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突发事故

一时人物风尘外 作者:炎若星痕

      废墟之中果然没有人的气息。

    君凌海,寻找到了废墟与地上的缝隙,决定从那里向地上进发。把地下的巨塔作为踏板,不断向上攀爬的君凌海,因为左腿的伤势,所以花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好不容易爬上巨塔的顶端,来到地上的君凌海,因为刚才剧烈的运动使得左腿的疼痛变得更为严重起来。

    “呃……”

    那座塔,被其它的巨塔所包围着。而那些巨塔的顶端则要在更高处,完全不知道它究竟有多高。

    “话说回来……还真是厉害啊……”

    君凌海看着那些塔,叹了一口气。

    “这里真的是,那个楼兰吗?”

    一边说着一边向塔与塔之间的空隙望去,在那里他看到了沙漠。

    “的确是,刚才所在的楼兰周围,也全是沙漠呀……”

    在君凌海的脑中,想起了在龙脉战斗时的情景。那个时候,被百足解放出来的光芒所吞噬,直到在这里的地下醒来,自己的身体到底发生什么呢。还有前来营救自己的大和队长又去了哪里呢——

    君凌海这样考虑着,既然现在自己平安无事,那么大和看来也应该是平安无事吧,但是对于这些猜想却没有任何的证据。

    “没错,还是赶紧去寻找大和队长吧……”

    君凌海再一次站了起来,就在向另外的高塔移动的时候。

    咚,咚,咚。

    突然响起了东西破裂的声音,君凌海立即摆好战斗姿势。君凌海俯视着发出声音的脚下,顿时惊呆了。

    刚才连半个人影都没有的广场,现在居然是人潮涌动,那些五彩缤纷光彩夺目的花车,在人群中缓缓地行驶着。

    而刚才声音的真相,就是群众们所放的烟花。随着“咚”的一声,烟花在眼下绽放开来。

    “……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呀。”

    君凌海从听到声音的高处缓缓地降落下去,听到人们的口中都在呼吸着。

    “女王大人!女王大人!”

    人们朝着广场上方最高大的那座塔,不断地呼喊着。在那座塔上有着露天阳台,看来人们是在等待着女王大人的出现。

    “女王大人,呀。好吧,那就让我去问问那个女王大人吧!”

    君凌海嘴里小声嘀咕着,朝着正面看见的那座塔跳了过去。

    “母亲大人……”

    在壮丽的广场中,正好在王座的前面,蹲坐着一个少女的身影。阳光从王座背后的大窗户中照射了进来,照射在了那个柔弱的少女脸上,那正是君凌海被龙脉的光芒所吞噬,醒来后在地下庭院见到的那个人。

    她看着王座,静静地开始吟唱起来。

    吟唱着的少女,回想起了年少时与母亲在一起的记忆。

    那里被称为是内庭,是在地下建造的庭院。因为有资格够进入这里的人非常地有限,所以少女和母亲,为了寻求安宁经常会出入这里。

    母亲,经常会让年幼的少女待在自己的身边,然后弹着竖琴唱歌给她听。

    有一天,那个少女一如既往地在母亲的身边聆听着她的歌声,但是母亲却将弹着竖琴的手停了下来,并说道。

    “萨拉……”

    少女——萨拉感到惊讶地抬起了头,母亲静静地继续着自己的话语。

    “总有一天,你必须用这首歌,为这个城镇的人们带来幸福和和平。”

    那时候,年幼的萨拉,并不是非常理解母亲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是的。”

    萨拉只能这样回答母亲。如果,能够再一次回到那个时候,她到底会如何回答呢。

    “那么,就和我一起来吟唱吧。”

    “好的,母亲大人。”

    两人一起吟唱了起来。母亲爽朗优美的歌声,与萨拉年幼,清澈悦耳的声音,让内庭陷入了一片安宁。

    没错,已经不可能再回到那一天了。那个因为唱歌,打从心底里感到高兴的日子。

    萨拉再一次吟唱起来。像是在呼唤母亲一样。像是掺杂着悲伤的感情似的。

    突然,背后传来了大门打开的声音。萨拉回头一看,原来是大臣安禄山。在那个闪亮着查克拉光芒的阴暗房间里,这个男人的脸上浮现出了阴暗的笑容。

    “萨拉女王。您在做什么?”

    安禄山一边说着,一边进入了大厅。

    “臣民们都等待着赞颂您,称赞您呢。由您母亲以及萨拉女王您所建造的这个美丽的城镇,为了赞颂这个楼兰……。”

    萨拉依然是回头看着安禄山,显得有些精神恍惚。

    安禄山继续鼓励着萨拉。

    “请站立在臣民们的面前吧,请展现您的笑容吧。代替您的母亲,现在必须由萨拉女王您来引导臣民们才行呀。”

    “我知道了,安禄山。”

    萨拉强颜欢笑,含着泪站了起来。就这样,朝着安禄山一路走来的过道走去。

    而此时的安禄山,只是静静地目送着这个少女的背影,看着她向过道对面缓缓走去。

    在人们欢呼雀跃的时候,露天阳台的门缓缓地打开了。

    “女王大人!是萨拉女王大人!”

    欢呼声变得更为热烈起来。像是回应人们的欢呼声似的,从门中走出了一个穿着盛装的少女。

    “啊!?”

    在露天阳台的隐蔽处,观察着的君凌海,在看到了女王的面容之后,不由自主地叫出声来。因为女王正是在地下唱歌的,那个少女。

    “那家伙是女王!?”

    人们的欢呼声,现在仍然是震耳欲聋。萨拉环视着人们,微笑着向大家挥着手。

    “这样啊……这家伙,就是女王呀。”

    在君凌海的脑中,最初相遇时,少女哭泣时的表情一闪而过。那时候哭泣的表情,应该也没有过去太长时间吧,而现在居然微笑着和人们打招呼,这种强烈的反差让君凌海感到非常地不合调,总之上前去和她谈谈就能够知道些什么吧。

    “总之,现在去询问一下那个家伙,总能知道些什么的吧。”

    在自言自语的君凌海眼前,突然发生了异常情况。

    之前一直在招着手的萨拉,突然间身体开始前倾。

    “啊!”

    一脚踩空,顿时萨拉的体重全部支撑在了露天阳台的扶手上,当然那扶手绝对是能够支撑住萨拉身体体重的,但没想到那扶手像是被人做了手脚似的,像积木一般就这样倒了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

    说时迟,那时快,君凌海的身体已经动了起来。向着落下的萨拉跳了过去,在空中接住了她的身体,并将查克拉聚焦在脚部,然后想要牢牢地站在塔的壁面上。但是,以现在抱着萨拉的身体状态,是无法完全阻止下落的势头的。

    “可恶——!”

    君凌海用力地踢了一下壁面。用惯性在空中不停地翻滚着,眼看着君凌海就要接近地面了。

    咚!

    君凌海的全身受到了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冲击。就这样,君凌海摇摇晃晃地靠着身后的墙壁,全身无力地坐在那里。

    看来,那里是包围广场墙壁的外侧。附近察觉不到人类的气息。

    “……呼……”

    君凌海松了一口气,看着抱在手中的萨拉。少女,好像是因为落下时的冲击而昏了过去。突然,她的眼皮动了几下,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嗯……!?”

    “已经没事情了哟。”

    就在微笑着的君凌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呀啊啊啊!”

    少女以猛烈的气势,一巴掌向君凌海打来。由于那速度以及精确度实在太惊人了,君凌海有脸被反复地抽打着。

    “快放开我!你这家伙——”

    “喂,喂,我说,你给我冷静一点……啊啊!”

    君凌海,直到最后都没能把话说完。为什么呢,那是因为此时萨拉又给了君凌海一下肘击,那一肘击深深地陷入了君凌海的脸部之中。

    “呃啊!”

    君凌海一边喷着鼻血,一边回头看着萨拉。

    “你实在是太放肆了!”

    “什么呀。我刚才可是救了你啊!”

    君凌海一边说着,一边把捏着鼻子把它抬高。

    “……什么!?”

    因为刚才那句话总算是回过神来似的,萨拉摆出一副惊讶的表情环顾着四周。看来她总算是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啊……那看来要向你道声谢了。谢谢你。”

    君凌海一边捂着脸,一边心里说道。

    “搞什么呀,这个女人。”

    然而此时的萨拉,再一次看着君凌海,心里说道。

    “多么粗鲁的家伙呀……”

    两人对视了很短一段时间后,君凌海先开口说话了。

    “你是女王大人对吧。”

    萨拉挺起胸膛,摆出一副自豪的表情说道。

    “我就是,楼兰的女王,萨拉。”

    对于萨拉的话语,君凌海并没有掩饰自己的惊奇。

    “楼兰!?果然……这里果然是,楼兰呀。”

    萨拉眯着眼睛看着君凌海。她的眼神像是在说,居然让我先自报家门,而自己却完全不提自己的出身来历,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君凌海像是突然想起了自己疼痛的脸颊似的,慌慌张张地坐了起来,并向萨拉介绍了自己。

    “啊,我的名字叫漩涡君凌海!木叶村的忍者……话说这里真的是楼兰吗?刚才我所在的楼兰,可是一个破旧不堪的遗迹哟。”

    听着君凌海说的话,萨拉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不要说莫名其妙的话好不好。楼兰可是从我的母亲那里继承而来,是我最重要的城镇呢。”

    “这样啊……我真是完全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虽然君凌海的心情依然是难以平静,但如果再怀疑萨拉所说的话那也是无济于事的。因为萨拉的态度以及所说的话,也完全不像是在骗人的样子。

    于是君凌海决定改变一个话题。

    “话说你为什么会从塔上面掉下来呢。”

    “什么!?”

    对于君凌海所说的话,萨拉显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抬起头看着上方。

    “……感觉像是被人从后面推了一把……”

    “什么!?那么说来,看来是有人想要取你的性命咯?”

    听着君凌海所说的话,萨拉突然认真地回过头来。

    “不会吧!应该没有人会想要取我的性命吧!你也看到了不是吗,臣民们都疯狂地呼唤着我的名字呢!”

    “但是,你不是说你被人从背后推了一把嘛。”

    “那是……”

    虽然萨拉显得有一些疑惑,但还是立即地抬起头说道。

    “那一定是我搞错了!”

    然而,在萨拉没把话说完之前,君凌海已经拔出了手里剑,迅速地站了起来。

    “什么!?”

    “这群家伙!”

    在君凌海的眼前,那些戴着面具的忍者悄无声息地跳了下来。

    戴着猫头鹰面具的忍者看着君凌海。

    “你没有遵守我们的约定呀……”

    君凌海看了对方一眼。

    “那也没办法!我也是有任务在身的!承蒙你的帮助了,虽然我们都是木叶村的忍者,但对于初次见面的人给我的命令,我怎么可能会去服从呢!”

    但是,戴着面具的男人们只是沉默地看着君凌海而已。

    “……再说了,眼前的这位女王大人从塔上掉了下来,我总不能不管吧!”

    “喂,我说你们——到底是来干什么!”

    说话的是萨拉。她站了起来,用严肃的表情看着那三人。戴着面具的三人,依然保持着沉默,萨拉死死地盯着他们三人。

    君凌海惊诧不已。

    “话说,你们说有任务在身……难道说,是来取女王的性命的吗!?”

    君凌海一边说着这样的话,一边为了保护萨拉而走到了她前面,举起手里剑,向着戴猫头鹰面具的男人发起了攻击。

    但是,君凌海,原以为应该打中的那一击,却完全没有打中的感觉。

    “——真是受不了。”

    在背后听到了一声叹气声,君凌海的动作一瞬间停止了。顿时,双手无法动弹失去了自由,一把剑刃已经架在了君凌海的脖子上。

    “啊!”

    君凌海使尽全力想从束缚中逃脱出来,但对手的腕力实在太强,让他无可奈何。

    在耳边,再一次听到了叹气的声音。

    “请你不要误会好不好。我们是来保护女王大人的哟。”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