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安禄山的阴谋! 上

一时人物风尘外 作者:炎若星痕

      楼兰中心的中央塔,这里建造的建筑物可以说是集合了科学技术的精华。

    这面墙壁,一边反射着阳光一边升了上来。这是一部电梯。

    为了让塔的升降变得更容易,所以这里的设置运用了制造傀儡的技术。

    在电梯中站着的是,浮现出一脸不安表情的萨拉。

    “他们明明对安禄山的事情一点都不了解……不管是君凌海,还是那些忍者都在那里说风凉话!”

    萨拉一边说着一边咬着嘴唇,怀疑安禄山,就等于是否定至今为止一直信任着安禄山的母亲以及自己。那么,我是不是应该去证实一下那些刚认识的人所说的话呢。

    正因为这样,我才更有必要去直接见一下安禄山,把事情问问清楚才行。

    不对,真的是这样吗?萨拉自己,难道也对那个男人的某些地方抱有质疑吗?

    萨拉奋力地摇着头,注视着高层的塔楼,安禄山应该就在那里。

    “那家伙,到底跑哪里去了?……嗯?”

    从外部攀登塔楼的时候,君凌海发现了萨拉的踪迹。因为完全迷失了萨拉的踪影,所以君凌海考虑着是不是应该到塔的外面来寻找一下,就在那时,偶然中发现了萨拉乘着电梯的身影。

    真是太幸运了,电梯升降的情形能够从外部清晰地看见。

    “终于找到了!”

    君凌海迅速地离开了自己所在的地方,向着中央塔赶去。

    随着信号铃响起的同时,电梯也停了下来。萨拉穿过打开的电梯门,脸上显露出了一副严肃的表情。

    “安禄山的清白,就由我来证明吧。”

    夕阳的阳光从窗口中射入,萨拉朝着安禄山的办公室走去。

    在思考着事情的萨拉并没有对周围的情况有所防备,所以她根本没有注意到走道处隐藏着的人影。

    “!?”

    突然,被一只强有力的手腕给抓住了,萨拉这才察觉到入侵者的存在。由于抓住她手臂的力量实在太强,萨拉挣扎了片刻,便被拉进了打开的门中。

    “呀啊啊啊!”

    当萨拉被拉进房间的同时,背后的门也被关了起来。由于受到了拖拉时的冲击,双膝跪地倒下的萨拉,在阴暗的仓库中感到了许多人的气息。

    “啊!”

    萨拉抬起头,出现在面前的是,一个蒙着面只露出了眼睛的人。

    那双眼在黑暗中发着光,一直注视着自己,萨拉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

    “这些人……难道真的是,想要来取我性命的吗……”

    把萨拉拉进这个地方的人,站在眼前,一边盯着萨拉的身体一边说道。

    “你,真的是萨拉女王吗?”

    一个女人的声音。

    萨拉咬紧牙关,挺起胸膛,保持着自己的威严回答道。

    “我就是女王萨拉!如果你想取我性命的话,那就堂堂正正地来取吧!”

    当场的气氛突然发生了改变。蒙面的人们,像是要杀掉猎物似的摆出了战斗的姿势。

    虽然萨拉感觉到自己可能要惹来杀身之祸了,但态度依然是那么的强硬,不过表情还是显露出了些许的害怕,目不转睛地盯着对方。就算是被杀害,我也不能失去作为女王的尊严。

    但是,对手下一步的行动让她感到非常地意外。

    “快还给我!”

    “什么!?……还什么?”

    “不然的话,我们完全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跟着那个女人的声音,背后的人也叫了起来。

    “还给我们,还给我们!”

    蒙面的女子,低声威吓道。

    “大家都是认真的!”

    现在的萨拉感到无比的困惑。说是要自己还东西,那到底要还什么呢。眼前的人们,到底要自己做些什么呢,真是让人无法想象。

    突然,萨拉背后的门打开了。不知是谁猛地跳了进来。

    “萨拉!”

    是君凌海。他快速地拔出查克拉刀,挡在了萨拉的前面,站在了蒙面人的面前。

    “你们这群人!给我离萨拉远一点!”

    君凌海举着查克拉刀,向着先前威胁萨拉的女人摆出了战斗的姿势,突然对手向后退了几步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啊!”

    顿时,女人身后一个高大的人影,发出了惨叫的声音。

    “呀啊!救救我!请饶我一命吧!”

    其他的人也发出了害怕的声音,甚至还出现了扔掉手中武器,投降求饶的人。

    突然,灯亮了。

    在仓库中站着的人,和想象中不同,怎么看都是一些由老人以及女人小孩组成的团体。手中的武器也只是一些木棍,农具之类的东西,要是真战斗起来还真派不上什么用场呢。

    站在最前面的女子,摘下了蒙面的纱布,露出了真面具。像是在模仿她似的,其他的人也接二连三地摘下了蒙面的纱布。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呀。”

    君凌海显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向他们提问道。女人背后一个胖胖的少年,战战兢兢地回答道。

    “我叫萨赖。绝不是什么可疑的人哟!”

    在萨赖说话的同时,显露出一副神秘表情的女人低下了头。

    “刚才真是失礼了。我叫雅子。”

    “我们,只是有件事想求萨拉女王帮忙。”

    “是什么事情呢。”

    站在惊讶的君凌海背后,萨拉静静地开了口。

    “你们,到底想要我归还你们什么东西呢?”

    在中央广场,正好是晚上的盛装游丅行达到高丅潮的时候。

    天空中绽放开了好几朵烟花,广场上有着好几辆被装饰的极其漂亮的彩车,许许多多的人都前来参观。

    在广场阴暗的角落处,有一个从地下水道口爬上来的人影。

    那就是萨赖。

    移开重重的井盖,萨赖从洞口钻了出来,而紧随其后的就是雅子,萨拉和君凌海,他们隐藏着气息来到了外面。

    而且,他们一直潜伏在暗处,在不被别人发现的情况下,朝着广场的方向跑去。看到盛装游丅行的时候,萨拉刚才的紧迫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用天真无邪的声音说道。

    “真漂亮呀……”

    “什么!?”

    君凌海皱着眉头板着脸。而在一旁看着盛装游丅行的雅子,也静静地说道。

    “在这里观赏盛装游丅行,显得格外地美丽呀。”

    “我说你们啊……”

    君凌海不耐烦地看着萨拉。但是,萨拉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看着在光芒中慢慢前行的游丅行队伍说道。

    “这个游丅行活动,是由安禄山发起的。他与臣民们用这样的活动鼓励着因为母亲突如其来的死亡而感到无比悲伤的我。”

    但是,萨赖非常不爽地说道。

    “那还真是奇怪呀……”

    “有什么奇怪的。”

    “大家,一直把萨拉女王您当作是笨蛋来看待,把您称为是被丅‘操纵的公主’。”

    萨拉露出迷茫的表情看着萨赖。

    “什么!?被操纵的公主……。”

    此时雅子突然插话进来。

    “笨蛋!快给我安静一点。”

    “知道了啦!”

    被雅子怒目而视的萨赖,用一种满不在乎的口吻回答道。雅子朝着萨赖叹了一口气之后,再一次转身看着萨拉。

    “真是非常对不起,女王殿下。但是,萨赖这么说也是不能怪他的。大家的亲人,在那个早晨,都被带走了。听说那是萨拉女王的命令……”

    君凌海惊讶地看着萨拉。

    “是真的吗?”

    “不要乱说!”

    回头看着雅子的萨拉脸上露出了愤怒的表情。

    “我从没有下达过那样的命令!”

    “是真的吗。”

    萨赖用带有敌意的口吻问道。

    “我的父亲和哥哥,都被你们给带走了。”

    “被带到了这个国家的某处,听说是被带去建造战争用的兵器了。所以,大家才想直接来向萨拉女王您确认一下真相……”

    听了雅子的话,君凌海看着萨拉。

    “大家都在说谎!既然这样,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的臣民在疯狂地呼唤着我的名字呢!?”

    此时,萨赖用极其冰冷的眼光看着萨拉。

    “欢呼雀跃的臣民什么的,这里一个都没有。”

    “你在说什么!这里这么多的臣民们不都在欢呼雀跃着嘛!”

    君凌海,仔细地盯着欢呼雀跃的人们看着。并没有感到任何异样的感觉。但是就在那时,一道闪光从君凌海眼前闪过,君凌海抬起头把视线转移到了人们的头上。

    “!?”

    君凌海举起查克拉刀,并向查克拉刀传送着查克拉。顿时,刀身上已经形成了查克拉的刀刃。

    “呀啊!”

    君凌海,就这样用查克拉刀向着民众的头上投去。回转着的手里剑从人们的头上通过的同时,貌似有着一闪一闪的光芒。

    就像是被线操纵着的人偶一样,人群中的好几个人无力地倒了下来。尽管这样,周围的人像是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件事似的。

    君凌海一边接着返回的查克拉刀,一边向着刚才倒下的人影赶去。接着,君凌海捡起了那个人影,把他带了回来扔在了萨拉的身边。

    咔嚓!

    “!?”

    那并不是人类。仔细一看,它只是穿着人类的衣服,一具没有生命的人偶。

    “快看,是傀儡……”

    “什么?”

    面对着惊讶的萨拉,君凌海朝着人群的方向指去。

    “那些家伙全部都是被丅操纵着的人偶!”

    仔细一看,它们的动作的确是显得有些僵硬。从远处看,的确是像普通的人类,但仔细观察的话,它们的皮肤完全没有光泽,眼睛处像是挖了两个窟窿一样,脸部没有任何的表情。

    那些,不是人类的家伙,只是装作人类的样子挥舞着,看得人顿时会产生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恐惧感和厌恶感。

    萨拉,看着在广场上移动着的傀儡,顿时哑口无言了。

    “萨拉!”

    被君凌海呼喊着名字的萨拉,总算是回过了神来。

    “你给我,看仔细了!”

    君凌海将手放到,倒在地上傀儡的腹部处,往傀儡的身体内传送查克拉。立即,传送到傀儡身体里的查克拉,使左手前端连接着的查克拉线流动了起来。查克拉线与广场上方的管道相连,在那些管道处隐隐约约能够看见查克拉线流动着的光芒。

    “查克拉线是从那根管道处衍生下来的……”

    从傀儡的前方站起身的君凌海,发现傀儡的查克拉不断流向上方的铁栏杆,君凌海俯视着铁栏杆说道。

    “那里,就是这个城镇的动力源,那里流淌着龙脉的力量。”

    萨拉这样说道。从她的话语以及表情可以看出,她的态度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强硬,看来她开始慢慢地接受事实了。广场上存在的东西,看来是给萨拉带来了不小的打击。

    “从那个管道处,看来也能够传送操纵傀儡的查克拉呢。”

    萨拉接受了事实,就在君凌海小声嘀咕着的瞬间,突然,广场中响起了响亮的喇叭声。与此同时,中央塔露天阳台的门也打开了。

    萨拉惊讶地咽了一口气。

    从露天阳台的内部走出来的是,和萨拉穿着相同衣装的人影。身高和外型都和萨拉几乎差不多,但是她的动作看上去却是那么的不自然。

    没错,那只是假扮成萨拉样子的傀儡而已。

    看着向民众们挥着手的傀儡,萨拉发出了低沉的声音问道。

    “那是……怎么一回事……”

    “百足这个家伙,他打算把你也变成傀儡啊!”

    听着君凌海的话,萨拉露出了呆滞的眼神。这是不可能的。她是这么想的。但是,展现在眼前的事实,已经证实了君凌海所说的话才是正确的。

    萨拉的眼神显得是那样的无助,而此时的萨赖和雅子也只能回过头来用怜悯同情的眼神看着萨拉。

    尽管如此,萨拉还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骗人的!那是骗人的吧!安禄山是不可能做这种事情的。”

    说着说着,萨拉向着广场奔跑而去。

    “萨拉!”

    虽然君凌海立即追了上去,但是广场已经被傀儡的团队给填满,几乎没有留下一丝空隙,所以君凌海并没能追上萨拉。而且,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距离与萨拉越拉越远。

    “你要去哪里啊!快给我停下来!”

    但是,无论君凌海怎么呼喊,萨拉都没有回头。

    “萨拉!”

    君凌海的呼喊是徒劳的,此时萨拉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人山人海的傀儡之中。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