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携势之力

烂柯棋缘 作者:真费事

      计缘在屋内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在外头一直留意着的小字们似乎也明白大老爷应该是完成了什么事情,之前稍显紧张的安静气氛也缓和了。
    “喔哦哦~~~~”
    这时候,天牛坊内的大公鸡已经开始接二连三的打鸣,整个宁安县范围的公鸡都在差不多的时刻开始鸣叫。
    听到鸡叫声,然后自家大老爷又醒着而且心情很好,一众小字立刻就兴奋了。
    “噢噢哦~~~”“哇喔噢……”
    “啊哈哈哈,我的像!”“我的才像!”
    “喔哦哦哦……”“我的更像!”
    ……
    一众小字在外头此起彼伏的学着鸡叫,什么小事经过他们的自我发酵,都能成为相互之间斗嘴或者快乐的源泉。
    “呵呵,这些小家伙倒是逍遥欢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很多时候这些小字也符合仙道之韵。
    计缘笑了一声,拿着手中的力士符从座位上站起来。
    走到门前“吱呀”一声打开了房门,随后慢慢走到院子里,在这期间一众小字也纷纷围拢过来,注意力全都在计缘的手上。
    “纸片人?”“力士符!”
    “大老爷昨晚都在炼制这个么?”
    “这大块头脸也是红的吗?”“还有什么的皮也是红的?”
    “猴子屁股!”“哈哈哈哈……”
    ……
    计缘不理会周边的小字,在院中桌边将手中力士符往前一抛,口中低声道。
    “力士何在?”
    刷~得一下,一道金光闪过,身材魁梧,金甲黄巾面目赤红的神将力士出现在院中。
    力士面向计缘,双手相抱缓缓躬身,出声如同低沉洪钟道。
    “尊上。”
    力士目不斜视,体魄魁梧金甲煌煌,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弥漫,一众正调侃得不亦乐乎的小字也下意识低下声音,然后悄悄围在了力士周围。
    即便周围的小字嘈杂不已的围在边上,也依然无法令力士的视线有所偏转。
    计缘“嗯。”了一声之后,金甲力士才缓缓直起身子,双臂垂在两侧,双目的视线只是微微朝向计缘,除此之外并无其他任何在意之事。
    可以,这“目中无人”的样子,还是老味道。
    计缘说不上失望,虽然这金甲力士从神态到外表都和以前一模一样,但他也清楚,至少这个力士已经不同了的。
    一众小字围在金甲力士周围好奇观望,虽然对力士符早就清楚一些了,但毕竟头一次这么近距离见到真正的金甲力士。
    一个个在那评头论足,讨论力士的力气倒地能有多大。
    小字这边还不消停,计缘这已经对金甲力士下了命令,只是心念一动,原本肃立的金甲力士已经起了动作。
    “都躲开点,别被带飞了。”
    计缘提醒一句,让小字们飞散。
    而此刻的金甲力士身形微微后仰,左腿已经迈出弓步,左臂前挡右臂握拳后张,前后黄巾垂落地面,双脚之下隐约有难以察觉的特殊之蕴弥漫。
    金甲力士微微仰身展开,整个人好似一张绷紧的弓,这种变化更是影响到周围空间的气息,带来一种紧绷感,一众小字早就已经逃开,在树上或者屋前柱后等处远远观望。
    “喝——”
    金甲力士浑厚低沉的喝了一声,同一个刹那斜着朝上挥拳而出。
    拳头带出一阵撕裂空气的呼啸,一拳打在斜上方的空中。
    “砰……”
    地面微微一震。
    落在空气中的拳头居然打出了一种爆炸效果的闷响,计缘分明能感受到拳头落下的地方,气流挤压式的爆破,在常人眼中可能看不出,但在计缘眼里,这一刻气流像是有了分明的颜色。
    好似静止了一刹那,下一刻。
    “呜……”
    扭曲的气流带着一阵狂野的气浪,向着上方和周围扩散,
    “哗啦啦啦……哗啦啦……”
    大枣树的枝叶猛烈摇摆着,院中尘土飞扬,就连计缘卧房里一地的纸灰也全都飞起,就像是一团小旋风正好落入了居安小阁,搅得这里尘土天翻地覆。
    良久,这气息才平静下来,计缘猎猎作响的衣袖也重新归于静止,金甲力士缓缓收起出拳的架势,重新静立在桌边。
    计缘将因为狂风而摆动到一侧的一缕鬓发捋回原处,抬头看向金甲力士出拳的方向,隐约还能感受到空中气息起伏不定,有一层层白气在天远方环绕着,随后才渐渐散去。
    “以前只以力而胜,如今浅浅一试,力气确实大了些,更是还带着一种势,不错!”
    计缘这么赞叹一句,算是对这金甲力士较为满意了,这种威和势不是因为力士块头大长相威猛,而是融入了施展的力技之法中的,可比纯粹的力气要难得多了。
    见一切平静下来,小字们胆子也回来了,纷纷重新围了上来。
    “大老爷一晚上就在炼制这个力士么?”“我看是的!”
    “这家伙差点打到大枣树的枝叶了。”“就是,太不小心了!”
    “这不是还没打到吗!”“可是很近了!”
    “他全身都是红的么,屁股是不是也红?”
    “他好像不呼吸?”
    “不对,也是呼吸的,但是吸得是灵气!”“嗯,呼吸好慢!”
    “个子真大。”“他屁股真的也是红的么?”
    “‘奇’能别再说屁股了吗!”
    “我就说!”“不准说!”“就说!”
    “哇呀呀呀呀!”“啊呀呀呀!”
    ……
    小字们围绕着金甲力士在那评头论足吵吵闹闹,而计缘则看着这个金甲力士的几根黄巾飘带和双脚所站之处,以及力士的口鼻。
    正如小字们所说,这力士居然真的在呼吸,虽然频率极低,气息也很长,但确实是在呼吸,吸入的正是居安小阁院中的灵气,至于双脚所立之处,则隐约有土灵弥漫。
    这倒并非说这金甲力士就成了生命有了灵智,但也是一种很有意思的现象。
    以往力士的存续是十分依赖计缘的法力的,脚踏大地的时候消耗慢些,若是离地则对法力的消耗比较剧烈,自然也会纳入周遭灵气和大地土灵,但总的来说是消耗更大一些。
    而从这力士上则有些不同了,目前看不出是否会影响金甲力士的其他能力,但光论持续性能力而言,比之前的应该会强了一大截。
    “行吧,那你今晚就站在院中吧,论起灵蕴,居安小阁也算不错了。”
    计缘对着金甲力士说了这么一句,随后伸展肢体,右手罩着最眯起眼睛打了个哈欠。
    “嗬噢……天都快亮了,我去休息一会,都安静一些。”
    这么一句话落下,听闻大老爷难得亲自吩咐,一众小字立刻全都收声。
    计缘迈步走向卧房,在门口一挥袖将里头的纸灰全都扫出门外汇入厨房灰坑,随后跨入房中,看了一眼一众安安静静的小字,才将门关上。
    不久后,坐在床头的计缘却并未马上睡去,而是侧目瞥向窗外方向,一双法眼睁开好似能看穿墙壁。
    外头的一众小字又开始分成几个阵营,相互组合在一起“排兵布阵”得对侃,不光是组合几个字那么简单,各个字之间的流动和道理的转变都非常值得推敲。
    或许小字们本身意识不到什么特别之处,但对计缘来说却又是一种有趣的观察,他可从来不曾看轻过这些小字。
    之前在还没开始修补力士符的时候,那些小字就这么相互比划过,那会计缘其实也有所注意,现在则是多留了一份心。
    不得不说这些小字交流起来随心所欲,他们在玩闹中也是不停摸索,多种不同字意或者相似不相同的字,以一些基础的结合方式,组合出多种“变阵”方式。
    又观察了一会,到又一轮鸡叫响起,终于感觉有些困意了,抽出头顶的玉簪放在一边,任由一缕缕青丝垂落,计缘这才倒头睡下。
    眼睛闭上了,但依旧没有马上入眠,这些天的一幕幕却都在眼前闪过。
    才入城的时刻、孙记面摊前、天牛坊双井浦和随后遇到的老人、官府的变化、苍老的朱言旭、厚厚的一叠信件、济仁堂内老中年的大夫……
    又想着如今接近年关。
    “山中无岁月,寒尽不知年……有些事情非人之意志可转移,修仙修仙,不知不觉就会对时间失去敏感性,一晃眼就过去许多年,得去看看尹夫子了!”
    闭着眼睛的计缘说着这话有些感性,他想去看尹兆先,并非因为尹家是大贞人道大势的重要一子,只是纯粹的想朋友了而已。
    计缘从来都没想过将尹家人拉入仙道之途,非不能实不适,个人有个人的缘法,仙也不是人人都适合修的。
    诚然如今的计缘,有能力让很多人乃至根本就是极其平庸之辈踏入仙道,但他很多时候都很容易就能看穿常人心性和执念,有些人便是入了仙道,最终结局可能还不如平静生老来的安逸,更别提有些人在自身擅长领域,是有一定使命感的。
    想着也有好些年没见着尹家人了,也不知尹青娶妻生子了没有,不知尹家第二个娃娃多高了。
    没有做任何掐算之举,带着如常人亲友之间那般较为温暖的挂念,计缘进入了梦乡。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