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6

面孔 作者:水果硬糖

      面孔 作者:水果硬糖

    吻痕

    凌晨六点的闹钟准时响起,阮弥艰难地翻身关了手机上的闹钟。

    真是作孽啊,不仅晚上要被翻来覆去地蹂躏,还得早起去剧组上班。

    她睁着眼看了几分钟天花板,然后一咬牙从床上坐了起来,一只大手就环上她的腰。她回头就看见陆西乾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眼睛都还没睁开,困得不行的样子。

    她把他的手从她腰间拿开,说:“再来一次要另收钱哦。”

    他起身在她光裸的肩膀上亲了口,把她整个圈在怀里,嗓音带着清晨刚醒特有的沙哑,笑着轻轻抵在她肩上,说:“好啊,多少钱?我付,不过昨晚明明出力的都是我,你该付我钱才对。”

    骚不过,骚不过。

    “陆少爷,你是老板想什么时候起都行,但我还得早起去工作呢,你已经把我搞得腰酸背痛的,就饶了我吧。”听听,这话说得,又示了弱,又无形中夸了他的男性能力,哪个男人不爱听呢?

    陆少爷笑得更欢了,非常体谅地说:“那——亲一口。”

    他凑头过来就要往阮弥的唇上亲,阮弥眼疾手快地推开他的脑袋:“我还没刷牙……”

    “没关系,我不嫌弃,还是说你嫌弃我?”陆西乾一脸委屈的表情,活像是有人嫖了他又没给钱。

    阮弥收回推拒他的手,脸上带着敷衍的笑:“怎么会。”

    陆西乾奸计得逞,心满意足地衔住美人的唇,开始享用清晨的美味,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简单地亲一口,这里摸一摸那里揉一揉,等一吻结束,陆西乾餮足地放了她,阮弥下床的时候腿都是软的。

    这就是纵欲过度的滋味吗?

    阮弥匆匆忙忙洗漱完,独留陆西乾一人在酒店就出了门,

    “我等你回来哦~”陆西乾在她出门的时候俏皮地对她说。

    阮弥下了电梯就看见冯盼盼帮她买了早饭在酒店大堂等她,看到她出现,说:“阮姐,你今天是睡过头了吗?”

    阮弥尴尬地笑笑,就当默认了:“等久了吧。”

    两个人赶到剧组,换衣服化完妆,好在不算很晚,只是以往她都会提前到剧组,今天是却是等剧组的准备好了才入场。

    霍溪站在她旁边候场,指了指自己的左边锁骨处,支支吾吾地说:“你这……”

    “什么?”

    “红了。”

    红了?不是吻痕还能是什么,一定是那该死的陆西乾干的好事。

    阮弥捂着自己的脖子又回了化妆室,看见锁骨上显眼的红痕,赶紧拿粉底盖了盖,只期望没有别人看见吧。

    至于霍溪么,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作者的话:今天是短小君,不是不想更新,是因为旅游回来之后真的再开始更新格外难,大脑和身体都处于当机的状态,感觉被掏空,在床上一躺起不来啊~

    开播<面孔(娱乐圈Np)(水果硬糖)|PO18脸红心跳

    PO1⒏.ùs/7983683

    开播<面孔(娱乐圈Np)(水果硬糖)|PO18脸红心跳

    开播

    李昭颖坐在咖啡厅的卡座,里看着手里的照片,照片里是阮弥和陆西乾在停车场碰面的画面,她越看越气,神情变得狰狞无比,一用力把照片甩在桌子上,愤怒地说道:“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是谁?”

    她对面坐着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说:“娱乐圈冉冉升起的新星——阮弥。”

    “贱货!”李昭颖低声咒骂着,紧握双拳,刚做好的精美的美甲蹂躏着她的双拳。

    “李小姐,照片你也看到了,剩下的钱什么时候付?”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豪门的桃色绯闻,他从来不感兴趣,他在乎的只有钱。

    李昭颖从她昂贵的包里拿出了一个鼓囊的信封,放在桌子上:“放心,该是你的一分都不会少,你给我继续跟着我未婚夫,收集更多证据,让那个小贱人在娱乐圈呆不下去。她算个什么东西,敢和我抢男人。”

    男人拿起信封,一脸兴奋地数起钱来。

    他心满意足地数完,将信封放进了他黑色羽绒服外套的内兜里,说:“李小姐,我办事你放心!”

    阮弥在剧组已经呆了一个多月,一月十八号,万众期待的《国乱》终于在香蕉卫视开播了。

    为了热度,电视台特地把慕容冲和苻坚那个故事第一个播,果然在开播的当晚该单元的一众演员、导演就上了微博热搜,其中占据热搜第一的就是“叶持阮弥”,第二便是“阮弥古装扮相”。

    美色时代,静态的美人已经是不可多得,动起来还漂亮得不像话的女演员就更加稀少了,而阮弥却是动静皆宜,她宛如一个天然的发光体,任何有她的镜头,就算她只是当了背景板,也无法不去关注她,于是大家更加羡慕叶持拥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了。大批的网友看到阮弥美若天仙的古装扮相,纷纷涌进阮弥的微博,点下了关注,吹起了彩虹屁,阮弥的微博粉丝数也在一夜之间暴涨了一百万有余。

    单凭阮弥的这张脸,在中国影视史是就会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被后世无数人提起,更何况这位美人并不是一个脑袋空空的花瓶。

    随着剧情的深入,观众被慕容姐弟的多舛的命运所牵动,为慕容姐弟之间感人至深的的姐弟情所动容,最后当看到姐姐慕容凝自缢冷宫之中,皆红了眼眶,流了眼泪。

    这时候,人们才知道,这位年纪轻轻、美丽动人的新人女演员不光有美貌,还有演技。

    阮弥也从一个靠恋情上位的女星,成为了一个有了代表作的女演员。

    作者的话:对不起了,亲爱的读者朋友们,那么久没更新,太久没更,就先更这么点吧,《类人》的剧情我不在正文里写了,或许会专门开个坑

    风雨欲来<面孔(娱乐圈Np)(水果硬糖)|PO18脸红心跳

    PO1⒏.ùs/7996874

    风雨欲来<面孔(娱乐圈Np)(水果硬糖)|PO18脸红心跳

    风雨欲来

    一个明星的突然爆红,绝非偶然,除了他(她)本身就在颜值、人品、演技等方面可圈可点之外,也离不开明星身后资本的运作,才能使得他(她)后续资源能够跟得上,将人气快速地转换为商业价值。

    刘梦最近接电话接到手软,各种代言、杂志邀约、综艺邀请、电影电视剧的剧本都来找阮弥,她这个经纪人可以说是忙得手忙脚乱,但嘴也笑得合不拢了,毕竟谁会嫌自己带的艺人太红了呢?

    阮弥向剧组告了假,最近是她事业最重要的时期,又要兼顾拍戏和不计其数的采访和通告,怕剧组的人心生不满,她都是挑的晚上的飞机,尽量不耽误白天的拍摄行程。

    今天晚上整个《国乱》剧组的导演和重要演员都被邀请去了今年的中国电视“白玉兰奖”,作为一个还正在播出的剧,还是头一次,所以大家也并不是冲着得奖去的。

    中国电视剧“白玉兰奖”作为国内最权威的电视奖项,特别是今年的电视剧行业十分不景气,电视综艺的崛起,明星限薪令的实行,再加上广电对电视剧题材的限制,使得优秀的电视剧越来越少,人们的对中国电视剧的热忱仿佛消失殆尽。

    这场电视人的盛会在上海举行,阮弥和冯盼盼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她走的是vip专用通道,机场外面刘梦的保姆车已经等候她许久。

    阮弥推开后车门,就看见叶持西装革履地坐在里面,自从上次两人在Q市不欢而散就没有再见过面,仔细想想竟然已经快两个月不曾联系过了。

    阮弥坐进保姆车,关上门,先打了招呼:“嗨。”

    叶持目不斜视,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也没回答她什么,这种油盐不进的淡漠模样好似回到了他们初见面的时候。

    车内的空气仿佛凝滞了,刘梦和盼盼都不敢说话,毕竟男女朋友吵架是常有的事,旁人去掺和总是讨不到好的。

    阮弥紧抿着唇,车厢内竟是一路都没人说过话。

    这也难怪,既想让别人喜欢你,又不想付出感情,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

    保姆车开到了会场,叶持先下了车,而阮弥还得去化妆换礼服。这次的礼服是Dior

    赞助的2 0春夏高级定制系列,迪奥经典的夹腰廓形与墨绿色的格纹搭配,既不过分隆重又不过分轻佻,裙子只到她的脚脖子之上,脚上穿着一双简单的黑色一字带高跟凉鞋,抹胸款式又将阮弥的脖子衬得又细又长,脖子上戴了一条简单的珍珠项链,温婉简约非常。

    当阮弥穿着这身衣服在红毯上亮相的时候,无数尖叫和闪光灯向她涌来,这些是纯粹为了她一个人的,这些日子阮弥忙得脚不沾地,剧组飞机跑通告两头不停地跑,却只有在这种被人群簇拥和被闪光灯环绕的时候她才有了“她现在正当红”的真实感,谁会不沉溺于这种感觉呢?

    这件衣服好看倒是好看,但是对于湿冷的上海来说还是太过“冻人”了些,她牙根打着颤,接受了一众记者的采访,各家媒体的话筒递在她身前,大有要戳到她下巴的趋势。

    一个个问题纷至沓来。

    “你觉得今天会得奖吗?”

    “今天来了那么多老戏骨,我相信我还不够格拿奖,我今天就是来观摩观摩的。”

    “接下来还有什么拍戏的计划吗?”

    “目前还在看,如果有好的剧本我会考虑接的。”

    “你和叶导现在感情怎么样?”

    “抱歉,我不回答私人感情问题。”

    ……

    ……

    阮弥作为一个新人女演员来说,她的回答可以说是滴水不漏,挑不出一处错处。

    “挖槽,H社爆了个大料!”不只是谁的一声惊呼,使得大家纷纷都掏出了手机。

    这群人说好听点是记者,说难听点就是狗仔,闻到一点娱乐圈或好或坏的新闻的苗头,就会像狗见着了肉骨头一般一股脑儿地冲过去。而他们中的翘楚,便是H社,他们专挖明星的料,什么隐婚生子啊,什么孕期出轨啊,五花八门且有图有证据,使人信服,H社的微博也成了吃瓜群众的聚集地,成了窥伺娱乐圈秘辛的渠道。

    不知,今天又是谁被“扒”了个精光。

    可阮弥却不知道当事人却是她自己。

    那些上一秒还看着手机的记者,下一秒就用话筒和质问朝着她狂轰乱炸——

    “你和叶持分手了吗?请回答一下!”

    “你知道陆西乾是有未婚妻的吗?”

    “你真的做小三了吗?”

    “是真的吗?!”

    “陆西乾每个月给你多少钱!”

    ……

    ……

    人群不停地推搡着她,在一旁的盼盼和刘梦马上跑过来,护住了她,以防她受伤,阮弥也从手足无措中缓过来,从这些记者的质问再加上自己的想象,拼凑出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舆论能成就她,也一样能毁了她。

    这次,她完了,她头一次这么绝望地想。

    作者的话:缘更了

    ρ ¤ ㈠8.ū∽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