Ρο18ん.CΟм 安神汤

含苞欲放 作者:莞尔一笑

      转、转运使……
    吴用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登时忘记了谢恩,却像是受到了莫大的惊吓:“皇上!转、转运使可是由丞相亲自任命的啊……”
    毕灵渊冷哼了一声:“连你也晓得,丞相愿意任命谁就任命谁,朕却不能,是吗?”
    吴用后脖一寒,登时就晓得自己无意中说了什么大不敬的话,还没来得及消受这天大的福分谢恩,就听见皇上接着说道:
    “人人都以为申丞相曾经是朕的老师,他又与太后一党过从甚密,定是对朕忠心耿耿,以朕马首之瞻,对吗?”
    天下人确实是这般看待申丞相与皇上,但吴用自小伴着皇上长大,晓得他有多烦太后,就有多烦申丞相。
    以前是烦他们一刻不停地盯着他读那些卷轶浩繁的四书五经,如今是烦他们对他这个皇帝的诸多限制。
    吴用擦擦汗,垂着脑袋,小声说道:“奴才不敢揣测圣意……谢皇上隆恩!”
    差点忘记谢恩,吴用又赶忙诚惶诚恐地补上后半句,差点闪了舌头。
    毕灵渊瞧着吴用全无往日的细心妥帖,就算谢恩也像上断头台一样,冷冷地哼了一声,将脸撇向一旁,不看他:“朕命你为转运使并非是推你上火架,只是南下皇船的督造一事,除了你,朕想不到还有谁可以胜任。”
    靖朝祖宗规矩,对紫禁城中的太监可是有诸多限制,就是有无数宦官擅专、祸乱朝纲的先例。
    偏偏吴用还是皇上的心腹,就算皇上没那个意思,此令一下,便从此成为朝廷的众矢之的了。
    吴用越想越怕,最后竟怕得哭了起来,抹着泪对皇上说道:“皇上,奴才可只有您了,为了您和槿嫔娘娘,奴才万死不辞……”
    您可千万要保住奴才的脑袋啊。
    “谁敢动你,就是和朕过不去。”毕灵渊提高了声量,似乎是有意说给外头的宫人侍卫听。
    勤政殿这种地方,从来就藏不住什么秘密。
    贵妃殡葬一事交由礼部祭祠司着手督办,虽说是贵妃,但因太后施压,又有宫外那些与上官长史的流言蜚语,葬礼办得格外克制,
    孙雅臣甚至因此不敢给皇上递折子,求送女儿最后一程。
    朝荣宫的槿嫔这些时日与贵妃交好,却似乎是仗着皇上的宠爱,竟因贵妃离世当着众妃嫔的面冲撞太后,太后便让她回宫去歇着,日日派太医送些安神的汤药过去,由嬷嬷亲自看着她喝完。
    要说这软刀子磨人,还真没有人比得过太后。
    一日三餐过后,餐餐都有嬷嬷捧着“安神汤”候在一旁,也不知太后给她喝的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太后这意思再明显不过,槿嫔病了,还病得格外重,竟然连贵妃的葬礼也不许她前往,说是身子虚,极易病邪入体,避开为好。
    琴柔日日看着槿嫔面不改色地喝下汤药,眉头越皱越紧,槿嫔原本就暗地里服用凌霄丸,太后没安好心,又不知在药里加了些什么。
    喝药也就罢了,竟然连贵妃的葬礼也不许娘娘前往。
    陆晗蕊一身素衣,静静地听着太监前来传话,听完后点了点头,便转身折回了朝荣宫,一丝犹豫也无,倒让太监有些意外。
    琴柔忙追上陆晗蕊,见她一脸平静,自己反倒抽了抽鼻子,眼睛就红了一圈,接着泪珠啪嗒啪嗒往下掉。
    “你哭什么?”陆晗蕊的眼里终于闪了闪光,轻声问她。
    “太后这不是欺负人嘛!她明明晓得你对贵妃娘娘的情意,连最后一面也不许……”
    变成了云<含苞欲放(后宫1V1HHH)(莞尔一笑)|臉紅心跳
    来源网址:нāìㄒāηɡSんǔщǔ(んāì棠圕楃)っ℃OΜ/689180/articles/8270851
    新御书屋—⺌Ηd τ㈨㈨.Πéτシ
    变成了云<含苞欲放(后宫1V1HHH)(莞尔一笑)|臉紅心跳变成了云
    “最后一面已经见过了,”陆晗蕊往前走着,拍了拍琴柔的手背,“我已经和她道过别了,今天这一场是做给后宫众人看的,孙月容不会怪我。”
    “听说孙大人也没来送她……”琴柔说着,更加难过了。
    陆晗蕊不做声,抬头看着天上变幻的流云,小时候听大人们说人都是有魂的,就像虚无缥缈的云一样……
    那时听大人这么说,只觉得人死了真可怕,变成了云。
    可如今她在紫禁城中抬头望着天空,只觉得,人死了真好,变成了云。
    终于可以随着风,离开这座囚笼。
    “连女儿最后一程都不敢送,唯恐断了自己的前程,不来也罢。”
    陆晗蕊冷冷地哂笑一句,径自回了朝荣宫。
    太后在贵妃葬礼当日如此这般行,摆明了就是给槿嫔难堪,告诉后宫所有人,槿嫔胡言乱语,有病。
    陆晗蕊也不着急,不能出宫她就在自己殿里待着,读书做绣活,不紧不慢地过着自己的日子。
    看起来一切无事,只是听说皇帝身边的心腹吴用得了重用,官至四品,代皇上去督造皇船了。
    后宫里只是有这么个风声,毕竟是吴公公,只是挂个官职,又没有什么实权,说来说去,还是挂个名头出紫禁城替主子办事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太后和申丞相却早早就从督造皇船一事中看出了些许端倪,申丞相只是说了一句“皇上长大了,是该有自己的心思了。”便不再多言。
    这个儿子从小到大都有自己的心思,申丞相没同他朝夕相处过,自是无感。
    皇帝要造一艘皇船,无非是为了往后四处巡游,不是什么大事。
    申丞相按下不表,朝中其他人虽有各自的心思,却也不好的说什么,
    孙雅臣与上官镛前后各自失去了孙贵妃和上官长史,不知两人是伤心还是避风头,在朝堂上是消停了不少。
    如此,皇帝任命吴用为四品转运使督造皇船一事,竟也无人置喙。
    乾清宫的小太监日日都往朝荣宫去探消息,一开始见不到槿嫔娘娘,只能同全才一道搭话,那全才也是爱答不理。
    日子一长,小太监承受了不少皇帝的怒气,每日前往朝荣宫,就浑身颤抖手脚冰冷。
    这日去的早了,竟破天荒看见许久未出殿门的槿嫔娘娘在院中的花架下小坐,
    不知是自己眼花还是什么缘故,小太监瞧着娘娘竟丰腴了不少,衣裳也特意穿得宽松了些。原本尖细玲珑的下巴圆润了起来。
    慈宁宫的嬷嬷立在槿嫔娘娘旁侧,手里捧着药碗,低头在和她说着什么。
    小太监长了心眼,挪着小碎步特意凑上去听,隐隐听到什么“您别为难奴才”“等您病好了太后就排您的绿头牌”……
    自从孙贵妃歿了后,皇上便没再踏足过后宫,后宫里有太后皇后,加之宁妃协理,没什么大事也不会事无巨细地向皇上禀报,于是就连皇上身边的小太监听到嬷嬷的话,也吓了一吓。
    Pο壹㈧ん.cΟм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