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安禄山的阴谋! 下

一时人物风尘外 作者:炎若星痕

      到了深夜,游行的彩车一辆接着一辆朝着广场的出口开去。

    在零星的人群中——在傀儡群中,君凌海仍然在寻找着萨拉的身影。

    “到底,跑到哪里去了啦。”

    此时听到了歌声。君凌海停下了脚步,朝着传来歌声的方向看去。

    细小的道路下有着好几层台阶。在一个抱着婴儿的圣母玻璃像前,萨拉抱着膝盖蹲坐在那里。能够看见她的嘴巴微微地抖动着。

    察觉到君凌海的萨拉抬起头来。同时,歌声也立即停止了。

    “那首歌,是我们第一次相遇时唱的吧!”

    萨拉向着君凌海露出了悲伤的笑容。

    “这是母亲,一直唱给我听的歌曲。”

    之后,萨拉就开始讲述安禄山来到楼兰后所发生的事情了。

    “安禄山向母亲进言,希望母亲能够为了这个城镇,为了这个城镇的人民使用龙脉的力量。利用母亲龙脉的力量,与安禄山的科学技术相结合,转眼间这里就发展成了一个拥有一千多座高塔的城镇了。”

    萨拉的母亲,塞拉姆所引导的龙脉的光芒,被安禄山所建造高塔所吸收,为楼兰带来了极大的能量。在那之后为了建造更多的高塔来释放出能量,原本只是一个小部落的楼兰,顿时变成了这个时代具有象征性的大都市。

    “但是,母亲却壮志未酬身先死……”

    塞拉姆的葬礼,是在那个内庭举行的,也就是君凌海与萨拉初次见面的地方——,在那里看到的,类似于墓碑一样的东西,就是塞拉姆的坟墓。

    从那以来,萨拉经常会去内庭,在母亲的墓碑前继续吟唱着那首歌曲。

    “因为母亲死后,就只有安禄山一直在自己的身边……没有其他……没有其他人……”

    萨拉的声音渐渐消失,膝盖靠近着脸部蹲坐着。

    “我没有亲人……但是,我有一个叫作**仙人的师傅。虽然他已经死了。”

    萨拉抬起头来看着君凌海。君凌海此时的表情显得有些悲伤,接着鼓起勇气微笑着回过头来看着萨拉。

    “但是,师傅教会了我许多东西。决定要去做的事情,就绝不能放弃。我不服输的毅力以及我的忍道,可都是遗传于师傅的呢。你的母亲,应该也教会了你许多各种各样的东西吧?”

    “是的……”

    “那么,就再回想一下,你母亲想要做的事情,考虑考虑现在应该做些什么。”

    君凌海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圣母的玻璃像。像是被君凌海吸引了一样,萨拉也再一次向圣母像看去。

    “你现在要去做你应该做的事!而且,绝对不能放弃!”

    萨拉虽然显露出了一副迷茫的表情,但在不久之后,便用坚定的眼神,把视线从圣母像那里转投到了君凌海身上。

    然后萨拉站了起来,凝视着君凌海说道。

    “首先,我要去确认一下这个城镇的真实现状。我们女王,是能够感受到龙脉的力量的。还有就是要去确认一下,那根管道所连接的龙脉到底是从哪里流淌过来的……”

    “很好,那我们走吧!”

    在那之后君凌海与萨拉,去和潜伏在广场附近的雅子与萨赖汇合,然后通过萨拉的指引,前往连接龙脉的地方。

    楼兰中的管道数量,多得让人难以想象。而且,它们的分支都纵横交错,错综复杂,经常还会通往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地方。要是跟着自己的直觉乱走的话,绝对是不可能到达目的地的吧,而萨拉非常熟悉楼兰的整体构造,所以几乎没有走什么弯路,萨拉带领君凌海一行人,来到了龙脉管道最为集中的排气口出口处。

    从四面八方延伸到这里的管道,都连接在了一根长约十米,高度约为五米左右的巨大圆柱体上,管道往那根圆柱形的柱子内侧延伸进去。萨拉一边指着那个,一边回过头来看着君凌海。

    “这根排气口,应该是连接着城镇整体龙脉流动的汇聚点。”

    萨拉用急切的眼神催促着君凌海,让他打开嵌入地面的排气口盖子。接着,君凌海回过头来看着一脸担心的萨赖和雅子。

    “如果找到你们的家人我一定救他们出来的。所以,你们两个一起在这里等着吧。”

    之后的道路,负责带路的萨拉是必须留下的,而剩下的两人则准备让他们原路返回。

    因为不知道敌人会隐藏在什么地方,君凌海一边保护着萨拉一边和敌人进行战斗已经是竭尽全力了。

    萨赖向着君凌海和萨拉走了过来。

    “是真的吗?”

    “我以女王之名向你保证。”

    萨赖像是被萨拉坚定的回答震慑住了一样向后退了两步,并点了点头。

    “那么,我们回去吧,萨赖。”

    被雅子催促着,萨赖朝着原路返回,但走了几步忽然停了下来,叮嘱着说道。

    “说话算话哟!”

    “好的,就包在我身上吧!”

    君凌海向着萨赖竖起大拇指回答后,移开了排气口盖着的方格状盖子。

    排气口处的洞穴出现了。想要爬到内部,就只能依靠手边的铁栏杆了。

    “好的,让我们走吧。”

    君凌海抬头看着萨拉,她好像是被这个深不见底的洞穴给吓到了。但是,萨拉还是转过头来坚定地看着君凌海,点了点头。

    “好的。”

    十米……不对,我们已经向下爬了一百米左右了吧。来到了这个洞穴的底部,在君凌海等人的脚边终于出现了一个通风口。从通风口的缝隙处,隐约中看到了一个非常巨大的设备。

    君凌海取下嘴上叼着的手里剑,把它插在护墙板边框的缝隙中。打开了铁锁后,用手压住那个快要被翘起的边框,灵活地从洞穴处跳了下去。

    着地的地方,是一条并不宽阔的道路。路的周围还会弥漫出朦胧的蒸汽,绝不是一个视野非常清晰的地方。

    确认了周围一切安全之后,君凌海抬头看着萨拉。而萨拉此时则试图通过靠在墙壁上的梯子慢慢爬下来,看来她现在已经陷入了一场苦战。

    “啊!”

    随着小声的惊叫,现在的萨拉只有一只手能够勉强地抓住通风口的边缘,整个身体则悬挂在半空中。

    突然间,君凌海跳了出去,双手接住了萨拉掉落下来的身体。尽管是成功地接住了萨拉,但是君凌海和萨拉一起滚落到了那条窄小的道路上。

    “好疼……”

    好像是重重地撞到了什么似的。君凌海按住了皱着眉头想要站起来的萨拉,并再一次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感觉不到敌人的气息。

    君凌海在嘴巴前竖起一根手指,示意让萨拉保持安静,而萨拉捂住自己的嘴巴,认真地点了点头。

    之后,两人暂时,趴在这条窄小的道路上向前爬行着。就在前进了不久,在浓厚的蒸汽中,那些壮观的管道,再一次出现在了君凌海和萨拉的面前。

    “这是……”

    在那些错综复杂的管道下方,有好几个男人,回转着圆筒形的转盘,看上去像是要发动某种机器的样子。在那周围监视着的家伙,就是和萨拉的护卫几乎相同的傀儡士兵。

    蒸汽喷出时所产生的热气与湿气,使得君凌海与萨拉在这样的空气中感到非常地难受。

    而下方的空气显得更为恶劣,那到底是怎样一种感觉,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从远处看去,男人们汗流浃背,一副不愉快的表情,显而易见他们对强迫自己来这里劳动的家伙表示非常地不满。而且从他们的动作来看,疲劳的程度绝非一般。

    而在他们的周围,咆哮着的巨大机器持续运作着,傀儡被一个接着一个地生产出来。

    “傀儡士兵!”

    君凌海感到十分惊讶,在一旁的萨拉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真是不敢相信。安禄山,为了制造兵器居然会把民众拉过来做苦力……”

    在萨拉注视着的方向,正在进行着傀儡手部活动的实验。从傀儡乍一看没有任何东西的手臂中,突然伸出了一把短剑,萨拉的表情显得非常地惊恐。

    “现在怎么办。”

    面对君凌海的提问,萨拉用坚决的口吻回答道。

    “我绝对要阻止这种事情。”

    萨拉一边说着,一边开始追踪起连接机器的管道。萨拉好像能够看见管道中流动着的龙脉。萨拉在移动自己视线的时候,脸上显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请把我带到那里去!”

    “什么!?”

    “快点啦,拜托你了。在那里的话,我能够切断龙脉的力量!”

    最初,萨拉手指的地方,因为被漂浮的蒸汽给遮住所以完全看不见那里所隐藏的东西。现在随着蒸汽的散去,渐渐地能够看见那下方隐藏着的东西了。

    在那里,有一个被挖掘出来的四方形低洼。而且在那低洼的中心好像有着某种术式似的,周围还有四座石头雕像包围着它。

    “好的,你可要抓紧了哟。”

    刚说完,君凌海让萨拉站了起来,一手托住背部一手托住膝盖处,把萨拉一下子给抱了起来。并让萨拉用手紧紧抓住自己的颈部,然后就朝着工厂方向的管道跳去。

    一边躲避巡逻的傀儡,一边朝着那个术式的地方赶去。虽然让人很不爽,因为这些傀儡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毕竟它们都被查克拉线给操纵着,所以在这里如果不小心和它们战斗的话,可能会招来新的危险。而且,萨拉是没有任何战斗力的。

    君凌海和萨拉忍耐着,躲过了巡逻的傀儡,终于,来到了萨拉发现的那个留有术式的地方。“请离我远一点。”

    制止了想要一同进入低洼的君凌海,萨拉单独一个人,进入了术式的中心。

    在那里,以十字形的花瓣为中心,雕刻着一个像眼睛一样的浮雕。萨拉在那之前单膝跪地,交叉双手摆出了祈祷的姿势。

    “以女王之名命令你!切断洪流,汝,请封住自己的力量吧!急急如律令。”

    萨拉一边说着话,一边松开交叉着的双手,将手掌遮住了那个像眼睛一样的浮雕。

    然后集中精神闭上眼睛,遮住浮雕的手面向浮雕慢慢地放下。

    当萨拉的手,触碰到浮雕中的瞳孔时,包围着眼睛浮点周围的术式,变成一道光芒扩大开来。再一次集中精神祈祷起来,那个如同眼睛一样的浮雕,出现了一条纵向的裂痕,然后瞳孔便慢慢地闭了起来。当瞳孔闭上之后,这次眼皮也慢慢地闭了起来。

    当眼皮完全闭上时,那周围扩散开来的术式文字,像是被吸进了眼睛中似的就这么消失了。而且,在低洼中那些复杂的术式痕迹也都完全消失了。

    在那里注视着具体情形的君凌海,忽然回过神来环顾了四周。顿时龙脉所发出的光亮也急速消失,工厂中所有机器的机能也停止运作。

    直到最后一点光亮也消失了,与此同时萨拉站立了起来,回头看着君凌海。

    “这样就没事了。我已经切断了流淌入工厂的龙脉了。”

    君凌海微笑地看着萨拉,一路小跑向萨拉跑去。

    “真是太好了。那么,趁现在。”

    唰唰唰!

    在君凌海的头上,突然闪亮起了查克拉线的光芒。

    君凌海表情严肃,像是在感觉敌人气息般观察着四周。突然,输送机上方的傀儡部件,发出了咔嗒咔嗒的声音,并组合在了一起。

    萨拉迅速向君凌海的身边靠近。君凌海则是为了保护萨拉站在了她的前面,摆好了战斗的姿势。

    在传送机的上方,好几台傀儡士兵已经组合完毕了。与此同时,君凌海和萨拉都听到了似曾相识的声音,从工厂中传来。

    “女王殿下,您在那个地方做什么呀?”

    两人朝着发出声音的地方回过头去。上方走道的扶手前,慢慢地出现了一个大个子的人影。

    “安禄山!”

    “什么!?那家伙就是安禄山!?”

    从上方俯视着君凌海和萨拉的人物,没错,虽说面容和百足还是有几分相似的,但这外形的变化也未免太大了吧。百足给人的印象一直都是身材瘦弱,脸型较小的感觉,但这个叫安禄山的家伙,和原来的百足相比体格可是健壮多了。

    萨拉抬头望着安禄山,用挑衅般的口吻说道。

    虽然君凌海努力奋战着,但面对如此多的数量实在是无能为力了。终于,君凌海被怎么杀都杀不完的傀儡给制服了,把君凌海包围得无法动弹的傀儡们此时开始变化自己的形状。

    “哇啊!哇啊啊啊啊啊啊!”

    傀儡们,变换着自己的形状,把君凌海覆盖住,渐渐地形成了一个限制住君凌海活动的外壳。

    “!?”

    感觉到了身后异常状况的萨拉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去。现在,傀儡的军团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拥有着不规则形状的物体,它一边把君凌海吞噬进去,一边变化着自己的形状。

    “啊……可恶……”

    只留下了**的声音,君凌海便被那个家伙完全吞噬了。与此同时,那个蜿蜒起伏,不断移动着的物体,变成了一个巨大甲虫的样子。从关节处会喷出蒸汽,这个甲虫形状的傀儡,慢慢地站起自己巨大的身躯。

    “君凌海……”

    “呃……呜呜呜……”

    在甲虫胸口处打开的缝隙间隐约能够看见君凌海的身影。虽然君凌海看上去像是要努力地逃脱傀儡的束缚,但是那个甲虫傀儡连动都不动一下。

    百足抬起头,发出了得意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出不来的。是不是用不出力量呀?因为那个傀儡,把你的查克拉都给吸收殆尽了。”

    萨拉,对着百足怒目而视。

    “快住手,安禄山。”

    但是,百足回过头来不断地嘲笑着萨拉。就这样,他乘上了附近的升降机,向着萨拉所在的最底层降落下来。

    “真是要向您说声感谢,萨拉女王。代替亡母,为了我伟大的目的如此尽心尽责。”

    说完这句话后,百足的脸上露出了让人厌恶的笑容。

    “所以,就和你的母亲一样,请去死吧。”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