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消失的血继限界

一时人物风尘外 作者:炎若星痕

      回到木叶村的夜影向新任火影纲手汇报了这次任务的结果。

    “我们追踪了从各村失踪的四名拥有血继限界的忍者的行踪,可是——”

    夜影他们调查了最近频繁发生的忍者失踪事件。因为失踪的忍者都拥有血继限界,所以并不能把这个事件当做单纯的失踪事件。

    “所有一切,都在这里……”

    在火影的办公室里绘制着五大国所在大陆的地图上,夜影指着其中一点说道。

    “在岩隐村、土之国和草隐的边境附近、金矿山脉须弥山一带断了线索。”

    纲手一直看着地图上绘制的须弥山,随后抬起了头,对夜影说道。

    “辛苦了。”

    “您有何打算?”

    纲手看着夜影提交的报告书,回答道。

    “接下来我会安排,不用担心。”

    不过,夜影看向纲手的目光里却充满了忧虑。

    ——下一个被盯上的拥有血继限界的忍者,恐怕会是……

    “怎么了?”

    发现夜影的神色不大对劲,纲手从报告书中抬起头问道。

    “没什么……”

    “说起来,那些人没事吧?”

    纲手说的是君凌海他们。在报告中,有提到君凌海负了伤。

    “没事,我命令他住院了。”

    夜影回答道。纲手靠着背椅,叹道。

    “哼,那家伙会老实地待在医院里吗……”

    夜影朝纲手鞠了一躬,离开了办公室。走到走廊上之后,夜影把门关上,将插在裤包中的手抽出,然后在眼前摊开手掌。

    放在他手掌中的,是用带子系着一起的两个小铃铛。

    夜影凝视着铃铛,过了一会儿,又把铃铛放回口袋中,离开了。

    君凌海等人被夜影叫到村外的某个演习场。

    “好了,十二点设置ok!”

    夜影按下放在圆木上的计时器的按钮后,开始对君凌海、薰儿和谭钧元进行说明。

    “这里有两个铃铛。中午之前把它们从我手上夺走,这就是测验的内容。”

    回想起来,这个测验从一开始就不合理。没有抢到铃铛的人不仅不许吃午饭,同时不合格者还要被送回忍者学校。并且有三个人。而铃铛却只有两个。也就是说,绝对会有一个人被送回忍者学校。

    开始的时候,三人为抢夺铃铛而相互竞争。刚从忍者学校毕业的新人要以上忍、而且是木叶村中实力排得上前五的高手为对手,从其手中抢夺铃铛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就算夜影正捧着《亲热天堂》读着,还把铃铛挂在腰部的明显位置。

    君凌海自不用说,连比他灵巧的薰儿也中了幻术,即使是实力远超刚从忍者学校毕业的学生平均水平的谭钧元,也仅为了阻止夜影看《亲热天堂》就用上了全部的力量。

    结果,想瞒着夜影偷吃便当的君凌海被抓住,另外两人直到时间结束也没抢到铃铛。

    看着垂头丧气的三人,夜影语气严厉地说道。

    “你们三个都不要当忍者了。”

    “叫我们别当忍者,你是什么意思!”

    在君凌海不服气地抗yi的时候,夜影把突然扑过来的谭钧元制服了。

    “你们根本不了解这个测验的目的……”

    “所以……我刚才就一直想问啊。”

    薰儿大声对夜影抱怨道。

    “那就是,团队合作。”

    虽然只是区区两个铃铛,却试探出了三人之间的所有问题。检测他们是否会舍身帮助同伴,才是这个测验的目的。

    可是,君凌海、谭钧元,还有薰儿,都认为先抢到铃铛的就是胜利者,而各自展开行动。如果三人合作,也许就有抢到铃铛的机会。

    “任务是以班为单位执行的!的确,作为忍者,需要具备优秀的个人技能。可是,更重要的是团队合作……打乱相互之间配合的个人表演,会让同伴陷入危险中,甚至因此丧命……比如说……”

    夜影突然抽出苦无,抵在谭钧元的脖子上。

    “薰儿,快把君凌海杀掉,不然谭钧元就得死。”

    “!!”

    夜影一面看着慌了神的君凌海和薰儿,一面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平静地把苦无收了回去。

    “比如说……这种情况。在被敌人挟持了人质之后,被迫做出关系到生命的两难选择。忍者的任务随时都会关乎生命。”

    夜影放开谭钧元,背对着三人继续说道。

    “最后再给你们一次机会……那将是比早上更困难的测验!想挑战的人就赶快去吃便当,不过,君凌海不许吃。”

    夜影用锐利的目光看着三人。

    “这是为了惩罚他违反规定,想独自偷吃便当。如果谁胆敢喂他吃,也算不合格。”

    说完,夜影消失了。

    君凌海的肚子饿得咕咕叫,但嘴上依然在逞强。这时,另外两人都把便当递到了他的面前。

    “啊!?啊!?”

    “我可不希望你拖后腿。”

    君凌海看着两人递过来的便当,难为情地笑着说道。

    “呵呵……谢谢你们。”

    这时,三人眼前涌起一阵烟雾,夜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你们这些家伙!”

    三人脸色大变,都做出了防御的姿势,但夜影却露出比任何时候都亲切的笑容,说道。

    “都合格了!”

    浮生孤正专心听着他们抢夺的铃铛的故事,君凌海继续对他说道。

    “薰儿和谭钧元都违反了夜影老师的规定,给我吃便当……被发现的时候,还以为我们都会被判不合格呢。”

    君凌海的脑中现在依然清晰地记得那时的情景。

    “可夜影老师却宣布我们合格了。”

    在那个时候,夜影对他们三人说过这样的话。

    “在忍者的世界,破坏规定和惯例的家伙是浑蛋……不过!不顾同伴的人,是比那样的家伙更垃圾的人渣。”

    “那时候夜影老师对我们的教诲,我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君凌海一面注视着手上的铃铛,一面严肃地说着。

    “是吗……”

    君凌海好奇地回头看着佐吉,问道。

    “你没有听过那样的教诲吗?”

    “在暗部,我们接受的教诲是,为了完成任务,有时候必须舍弃同伴……”

    “哦,你这家伙的青春时光真是黑暗啊。”

    说完,君凌海朝夜影望去。

    “可是,为什么要把这个交给我?”

    “你也看到了,我不小心把它们捏扁了,希望你帮忙修好!”

    “啊~~~~!?”

    君凌海仔细一看,确实是这样,怎么摇晃都不会发出响声。铃铛的外侧已经瘪了。

    “就拜托你喽。”

    夜影靠近君凌海,把手按到他的肩上。

    “那么,我还有事,先走了……铃铛就拜托你了。”

    为了慎重起见,夜影又说了一遍,然后离开了病房。

    “等,等等啊,夜影老师。”

    听到君凌海的呼喊,夜影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看他,说道。

    “再会……”

    夜影的眼中,带着寂寞的神色,可是,君凌海却完全没有察觉。

    “这个要怎么修啊?”

    君凌海朝走出病房的夜影的背影大叫道。

    “你自己修不就好了吗,夜影老师。”

    三个人影在须弥山陡峭的斜面上奔走。

    由于他们都戴着面具,所以可以看出三人应该是木叶村的暗部。

    在狂风劲吹的陡峭岩石路上,他们朝着夜影班发现的神殿进发着。

    “我想你们应该明白……”

    跑在前方的好像是头目,他对身后的两人说道。随后他们点了点头。

    “这次的主要任务是侦察。遇到危险立刻撤离。”

    失踪了的、拥有血继限界的忍者自不用说,被派遣出村进行追踪的追忍也都是相当厉害的高手,可是,即使是那样的高手,也都一去不返。

    本来,夜影班找到这个地方就已经是相当不容易的事了。敌人的真实身份目前依然不明朗,他们可能具有足以杀死各村顶级忍者的战斗力,但到底强到什么程度,目前也依然无法想象。

    把他们三人派遣出去的目的,也正是为了评估敌人的战斗力。根据夜影班提交的报告,以及须弥山的孤立状况考虑,在这里是不可能有重兵埋伏的。也就是说,敌人是少数精锐。

    这么看来,对方的力量到底有多强大呢,以前被派遣出来的忍者,都是使用各种忍术的高手,能够将他们都打败,也就是说,敌人的力量也许凌驾于传说中的三忍之上。

    暗部的这三个人为了应对未知的敌人,尽可能在事先准备好了探知和结界之术。

    “敌人的气息探测到了吗?”

    听到头目的问话,左后方的人用力摇了摇头。

    “目前还没有。”

    头目停下脚步,朝四周张望。

    “我认为他们不会轻易放身为入侵者的我们过去。……不过,先不管这个了,根据报告所说,山顶上有个巨大的神殿,只要到了那里,对方就不能再按兵不动了。”

    实际上,现在他们已经受到了监视。

    有四个人,正从须弥山顶上的龙颚形巨岩俯视着这几名暗部。

    “是木叶的暗部啊……”

    一名身高超过两米的男子低声说道。

    “不用担心,没有一个忍者能敌得过我们。”

    四人之中一个身材矮小的人不屑地说出这句话。这个人看起来像小孩子,嘴边缠着绷带。他迅速结印,并用力大叫。

    “——喝!”

    瞬间,冲击波从此人身上放出,袭向暗部。

    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即使强如暗部的高手,也难以掩饰内心的震惊。

    “这怎么可能,刚才还一点气息都没有。”

    使用探知之术的人大叫了起来。

    尽管三人勉强做出迎战的准备,但已经完全没用。他们根本没有时间看破对方的术,并使用自己的术与之对抗。

    实际上,就算这几名暗部一直保持着冷静,他们也没办法防御敌人施放的术。这阵冲击波仅仅碰到他们预先施放的感知和防御之术,就将它们轻松瓦解。

    “哇啊!”

    在冲击波通过的同时,如幽体般的白色物质也从他们身上分离出来,飘到了空中。这些物质上升到一定高度之后,朝那个矮小的人影飘了过去。

    那个卷起长袖,遮住嘴角的人影将三个影子吸走。

    “只有这种水平啊……你们的属性是土遁吧。”

    说着,他开始再次结印。

    “唔!”

    在完成结印的瞬间,人影也随之消失。

    同时,暗部所在的岩石地面产生了巨大的裂缝。

    “呜哇啊!”

    隆起的地面如同有生命一般,把暗部吞噬,随后再次恢复原状。

    从山顶上俯视着这一情景,所有人都发出了不屑的笑声。

    “哼哼哼……是时候了。”

    其中里面的矮小人影眯着眼睛,阴险地笑着。

    “纲手大人!”

    静音突然打开办公室的门,冲进去喊道。

    “啊?什么事?静音。”

    正平静地批示文件的纲手抬起了头。在看到静音激动得双肩微微颤抖之后,她询问道。

    “派遣到须弥山的暗部发来信息了吗?”

    “没有,先别说这个,请看看天空!”

    急忙冲出办公室的两人看着天空。空中翻滚着光之波浪,并在其之上浮现着巨大的影像。他用巨大的衣领和一圈一圈缠起的绷带遮住嘴角。

    突然那个人影发出声音。

    “我是木叶村的忍者,卑留呼!”

    纲手眯起眼睛,小声惊呼。

    “什么!”

    同一时刻,君凌海和同伴们也从木叶医院的窗户看着这个人影。

    “那是什么啊!?”

    “通过我的鬼芽罗之术,四大忍村的血继限界忍法已经为我所有。”

    夜影也目不转睛地盯着卑留呼的身影。

    “第五个血继限界到手之时,我将成为无知,并且拥有不死之身的忍者,然后用那种力量发动第四次忍界大战,统治一切。”

    卑留呼的身影,不仅出现在木叶村,同时在雾隐、岩隐和砂隐都能目击到。

    砂隐的风影马基,也是目击到卑留呼的身影,并产生担忧的人之一。

    卑留呼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马基,并露出可怕的笑容,随后,他的身影逐渐消失了。

    在卑留呼出现之后,木叶的忍者都集中到了火影之馆的屋顶。

    “今天,从现在开始,村里发布戒囧严令。”

    天空出现的谎称木叶忍者的卑留呼不仅让木叶村陷入紧张之中,也使所有忍大国加强了警备。纲手以紧张的神色宣布道。

    “如各位所知,由于卑留呼这名忍者单方面发布了宣战布告,我们村已经陷入了危机当中。必须谨记,其它忍村随时有可能向我们发动攻击。”

    在纲手的号令下,忍者们四散离开,开始戒备工作。

    从医院的窗户看到这个情景,浮生孤回头对君凌海说道。

    “村里好像乱成一团了啊,君…………凌海?”

    尽管四处蔓延着紧张的空气,君凌海依然躺在病床上呼呼大睡。

    纲手来到火之国与风之国的边境。

    因为,她要在这个四处耸立着尖锐岩山的地方,与砂隐的马基举行会谈。在建在岩山里的会谈大厅里,纲手和木叶的一行人正等待着姗姗来迟的风影。

    “风影……马基还没来吗?”

    早已换上战斗服的静音回头看着坐在椅子上的纲手,回答道。

    “使节团已经离开砂隐村,现在到了附近的山峰处,再过半个小时就到达了……纲手大人?”

    纲手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吃惊的静音皱起眉头看着她。

    纲手平静地站了起来,走到静音所在的窗前。

    “这次的事件,光凭木叶的力量是无法解决的,需要那家伙的协助……!”

    纲手一面看着窗外,一面严肃地这样说道。

    纲手这么急于和马基会谈,其中是有原因的。因为她接到了火之国大名的命令。“统治大陆的五大国都拥有忍者村,这是为了防御别国的攻击或者侵略而建立的。”

    在大名馆的大会议室里,纲手立于端坐御帘之后的火之国大名前方。站在御帘附近的大名的侍从对纲手说道。

    “在这个大陆上拥有最大势力的火之国长年受到木叶村的庇护……可是,这次的事件中,木叶有发动军事政变的嫌疑。各国已经进入了临战状态,甚至有报告说各忍村已经准备入侵我国的国境。这次的事件,严重损害了我国和木叶村的信赖关系。”

    “请等等!”

    纲手凛然说道。

    “我承认,在这十几年里,卑留呼这名忍者一直在村里擅自研究鬼芽罗之术。不过,此人已经离开了木叶村。”

    听完这句话,侍从皱起眉头,严肃地说道。

    “不用解释。”

    纲手一时无话可说,咬着嘴唇退下了。

    “尽快查明真正的犯人,解决这次事件。”

    “如果办不到,木叶村将不得不被消灭……”

    侍从说完之后,紧接着开口的正是大名本人。

    “立刻证明木叶的清白。记住,只有这样才能让木叶继续存在下去。”

    纲手注视着窗外,低语着。

    “马基……”

    在会场附近的山谷上空,一只戴着盔甲的鹰正悠然飞翔着,那正是袭击浮生孤的鹰。

    而这个时候,砂隐一行也正在这个山谷中前行着。

    在随从抬着的轿子里,正独自冥想的马基觉察到一股气自从头顶逼近,于是用锐利的目光朝头上望去。

    突降的鹰掉落无数大型羽毛,并再次急速上升。这些绘着独特纹样的羽毛飘落到山谷两边的岩壁上,随后立刻引爆。

    头顶上的爆炸声使随从们吃惊得抬起了头。他们头顶上的岩石抖落无数碎片和粉尘,正逐渐脱离岩壁,开始滚落。

    “什么!”

    “是敌袭吗?”

    滚落的岩石数量不断增加,最终形成怒涛之势袭向砂隐一行。

    一块足有建筑物大小的岩石,正好滚落到一行人的旁边。

    人群中惨叫与怒吼声交织着,小型岩石和石头碎片继续滚落,扬起的粉尘遮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回到座位上之后,纲手端起了茶杯。手中原来并无半点裂痕的茶杯,逐渐被她捏成了两瓣。

    “!?”

    纲手的表情变得阴沉下来,这时,在她身边响起了一个暗部的声音。

    “纲手大人……”

    “嗯?”

    这个戴着表明暗部身份面具的忍者在通道上现身。

    “砂隐一行人,目前被卷入大规模岩石崩塌中。”

    “你说什么!?”

    暗部走到纲手面前,把藏在怀中的物品交给了她。

    “在现场发现这样东西……”

    纲手接过递来的东西,用火把照着观看。那是一片黑色的巨大羽毛的碎片。很明显,是类似起爆符的物体。

    一时间,现场安静得甚至能听见纲手吸气的声音。

    “纲手大人。”

    静音担心地询问道。

    “风雨欲来……我最担心的事态……第四次忍界大战,即将爆发。”

    这里是建于须弥山山顶的神殿。神殿内部,有一个被称为仪式厅的房间。

    卑留呼站在房间中央,透过天窗仰望着头顶的夜空,担忧地说道。

    “仅靠我的鬼芽罗之术,是无法直接吞噬血继限界……还需要特殊的术。”

    说着,卑留呼看了看聚集在这个用十字架围成的房间中的忍者们。

    “吸收四个血继限界的术已经完成了。可是,要吸收第五个具有血继限界的忍者,必须具备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

    在房间的墙壁上,绘制着日食——被称为金环食,缺少太阳中央部分的光之轮——的图案。

    “所谓天时,就是金环食,地利则是须弥山,而人和……”

    卑留呼的目光望向无人的十字架。

    “只要吸收了那个人的血继限界,我的体内就能构建出五行相生的关系,到时候,我将成为不死的完美忍者……第五个具有血继限界的忍者……”

    说着,卑留呼额头上的第三只眼睛突然睁开。

    “你就放到最后吧……因为,你是我怀念的友人啊。”

    不祥的云影正逼向木叶村。它完全遮住因接近满月而照射入村中的明亮月光,将黑暗投在村中一角的建筑群上。

    “唔……唔、唔……”

    建筑群中,有一间是夜影的房间。而此时发出**的,也正是夜影。他躺在床上,看起来已经睡着,但不知为何又发出痛苦的**之声。

    夜影现在正陷入梦境中。

    那是一片陌生的竹林。在梦中,年少的夜影正喘着气奔走在竹林里。

    “好久不见了啊……夜影。”

    夜影奔跑着,并不时回头张望。突然在他头顶上响起一个声音,使他吃惊得睁大了眼睛,并停下脚步。一个矮小的人影从空中降下,在落到夜影面前的同时,他突然变大,变成了一个正在微笑的青年的模样。

    “你……你是……卑留呼……”

    这个被叫做卑留呼的青年仍然笑着,像在地面上滑行一样接近夜影,并把手掌放到无法动弹的他的额头上。两人像被冻结住一样停止动作,过了一会儿,夜影狼狈地后退了几步。

    此时,夜影的额头上突然睁开了一只巨大的眼睛。

    而这,并不仅仅是梦境。

    夜影的身体突然从床上坐起,额头上也出现了第三只眼睛。过了一会儿,那只眼睛慢慢消失,可是,夜影的右眼却泛出了轻微的红光。

    少年模样的卑留呼站在夜影的床边看着他,并做出操纵提线的动作,仿佛夜影是人偶一样。不一会儿,卑留呼的身影也像幻影一样消失了。

    月光仿佛早已在等待这个时刻一般,又照进了夜影的房间中。云也开始消散。

    尽管已是深夜,纲手却依然在办公室中批示文件。

    “怎么了?”

    站在她眼前的夜影,完全没有平时的存在感。

    “印出现了。”

    “什么!?”

    “卑留呼早在十几年前,就把我的黑色雷遁选为了第五个血继限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就开始对我施用了傀儡之术。”

    “你说什么!?”

    纲手吃惊得站了起来,并用拳头敲着桌子,咬着嘴唇说道。

    “究竟是为了什么!那家伙的目的,是向木叶复仇吗?如果那样的话,我也有责任!”

    纲手抬起头,对夜影说道。

    “不过,我决不会把你交给卑留呼!”

    夜影摇了摇头,回答道。

    “不,请让我去吧。”

    “你去了也没有用。根据暗部的报告,他们正在进行将忍法查克拉化,然后夺取的术。”

    派去侦察的三名暗部并没有白白牺牲。还有其他暗部看到了他们的情况,并详细对卑留呼使用的术做了调查。

    “就是说,无论是实力多么强大的忍者,都不可以接近他。换句话说,他是无敌的忍者。”

    “那么,为什么要专门将具有血继限界的忍者集中起来呢?”

    夜影指出这一点,让纲手有些吃惊。

    “如果像您说的那样,那么他完全可以不冒任何危险,在远处夺取术……我想,要吸收血继限界,大概需要特殊的条件吧。为什么他会选在这个时候呼唤我……”

    “对了!我也听说过,需要特殊的光的条件。”

    纲手飞身跳到挂在柱子上的日历前。

    “——两天后,将发生金环食。”

    “我想就是这个,时间已经不多了。”

    夜影继续对纲手说道。

    “纲手大人,请您对我使用那个术……要打倒卑留呼,只有用这个办法了。”

    纲手注视着夜影,过了一会儿,她神色悲伤地说道。

    “夜影……你是想让我在历史上留下牺牲部下保护木叶的‘无情火影’这一名声啊。”

    夜影坚定而严肃地回答道。

    “是的。请您务必这样做。这也是纲手大人您的火之意志。”

    这天夜里,鹿丸来到了亡师阿斯玛的墓前。

    他把阿斯玛生前喜欢的香烟点上,当做香火供在墓前,凝望着墓碑说道。

    “阿斯玛……现在,村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鹿丸一面说着,一面回想阿斯玛临终之际的话语。

    鹿丸和同伴们一起围在身负重伤的阿斯玛身边,尽管内心痛苦,但依然仔细地倾听着老师的话语。

    “将棋……我还一次都……没有赢过你啊……说起来,关于‘玉’的事……”

    意识到已经无法挽回老师的生命,鹿丸极力克制着涌上心间的悲伤。

    “那是指谁……我就告诉你吧……把耳朵凑过来。”

    阿斯玛气若游丝,他露出和平时一样的和蔼笑容,对鹿丸这样说着。把耳朵凑到老师嘴边的鹿丸在听了他的话之后,吃惊得睁大了眼睛。

    如果把木叶的忍者比作将棋的棋子,这些棋子要守护的“玉”是谁?阿斯玛要告诉鹿丸的,正是这个。

    为了村子,或者说世界的未来,必须守护的存在是什么。仔细想一想,答案不言而喻,那既不是火影,也不是存在于这个时代的某个人。

    “阿斯玛……你,所以……”

    要守护的,是即将承担起未来的人——那就是阿斯玛的回答。

    鹿丸帮阿斯玛点燃叼在嘴上的香烟。阿斯玛深吸了一口,在烟灰掉落的同时,他说道。

    “拜托你了啊……鹿丸……”

    烟雾一缕一缕飘向天空。

    那句话,成了阿斯玛最后留下的话语。

    鹿丸现在拿在手中的,是阿斯玛的遗物——打火机。

    “现在轮到我了——你拼上性命也要守护的‘玉’……我一定会好好保护。”

    鹿丸紧紧握住打火机,说道。

    “带土……琳……”

    月光下,夜影也来到了木叶的墓场。

    “我没能保护好你们……不过,我一定会守护住木叶村。”

    夜影平静地对着昔日同伴的墓碑,说完这句话之后离开了。

    “夜影老师……”

    在夜影走到墓场出口的时候,鹿丸叫住了他。

    “你是来拜祭谁吗?”

    “这个,算是吧……你呢,是来为阿斯玛扫墓的吗?”

    “是啊……”

    流云遮住了月光,光线突然变暗。鹿丸点起手中的打火机,一面注视着它,一面说道。

    “为了完成阿斯玛的嘱托,我会拼上性命守护木叶。我要说的就是这个。”

    说完,鹿丸熄灭打火机,对夜影行了个礼,离开了。

    夜影一边目送鹿丸离开,一边自言自语说道。

    “这就是你的火之意志吧……你已经成为出色的忍者了。”

    “你说了什么吗?”

    鹿丸似乎听到了夜影的话,停下脚步回头问道。

    “没什么,可以拜托你给君凌海捎句话吗?”

    鹿丸一脸怕麻烦的表情,转身说道。

    “直接亲口告诉他不就好了吗?”

    “不,那样不行。”

    鹿丸觉察到夜影话语中的弦外之音,于是又停下了脚步。

    随后,他仰望着天空朦胧的月光,说道。

    “请别把我扯进麻烦事啊。”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冷淡呢。”

    夜影苦笑着说道。鹿丸眯起眼睛,就像在揣测夜影要说什么似的。

    这个时候,君凌海正在一乐拉面馆大吃特吃。

    “这个时候溜出医院,真的没问题吗?”

    君凌海把汤水喝光之后,严肃地对拉面馆老板说道。

    “在我住院期间,发生了不得了的事,我哪能悠闲地躲着啊!”

    君凌海的身体状况已经完全恢复了。他本来就食欲旺盛,现在又精神十足,哪受得了被限制在医院里。

    “大叔,谢谢招待!”

    走出店面之后,君凌海伸了个懒腰,这时,他看到了夜影。

    “夜影老师!?”

    夜影的举动让君凌海感到有些不安,于是,他追了过去。

    夜影前往的方向,是村子的大门。由于村中下了戒囧严令,现在大门口安排了守卫。

    “现在是戒囧严时期。”

    负责守卫的是中忍出云和小铁,他们拦住了夜影。

    “就算是夜影老师,我们也不能放您出去。”

    夜影看着两人,右眼突然放出红光。

    两人拦住夜影,一是因为接到了不能让任何人通过的命令,更重要的,是他们感觉到了夜影的行为有些异常。

    突然,夜影扑向两人。

    尽管出云和小铁都有一定水准的实力,但他们并不是夜影的对手。两人的反击被他轻松避开,之后又跃到两人身后,以手刀击中小铁的脖子。

    几乎就在同时,出云的小腹也挨了夜影重重的一拳。

    两人连**声都来不及发出,就被打昏了。

    夜影根本看都不看倒在地上的两人,径直走出了大门。

    君凌海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晚了。在确认倒在地上的出云他们呼吸尚存之后,君凌海也追着夜影离开。

    在远处的建筑上,有一个人目睹了整个过程。他就是鹿丸。

    鹿丸神色严峻地看着远去的君凌海。

    “夜影老师!”

    君凌海大声呼喊着,可是,夜影却完全没有理会他,只是继续前进。

    “夜影老师,你怎么了?听不到我说话吗……!”

    就在这个时候,鹿丸跳到君凌海面前,拦住了他。

    “!?”

    “等等,君凌海!”

    鹿丸展开双臂,制止了君凌海。

    “让开,鹿丸!夜影老师的情况有点不对劲!”

    君凌海大声叫着,把鹿丸推开,继续前进。鹿丸看着他的背影,迅速地结了一个短印。

    “影子模仿术!”

    这时,鹿丸脚下的影子悄无声息地延长开,伸到了君凌海的脚下,他立刻像被冰冻住一样,一动也不能动。

    “啊!?你干什么啊……鹿丸!”

    君凌海保持着向前冲的姿势,对着身后的鹿丸说道。他使出全身的力量想挣脱术的束缚,可是,鹿丸丝毫没有放开他的意思。

    “老师叫我捎句话给你!”

    “啊!?”

    “如果我离开村子,不许追来。就是这句话。”

    “什么!?……可恶!”

    君凌海咬牙切齿地说道。夜影给他留下什么话都无关紧要,他决不能眼看着那种状态的夜影离开。

    就在这时候,流云遮住月亮,束缚着君凌海的影子渐渐消失了。

    “糟了——”

    脸色苍白的君凌海跳到鹿丸面前,用力揪住他的衣领问道。

    “你这家伙,还知道些什么?”

    “那可不能告诉你!”

    接着,鹿丸平静地继续说道。

    “不过,身为木叶的忍者,服从村里的命令是决不能违背的规定。”

    “你这家伙……”

    君凌海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又突然转过身,追着夜影而去。

    “你可不许去!”

    鹿丸立刻追上君凌海,拔出苦无抵在他的脖子上。

    “!?”

    “为了村子,不懂牺牲性命,这就是夜影老师的火之意志。”

    “呃……”

    被鹿丸制住的君凌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夜影消失在树林深处。

    “老师……夜影老师!”

    君凌海的呐喊声,消失在暗夜的虚无之中。

    深夜,纲手把宁次、薰儿、志乃和鹿丸都叫了出来,将夜影的事告诉了他们。

    “旗木夜影已经逃离了木叶。”

    “!”

    听到这句话,除了鹿丸以外,所有人都露出震惊的神色,志乃的脸虽然看不到,但他的神情也明显地产生了动摇。

    纲手接着说道。

    “从今天开始,那家伙与木叶再无任何关系!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和夜影扯上关系!当然,追赶他也是禁止的!各班谨记!”

    纲手的神情异常严峻。

    这时,薰儿站了出来,说道。

    “纲手大人……”

    “解散!”

    纲手的态度没有半点徇私情的意思。

    “呜……”

    被纲手严厉的目光瞪着,薰儿只好和宁次他们一起离开了房间。

    “鹿丸留下。”

    鹿丸跟在众人后面正准备离开房间时,突然被纲手叫住了。

    “啊?”

    “我有话要对你说。”

    “……是。”

    走到走廊上,把门关上的薰儿听到从房间中传出鹿丸的声音,不禁站在门口。

    “——正如夜影老师所料,君凌海打算追赶上去。”

    听到鹿丸严肃的声音,薰儿把耳朵凑到门边。

    “不过,我已经把他关进牢里了……”

    “!”

    吃惊的薰儿又听到了纲手的声音。

    “那个笨蛋,净做些多余的事……”

    听完这些,薰儿朝宁次他们的反方向跑去。

    纲手和鹿丸并不知道薰儿已经偷听到他们的对话,依然继续说道。

    “夜影老师的事……和最近出现的巨大幻影有关吧。”

    纲手并没有回答,鹿丸接着说道。

    “夜影老师离开村子的时候,明显是被某人操纵了。不过,老师早已有了觉悟,因此甘于被cao纵……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打败敌人……不是吗?”

    “你的头脑还是那么聪明啊。”

    纲手苦笑着回答说,鹿丸表情严肃地继续问道。

    “纲手大人,您批准了夜影的做法吗?”

    “是的……我命令他为了村子而做出牺牲。”

    纲手神色严峻地回答道。她朝鹿丸看去的目光中,充满了坚决的意志。

    “放我出去!”

    君凌海的呐喊声在地牢里回荡着。

    由于被套上束缚全身的拘束衣,无法活动手脚,君凌海一面用头撞击着铁栏,一面大叫道。

    “开什么玩笑啊!快给我开门!”

    他用脸贴着铁栏,朝通道的方向声嘶力竭地大叫着。

    “我必须去追赶夜影老师!把他带回来!”

    可是,没有人回答他。君凌海咬紧牙关,把头向后仰,然后继续用力撞击铁栏。

    “可恶!”

    受到反冲力而翻倒在地的君凌海像闹别扭的小孩子一样,开始满地打滚。

    “来人啊!没有人吗!”

    君凌海一面**着,一面用力想挣脱拘束衣的束缚,可是,一切都是徒劳。

    “为什么啊……为什么不让我去啊……为什么没人理解我啊!”

    就在这个时候,伴随着某种东西滚落到脚边的声音,扁掉的铃铛发出的沉闷声传到了君凌海的耳中。

    “啊!?”

    掉在地上的,是夜影交给君凌海的小盒子。盒盖打开了,可以看到里面的铃铛。

    “夜影老师……”

    君凌海突然朝通道方向一瞥。这时,他听到了脚步声。

    “……薰儿。”

    表情阴沉的薰儿出现在仰着头的君凌海面前。

    “君凌海,你怎么会被关在这里……”

    “说了你也不会明白的。夜影老师变得很奇怪,我只是想把他带回来而已。”

    薰儿蹲在君凌海面前,把纲手的话告诉了他。

    “纲手大人说夜影老师逃出木叶村,现在和村子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不要和他扯上关系。”

    君凌海吃惊地抬着头,对薰儿大声嚷道。

    “怎么能那样说!夜影老师是被什么人操纵了!纲手老太婆居然要对他见死不救,真是奇怪!”

    “这件事,和最近出现的巨大幻影有什么联系吗?”

    君凌海陷入了沉思。

    “说起来,夜影老师也说过这样的话……说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追来,拼上性命守护村子,是火之意志。”

    “难道说,夜影老师打算牺牲自己的性命,去解决什么事件吗……”

    “那我就更不能坐视不管了,怎么能让他一个人去!”

    听完君凌海的话,薰儿低下了头。

    “可是,纲手大人她……”

    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了。

    “薰儿……”

    “啊?”

    “你看到我脚边的铃铛了吧?”

    君凌海的目光,指向自己脚边的铃铛。

    “那是夜影老师交给我的……”

    薰儿把稍微掉出铁栏外的铃铛捡了起来。

    “你还记得吗?那个时候,老师教诲过我们,说破坏规定和惯例的家伙是浑蛋,而不顾同伴的人,是比那样的家伙更垃圾的人渣……”

    不知是不是回想起了演习场的情景,薰儿手中的铃铛掉到了地上。

    “我只是想守护同伴而已!无论什么时候……”

    君凌海不甘心地大叫着。

    “谭钧元离开的时候也是一样……”

    薰儿突然抬起了头。

    “现在,我也只是想把夜影老师带回来而已。”

    小樱想起了君凌海他们追赶到大蛇丸那里去的谭钧元时,自己目送他们出发的情景。

    “君凌海……这是我一生最大的请求……请把谭钧元……请把谭钧元带回来……”

    薰儿站在君凌海面前,哭着对他说道。

    君凌海笑着伸出拇指。

    “我一定会把谭钧元带回来的!这是我和你之间一生的约定。”

    薰儿蜷缩着身体,泪水不停地流着。

    “君凌海……谢谢你……”

    那时候君凌海说的话语,薰儿至今还没有忘记。

    她坚定地看着君凌海,问道。

    “君凌海,你能守护夜影老师吗?”

    “啊!?”

    “你有自信把老师带回来吗?”

    君凌海露出轻松的笑容,充满自信地回答道。

    “没错!这一次……我一定会守护好夜影老师。”

    薰儿捂住嘴角,闭上了眼睛,泪水从她的眼中渗出。

    “君凌海……”

    过了一会儿,身体微微颤抖的薰儿拼命忍住泪水,突然睁大眼睛,对君凌海说道。

    “为什么要一个人去追呢!一开始就对原夜影班的我说一声的话……”

    薰儿站了起来,并捏紧了拳头。

    看到薰儿的动作,意识到有危险的君凌海慌忙后退。

    “小……薰儿?”

    “可——恶——!!!!!!!!!!!!!!!”

    薰儿把强大得甚至能用肉眼看到的查克拉聚在拳头上,使出浑身的金刚之力击向关住君凌海的铁栏。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巨大的声响,铁栏被连根轰飞。力量的余波殃及君凌海,他也一起被打飞了。

    “太过分了啊,薰儿!”

    “是这样的啊。”

    听到纲手的话,鹿丸抬起头,表示接受。就在这个时候。

    “纲手大人!”

    脸色大变的静音一把推开门,冲了进来。

    “!?”

    “君凌海从牢笼逃跑了。”

    “什么!?”

    纲手吃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静音继续说道。

    “好像是薰儿帮了他。”

    纲手脸色阴沉地抱着手说道。

    “一群胡来的家伙……”

    “五代目大人,可以交给我去解决吗?”

    鹿丸严肃地对她请求道。纲手抬起了头。

    “……虽然都是些麻烦的家伙,不过解决他们的问题也是我的工作。”

    纲手看了看鹿丸,过了一会儿,终于点头答应。

    “好吧,鹿丸,君凌海和薰儿的问题就交给你去解决了。”

    天色将明。

    在村子的大门口,鹿丸召集了与君凌海同期入学的同伴。

    “大家都到齐了吧。”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鹿丸身上。

    “废话就不多说了。纲手大人的命令,我们要把君凌海和薰儿抓回来。”

    整齐列队的同伴们听到这句话,开始议论纷纷。

    “请等一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提问的是小李。

    “纲手大人的命令,你也听到了吧?君凌海和薰儿违反规定,去追夜影了。”

    “纲手大人为什么下令不许去追夜影老师啊?按夜影班那两人一贯的做法,去追不是很自然的事吗……”

    说着,小李向前走了一步。鹿丸严肃地瞪了他一眼。

    “不要那么多废话。”

    “就算你这么说,我还是无法接受!”

    “小李,别这样。”

    低声制止小李的,是站在他身边的宁次。

    “既然火影大人下了命令,我们就只能服从鹿丸队长。”

    “可是……”

    志乃也对宁次的话表示同意。

    “我也会服从命令。因为,这是木叶村的规定。”

    “总之,我们时间不多!一面分班,一面展开行动吧!开始行动!”

    说完,鹿丸催促大家立刻出发。包括小李在内的所有人都走出大门,开始奔跑起来。

    在大门口,有一个人目送他们离去。

    那个人就是浮生孤。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追踪者们离开。

    巨大的钢铁武器,正向接近火之国与风之国的国境交壤处移动。

    操纵武器移动的,明显是砂隐的忍者,其中,甚至有手鞠和勘九郎那样的有名人物。

    他们究竟是为了什么目的将其运到这里来,已经昭然若揭了。

    在远处,一名木叶的暗部正观察着他们的动向。

    “砂隐……正向前线推进……情况不妙!”

    他在卷轴上写了这样的报告,然后把它绑在从怀中拿出的忍鸟背上,将其放飞。

    “去吧!”

    忍鸟在空中缓缓画了一道弧线之后,径直朝木叶村飞去。

    天色将明。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