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突袭

一时人物风尘外 作者:炎若星痕

      靠近火之国的海上,有一支舰队破浪前进。

    大部分外形罕见。通常被称为空母的船舰,不但有圆筒状的船体,还搭载了各种形状复杂的多角高塔。

    从那空母上,可以听到交织的慌张喊叫。

    “——准备出击!”

    “让飞行员全员搭乘!”

    一群人在甲板上奔跑的声音,盖过这声音的沉重的机械轰鸣。

    塔的上部,可以看到一个背着块细长木板状物体的人影。人影抓着眼前的把手,弯下腰。

    喀锵,抓着把手的人影开始在地板上往前滑,随后用力向前冲去。啪,人影身背的板左右张开,形成翅膀。同时,拖拽着隐约的光带,背着翅膀的人影开始飞翔。从下往上看,这样子就好像小孩放的风筝。

    同样飞翔起来的其他人影,在舰队上方编成队伍,大幅度回旋。

    转眼之间,背着翅膀的人影已经占据了整个天空。以为飞出的人影数量不会再增加时,矗立在空母上的塔的头部位置左右分开,中间出现了大型的机体。

    伴随着强烈的电光,带着强大的力量被推了出来。和上空飞舞的人影,这台机体也在空中展开了巨大的翅膀,翼尖拖着光芒,逐渐开始加速。

    以大型机体为中心,风筝队伍组成了更大规模的编队。最后,他们停止了回旋,开始向内陆飞行。

    越过山地,越过溪谷间的田园地带,越过草原连片的丘陵,队伍终于见到了背靠岩山的狭小街道。确认了雕有四张脸的岩山后,队伍同时散开。

    “……那是什么?”

    走过木叶隐蔽之里中央的行人,惊讶地看着在头顶飞过的风筝一样的黑影。

    风筝经过的地方,留下了几个小黑点。带着“咻——”的风声,黑点在视野中越来越大。其中接触到建筑物的一个,骤然发出闪光和轰响,起爆了。

    风筝投下的,是在表面覆盖了起爆符,被称为起爆球的小型球体。

    “袭、袭击!”

    嗵、嗵、嗵嗵嗵,各处连续不停地起了起爆。人们四散奔逃。四处因为起爆而崩坏的建筑物,在路上掀起灰色的粉尘,加剧了人群的混乱。

    看到受袭的木叶里的景象,木叶高层惊怒交加,铁青着脸转向夜影。

    “非常事态警报,第三阶段!!”

    “是、是!”

    目送夜影从办公室飞奔而去,木叶高层再次看向窗外。

    距离不到数十米之遥的场所,起了起爆。无视扑面而来的热风,木叶高层盯着窗外。

    接到木叶高层发出的警戒警报,出动到街上的木叶忍者们,与在头上自由飞翔的敌人陷入苦战。

    敌人不仅有起爆球,还装备有连射型的苦无枪。在背上装着翅膀的状态下,不能自如投射手里剑或是苦无,但这种枪弥补了缺陷。

    想也没想过会遭到空中而来的攻击的木叶隐蔽之里,几乎没有可以用来击落在空中飞行的对手的武器。虽然有弓箭,在突袭下,投枪、苦无、手里剑对鸟儿一样灵活飞翔的敌人几乎不起作用。不仅如此,在起爆球和苦无连射枪的攻击下,忍者们一个接一个受伤倒下。

    “部分超加倍之术!”

    作为迎击部队出击的丁次,向飞低以作攻击的敌风筝挥出巨大化的右腕。猝不及防,来不及逃离的一机被击落,大部分敌机还是轻巧地躲过了丁次的攻击,一边升高一遍投下起爆球。

    “呜、呜哇哇!”

    被起爆震飞,勉强保住性命的丁次,在烟尘中羞恼地看着上空自在飞舞的敌人。

    “他们难道会风遁吗?”

    虽然敌人使用了风筝一样的东西,但这灵活的动作决不是随风而动的风筝做得到的。一定使用了某种术。

    “——不,不是。”

    丁次身边传来了人声。在被风吹散的烟雾中出现的,是两手抱着受伤的小孩的宁次。宁次发动白眼,望着头上的风筝。

    “那是……把查克拉作用在翅膀上,造成正反面的气流差来飞行。而不是选用了会使用风遁的人。”

    “原来如此。不愧是宁次。那我们该怎么做?”

    宁次对探出身体的丁次摇头。

    “不知道。”

    “为什么?”

    “即使知道了原理,对方也在天上。只要我们不能飞,就没有任何办法。”

    “……原来如此,的确。”

    两人的头上,风筝再次迫近。苦无枪发射而出苦无,在两人头上倾注而下。

    敌人的攻击在继续。木叶隐蔽之里的街道,转瞬之间被破坏殆尽,各处燃起熊熊火焰。

    随着起爆的闪光闪过,建筑物发出巨响崩溃,人们惨叫不断。

    木叶高层不顾夜影让他们避难的恳求,一动不动地站在办公室的窗边,面无表情地看着燃烧的木叶之里。

    “这种程度的势力,从空中袭击……”

    夜影声音僵硬着问。

    “那些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

    “第二次忍界的时候,有一群擅长操纵查克拉,在空中飞行的忍者。那群人自称‘空之国’,借着大战的混乱,企图对抗五大忍国。”

    “企图?”

    木叶高层视线依然定在窗外,点点头。

    “在造成大威胁之前,木叶忍者把他们消灭了……应该是的。”

    “那么,他们就是那空之国的?”

    夜影瞪大眼睛看向窗外的风筝。

    “我记得那风筝。他们拥有储存查克拉以在空中飞行的技术。而且一定还有是用同样原理,更加大型的飞艇存在。”

    好像是听到了木叶高层的话一般,飞来飞去的风筝之间,比风筝大上数倍的飞艇出现了。

    “不会错的。就是他们。”

    “怎么回。”

    “他们居然残存至今。他们多半是假装被摧毁,为了等到今天这一刻而养精蓄锐吧。”

    “但是,为什么到现在还要这么做?现在五大忍国已经安定下来,不可能像以前那样趁乱而起啊!”

    木叶高层耸肩。

    “复仇吧?向毁灭了自己的野心的,可恨的木叶的复仇。”

    夜影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窗外。

    大型飞艇一边向木叶中心前进,一边开始从中央的钟形船体缓缓降下连着台座的架子。台座上,一个全身贴满符纸,包着头巾的男人摆出结印的姿势盘腿而坐。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气场一闪,从男人坐着的台座中,发出红黑色光芒的火球和复杂的术式纹样一同膨胀。最后,与不祥的术式纹样涨满空中的同时,台座底部渐渐增大的火球,突然向正下方射出巨大的火柱。

    与之前的攻击天差地别,卷起了强烈的起爆。把木叶里中心的街道刮得无影无踪,喷起巨大的蘑菇云。

    木叶高层木然地看着那边的巨大烟云。

    趁此空隙,一只风筝向木叶高层所在的火影之馆发起袭击。连射枪射出的苦无突破了窗户,擦过木叶高层,刺在夜影的脚边。

    “木叶高层大人!”

    但木叶高层不为夜影的悲鸣所动,依然专心看着窗外的敌人。

    君凌海脑中一片混乱。

    就在不久之前还是跟往常一样的木叶里的平和光景,转眼之间就陷入了一片火海。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一只风筝掠过君凌海头顶飞过。在君凌海的前面大幅上升,向街中投下几个起爆球。

    刚才还没事的建筑上方闪过一道闪光,屋顶掀翻,墙壁破碎。然后,立刻燃起了大火。

    “可恶,不可原谅——”

    君凌海大叫着冲往风筝飞走的方向。

    “喂,那里的小子。”

    一个粗鲁的喊声从背后叫住了君凌海。君凌海差点一个没站稳,愤愤向声音的方向回头。

    “不要在奇怪的时间点叫我!差点摔倒……”

    “来帮忙!”

    头上包着手帕的刚刚步入老年的男性,一边把杂乱的白色长发甩得更乱,一边叫着。男人跪在地上,想要抬起倒下的柱子的一端。

    “!!”

    仔细一看,男人抬着的柱子正伸在压着伤者的碎石板下面。

    君凌海快速看了一眼风筝离开的方向,立刻跑到长发男人的身边。

    “知道了!”

    君凌海弯下腰,迅即把手腕伸到柱子下面。带着意志力把柱子用力抬起。在嘎沙嘎沙的响声下,痛苦**着的人上面的石板被挪开了。

    “不要紧吧!”

    石板掉到另一边时,君凌海丢下柱子,去看下面的伤员。长发的男人把手放在伤员剧烈起伏的的胸口。

    “不快送去医院的话……”

    但是男人抬起手制止了君凌海,说:

    “肺上开了一个洞,来不及去医院。”

    男人打开身边的包,从中取出一个皮箱。箱子里装满着医生使用的手术刀、注射器、药品等等。

    “你是医生吗?”

    “这叫气胸,肺里的空气大量漏进胸腔后——”

    男人说着,把取出的玻璃管用手术刀斜着切开。

    “就会把肺压破。”

    然后,把手里的玻璃管转了几转,将刚才被手术刀割开的切口朝下。君凌海还没来得及问他想做什么,男人已经把手里的玻璃管刺进了伤者的胸口。

    “哇哇!!”

    不过,伤者肩膀放松下来,吐出了一口气。胸腔的空气通过玻璃管,被放掉了。

    “好,就这样把他带去医院。”

    “带去……?”

    “注意不要碰到玻璃管。本来还应该做更仔细的处理,但是现在没有多余的时间。”

    君凌海向关上箱子站起身的男人抗议:

    “我不是问这个,我还要去追那些家伙!”

    君凌海一边说,一边指着在空中飞舞的风筝。男人收起箱子,背在肩膀上,望着君凌海手指的方向。

    “放弃吧。”

    “什么?”

    男人俯视着一脸怒容的君凌海,表情严肃。君凌海这才注意到,他是个相当高大的男人。

    “就像要跳上去抓飞在空中的乌鸦的野猫一样。”

    “野、野猫~!?”

    “是啊,掉下来就完了。”

    男人背向被惹毛的君凌海,大步走开。

    “现在要做的是尽量寻找多一个需要救助的人命也好……战斗以后再说。不是吗?”

    对方所说确实没错。君凌海不甘心地又一次仰望风筝后,把手腕伸到脚边的伤者身下,扶他起来。

    “——注意不要碰到胸,君凌海!”

    “咦、啊、知道了啦……”

    君凌海保持着半起身的姿势,呆呆望着走开的长发男人的背影。

    “喂、大叔!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可是没有回答。长发的人影越过废墟,消失在前方。

    袭击并没有持续很长时间。

    木叶里被破坏了将近一半后,低空飞行的风筝编队,突然一起开始升高,离开了木叶里的上空。

    “你说他们……撤退了?”

    “为什么,宁次?”

    鹿丸身边站着宁次。他把先前救出的小孩送去避难后,再次投入了迎击的任务。

    宁次发动白眼观察风筝,很快得出了回答。

    “似乎是查克拉用光了。”

    “查克拉用光了?对了,你说过他们是靠查克拉飞行的。”

    宁次点点头。

    “虽然没有耗尽,但也所剩无几了。大约只剩用来返回所需的量了吧。”

    鹿丸有那么一瞬间,像是在想什么似的沉默了一下,然后又抬起头看着宁次。

    “能知道准确的残量吗?”

    “指的是?”

    “我想知道是不是能计算出那风筝还能飞多久。如果能知道那风筝飞行需要的查克拉量的话。”

    “原来如此,这个简单。”

    宁次再次把白眼对准飞去的风筝,集中意识。

    夜影到木叶高层那边,恰好是风筝编队从木叶里的上空飞去之时。火影之馆奇迹般地几乎毫发无伤。

    “您没事吗?”

    木叶高层头都不回地继续盯着窗外回答夜影等人。

    “……被害情况?”

    “木叶里的建筑物有三分之二受害。其中,全毁的占全体十分之一,半毁的有五分之二。牺牲者数量还没有完全统计出来,但是伤者非常之多。”

    “真是令人悲叹……没有注意到空之国的复活,连空中攻击的准备都没有。”

    “可是,这不是木叶高层大人的责任一一”

    木叶高层表情严峻,只把头转向夜影。

    “但是,疏忽了警戒!没有想到会有集团对木叶里持有强烈仇恨,企图复仇的集团存在,就连对他们的攻击的防备都没有。这样等于失去了火影的资格。”

    说完,木叶高层望着撞进窗户的苦无造成的洞,自嘲地笑。

    “这支从窗口袭来的苦无再差个几厘米的话……让它射进我的胸口说不定会比较好哪。”

    “您说些什么话,木叶高层大人。”

    用目光制止了部下的话,转身面对夜影等人的时候,木叶高层已经恢复了平日的样子。

    “我知道了,以死来承担责任,对火影就太轻松了……还有个问题时,他们还差一点就能让我们毁灭,却就此撤退了。”

    大和点头。

    “确实,说起来的确……”

    “第二轮攻击倒是很好设想,不过我总感觉有点异常。比如,他们会不会有更大的目标呢?关于空之国,这里最熟悉的就是我了……我总觉得我忘了些什么。”

    对于木叶高层的话,夜影深思状低语。

    “空之国的……忍者吗。”

    医院里全是伤员,连立足之地都快没了。而且人数还在不断增加。

    “还没有治疗的人请来这边!”

    薰儿一刻不停地在医院里奔忙,照顾伤者。确认着躺在病床上的伤者的状况,突然眯起了眼睛。

    “这是……”

    “没关系,这孩子有救。”

    旁边的病床上,动用白眼观察状况的洛晨曦,向她看护的人露出一个微笑。

    “晨曦,让我看看这个孩子?”

    “咦?”

    薰儿凑近洛晨曦的伤者,再次观察伤情。相当严重的伤,但孩子还有意识,虽然受伤,血色却不差。他被很好地止过血。

    “这孩子也是。伤口被完美地处理过。君凌海送来的人也是……究竟是谁做的?”

    站在窗口的君凌海准备回答喃喃低语的薰儿。

    “我从治伤的那个大叔那里——”

    可是,君凌海没能把话说完。因为窗外突然传来一声大喊。

    “是神农大人!”

    在场全员都把视线集中到一点。从窗户爬进屋,头上扎着手帕的少年。

    “你是谁?从来没见过啊。”

    少年无视君凌海的质问,仔细看着眼前的患者说。

    “看,这也是——”

    边说边把视线移到另一张病床的患者。

    “这也是、这也是、那也是,这些都是神农老师的治疗!!没错!”

    “神农老师?”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