一个小男生说了些什么,余唯西尴尬地捶他,傅九挺傲娇,把余唯西带走了。

    李青芝泪流满面,终是哭花了妆。

    她其实一直都知道傅九不喜欢她,也清楚当初傅九跟她在一起是为了掩饰,只是她装傻,天真的以为,自己处处维护向着他,就一定能打动傅九。结果没想到自己没能打动傅九,反而间接害了父亲。

    李青芝是真的爱惨了傅九。

    父亲被抓,房车钱全部被查,她的诊所是李志洪开的,也被查封,她也接受了一段时间的调查,现在在一家医院上班,过着与之前天壤之别的日子,无论是在家庭、生活还是爱情上,李青芝都一无所有。

    她万般后悔自己爱上傅九,可没想到再见到他,那颗心还是会蠢蠢欲动。

    ……

    上午吃了大鱼大肉,余唯西下午煮了粥,打算做几个清淡的小菜。

    她在厨房切土豆丝,傅九凑过来,看了两眼,发表意见:“切的太细了。”

    “土豆丝不就要细成丝吗。”

    “太细了塞牙缝。”

    余唯西瞪他,“你是杠精吗?你牙缝这么大吗?”

    “是挺大的,昨天给你口交的时候你的毛都卡在我的牙缝里了。”

    余唯西跺脚,低斥:“你闭嘴!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我不要脸,我要做爱。”傅九拿下体顶她的屁股。

    “……你不是冷酷的黑社会老大吗?能不能不要像发了情的公猪一样?我喜欢你以前冷酷霸气的样子,我要做大哥的女人,跟着大哥从尖沙咀砍到铜锣湾。”

    话音刚落,手铐落了下来,是傅九冷淡地说:“余唯西,你涉嫌故意伤害和故意杀人罪,被逮捕了。”

    余唯西:“¥%#@……我只是说一说而已,又没真的从尖沙咀砍到铜锣湾。”

    “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说的每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现在跟我回局里接受调查。”

    余唯西挣扎,“给我松开,还吃不吃饭了?”

    “老实点,走。”傅九按住余唯西的肩膀,“敢反抗就枪毙你。”

    “傅九,你个王八蛋!”

    傅九冷笑,“辱骂警察,罪加一等。”

    余唯西软下声音,“老公,我错了,我不想当黑道大哥的女人,我想当警察局局长的老婆。”

    “真的吗?”

    “嗯。”余唯西扁嘴,可怜兮兮。

    傅九居高临下地冷笑,“还整不了你,再不老实下次直接抓你坐牢。”

    “不敢了老公。”

    傅九将手铐松开,余唯西一恢复自由,立刻跳上傅九的背拽住他的头发,“你今天要是不跪下来认错,我就把你拽成秃顶!”

    两人从厨房打到客厅,从客厅又打到厨房,还没分出胜负,奶奶带着傅希月遛弯回来了,见两人抱在一起,奶奶捂住眼睛,“哎哟。”

    傅希月有样学样,也学着用小胖手捂住眼睛,“哎哟。”

    余唯西尴尬地从傅九背上爬下来,傅九也轻咳两声清理了下嗓子,“宝宝过来,跟爸爸说说去哪儿玩了?”

    余唯西挽了挽刘海,去厨房继续做饭,一个土豆还没切完,听到傅九在外面咋呼:“我操,发型都搞乱了。”

    余唯西不理他。

    这人太骚了,每天早上都要花十分钟搞头发,人家的警帽摘下来头发都是塌下去的,只有他的头发,跟钢筋似的,帽子压一天都不变形。

    晚上睡觉的时候,奶奶又以宝宝暖和为由,将傅希月领走了。

    新婚的夫妻俩靠在一起,一个看书,一个看她。

    看了会儿,傅九说:“余唯西你自己没发现吗?你长得有点像那个唱歌的腾格尔。”

    “你滚,你长得还像黄大叔家里散养的那只土鸡呢!”余唯西用肩膀推开他的脑袋。

    傅九冷哼,隔了一会儿,又说:“我们单位附近新开了家烧腊店,听说味道很好,我明天下班带点回来,你想吃什么?”

    余唯西翻书,“都有什么?”

    “烧鹅烧鸭烧鸡,还有乳鸽跟乳猪吧好像。”

    “那就吃鸡吧。”

    傅九原本是靠着,结果一听,顿时虎躯一震,表情怪异地看了看余唯西,然后在被窝里窸窣一阵。

    余唯西认真看书,也没注意,直到一根东西突然伸过来,她才回过神,扭头看到傅九光着下身,极为色情地将他的老二送到自己嘴边,傲慢地说:“刚出炉,热腾腾的鸡巴,吃吧。”

    神经病!

    余唯西要用书打他的老二,但动作不如傅九快,傅九直接抽走她的书,将老二往她嘴里戳,“尝尝味道。”

    “你滚。”

    余唯西一天要让傅九滚一百次,但他一次都不滚。

    她挣扎无效,老二还是被塞了进来,硬硬的,没有任何味道,很干净。

    傅九爽得吸气,“怎么这么爽。”

    傅九给余唯西口了很多次,被口的感觉确实特别爽,见傅九这样,余唯西便也不再挣扎,牙齿张开,伸舌头将老二的头紧紧含住,轻轻一吸。

    “挖槽。”傅九被吸得背脊发麻,那种感觉完全无法用语言描述,好像进了天堂。

    余唯西不会口,尝试着慢慢来。

    他那东西太大了,她的口腔完全无法将它全部容纳进去,于是她握住阴茎,猛吸那个头,又亲又舔。

    房间只开了台灯,暖黄暧昧,傅九从灯下看余唯西给自己口,整个人要爆炸了似的。

    “太爽了。”

    余唯西牙齿张得很开,怕刮到傅九,她小心翼翼,很快就感觉到前端的小洞里分泌了黏滑的液体,有点咸,她并不反感,将那东西悉数吞下。

    给傅九口,余唯西也有感觉,她身下开始湿润,于是更为深情地给傅九口。

    很快的,余唯西的下颌骨就开始发酸,傅九便将老二抽出来,叹着气说:“来一发。”

    这段时间,哪晚不来啊。

    “老婆,我要后入。”

    余唯西被他脱了衣服,跪趴在床上,傅九把她的上半身按下去一点,细腰往上提,让臀部更翘起来一些。

    他没有急于进入,而是弯下腰去看余唯西的下体。

    【今天很忙,只有一更,大概还有最后一更吧,明天下午或者晚上发。】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