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夺还!

一时人物风尘外 作者:炎若星痕

      从天窗洒落的光线,照亮了天空神殿的仪式厅。

    太阳刚好位于天窗正上方,于仪式厅的中央投下了一道光柱。

    卑留呼缓缓地走了进去,随后回头看了身后的夜影一眼。

    “加上你的话,我制造完美身体的术就完成了……”

    赤色的双眼闪烁着光辉,夜影面色阴沉地站在空荡荡的十字架前。

    卑留呼抬头,微微眯起眼睛凝视着从天窗洒落的光线。

    “当这道光被月亮遮挡,只剩日食的金环之边时,阳光将产生特别的力量。沐浴着这光辉,你将成为我的一部分,而我,将成为不死的忍者……”

    “夜影老师……”

    不顾还在冒烟的衣服,君凌海颤抖着爬了起来。

    “可恶……”

    在君凌海身前不远处,鹿丸也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

    “绝不让你过去!”

    “别挡路!给我闪开,鹿丸!!”

    但鹿丸却毫不动摇地回视着君凌海。

    “我必须保护‘玉’……保护担负着村子未来的孩子们!”

    “是啊,必须保护他们……这也是夜影老师曾经说过的……那么,身为我们同伴的夜影老师呢……”

    肩膀剧烈颤抖,君凌海喘息着,尖锐的目光直逼鹿丸。

    “我也想要保护……我们的村子……村子的所有同伴……村子的孩子……”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也有必须保护的东西呢……保护将留给孩子们的最重要的东西。”

    鹿丸皱起了眉头。

    “最重要的东西……?”

    “是啊。那就是值得未来的孩子们所信仰和骄傲的村子啊!!不错,遵守村子的规定是忍者的义务。是为了保护同伴可以牺牲自己性命的木叶忍者的义务……但是,从一开始就打算牺牲同伴的性命,这真的是村子的规定和做法吗?难道你觉得这样也没错吗?”

    鹿丸倒吸了一口气。君凌海的每一句话都刺痛了他的心。

    “就算……就算靠牺牲同伴而获救,你觉得大家会高兴吗?……只会觉得痛苦吧……如果真的这样做的话,那这还是我所爱的木叶村吗?!”

    在场的所有人都屏息凝听着君凌海的话。

    沉重的空气笼罩着四周。

    “我……我正是为了保护孩子们啊!”

    说着,君凌海摇晃着伸出右手向鹿丸走去,随后一把用力揪住了他的衣领。

    “!?”

    “我正是为了保护我最喜欢的木叶和未来的孩子们才这样做的啊!”

    随后,君凌海微微一叹,原本紧抓着鹿丸的颤抖双手也随之松开了。他轻轻地拍了拍鹿丸的肩膀后,慢慢转身向神殿的方向走去。

    这时,阿斯玛曾所说的话忽然浮现在鹿丸的脑海中。

    “鹿丸……所谓的‘玉’,指的就是担负着村子未来的孩子们……为了孩子们,为了我们所爱的木叶村的无限未来……”

    鹿丸猛然抬起头来,转而向不知何时出现在其身后的阿斯玛看去。

    “这样好吗,鹿丸?”

    阿斯玛平静地看着鹿丸,深吸了一口烟。

    “那家伙想保护的东西,阿斯玛……和你是一样的吧?”

    “呵……啊啊……”

    阿斯玛仍然和平常一样悠然地吐着烟圈,轻轻点了点头。

    “那小子想给你称之为‘玉’的孩子们的未来留下重要的东西呢。”

    “火之意志吗?”

    “阿斯玛……”

    鹿丸取出了打火机,“嚓”地一声点燃了火苗。

    阿斯玛的幻影追随着君凌海的背影而去。而鹿丸回首之间,也仿佛将君凌海与阿斯玛的身影重叠了。

    就在鹿丸茫然目送着他离去之时,忽然间觉得有丝微妙的违和感,他连忙向君凌海四周看去。

    发现君凌海身边有光芒闪过之后,鹿丸立刻结印并大喊:

    “君凌海!!”

    闻声,君凌海马上回过头来。就在这一刹那,数根针一般的影子迅速向他的方向伸展而去。几乎同时,君凌海四周的地面忽然出现巨大的薄膜,向他裹去。这似乎是一个只要有人进入就会自行发动的陷阱。

    但鹿丸的影缝之术比陷阱更早一步,突破半球形的薄膜进入了内部并从中撕裂开来。

    在陷阱的薄膜被撕碎散开的碎片另地边,再次出现了正回头看着鹿丸的君凌海的身影。在确定已经完全没有危险后,鹿丸解除了印,重新站起来。他微微避开了君凌海的目光,道:

    “君凌海,火的意志现在由你来继承。贯彻你所坚信的忍道走下去吧。”

    “鹿丸……”

    向着似乎有些害羞的鹿丸点了点头后,君凌海重新回身面对着夜影所在的神殿。

    “我知道了!!”

    脱下身上的外套后,君凌海奔跑起来。

    “鹿丸,我明白你的意思!”

    “……”

    目送君凌海离开后,鹿丸又将目光落回到手中所握的打火机上。

    “君凌海……”

    一旁的浮生孤也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凝视着君凌海的背影。还有薰儿,也以满怀期待的目光眺望着他远去的方向。

    “拜托了……”

    天空中的太阳开始了最初的残缺。看到这一情形的君凌海面色严峻地加快了脚步。

    “没时间了!”

    另一边,一直站在隧道入口处俯视着君凌海一行人的马基低声道:

    “自来也所说的事就是指这个吗……”

    马基周围开始卷起沙砾。

    “那个男人,能改变木叶的命运吗……”

    随着风沙的逝去,马基的身影也随之消失了。

    天空中的太阳一点点被吞噬着,离那个最终的时刻越来越近了。

    “呜……啊啊……混帐!”

    半个身子陷入卑留呼ti内的君凌海拼命向里伸出手去,在他手的另一端,可以看见夜影写轮眼的光。

    而拼尽全力探身搜索的君凌海的视野中,也终于隐约出现了夜影的身体。

    他更用力地伸出了手。但根本够不到漂浮在卑留呼ti内的夜影。君凌海咬紧牙关将身体拉伸到极限,终于抓到了夜影的手。

    “再也不会放开你!”

    用尽所有力气,君凌海努力将夜影向外拉去。

    “呜哦!”

    在外面分身们的合力之下,君凌海抓着夜影一起被拉出了卑留呼的身体。

    “老师,老师……振作一点,老师!”

    君凌海将从卑留呼体内拉出的夜影扶到十字架附近坐下,然后拼命呼喊着闭目不动的夜影。

    “醒过来啊!拜托了!夜影老师!起来啊!……我和薰儿他们约定好了……约定好要守护夜影老师的啊!”

    但夜影仍然没有任何苏醒的样子。

    “……为什么,为什么总是这样……可恶!”

    在愤怒与焦急之下,君凌海忍不住一拳向夜影背后的十字架打去。

    “可恶……”

    难以抑制自己发自内心的懊悔,君凌海低着头,无力地滑坐于地。

    在短暂的沉寂之后。

    “早上好啊……”

    忽如其来的声音让君凌海猛地抬起头。在看到眼前情景的瞬间,他不禁瞪大眼睛,泪流满面。

    “老师……”

    “你在这里做什么?”

    夜影微微张开了右眼,看着君凌海。

    “……君凌海。”

    “夜影老师!我都快担心死了!你看!”

    君凌海从腰带上取下铃铛递给夜影看。顿时,清脆的铃声响了起来。

    “我修好了哦!因为夜影老师拜托我……”

    在追踪的途中休息时,君凌海牺牲了歇息时间,将已经坏掉的铃铛修好了。

    “正是因为这个铃铛,我才能追到这里来呢!”

    夜影将还有些茫然的目光落向了君凌海手中的铃铛。

    “我没有忘记夜影老师的教诲……在忍者的世界,打破规定和惯例的家伙是浑蛋,……不过,不顾同伴的人,是比那样的家伙更垃圾的人渣!”

    “君凌海……”

    夜影的表情变得柔和。随后,他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又微微叹了口气。

    “哎呀哎呀……不过既然我还活着的话,就说明作战失败了。”

    “……”

    君凌海从夜影目光中看到了不容忽视的严峻之色。

    “呵呵呵呵……”

    “!?”

    在听到卑留呼的笑声后,君凌海猛地回过头去。

    “真应该好好谢谢你呢,君凌海。”

    遭受了数次千鸟的攻击,卑留呼在夜影被拖出以后就一直没有动弹。君凌海本以为已经将他打倒了。

    但现在,在房间中央,已经恢复了人形的卑留呼正近乎四肢着地的趴在地上。他抬起头,随后翻身而起,修正了自己狼狈的姿势后长叹一口气,对君凌海他们投去了异样的视线。

    “如果不是你的话,恐怕我已经和夜影一起灰飞湮灭了吧。”

    看起来有点恐怖。卑留呼除了眼睛附近以外,全身都包裹着绷带。虽然腹部穿着紧身衣,但下面仍然缠满了绷带。

    “可惜,夜影的学生把我救了呢。”

    “!”

    “……现在金环食还没有结束。我仍然占有天时地利。夜影,我要杀了你,让你为我所用!”

    卑留呼的眼中放出了异样的光辉。同时,他张开双手,全身都散发出查克拉来。

    查克拉的数量和强度之大,让人难以置信,宛如龙卷风一般,冲破天花板,破坏了神殿内部,并继续扩散着。

    君凌海不禁惊讶地说道。

    “怎么回事?!”

    “快逃!君凌海!”

    夜影和君凌海看了一眼位于恐怖查克拉中心、悠然漂浮于空中的卑留呼后,开始慌忙逃离此地。

    墙壁的石头迸裂,地板沉陷,巨大的碎石块宛如纸片般四处飞舞。整个神殿逐渐崩溃了。

    刺目的查克拉之光冲破中央之塔,直射云天。

    巨大的神殿也随之激烈摇晃起来。墙壁龟裂,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站在神殿前的薰儿、浮生孤还有鹿丸都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情景。

    “!?”

    忽然,鹿丸看到冲出门口的君凌海和夜影。两人的背后是一片白色闪光,随后突然间,门整个从内侧炸开了。

    就在意识到危险的鹿丸迅速藏身于附近的一个岩石之时,神殿发出令人目眩的光芒,然后开始剧烈爆炸。

    “君凌海……成功了吗?”

    等爆炸带起的旋风过去之后,鹿丸探出头去,看到了降落在彻底毁坏的神殿上的人影。那是卑留呼。

    他现在身上已经没有穿之前那件宽大的衣服,露出了裹在绷带下的瘦削身体。

    卑留呼四周的物体好像失去了重力一般,原本四散的瓦砾,在他着地的同时飞舞了起来。

    他一边悠然地走着,一边平静地道:

    “我在等你呢,夜影,我的朋友,我在等你成为我的一部分哦。”

    随后,卑留呼停下了脚步,向某个方向看去。他视线所及之处,赫然是藏身于瓦砾间的夜影与君凌海的身影。

    君凌海直起了身子,向鹿丸一行人大喊道:

    “你们在发什么呆啊!快来保护夜影老师!继承火之意志的人不仅仅只有我啊!而是木叶的伙伴!所有的伙伴啊!!”

    随着他的叫声,薰儿也站了起来。

    “只要打倒这家伙就行了吧。”

    在她身旁,浮生孤也直起了身子。

    “那我们就上吧!”

    最后,藏身于身前岩石阴影下的鹿丸也站了出来,带着和平常一样讥讽式的微笑。

    “真没办法呢……”

    但仰起头的鹿丸的目光却直视着卑留呼。

    “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就凭你们……”

    卑留呼将右手食指伸向口中,嘎吱嘎吱地咀嚼了起来。

    同时,鹿丸一行人已经向卑留呼冲过去。

    “你们根本没有让我出手的必要!”

    说着,卑留呼将流血的手指向左手心刺去,然后将手掌伸向地面。

    “召唤!”

    召唤术迅速向地面扩散,升起一股清烟。并非是波浪般的小股烟,它以惊人的扩散速度,很快就完全遮挡了君凌海等人的视线。

    被锁链和查克拉所束缚的魔兽鬼芽罗忽然发出了苦闷的咆哮。

    “怎么了?”

    察觉到魔兽鬼芽罗的异常后,宁次皱起了眉头。就在此时——

    鬼芽罗忽然被地面所喷出的巨大烟尘包围。

    “呜哇!!”

    被突发状况弄了个措手不及,小李和丁次在慌乱中向后倒去。

    雏田和天天则吓得惊叫起来。

    烟雾散去之后,鬼芽罗的身影也已经消失了。

    “发生什么事了吗?”

    站在惊讶万分的丁次身旁,宁次道:

    “好像是召唤……”

    烟雾中浮现出了一个黑影。

    “嗷呜呜呜——!!”

    恢复自由的鬼芽罗发出了连天地都为之颤抖的咆哮。

    鹿丸面色一沉。

    “没想到会再次遇到这家伙……”

    “交给我吧!”

    薰儿脱下外套,迎上前去。

    “说起来,我好像从夜影那里借来的书上看到过,女性为了所爱的男性,能够发挥出无限的潜能呢……”

    看着摸出书查看的浮生孤,薰儿瞪大眼睛露出了宛如厉鬼般的神情。

    在察觉到这股杀气后,浮生孤不禁浑身一僵。

    “那边就交给你们了!”

    君凌海看着薰儿等人大喊道。而在他身前,夜影也站了起来。

    “真是的,本来如果用我的性命作交换的话,早已收拾干净了呢。”

    “抱怨的话以后再说吧!”

    听到夜影的话后,君凌海笑了起来。

    “我可是严格按照夜影老师教我的东西去做的哦。”

    夜影没有回答。他只是回头看了君凌海一眼后,又转而面向卑留呼,道:

    上啰……君凌海。”

    “啊啊。”

    在回答的同时,君凌海已经冲了出去。夜影也在一旁提足赶上。

    而卑留呼原本将目光投向鬼芽罗的战斗,在察觉到君凌海他们的动静后,也随之回过头来。

    就在此时,鬼芽罗张开了巨大的翅膀,庞大的身躯腾空而起,并朝着薰儿他们喷出了火遁之炎。

    火焰沿着地面急射而去。鹿丸,薰儿,浮生孤三人立刻向岩石后逃去。他们的逃跑方式看起来十分危险,几次差点被火炎扫中,几乎是在疲于奔命。随后,不知是不是飞累了,鬼芽罗降落到地上,直接抬起巨大的脚掌向薰儿踩去。

    薰儿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了这次攻击,向空中跳去,然后摇晃着落在塔的残骸上。

    鹿丸抬头看了看金环食状的太阳。

    “不知这样的光线行不行。”

    现在太阳的大半部分仍然隐藏于月亮背后,但已经有一小部分露了出来,阳光也照亮了他脚下的影子。

    鹿丸面对鬼芽罗结印。

    “影缝!!”

    沿着地面疾走的细长的影子以令人惊异的速度向鬼芽罗逼近,瞬间潜入了鬼芽罗的影子下,宛如数根尖针一般刺穿了鬼芽罗的身体。

    “嗷啊!”

    被刺穿的部分喷出了体液,鬼芽罗痛苦地咆哮起来。但由于影子被牢牢地粘在地面,它一动也不能动。

    “就是现在!!”

    随着鹿丸的叫声,浮生孤飞速地在卷轴上奋笔疾书。

    “忍法?超兽伪画!!”

    浮生孤结印。随后,两头漆黑的狮子从画轴中跳出。

    而他的背后,是刚从塔上飞落的薰儿。她将查克拉集中于拳中后,大喊道:

    “樱花冲!!”

    从鬼芽罗的背后、踩着狮子的背而跃起的薰儿,奋力向地面发出了全力一击。

    “开————”

    须弥山山顶的岩石场在剧烈的冲击下龟裂开来。而它所造成的地面裂缝吞噬了鬼芽罗的庞大身躯。

    “呜啊————”

    鬼芽罗在留下凄厉的咆哮后沉入了地面。

    “太弱了!!太弱了!!”

    对于夜影和君凌海的猛攻,卑留呼好整以暇地一边轻松闪避,一边嘲弄道。

    随后,他猛地一扭身,将身上的数根绷带向空中的君凌海射去。君凌海在仓促间闪过了这一攻击。没有击中目标的绷带击碎了他身后的岩石。

    卑留呼继续以惊人的速度发动连续攻击。而君凌海陷入了忙于闪躲、无力回击的境地。

    同时,原本针对君凌海的攻击也开始延伸至夜影身上。夜影飞身闪过后,卑留呼道:

    “放弃吧……夜影!老老实实地成为我的一部分吧!”

    将绷带收回手中,卑留呼佝偻着身体迅速结了个短印。

    “岚遁奥义?岚鬼龙!!”

    仿佛是被卑留呼的查克拉吸引而来的一般,以他为中心,头顶的天空中出现了漩涡般黑云。

    “哇啊!”

    看到黑云的君凌海不禁发出了惊呼。黑云所到之处,瓦砾纷纷起舞,发出啪啦啪啦的火花声。

    看着眼前的情景,夜影也低声道:

    “这可不是简单的雷云呢……”

    “这是由查克拉形成的无限成长的积乱云。它会把所有力量注入地面!”

    保持着影缚术的结印状态,鹿丸看着远处的黑云,也皱起了眉头。

    “那家伙的确是拥有能够操纵鬼芽罗之术,并且拥有血继界限的怪物……不过因为还没有吞食掉第五个人,也就是夜影,所以还没有变成完美体……嗯?!”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鹿丸眯起了眼睛。

    他目光所向之人,是正在结印、并且连续释放查克拉的卑留呼。他胸口的绷带有向根松脱了,露出了里面的皮肤,里面巨大的缝合伤痕连看着都觉得很痛。

    鹿丸转头向君凌海大吼道:

    “君凌海!那家伙原本应该吞食夜影老师的部分还是空的!”

    另一边的君凌海回过头来。鹿丸继续喊道:

    现在那家伙唯一的最大弱点就是胸口的伤!”

    此时,卑留呼已经释放完了查克拉。须弥山顶几乎彻底被黑云覆盖。

    “知道了!”

    君凌海应了一声,与夜影交换了一个眼色。夜影点了点头。

    头顶的黑云发出雷鸣般的轰鸣声。同时,鹿丸也注意到自己的术已经失去了效力。在如此昏暗的地方,已经几乎无法产生影子。

    而原本被埋在崩塌的岩石中的鬼芽罗,也重新咆哮着向鹿丸袭来。

    但正准备飞身闪开的鹿丸脚下却忽然传来一阵剧痛,不由得蹲了下去。

    “——糟了!”

    失去了逃走的最佳时机,鹿丸和注意到他不对劲而缓了一步的浮生孤眼看着将被鬼芽罗的血盆大口吞没。

    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两人忽然被人救出了险境。大张着嘴的鬼芽罗咬了个空,只嚼碎了他们身后的岩石。

    鹿丸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趴在一只红毛大狗身上。大狗在远离鬼芽罗的地方着地,伏低身体让鹿丸下来。此时,鹿丸才明白刚才救了自己的原来是赤丸。

    鬼芽罗从背部喷出大量浓烈的白烟,再次飞上空中。差点被这阵烟卷入的薰儿连忙跃开。

    她在鹿丸身旁落下后,将目光投在面前的同伴身上。

    “大家……”

    “都来了呢。”

    被牙所救的浮生孤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

    看着还在为了阻拦鬼芽罗而战斗着的其他同伴,鹿丸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丁次仍然以他那特有的毫无紧张感的声音道:

    “好!大家一起上吧!”

    随着他的喊声,所有人都跃了起来。

    丁次将秘制的丸药放进口中,在咕噜吞下的同时结印。

    “超倍化之术!!”

    随着喷出的白烟,丁次的身体变成了数倍大。而无法承受其重量的岩石随之崩溃,眼看就要跌入谷底的丁次全身一弹,一回转便落回了后方地面上。

    “肉弹战车!!”

    随着四散的粉尘和碎片,丁次巨大的身体像个皮球一样向空中的鬼芽罗冲去。即使是魔兽也在此冲击下摇晃起来。

    “牙通牙!!”

    牙和赤丸也在电光火石之间兽人化,同时蜷缩起身体像个钻头一般开始旋转加速,飞向空中。能够刺穿厚重墙壁的牙通牙之术撕裂了鬼芽罗的翅膀。

    另一边,坐在浮生孤放出的黑狮子上的宁次和雏田在鬼芽罗背后降落,两人飞快地跃上它的背部,以聚满查克拉的掌心连续击打在鬼芽罗身上。

    “八卦六十四掌!!”

    被查克拉一寸寸击断的鬼芽罗仰天惨叫起来。

    “木叶旋风!!”

    最后被气势惊人的回旋踢击中头部后,鬼芽罗终于从高空中落下,重重地跌入了地面,它的重量将身下的岩石纷纷压碎了。

    “天天!”

    仍然悬浮在半空的小李大喊道。闻言,天天急跃而上,拉开巨大的卷轴,漩涡般地向鬼芽罗挥去。

    “受死吧!操升龙!!”

    在巨大卷轴展开之时,天天也放出隐藏于其中的无数武器。

    夜影将眼罩向上一推,露出了写轮眼。

    “君凌海!”

    他看了君凌海一眼,竖起了食指。明白夜影的意图后,君凌海不禁露出了微笑,然后回头看向卑留呼。

    “好!”

    君凌海站直身子,开始影分身的结印。

    “多重影分身!!”

    数十个,不,数百个——或者数千个君凌海一起出现了。

    看着眼前的无数个君凌海,卑留呼从喉咙中发出了低吼。

    “咯咯咯咯……忍法对我是毫无意义的。”

    君凌海的分身们两人一组开始制造千鸟。这是组合型的大型千鸟。

    “大玉千鸟!”

    虽然眼前闪耀着无数查克拉的光辉,但卑留呼仍然丝毫不为所动。他以手结印,全身释放出查克拉。

    “哈!”

    忽然间,以卑留呼的身体为中心,阴暗的空间开始逐渐扩散。瞬间就将进入范围内的君凌海影分身吞噬和消灭,只剩他们所制作的千鸟而已。

    “咯咯咯咯咯咯……”

    卑留呼笑了起来。与此同时,他嘴边的绷带也随之滑落,露出了带着异样皱纹,一直咧到耳边的大嘴。他张开宛如怪物般的血盆大口,深吸了一口气。

    “呼啊啊——————”

    千鸟那明亮的球体一个接一个地被卑留呼吸进了嘴里。

    “现在就把它们都还给你吧!”

    原本在稍远的地方看着这一切的君凌海,忽然间发现敌人已经近在咫尺。

    “!?”

    “咯咯咯咯咯咯咯~~~~~~~~~~~~”

    变成半透明的液体、瞬间滑到君凌海身边的卑留呼手持千鸟站了起来。

    “呜哇!”

    电光火石之间,卑留呼已经将千鸟向君凌海的腹部掷去。随着一阵闪光,被压缩的查克拉产生了剧烈的爆炸。

    卑留呼带着奇怪的微笑满足地看着被击飞的君凌海。但随即,他便察觉有什么不对。

    爆炸产生的烟雾另一边似乎还潜藏着什么。没错。悄声隐藏在烟雾之中的,正是夜影。

    卑留呼所处的空间开始剧烈扭曲。他胸口缝合的伤口发出“啪啦”的碎裂声,喷出大量黑色体液。

    但卑留呼虽然露出了瞬间的惊讶之色,却立刻恢复了平静,左手向前一挥。

    “没用的!不过是瞳术而已吧,我吸收查克拉的冥遁就可以完全防御!”

    他左手手心的咒印发出了异常的光辉,将扭曲空间的查克拉逐渐吸收进去。

    “呜!”

    术的效果完全消失了,同时,夜影也捂着左眼低下头。虽然他已经习惯于操纵各种忍术,但这个使用一次就会消耗大量查克拉的术,还是让他感到筋疲力尽。

    “好了……已经没有碍事的人了,你就乖乖地和我同化吧。”

    “千鸟!”

    忽然,卑留呼背后的瓦砾散开,手持千鸟的君凌海从中跃起。

    卑留呼不禁叹了口气。

    “啊啊……还真是顽固呢。”

    他的身体向左一闪,随后对着君凌海伸出了左手。手持千鸟的君凌海扑了空,在被卑留呼手中穿透空间的洞吸入的瞬间,他忽然化为一阵烟雾“砰”地一声消失了。

    “……影分身。”

    “本人——”

    随着这声大吼,卑留呼四周掀起了无数瓦砾。

    “在这里呢!”

    又是数个君凌海向卑留呼扑去。并没有施放任何术,仅仅是用身体向他冲去。这些矮小的身体却隐含着惊人的力量,卑留呼很快便被他们团团抱住。虽然这些分身都不输给本体的力量,不过卑留呼的能力却仍然在他们之上。

    在挥开了缠在身上的分身之后,卑留呼结印:“冥遁。”

    “哈啊!”

    被弹开的君凌海们跳了起来,纷纷握拳再次向卑留呼冲去。

    “无用之功!”

    卑留呼的嘴角露出了怪异的笑容,将忍法解放为查克拉的波动。随即,几乎所有的分身都化为烟雾消失了,只留下唯一的一个。

    不,正确说来,这不是君凌海的影分身。在碰触到卑留呼的冥遁之术后,这个君凌海就变成了夜影的样子。

    “重流暴!!”

    在向卑留呼逼近的同时,夜影迅速结印。右手开始发出“嗤嗤”的电光之音。发出的雷遁以查克拉的形式由地下呈一直线向卑留呼的死角突进。

    “哦哦……原来如此。”

    背对着夜影,卑留呼悠然地道。

    “你的攻击就只是这样而已吗?”

    他露出了一个让人战栗的微笑,回过身来。而夜影虽然一惊,却没有停下已发出的攻击。不,应该说是已经停不了了吧。在已经使用了一次万花筒写轮眼后,这重流暴已经是他最后的术了。

    卑留呼保持着面对夜影的姿势,似乎并不打算做任何抵抗。

    “来了!”

    夜影以发动重流暴的右手直取卑留呼裂开的左胸。

    “什么嘛。”

    卑留呼笑了起来。

    夜影的右手,在离卑留呼胸口一寸之处停住了。连重流暴的电光也眼看着熄灭。

    盯着表情扭曲的夜影,卑留呼刚想露出胜利的笑容,却在下一瞬间,因为在胸口喷出的体液而僵住了。

    他露出痛苦之色,大吼着以闪着电光的左手向夜影挥去。

    “受死吧!!重流暴!!”

    已经接近体术极限的夜影在勉强闪身躲过卑留呼的回击之后,准备退开。但就在此时,他的身体到达了极限。

    “呜……”

    查克拉使用过度。身体不听指挥的夜影狼狈地摔落在地。

    “可恶!还没完呢!”

    手持大玉千鸟,君凌海分身们再次向卑留呼扑去。卑留呼扫视了一眼四周的影分身后,将电光之左手伸向了地面。

    “呵,一群傻瓜。”

    这时,君凌海们已经扑了过来。但他却轻盈地避开了大玉千鸟的攻击。

    并且,在转瞬之后,影分身们的脚下喷出了之前卑留呼所注入地面的电光。君凌海们的身影消失,留下的千鸟则被吸收。

    “哈哈,如此愚蠢!这只不过是给我补充能量而已,真是没用……”

    忽然,卑留呼的胸口喷出了黑色的体液。他捂着胸口,气息急促地道:

    “什……么……可恶……是在还没有吸收夜影的时候太过用力了吗……不过……”

    卑留呼开始放出前所未见的惊人电光。君凌海的影分身还没有靠近便已经被消灭了。

    另一边,潜伏在岩石的阴影处、看着眼前情形的夜影拼命调整着自己紊乱的呼吸,并不由得露出了后悔之色。

    “果然……还是不行吗……”

    他的耳中一片轰鸣。受伤似乎比预想之中更严重。但不能就此放弃,至少还有君凌海——

    想到这里,夜影猛地抬起了头。

    “这……这不是耳鸣!”

    嘎吱嘎吱嘎吱。这次他听清了,四周充斥着金属般的尖锐声音。夜影四处张望起来。

    只见附近已经半毁、塔上的云间闪烁着巨大的十字架的光。那快速转动的十字将黑云撕开了一个洞口。

    “那是……”

    夜影明白了。

    云被撕裂的洞口中央,十字形闪动着查克拉的光辉。而它正笔直地向卑留呼落下。

    “呵,还有这一招吗……不过,我说过了。”

    卑留呼将左手的咒印向额头上刺去。

    “忍法对我没有任何意义!”

    卑留呼的手心开始发出细微的声音,并形成气流漩涡,然后出现了一个小型千鸟。它逐渐增大——突然间,破裂了。

    咕噜一声,卑留呼胸口的伤痕喷出前所未有的大量液体。虽然他伸手按住,但却无法阻止它继续流出。

    “吸收……不了……可恶……怎么会……”

    剧烈地咳嗽着,他的口中也溢出了黑色液体。

    “不,不可能的!这种程度的术!绝对不可能!!”

    头顶旋转的十字所散发的查克拉居然与普通的查克拉构成截然不同。表面看来只是单一的术,但事实并非如此。它是由无数刃化的查克拉高速回转组成的十字。

    如果是在自己处于完全状态时,这也许不算什么。但本应该在吞食夜影后愈合的左胸作品还处于崩溃状态。现在这样失去了均衡的身体根本无法吸收用如此复杂的术转换后的查克拉。

    “受死吧!忍法,雷遁?雷切!”

    君凌海扬起的右手上带着压倒性力量的手里剑旋转着,他咆哮着发出一击。

    “呜哦哦哦哦——!!”

    卑留呼茫然地抬着头,术在他头顶炸开了。

    他发出不成声的惨叫。

    卑留呼的神经在一点点清醒过来,他逐渐认清了状况。但了解归了解,他仍然什么也做不了。术在接触到他身体的瞬间,构成手里剑的无数利刃也同时贯穿了他全身。撕裂。粉碎。查克拉将身体一寸寸撕开,细胞逐渐失去力量,死亡临近。

    卑留呼感到了全身燃烧般的疼痛。但虽然痛苦,他却有种不可思议、被净化的感觉。

    另一边,天天所放出的起爆之卷将鬼芽罗全身钉得犹如刺猬一般。已经在多轮猛攻后无法移动的鬼芽罗在天天的最后一击之后,凝固般地不再动弹。

    天天结印。

    “爆!!”

    “嗷啊啊——”

    鬼芽罗发出最后的咆哮。

    刹那间,鬼芽罗的巨大身躯被闪光包围,炸得粉身碎骨。

    螺旋手里剑在须弥山顶上引发了大爆炸。君凌海被自己所施放的术所引起的暴风弹飞。他死死抓住岩石,抬头看到那充满了查克拉的巨大光球后,确信自己的胜利了。

    “……做到了!我做到了!”

    也许是失去了卑留呼的力量吧,暴风吹开了黑云,天空中再次露出了太阳。现在,月亮已经基本离开了太阳的轨道,只留下隐约的残影。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君凌海已经被同伴包围了。他拼命支撑着到处都在痛的身体,和同伴一起凝视着自己制造出的宛如巨大火山口一般的地面。

    在火山口的底部,还飞扬着烟尘的地方,有个人影正在爬上来。

    那是夜影。

    几乎已经彻底脱力的他无法从螺旋手里剑的爆炸中逃脱,于是用残余的查克拉施展土遁,勉强逃过一劫。

    “呜……”

    在烟尘稍微散去之后,夜影的视野中出现了一个隐约的人影。

    那是一位全身缠满了满是灰尘的绷带的青年。虽然全身是伤,肌肤也毫无生气,但嘴边那奇怪的皱纹,胸口的伤痕,以及身体上的其他痕迹全部都消失了。

    没错。他正是卑留呼。现在才是他原本的模样。

    忽然间,卑留呼的膝盖一软,整个人犹如朽木般无力地倒了下去。

    夜影奔跑起来。虽然脚步有些踉跄,但他飞快地跑过去将卑留呼抱了起来。

    卑留呼无力地抬起头,微微张开了眼睛。

    “明明只要吞噬你就可以变成完美体了……结果却失败了……”

    “为了弥补自己的弱点而舍弃他人,只为变成唯一的完美之身……你从头到尾都错了。”

    “这只不过是从小到大就是强者的人的理论罢了……当初的我没有任何同伴……所以这是我唯一的生存方法……”

    这时,卑留呼耳边响起了另一个声音。

    “你错了!卑留呼。”

    “!?”

    那是年轻时纲手的声音。

    “有我啊。”

    卑留呼看到了站在夜影身后的纲手。她的目光中,满含着少年时代卑留呼所相信的信赖和友情。

    “还有我。”

    她的身边,是自来也。另外还有一个人——

    “卑留呼啊,醒来吧。”

    第三代火影的声音还是像以前一样,严肃中带着温柔。

    曾经的伙伴,以平静的目光俯视着卑留呼。

    “你并不孤独,你一直和我们在一起……而我们,也永远会帮助你的……”

    “同伴……吗……”

    卑留呼对夜影露出了发自内心的微笑。

    “说起来,夜影,你这次似乎也差点犯了和我同样的错误呢。是吧……”

    “是啊。我也和你一样……以为牺牲自己一个人就能拯救村子。所以不顾我教导的孩子们……还有我的同伴……我竟然打算牺牲村子最重要的东西……并且还以为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但其实不是。如果从这一点而言,也许真正失败的人是我才对……”

    卑留呼握住了夜影的手。

    “夜影……我……也能和……同伴……一起……”

    在长长的叹息之后,他的手无力地滑落于地。

    将一动不动的卑留呼放下,夜影缓缓地站直了身子。

    “——你做到了呢!君凌海!”

    听到背后的欢呼后,夜影转过身去。

    他凝视着被同伴高高抛起的君凌海。

    眯着眼静静地看着众人,夜影露出了微笑。

    “你已经超越我了呢,君凌海……”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