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遗迹的死斗!!

一时人物风尘外 作者:炎若星痕

      咯吱。

    脚下响起的声音让指挥官战战兢兢地低头看。脚边的地板已经被蚕食得只剩一半。

    指挥官瞪大眼睛,慌忙想要离开这里,突然听到一声细响,脚下踩空。差点就像副官一样掉落下去的指挥宫,在半途中被挂住,难以动弹,他从困住自己的洞口下方,难以置信地看到数量众多的小虫,密密麻麻地爬出。

    “这、这都是什么?”

    小虫们潜入理应很坚固的地板和墙壁的缝隙里,转眼之间木屑四散地把洞口咬得更大。目艮珠带着血丝,四处张望的指挥官,终于注意到舰桥已经全部被爬来爬去的虫子占据。

    “虫、虫子——!!”

    叫喊就象信号一样,勉强支撑漂浮到最后的,指挥官乘坐的空母开始崩坏。破坏一旦开始,向舰队全体的波及就无法停止了。

    矗立在船体上的塔从中部折断,滑下摔得粉碎。这一冲击分解了船体,海水大量涌人,带着龙卷水柱,整个舰队沉没了。

    “喂喂。”

    看着这一切发展的鹿丸皱起眉头。

    “这就不能活捉敌人的指挥宫了呀。”

    “哼。”

    志乃食指推了推墨镜正中。

    “不用担心。我办的事不会有任何差池的。”

    好像为了证明志乃的话一般,很快就有一个卡在舰桥地板里,口吐白沫昏厥状态,衣着考究的士官往岸边漂来。

    “虽然那些家伙烧了木叶里,为了情报还得留他们一命。这是当然的吧。”

    志乃平静但得意地说完,哼了一声。

    君凌海躲在通道拐角,盯着深处走来的空忍们。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遇见他们了。幸运的是,他们至今还没发现君凌海和阿玛鲁,不过从遭遇的频率来看,完全避开战斗似乎是不可能的。

    “呼——!!”

    总算躲过了空忍,君凌海回到通道对面,喘了口大气。

    “君凌海……”

    躲在身边的阿玛鲁压低声音对君凌海说。

    “我们,不,这座遗迹在天上飞啊!!”

    君凌海带着困扰的表情点点头。其实,这遗迹本来就有异常。从外面看来跟一般的石造建筑没什么区别,而进到里面后,通道的墙面都变成了金属板,到处都是用途不明的装置。黏附在墙面的管道,还有着微弱的脉动。

    “可恶,这算什么啊。”

    君凌海说着拍了拍脸,夸张地甩甩头。

    “今天一整天,吃了多少次惊啊!!”

    对,一天之内发生了不少事情。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阿玛鲁内心深处,记起了神农死亡的瞬间。

    “老师……”

    “阿玛鲁。”

    听到君凌海的声音,阿玛鲁抬起头,低头看她的君凌海的脸,带着决不认输的无地微笑。奇妙的是,光看到这张脸,阿玛鲁就感到涌起了勇气。“走吧。”

    “……嗯。”

    确认通道上没人之后,两人很快开始边跑寻找新的藏身之处。

    “既然这里是人造的,一定有人操纵吧?”

    阿玛鲁边跑边说。

    “是啊,要把那家伙抓住,把这遗迹停下!!”

    君凌海点点头,回头看阿玛鲁。

    “然后,去拯救村民们!!”

    通道很长。没有可以藏身的洞穴或十字路口。君凌海和阿玛鲁只能可奈何地继续前进。这时,在道路另一端最深处,他们看到了一扇厚重的门。

    “那是!”

    阿玛鲁大喊。同时,门的两侧冲出端着连射枪的空忍。

    “啧!”

    君凌海咋了下舌,在胸前结起他所得意的印。

    “多重影分身术!”

    砰、砰砰砰砰,查克拉的烟雾散开,君凌海周围突然出现了好几个君凌海。

    “你们太碍事啦!!”

    还没来得及扣下连射枪的扳机,这群护卫空忍就被君凌海纷纷打倒。

    “好了……里面有什么呢?”

    君凌海抬头看堵在面前的巨大的门。正当君凌海思考怎么才能打开这扇门时,巨大的门悄无声息地滑向一边。

    门的另一侧,是从之前走过的通道完全无法推测的宽敞的房间。

    圆形房间深处,是一根被大型藤蔓植物般的缆线缠绕着的大柱,柱子底部放着一张宝座似的大椅子。

    君凌海和阿玛鲁进入房间后,坐在椅子上的人影,慢慢抬起头。两人看到那张带着面具的脸,不由停住脚步。

    “你……”

    君凌海挑战地出声。

    “呵……”

    人影把手放在面具上,慢慢摘下。

    阿玛鲁瞪大了眼睛。她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眨了好几下眼。

    “做得……好啊,你们两个。”

    呆立的阿玛鲁,沙哑的声音颤抖。

    “……啊……果……”

    阿玛鲁用力握紧拳头。然后,她跑了过去。

    “果然!果然!!”

    阿玛鲁大叫着扑向从宝座站起身的人影。

    那是神农。全身被苦无刺满,在阿玛鲁面前真切咽气的神农。

    阿玛鲁冲劲太猛,神农没能撑住,两人一起跌进宝座。

    “我相信……相信的,老师不会死的!”

    神农表情平稳的看着哭着趴在他胸前的阿玛鲁。

    “不会丢下我的!”

    可是,君凌海的反应却不同。神农确确实实已经死了。君凌海相信薰儿的能力和洛晨曦的白眼。她们都那样确定了,这里一定有什么隐情。

    “为什么……?”

    君凌海向抱着阿玛鲁的神农投去疑惑的目光。

    “为什么大叔……你是怎么办到的?”

    神农挂着笑容看着君凌海。这笑容中隐藏的一丝轻蔑,没有逃过君凌海的眼睛。

    “唔……我怎么才能向脑子不大好使的你们说明呢……”

    神农怀里传来阿玛鲁的抽噎。看来她把神农的话当做玩笑了。

    “这座飞行要塞安克·班迪安,看起来像座遗迹,其实是空之国的忍者耗费数十年之久建成的,究极破坏兵器……”

    神农说着,陶醉地环顾房间。

    “安克·班迪安?”

    “意思是,王都的要塞……”

    君凌海带着一丝希望问神农:

    “大叔……你在那些家伙的要塞里,做了些什么?”

    事实上,君凌海的想问的是相反的方向。君凌海从内心深处不希望得到那个答案。这是为了阿玛鲁。

    “你被那么多苦无打中……为什么能平安无事?”

    神农眯起眼睛,从喉中发出嘲笑君凌海般的声音。

    “骗过薰儿和洛晨曦的眼睛,装死是很简单的。”

    阿玛鲁在神农的怀中皱起眉头,困惑地睁开眼睛。

    “使破坏的肉体再生的肉体活性之术……”

    “术?”

    君凌海的声音里混着怒火。

    “呐……你从刚才就在说奇怪的话吧?大叔,你在这里想做什么?……你是要杀死她们,才来到这里的吧!!”

    神农哼了一声。

    “你已经注意到了吗?”

    阿玛鲁抬起头,声音里满是不解。

    “老……老师……!”

    阿玛鲁突然发出惨叫。神农的大手抓住了她的头。

    “我怎么会想杀死你可爱的同伴呢……”

    神农抓着阿玛鲁的头,从宝座上站起身。这需要很大的力气,但神农眉毛都不动一下。

    “混蛋——!!”

    君凌海准备向神农冲去。此时,他被神农丢出的阿玛鲁的身体撞到。君凌海用自己的身体接住了冲击,被大幅度撞向后方。

    神农于握从阿玛鲁头上扯下来的头巾,浮起无比愉快的表情。

    “十四年前……我为了获得零尾的术式,扮成流浪医生进入火之国之里……”

    “混蛋~~~~~~~~你一直在骗人吗!!”

    神农无视君凌海,继续说。

    “找能让零尾复活的卷轴花了十三年……终于让我找到了,隐藏在木叶之里哪。然后我得手了。零尾的力量……黑暗查克拉的力量。”

    “黑暗查克拉?”

    君凌海已经火冒三丈,马上就要爆发了。不把神农揍一顿不能消气。就是为了阿玛鲁。可是——

    “等等,君凌海!”

    紧紧抱住他的,是一脸绝望的阿玛鲁。

    “不对!老师一定有哪里不对劲,对吧!!”

    从阿玛鲁身上一点也感受不到坚定的信心。背叛着那声音,拼死劝说君凌海的,只是一个陷入混乱的少女。

    突然,嘶,布料撕裂的声音响起。君凌海抬起头,阿玛鲁转过身。

    浮起微笑的神农,非常愉快地把手上的布片撕碎。对,就是那被阿玛鲁当作神农的遗物的手帕。

    “呼呼呼……真可惜,阿玛鲁。我一点也没有不对劲……如果要说不对劲,那就是之前的我吧。”

    阿玛鲁呆滞地看着在神农手中撕成碎片的手帕。

    学着神农的样子,跟他一起在村子里走动的时候,即使村人都嘲笑她,神农也不笑。说她包着手帕,很适合背行李的装扮的是神农。教会她救命之刃的也是神农。对阿玛鲁而言,神农就是一切。

    憧憬的人,亲人,比谁都重要的人。

    可是——。

    把破碎的布片丢到脚边,神农继续说:

    “人心生出黑暗的时候……零尾依靠这黑暗,就能将黑暗之心中生成的查克拉实体化……说起来简单。我可是花了十四年才了解。”

    “心中的……黑暗?”

    君凌海皱起眉头问,神农带着令人厌恶的笑容回答:

    “人被绝望……被悲伤支配的时候,对造成那绝望、悲伤的人产生的愤怒、憎恨……这些全部能造就黑暗查克拉……”

    君凌海和阿玛鲁听到这番话,想起了被零尾袭击时的情景。

    “袭击你的村庄,就是为了让你能被零尾利用……”

    阿玛鲁难以相信神农所说,全身颤抖。

    “骗……骗人……骗人……老师……”

    用尽剩下的力气,阿玛鲁大喊:

    “老师!”

    神农微微一笑,几乎能让人相信他说的都是玩笑。

    可是,神农的回答却是下流邪恶的哄笑。

    “唔呼呼……老师?徒弟?这无聊的关系是什么啊……你完美地被中了我的计策,被我利用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玛鲁的脑中,与神农一起度过的日子走马灯一样闪过。神农稳重的笑容、温柔的手、治病时严肃的表情。阿玛鲁满载的记忆,一切都那么温暖而令人怀念。

    ——你成长了哪,阿玛鲁。

    对。就是因为这句话,只是为了这句话,阿玛鲁才能生存到现在。

    ——你做得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玛鲁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那是自己的声音。注意到的时候,她已经抱着自己的胸口,全身颤抖、声嘶力竭地在大喊了。

    “阿玛鲁、阿玛鲁!!”

    虽然听到身边传来君凌海的声音,现在的阿玛鲁,无法对此做出回答。

    “啊啊啊——骗人、骗人——!!”

    神农眯起眼睛看着半疯狂的阿玛鲁。

    “……呵呵呵……被救了命的人,绝不会怀疑救了他的人……”

    “阿玛鲁、阿玛鲁!!”

    君凌海从背后抓住阿玛鲁的肩膀,拼命叫她。可是,阿玛鲁只是像呓语一样,反复念着意义不明的音节。两手抱头,没有焦点的双眼不断涌出泪水。

    “噢噢。我感到了……感到了。多么黑暗的查克拉啊。”

    神农猥琐的笑声,在宽敞的大厅中回响。

    君凌海用力抱住缩起身体,低身呜咽,颤抖着的阿玛鲁。燃烧着怒火的双眼瞪向神农。

    “……不可原谅,”

    下一个瞬间,只剩下发抖的阿玛鲁,君凌海的身影消失了。不,不是这样。君凌海以异常的速度跳向神农。

    跳上半空的君凌海挥舞着握紧的拳头,向神农打去。

    “只有你、绝对不可原谅——”

    砰!干涩的声音。君凌海感到他被看不到的手阻止在了空中。那只看不见的手,握住君凌海,开始用力。

    君凌海声音都发不出,身体被大幅度扭曲。他保持着这种姿势,被猛然丢往背后的墙壁,狠狠装了上去。

    “唔!”

    靠着墙壁滑下的君凌海,看到了伸出阳炎般朦胧晃动的右手掌,面带压迫性微笑的神农。

    “黑暗查克拉的力量不是只能复活零尾。根据使用方法——”

    说着,神农把握着拳的双腕左右张开,轻轻落在腰上。

    “还能做到这样!”

    暴风般的冲击袭来。可怕的查克拉从神农的身体喷出。

    “噢噢噢噢!”

    神农眼睛直瞪瞪看着前方,身体开始膨胀。他变得越来越高,手臂、腿脚也跟着变大。

    原本松松垮垮的外套,被神农膨胀的身体绷飞。

    灰色的头发变成漆黑色。刻在脸上的皱纹消失得干干净净,剥落出的皮肤没有一点瑕疵。

    “呼呼呼……这就是肉体活性术。有了这究极的肉体,就能从死亡的威胁中解放。”

    “可恶……唧唧歪歪地吵死了。”

    君凌海眼看着神农,慢慢站起身。吐出嘴里的鲜血,弯下腰。

    深呼吸一口,君凌海再次向神农发起突击。

    神农很有趣似的看着他,想起了什么,举起左臂。

    “哦,要认真打架了么?”

    说着,君凌海结起多重影分身的印。出现的十几个自己,包围住神农,向他袭击。

    “看招——!”

    可是,君凌海的攻击,一发也没打中神农。发动袭击的影分身遭到无形的攻击,瞬间接连被打飞。

    君凌海还没理解状况,胃部遭到强烈的一击,把肺里全部的空气都吐了出来。他忍着同低头看,是打进自己的腹部大半的神农的拳头。

    就是说,刚才那一瞬间,神农把全部分身和君凌海自己全部击中了吗?

    君凌海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手。

    “你知道了吗?肉体活性之术造成的究极肉体的意味!”

    说着,神农把拳头从君凌海的腹部抽出。然后,向一时浮在空中的君凌海的背部,用手肘狠狠一击。

    “唔啊!!”

    君凌海被这避无可避的沉重一击,以猛烈的速度打向地板,又像皮球一样弹起。

    “啊啊……真是抱歉。”

    神农带着奇妙的表情,缩回打了君凌海的手臂。

    “还是很难控制力量——哪!!”

    君凌海的脸遭到直接一踹,在地板上向后滑去。撞进墙前崩落的石壁,掀起碎片和粉尘。

    看到君凌海没有可能再次起身的迹象,神农不高兴地哼了一声。

    转身走向宝座。

    坐进宝座的神农,略显惊讶地低头看。

    “哦?怪不得。这是符合拥有究极肉体的人的大小的椅子啊。”

    说着,神农很满足地拍着扶手。眯起眼,挺起胸,架起腿,以傲岸的表情看着前方。

    “简直就象王者的宝座!”

    靠着破碎的石壁,君凌海终于撑起身体。全身伤得不轻,但瞪着神农的眼睛还没失去力量。

    “……我不承认。”

    摇摇晃晃站起身,君凌海结着印第三次向前。刚才数倍的影分身一起出现了。

    “看招——!!”

    数量大增的君凌海同时向神农杀去。

    神农兴趣缺缺地瞟着他,突然睁大眼睛,右手像刀一般挥出。产生的高密度的查克拉的冲击,向全部君凌海一起袭来。

    几乎充满整间屋子的君凌海们,遭遇冲击波后立刻灰飞烟灭。数百个影分身同时消失,使得房间里充满了烟雾。

    神农目光投向房间另一端的烟雾中,若有所悟地挑起一边眉毛。

    出入意料突破烟雾,君凌海的头撞上了神农的脸。

    咣。硬物相互撞击的沉重声音响起。君凌海的头槌攻击打中了神农的脸,二人一起倒在宝座之前。

    先起身的是君凌海。君凌海骑在神农身上,坚硬的拳头开始往神农脸上殴打。

    “你这混蛋!”

    神农都不多作抵抗,只是承受着君凌海的猛击。

    “王什么的,我绝——对不承认!”

    叫完,君凌海突然直起身,向在身后做成的影分身前面伸出手掌。

    分身君凌海在手掌上双手做着复杂的动作。伴随着高亢的金属声,查克拉以可以清晰看到的程度迅速成长。

    “千鸟!!”

    不知何时由强烈的查克拉凝成的千鸟,向神农胸口打去。

    和瞬间闪光的查克拉一起,宝座附近产生了爆炸。背后的柱子没有损伤,但宝座的附近只剩下了底座,余下的全部碎成碎片。

    冲出飞舞的粉尘,跃上半空的君凌海出现。落到阿马鲁背后,静静地把手放在她肩上。

    “……阿玛鲁。”

    “——所谓肌肉。”

    君凌海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承受了全力一击的千鸟,还能站起来的人是何方神圣。

    爆炸的余波对面,神农平静地站着。不仅仅是站着的问题。他全身毫发无伤。不,他的身体还比之前又大了一圈。

    “所谓肌肉啊,就是能在反复破坏和再生中强化的东西。只要把握了医疗忍术的原理。”

    神农浮现冷酷的微笑。

    “只靠破坏,就能得到强韧的肉体是可行的……”

    “混蛋!”

    君凌海站起来,准备再次攻击。可是,下一瞬间,背后出现的强烈杀气让他冻结了。刚才明明还在前面远处的神农,现在正把嘴凑在君凌海耳边,用像是在教笨小孩的口气说:

    “让究极的肉体来解放查克拉。然后,这就是究极的一击——”

    君凌海猛地转身。刹那间,他看到神农的掌中,凝聚着漆黑的查克拉。

    “超活性拳。”

    这不是技也不是别的什么,只是集中了壮绝的查克拉的一击。

    如果不是君凌海,身体可能被一分为二了。背后受到这恐怖的一拳,君凌海瞬间被打飞到宝座那里。

    “唔……唔唔……”

    君凌海撑着宝座的残骸,设法起身,可是失败了。身体失去平衡,抓着宝座的手臂使不上力气,君凌海的身体跌倒在满是瓦砾的地面上。

    “真高兴啊。吃了刚才那一记,竟然还能动。”

    踩着细碎碎片的脚步声响起。声音在倒下的君凌海身边停止了。

    神农的声音在头上响起。

    “不过,弄坏了我的宝座要付出代价吧。”

    邪恶的笑容在嘴角浮现,神农的眼睛闪着凶暴的光芒眯细。神农在君凌海上方弯下身体,抓住他的头发把他拎起来。

    可是,理应无力反击的君凌海的脸上却出现了少许笑容。同时,被脚边的君凌海吸引了注意力,毫无防备的神农头顶,出现了手持苦无的人影。

    是君凌海。他不知什么时候掉了包,君凌海的本体已经潜藏在大厅的天花板。

    君凌海瞄准神农的脖子,准备用出苦无——。

    “唔啊!”

    发出叫声的正是君凌海的本体。本应毫无防备被苦无击中的神农,现在飞在半空,膝盖踢进君凌海的腹部。

    “想玩把戏?可惜。”

    神农用膝盖把君凌海踢上去后,利用反作用力,另一条腿踢向地板跳起。站在宝座上的分身,与掉落的君凌海冲撞,消失为一阵烟。

    君凌海的本体在宝座的残骸上高高弹起,滚落到地板上。

    “哼。拿出来吧。你所拥有的黑暗的力量——”

    降落到君凌海身后的神农开始挑拨。瞬间,君凌海腹部出现了蠢蠢欲动的九尾查克拉,但被君凌海压制下去。

    “——不要!!”

    作为回答,四肢着地姿势的君凌海向神农扑去。神农轻轻一跳躲开攻击,在君凌海无防备的背上肘击。间不容发之际又用膝盖踢进君凌海腹部,一个回旋踢把君凌海踢飞。

    君凌海毫无反击余地,在地板上撞了好几次后,终于撞在墙壁上停止了翻滚。

    “唔唔~~~~~~”

    “为什么要拒绝?零尾告诉我了……你的身体中,沉睡着能让我愉快的东西。”

    “那种东西、我才不用——!!”

    君凌海跳起身,冲向神农。

    可是,这种没作任何工夫的攻击,完全行不通。君凌海的拳头被神农伸出的手掌轻易接下,相反,他的腹部却遭到拳头的殴打,无法动弹,再次被打飞。

    “我想试试。试试这力量……黑暗查克拉的力量!”

    受了那么多常人早就没命的攻击,君凌海还能站起身子。

    “……你这……混蛋……一定要用我的手打……”

    举起的拳头,握得嘎吱作响。

    “不然不能解恨啊——!!”

    看到君凌海的样子,神农深深叹了口气。连躲都懒得躲,干脆接住了君凌海向面部打来的一拳。

    照理,就算神农再怎么高大,这一拳的威力把他打飞也不足为奇。可是,神农却双手抓住打进脸颊的拳头,用非常悲伤的目光看着君凌海。

    “君凌海啊。”

    君凌海用力想要抽回手臂,但是做不到。拳头看似被无力地抓着,但无论花多少力气,也不能动摇神农的手掌分毫。

    “……这是……不,到此为止了。你们所相信的……经年累月人手的力量。反正,也只有这点程度了。”

    “什、什么啦!”

    “人类很脆弱。没有尖牙利爪,只会哭……可是,为什么这个世界能被人类掌握呢?”

    不可抗拒的力量,把君凌海拉到神农面前。

    “那是因为,人类,是所有生物中最——”

    说着,神农对拉向身前的君凌海的身体打出无数发拳头。

    “唔啊!”

    同时放开手,君凌海带着惨叫踉踉跄跄地往后倒退。

    “残酷的啊!!”

    神农大步追上君凌海,又打出强烈的一拳。君凌海翻倒在地,不能自控,最后滚到阿玛鲁眼前,停下了。

    “不是吗?为了求得比其他生物稍为有力的地位,人类聚成群,得到了如今的繁荣。这一切的原动力,决不是人类的爱!!”

    君凌海的身体抽动了一下。强行撑起颤抖的手腕,想要站起来。

    “……哼!闭嘴……不就是得到了点奇怪的术么……”

    膝盖好几次要软倒,连保持平衡都很艰难的君凌海,还是坚持站了起来。

    “别说废话了……”

    不知哪儿还剩下点力气,君凌海大叫,挥起拳头跃向神农。

    咚!

    大厅响起湿重的声音。反击的君凌海又一次翻倒在阿玛鲁面前。

    “行了……放弃吧。”

    神农带着非常悲伤的表情,叹着气夸张地摇头。

    “是我不好。对你这样的家伙,我什么也不该说的。”

    然后,神农看着阿玛鲁,露齿一笑。

    “师父?爱?呼……哈哈哈哈哈……那么听好!阿玛鲁的爱改变了什么?”

    一直都在低头抽泣的阿玛鲁,听到神农的话,身体开始颤抖。

    “毫无疑问,只是给你带来痛苦——”

    “闭嘴!”

    君凌海大叫。神农的话,像锐利的刀子,会给阿玛鲁造成多大的伤害啊?那男人就是知道会如此,才吐出这番话语。

    不可原谅。

    早已动不了的身体,突然一气跃出数米之远。近在眼前的神农,悠然伸出张开的手掌。

    君凌海的身体撞上无形的墙壁。被打回相反的方向,君凌海猛烈撞上阿玛鲁身边的地板,掀起地面的碎片。

    “君凌海!!”

    阿玛鲁的惨叫响起。

    “……我……我的……力量……”

    但是,君凌海没有倒下。

    “哼……你完全打不倒我——!”

    吃了神农那么多拳,即使是君凌海也不可能没事了。可是,君凌海却气势汹汹地跳了起来,冲向神农。

    “君凌海!!”

    “这是意志力~~~~~~!!”

    可是,这只不过是徒然的叫喊。一接近神农,君凌海就遭到无数发的攻击,飞到半空。无法抵抗,浮在空中的君凌海,又被看不到的拳头袭击。

    “活性拳!!”

    神农伸出的手掌上集中着漆黑的查克拉。能摇撼整间房间的冲击波,将君凌海的身体扭成不自然的角度,打飞出去。

    “君凌海!”

    好像提线木偶一样,伸开手脚,全身无力掉落下来的君凌海,阿玛鲁冲过去接住了他。

    意识到怀中的君凌海完全失去了意识,阿玛鲁终于第一次以带着敌意的目光看向神农。

    “呵呵呵……真好的眼神哪,阿玛鲁。不要忘了这份憎恨。绝对不要原谅我。”

    神农说完,哄笑起来。站在那里的,已经不是阿玛鲁所认识的神农。那是别人。邪恶的,没有人性的下流的男人。

    阿玛鲁轻轻放下君凌海,取出怀中的手术刀。即使打不过,也要使着一战。把为了自己而战的君凌海伤害至此的这个人,决不能原谅。

    但是,手触摸到手术刀的瞬间,阿玛鲁的脑中响起了神农曾说过的话。

    ——有杀人之刃,就有救入之刃。

    阿玛鲁哭了。两手握住手术刀,她想起了曾是她老师的神农,潸然泪下。

    不行。阿玛鲁用力闭上眼睛。不管那个人变成怎样,阿玛鲁手持的刀是救人之刀。这是跟老师约定好的刀。

    “阿玛鲁。”

    是君凌海。

    “我……还能战斗。”

    君凌海睁开没有焦点的双眼,拼命撑着几乎使不上力的身体,又抬起身。

    “……你的悲伤……悔恨……没关系的……无法忍受吧?”

    好不容易站起来的身体,又一个趔趄倒了下去。但是,越过肩头看着阿玛鲁的双眼,绝没有死去。

    “那些……全部、都由我来承担。”

    “啊……啊啊。”

    君凌海的脸因为痛苦而扭曲,但是,他站起来了。直瞪着神农,露出咬紧的牙关。

    “不……不要动~~~~~~~~……现在,我要把你打倒。”

    看着君凌海的背影,阿玛鲁眼泪止不住地落下。

    怎么办?怎么才能让君凌海不要再战?怎么才能不再看到神农的那个模样?

    阿玛鲁眼前,飞来了答案。很简单。其实很简单。

    “君凌海……对不起……对不起!”

    阿玛鲁把手中的手术刀对着自己的喉咙。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这样就让一切结束吧。

    不行。就算一次也好,想要再看一次那个样子。

    阿玛鲁睁开眼睛。充满眼眶的泪水,一下流了出来。

    “老师……”

    这下就没有遗憾了。阿玛鲁闭上眼,用力握紧手术刀。噗,她听到锐利的刀刃刺进皮肉的声音。

    “不行。不是这样吧。”

    手术刀刺到的,是环着阿玛鲁脖子的君凌海的手臂。不知什么时候,伤重不堪的君凌海绕到了阿玛鲁背后,制止了她。

    “你一定要活下去。所以——”

    阿玛鲁声音都发不出,只能眼睁睁望着血一滴滴从君凌海的手臂往下淌。

    “所以,你还要告别吧?还没说吧?还没告诉他吧?你还要……把你的心情告诉那个人哪。”

    阿玛鲁终于放下僵硬的手臂,点点头。

    “嗯……嗯!”

    然后,阿玛鲁慌忙握住君凌海的手臂,撕开衣袖,从腰带上取出绷带开始为他包扎。

    “第一次被夸奖……得到他的夸奖。”

    崭新的绷带上,滴上阿玛鲁的眼泪。君凌海用慰藉的眼神,看着阿玛鲁。

    “第一次教会了我……应该怎么做。”

    “是吗。”

    “第一次……让我在意自己漂不漂亮……在意他对我的看法的……老师的事情……”

    神农兴味盎然地看着两人的样子,可是他对阿玛鲁的话,现出了不解的表情。

    但是,阿玛鲁并不介意。

    “占据着我的大脑——”

    下定决心的阿玛鲁抬起头。那需要比自绝生命更大的勇气。

    “第一次,喜欢上的人!”

    噗,喷笑的声音。神农擦着嘴角,浮现嘲笑般的表情。

    “我想让他喜欢!一直、一直、我对老师——”

    阿玛鲁觉得自己快喘不过气了,然而她还是使出最大的勇气,说出了那句话。

    “那么喜欢过的!”

    神农捧腹大笑。对,那是最低级的小说里都看不到的表情。那个温柔稳重的神农,连一丝影子都没有留下。

    “这个!”

    笑得流出眼泪的神农眼前,是挥起拳头逼近的君凌海。反正也是白费力气。神农心想,决定无视他。反正,那家伙的拳头不过就像蚊子咬了一口罢了。

    应该是这样的。

    “混蛋——!!”

    受到强烈的攻击,神农的脖子扭向异常的方向,整个人被打飞。

    “什……?”

    对自己遭到君凌海殴打,并确实受到伤害这一事实,神农一点也不能接受。

    “咕咕唧唧地——”

    君凌海不知用何方法滑到了神农被打飞的方向。这次,神农的脸也遭到了膝盖的一击。

    反弓着身体飞上半空的神农,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被好几个君凌海包围了。君凌海们大叫着:

    “混蛋!”

    “不要把你那套歪理——!”

    “强加给!”

    接连不断地攻击。

    脖子被手刀、背部被手肘击中,还有踢来的脚,几乎同时在神农的肉体上炸裂。而且,每一击都是沉重、强烈、破坏性的。

    向着地板猛然落下的神农眼前,弯下腰的君凌海等在那里。

    “别人!!”

    一边喊着,君凌海用力朝着神农踹向地板。充满查克拉的拳头,狠狠打进神农的肋骨。

    “人类喜欢别人的感情……的心!”

    君凌海拔出一直埋到手腕的拳头,双手握住,举到头顶。

    “怎么会变成、黑暗啊————!!”

    神农的背骨咯吱作响。被握紧双拳全力出击的对手打中,神农摔落在地板上。

    神农的巨体就像质量不好的皮球一样,无力地弹跳了两下。被等侯已久的君凌海的分身们一起袭击。

    “你是个——”

    君凌海们一起喊叫着,照准神农猛打。即使是神农也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充分加速的君凌海,用使上浑身力量的拳头再次打向神农的脸。

    “混蛋——!!!”

    体力流**体瘫软的神农被刮往大柱子的方向,把宝座的残骸撞得粉碎,与后面的墙壁激烈撞击,终于停了下来。

    “唔……唔唔……”

    神农左右摇着头,设法起身。可是他发现身体的色泽暗淡下去,皮肤的张力也有了异样。

    “查、查克拉……”

    神农注意到自己的身体状况开始萎靡。他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动摇。

    “绝对、不会原谅你!”

    慢慢靠近的君凌海手中,千鸟带着气旋咯咯作响。只用眼睛看就能知道,这次具有之前无法相比的威力。

    神农的额头渗出冷汗。

    “千鸟!!”

    空气带着闪电般震动着,凝聚成不可思议的查克拉块,向神农神去。

    神农的脸因恐惧而扭曲。为了逃开君凌海的攻击拼命设法藏身。

    此时。

    干涩高亢的声音,响彻大厅。刹那间,君凌海面前闪光奔流。

    骤然缩回的手中,千鸟像被拉走,消失了。君凌海目循消失的方向看去,看到了发着光的球体,冲破大厅天花板,飞向外面的光景。

    能做到这一招的人,就君凌海所知,并不多。

    “怎可能……难道是……”

    君凌海惊讶地瞪大眼睛,巡视四周。

    他发现了。不知何时来到的,蹲在缠绕着柱子的缆线结上的人影,慢慢起身,看着他。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