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终止考试

一时人物风尘外 作者:炎若星痕

      因上次事故使木叶村重创,因此决定终止中忍考试。

    伴随着轰隆隆的声音,闪电划过天空。

    暗云汹涌的天空中,一只水墨描绘、栩栩如生的鹫像真正的鸟一样,飞翔于风中。

    它的背上,有一名身材细长的忍者。他骑着鹫,身上的披风随风摆动。这位忍者名为浮生孤,能够将水墨画赋予生命,并操纵“超兽伪画”。

    “是这里啊……拥有血继限界的忍者们失去踪迹的地方……”

    看着眼前翻卷的黑云,浮生孤自言自语道。

    “嗯?”

    察觉到某种东西从眼前闪过,他急忙朝那个方向望去。狂风中,大型的羽毛在空中飘舞,而且,不止一两根。

    浮生孤看到羽毛上有隐约发光的纹样。

    “啊!?”

    不待他操纵鹫做出回避动作,羽毛就一齐爆炸了。墨绘之鹫被卷进爆炸产生的狂风里面,在空中连续翻滚着。

    浮生孤好不容易重新调整了鹫的姿势,再次乘风上升。这时,在鹫的身后,某个巨大的物体冲破黑云突然出现。

    那是一只戴着盔甲、体型巨大的飞鹰。它猛然从上方冲下来,张开巨大的双翼,追在浮生孤的身后做水平飞行。

    “——什么!”

    好快!等浮生孤回过神的时候,鹰已经紧追得相当近了。瞬间,他骑的鹫被突进的鹰猛然撞击,速度快得甚至无法回避。

    “呜哇!”

    术被破掉之后,鹫变回了黑色水墨,碎裂散落。浮生孤从它的背上甩了出去。

    被突如其来的狂风吹落,他于空中曲身调整降落的姿势,之后抬头看了看在头顶上悠然盘旋的奇怪的老鹰。

    “…………啊,那是……”

    在它伸展开的双翼内侧,能看到一个特征非常明显的纹样。鹰越飞越高,最终消失在了黑云中。

    浮生孤不甘心地看着敌人消失的方向。现在的他,正从黑云中一直下坠。

    “浮生孤——!”

    剧烈的风雨敲击着急险的岩石路。在这常人甚至连站都不稳的险地,有一名少年正在飞奔。

    少年名叫君凌海,是木叶的年轻忍者。

    “回来,君凌海!继续执行任务!”

    身兼君凌海老师与队长的上忍夜影紧追在他身后,以严厉的语气制止他。

    “我、我不能对浮生孤见死不救!”

    君凌海大叫着,从岩石上纵身跳下。

    “啊!?君凌海!”

    跟在夜影身后、追赶君凌海的女忍者薰儿大声叫了起来。在这视线极差的地方,君凌海的做法实在是莽撞!

    君凌海一面拉开与两人之间的距离,一面朝雾中的山顶飞奔而去。

    穿过云层,在靠近山顶的时候,暴风有点减弱。他穿过岩石路,在能远望到一块形状奇怪的巨大岩石的位置停住了脚步。

    在无数流云的彼端,黑压压地矗立着一个岩石形成的巨龙的颚部。在它更远的地方,一座明显由人工建造的巨大建筑耸立在山顶的附近。

    龙形岩石上有一个通向这座建筑的大门。君凌海发现门前有一个倒在地上的人影。

    “!?浮生孤——?”

    近看,这门比想象中还要巨大。君凌海急忙跑到倒在地上的浮生孤身边,把他抱起。

    “浮生孤,振作点!”

    君凌海好像听到什么,突然抬起头。有点像野兽的喉间发出的“呼噜噜、咕噜噜”的声音。

    在门的正上方,有两匹披着铠甲的豺狼,正双眼放着凶光,盯着君凌海。

    “嗷!”

    发出声音的同时,离君凌海较近的那匹豺狼扑向他们。看到这头巨型野兽袭来,君凌海抱起浮生孤飞身后退,离开刚才所在的位置。

    这时,另一匹豺狼也紧随其后跳了下来。它那巨大的身体着地之时,发出如地鸣般的轰响。

    君凌海抱着浮生孤再次飞身后跳,并开始结印。

    “影分身之术!”

    伴随着“卟卟卟”的空气破裂声,君凌海的影分shen们从弥漫在空中的烟雾里出现了。

    “上吧——!!!!!”

    影分身们保护抱着浮生孤撤退的君凌海,朝豺狼冲出。

    可是,君凌海还没跑远,影分身就被豺狼身上的铠甲所放出的枪状武器刺穿,化为烟雾消失。其中甚至有数只枪刺向正在撤退的君凌海的后背,掠着他的肩部而过。

    嘶!

    左肩受到强烈的冲动,君凌海差点跌倒,但他依然没有停住脚步的意思。

    一个人影在君凌海奔跑的前方蹬地跃起,那是夜影。在此情景下,一匹豺狼嚎叫着向他冲了过去。

    “重流暴!”

    夜影右手中的雷遁查克拉迸射着强烈的电光,并且发出如同无数只鸟鸣般“嗤嗤”的声音,迎着豺狼冲去。

    夜影用“重流暴”把豺狼按倒在地的同时,另一匹豺狼朝薰儿扑去。

    豺狼朝空中的薰儿发射背上的枪。这些从豺狼背上射出的枪由半透明的丝带状物连接,划出一道弧形袭向薰儿。

    “可恶——!”

    薰儿轻松地避开攻击,并以充满查克拉的金刚之拳狠狠击向豺狼头部。

    哐!

    伴随着沉重的冲击之音,豺狼的巨大身躯被重重摔在地面上,陷进破碎的岩石中。巨兽全身抽搐着,不一会儿就一动不动了。

    雨不知在何时已经停下。

    薰儿藏身于附近的岩石下,开始替浮生孤治疗。

    由于担心还在昏迷中的浮生孤,君凌海在她的身后张望着。

    “浮生孤没事吧?”

    薰儿把手放到浮生孤的胸前,将查克拉送进他的体内。之后,她把手收回,中断了治疗,转身面向君凌海。

    “啊?”

    薰儿以行云流水般流畅的动作,扇了毫无防备的君凌海一耳光。被薰儿的怪力打飞的君凌海翻了几个跟头,脸深深地陷进附近的岩石中。

    “你、你干什么啊,薰儿——”

    把脸从岩石中拔出来的君凌海回过头,摇摇晃晃地正准备重新站起来,薰儿走到他身边,扯住他的衣领,并一把将衣领拽开。衣领褪到肩口处,隐藏的伤痕也露了出来。

    “你看下,自己都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要充英雄的话,也该冷静地想想自己的情况啊!你这冲动莽撞的家伙!”

    “…………呜!”

    在稍远一些的位置,夜影一面听着两人的对话,一面仰望云雾消散、开始露出光线的天空,小声地自言自语道。

    “和你很像啊……是吧,月光疾风……”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