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瞳中记忆

一时人物风尘外 作者:炎若星痕

      「怪、怪物……」首先发出声音的人是仙道地龙。「是、是狼咽!他、他用两只脚站着!」

    「有五丈高啊!」声音接踵响起。「它、它背后银色的触手是什么东西!?」

    「快、快看……被触手缠住的人都一个接一个的被吸干了!」

    「守备队……谁快去叫守备队来!」

    狼咽每挥动一次手臂,都会响起一声轰鸣,随之有什么被破坏。

    「一番队,快放小筒!」

    警务的小筒喷出火来,可是狼咽似乎根本没有感觉。至少,怪物的查克拉没有分毫变化。

    「吼噢噢噢噢噢!」

    它一声咆哮,警务们全被吹飞。通过小筒乱糟糟的声音,我理解了这一点。

    「哇啊啊啊!」

    「不行!小、小筒完全不起作用!」

    狼咽仰头对月,发出一声长啸。简直就像要用这一声通告世界——复仇之时终于来临。

    「呜啊啊啊啊」悲鸣此起彼伏。「被、被他背后的触手缠住了……就、就会变成木乃伊!」

    「快、快逃啊!」

    锵!

    怪物每踏出一步,大地就震动一下。

    锵!

    锵!

    「不、不要啊!别过来!」人们弱小的查克拉一个接一个的消失,取而代之地,则是怪物的查克拉逐渐变得庞大。「我不想死!」

    我起初以为是怪物在追赶人类。

    然而,站在高处、并且是高树之上俯视,我很快就察觉到了并不是如此。

    狼咽所前往的,是村中亮着万家灯火的地方。

    「它想要去村中心吗……」

    随意地吞噬着周围的人群的查克拉,狼咽为了索求更多的查克拉,逐步前行着。

    完全不能理解这是什么状况,回过神来,我便已经靠着仅剩的听力跃到了空中。

    十分钟。

    我的脑中只剩下这一点。

    最长只有十分钟……十分钟以内不做出了结的话,贵奈就会死!

    我使出了螺旋丸。

    「零志!」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叫喊着。「我会设法让那怪物晕倒!你趁机瞄准它的弱点!」

    我的声音还没落地,零志就跃到了我身边。「谭钧元先生,狼咽在两点的方向!」

    手中的螺旋丸膨胀起来,怪物已迫在眼前。

    我举起手,瞄准了狼咽的脸。

    正在这时,零志忽然撞开了我。

    「!?」

    我立刻就知道了原因。

    数枚苦无擦着我的身体飞过。

    「可恶!」螺旋丸砰的一下打偏了,消失的无影无踪。「是谁!」

    我们着陆在连翘堂的屋顶上,转瞬就被数条人影包围起来。

    「仙道……」

    阴险的笑声盖住了零志的声音。

    「呵呵呵呵……哎呀,我真没想到贵奈就是狼咽。」

    「不是的!」零志怒吼道。「只不过是贵奈的怒意太激烈,变得无法封印住狼咽了而已!」

    「因为贵奈的怒意太激烈了?」他发出嘲笑的声音。「嗯?这么说来,狼咽之所以会出现,全是我的责任了?这样的话,那怪物就得感谢我才行了呢……因为,四下宣传贵奈就是木乃伊事件的凶手,对村里那些人煽风点火的人,就是本大爷我啊!」

    「嘻嘻嘻。」敌方忍者全都笑起来。「嘿嘿嘿嘿。」

    「没有时间了!」零志几乎要哭出来了。「求求你们,要我做什么都行!不快点把狼咽封印到神社里的话,贵奈会死的!」

    「做什么都行?」仙道地龙说道。「那就把虎打狼的处方给我。」

    「虎打狼只能在我的体内炼成!」

    「喂喂喂喂,你不是说没时间了吗?」不知是谁这样说道。「赶紧按老大说的做啊!」

    「零志。」我开口说道。「你去追狼咽。」

    「谭钧元先生……?」

    「等处理完这些家伙,我也会追上去。」

    「可是谭钧元先生……你的眼睛……」

    「不要担心。」我用看不见东西的眼睛瞪着敌人。「正好来做热身运动……快走!」

    「谭钧元先生……这里就拜托你了!」

    零志一跳起身,敌人就袭击上去。

    「火遁·豪火球之术!」

    我在零志与敌人之间,制出了一扇火帘。

    「混蛋……」仙道地龙低吼着。「我瞧你刚才的样子,似乎是眼睛看不见吧。」

    我将全副神经集中在耳朵上。

    听觉逐渐变得敏锐。

    男人们一行动,查克拉就会产生些许变化,透过空气传达给我。

    五人……这是右边敌人的数量。左边也有四人。庭院的树上还有两人,一直瞄准着这边。

    加上仙道地龙,总共是十二人。

    「荆山陵那次是我大意了。在这里碰到,算你倒了八辈子霉。」

    仙道地龙这样说道,敌人们的查克拉全凶暴燃起。有什么东西划破空气,风嗖嗖作响。是左起第二个人在挥舞锁链。

    「喂,小子们。这家伙眼睛看不见。赶紧报上次的……」

    嗖!

    我扔出了三枚苦无,权当打招呼。

    瞄准仙道地龙的那枚苦无被击落了,然而树上却有一人、紧接着又是一人,掉了下来。

    「不必废话。」我对敌人勾了勾手指。「十秒就解决了你们。」

    「竟敢小瞧我们……老子杀了你!」

    敌人们高声怒吼着袭来。

    我不能在这种地方浪费查克拉。因此,我尽量使用体术对付他们。我避开最初冲上来的家伙的攻击,一拳打中他的腋窝。

    「呜!」

    敌人**着倒下。

    我身体后仰,躲过锁链。顺势翻了个跟头,一脚踹飞敌人的下巴。脚刚沾地就立刻跳开,苦无擦着我的两侧脸颊、从我手腕下面、双足之间飞过。

    「可恶,你们磨蹭个什么!」仙道地龙怒吼着。「对手眼睛都看不见啊!」

    能听到他的声音,就足够了。

    此时此刻,仿佛穿过月夜的蝙蝠一般,我的心眼十分清明。

    「混蛋!去死!」

    白刃在我面前发出闪光。

    我堪堪避开接踵而来的太刀斩击,踢上敌人腹部。太刀从被踹飞的敌人手中飞起。

    我迅速抓住飞在空中的太刀,从腋下往后刺去。身后的敌人呼痛倒下。

    我的动作不曾停下,接着拔出苦无。两手各抓住三枚,扔向四面八方的敌人。

    悲鸣不断响起,我清清楚楚地感到对手的查克拉逐渐减弱。

    剩下的敌人,至多只有两名。

    他们似乎不打算攻击我,相反的,还发出怪叫四处逃窜。

    不能再在这种地方浪费时间了。

    嗅着风中的气息,我竖起耳朵,从屋顶一跃而起,追逐狼咽的查克拉而去。

    我蹬着树枝,在各家的屋顶上跳过。

    很快就追上了那邪恶的查克拉。

    「零志!你在哪儿!」

    「在这儿!谭钧元先生!」没过一会儿就传来了回复。「在谭钧元先生你那边十点的方向的树上!」

    我朝那边跳去,落在零志站着的树梢上。

    「过几分钟了?」

    「我想应该五分钟了。」

    「还有五分钟吗……该怎么办才好?」

    「我想赌一把,使用催幻术。」刚说完,零志就朝狼咽跳了出去。「虎狼通心!」

    我原本一片雪白的视界,很快染上了薄紫色。

    栀子花香从四周袅袅升起。

    我从查克拉的流动中明白了狼咽停下了动作。杀气也瞬间下降了许多。

    「谭钧元先生,请屏住呼吸!吸入虎打狼的话,即便是你也会失去意识的!」

    我听从了他的吩咐。

    「我马上来救你了,贵奈!」

    「这、这紫色的烟雾是什么?」在场的村民各种慌乱。「有人倒在地上地上!」

    狼咽脚步顿止,身体摇摇晃晃。

    它背后凶悍的触手也软软地垂了下来。

    怪物的查克拉逐渐平静下来。

    「他中了忍术!」

    一度消失在烟雾中的零志在墙壁上蹬了一脚,再度划破了烟雾。他瞄准狼咽的后背飞跃过去。手指结着印,口中快速地念着咒文。

    「狼咽虎吞!」

    然而,他却没能击中怪物的弱点。

    我刚感到怪物的查克拉忽然开始恢复,狼咽的尾巴就唰地一下挥起,将零志横扫了出去。

    「呜!」

    我立刻跳起来,在空中接住被扫飞的零志,然后两人顺势撞在大树上面。

    「一个人果然还是不行!」我向零志怒吼道。「还没封印催幻术就会被解开了!」

    零志似乎想说什么,但突然响起的炮声打断了他的话。

    轰隆!

    轰隆!

    轰隆!

    我立刻四处张望,零志也和我一样。

    「发生了什么事!?」

    「哈哈哈哈!守备队来了!」回答我问题的人是仙道地龙。他不知何时站到了我们附近的树上。「哈哈哈哈……干掉它!干掉它!快用大筒干掉那怪物!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哈!」

    轰隆!

    轰隆!

    轰隆隆!

    「呜呜呜……嘎嘎……啊啊啊啊啊!」

    狼咽的咆哮声震撼夜空。

    「住手!」零志冲着守备队拼命挥手。「狼咽会暴走的!」

    然而大筒的爆炸声毫无间断。不仅如此,射偏的碎石甚至将我们所在的大树炸的粉碎。

    轰隆!

    「零志!」我抓住与木屑一起被扔到空中的零志,落在旁边的树上。「你没事吧!?」

    「住手……大筒不行的……你们忘记了十年前的事吗……」零志仿佛被什么附身了一般,嘴中喃喃低语着。「狼咽可以控制的……住手……住手……父亲没有错……你们又要犯同样的错误吗……」

    骚动。

    我的眼,开始骚动。

    「住手啊啊啊!」零志双目充血的开始结印。「虎狼通心!」

    「怎么可能……冷静点,零志!这里实在太远了!」

    瞬时间,黑紫色的浓雾包围了四周。

    现在只好……我屏住呼吸,蹬着地面跳起来,突入了烟雾之中。

    砰!

    烟雾将我吞没,逆流,封闭。

    我快速结着印,突破烟雾,朝着天空一口气解放了查克拉。

    「火遁·豪龙火之术!「

    能量顿时迸发,化为巨龙腾向夜空。

    吼噢噢噢噢噢!

    不到一会儿,雨云便集中起来,噼里啪啦的开始放电,雷鸣轰轰作响。这声响令零志清醒过来。

    「你、你想要做什么,谭钧元先生!?」

    「不要让我说这么多次!我要弄晕这家伙!」

    狂风骤起,大雨溅落。

    我手心中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云中放电的能量。

    狼咽被大筒吸引了注意力,慢腾腾地吸取着守备队的查克拉。

    「绝对能干掉它……」

    然而,这瞬间忽然发生了意想之外的事情,打乱了我的五感。

    碎石毫无方向地乱射着,伴随着爆炸声射向四面八方,不仅是狼咽,遍地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爆炸声在耳边不断轰鸣。

    「……!」

    拜之所赐,我不仅是视力,连听力都失去了。

    「我弄不清怪物在哪儿!」我怒吼道。「指引我!」

    「在右方三点的方向。」零志立即回答。「距离约五十米。」

    我往零志所说的方向集中精神。遵从自己的感觉,微微调整着。方向是两点半,距离四十九米。

    雨越下越大,天空闪过雷光。

    碎石每命中一次,怪物便更暴怒一分,然而却丝毫没有倒下的迹象。不仅如此,它反而一步一步地前进着,终于将守备队收入了射程。

    「呜啊啊啊啊!」守备队顿时乱了阵型。「不、不行!大筒也不起作用!」

    「快、快逃啊!」

    「吼噢噢噢噢噢!」

    狼咽的触手伸向到处逃窜的守备队。

    耳边不断传来大筒乱射的轰鸣。

    即便如此,我仍有自信用忍术命中怪物。因为狼咽的查克拉是那么庞大,那么不详。

    天空中,雷鸣如龙般发出咆哮,与我相连。

    电压不断上升。

    「别得意忘形了……怪物!」我将之导向狼咽头顶上。「麒麟!」

    咚!

    几乎是在忍术发动的同时,我被大筒的流弹击中,吹飞了。

    「可恶……」

    世界变得一片白炽。

    光亮太过刺眼,我什么都看不见。

    轰隆隆隆!爆炸声震撼大地。

    地面被掀了个底朝天,岩石粉碎,四周充满了大树被烧成焦炭的气味。

    我与零志朝着怪物赶过去。

    「干掉了吗!?「

    淋着磅礴的大雨,我凝神望向包围狼咽的烟尘。耳中还残留着大筒的轰鸣。

    「怎么样,零志!?打中了没!?」

    不必等待答案了。

    嗖!的一声。我刚发现空气被撕开,怪物的触手便缠上了我。

    「可恶,果然打偏了吗!」

    我抽出腰剑的草剃剑,将触手一刀两断。

    怪物背后蠢蠢耸动,又飞出新的触手来。

    「嗤!」

    我因此稍稍分神,结果又被它的尾巴抓住了。

    「糟糕!」我就这样被重重砸在地面上。「呜啊!」

    「谭钧元先生!」

    零志的身影映入视线。

    狼咽用尾巴抓着我,放入口中。

    它的利齿将我的身体咬成了两截——下一瞬间,漆黑的飞鸟从狼咽嘴中振翅飞出。

    「冷静点。」我搭上零志的肩膀。「我在这里。」

    「谭钧元先生……」零志紧张地回过头,似乎完全没搞懂发生了什么事。「你没事啊……」

    「也不是没事。」我单膝跪在地上。「查克拉被吸走了相当不少。」

    「你被触手击中的地方都变得又干又黑了。」零志立即从怀中取出药丸来。「请用这个……会感觉好一些。」

    我服下了药。

    痛楚很快就消失了,所剩无几的查克拉集中到伤口周围。

    「伤口处的皮肤恢复弹性了。」

    可是,我的查克拉却因此几乎见底了。

    狼咽背后的触手升起烟雾来,又开始逐步向村中心前进。

    「可恶,要是没被那个碎石砸中的话……」又来了……世界总是先给予我们希望,接着便无情地将希望夺走。「还有……还有……几分钟?」

    「两、三分钟吧……」

    我无法抑制自己的怒意。

    眼部一阵躁动,眼球因怒火颤动着。

    无力感宛如鲨鱼一般,在我体内吞噬着一切。

    「谭钧元先生……」

    零志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然后,我便看见了他瞳中映着的我自己。

    我清清楚楚地看见了,自己红色的眼睛。

    「谭钧元先生,你的眼睛……」

    身体忽然充满了力量。仿佛查克拉的洪流猛地涌入了枯涸的身体一般。

    零志搭在我肩膀上的手,忽然「啪擦」一声擦过静电,他吓得迅速收回了手。满溢而出的查克拉在我体内各种欢呼雀跃。

    我感到笑凌风的气息就在身边。

    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即使全世界都化作了我的敌人,我也已经,绝不是一个人了。

    我为这种感觉而感到自豪。

    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比这更有意义吗?

    「这眼睛……」我的低喃究竟有没有被零志听到,已经不得而知了。即使如此,我依然轻声说道。「哥哥……我好好收下了。」

    「你在……说什么……」

    狼咽的模样确实和那个船夫说得一样。头如狼,身似虎,大嘴裂至耳侧,利齿如剑丛生。背后的触手看上去好像银色的海葵一般。

    「上了。」我使用刚刚开眼的万花筒写轮眼,盯着怪物的后辈。「封住那家伙的行动。」

    奔跑在倾斜的雨幕中,我与零志追逐着狼咽。

    零志两手持着苦无。

    「你以为那种东西会起作用?」

    「我在上面抹了毒。」零志说道。「只要一点擦伤便能杀死一头大象。」

    我们绕到怪物前面,在大树上借力同时散向左右两个方向。

    零志首先从右边掷出苦无。苦无笔直地飞向怪物的眼睛,可是全数被它背后的触手击落了。

    「不行吗!」

    我趁此机会从左边开始攻击。右手使出螺旋丸,左手则结着印。

    狼咽的触手好像被触及逆鳞的老虎一般四处扫出,像鞭子一样切裂空气,闪着银色的奔流袭向我。

    我深深吸了口气,右手拇指与食指圈成一个圆,凑到唇边。

    「火遁·豪火球之术!」

    轰哄哄!

    怪物的触手立刻被火舌围住。

    「嘎啊啊啊啊啊!」

    狼咽背后着火,蜷起身子咆哮着。

    「谭钧元先生!」零志叫道。「右边一点的方向又有触手……!」

    「吵死了!」我转过身体,咚的踹了一下燃烧的触手,跳到了狼咽头顶上。「我看得很清楚。」

    天地忽然倒转。

    零志担心地仰望着我。

    零点一秒的无重力。

    紧接着的是突如其来的坠落。我右手用力挥出,瞄准了怪物的头顶。

    几只触手好像饥肠辘辘的游蛇一般追向我。

    「别小看我!」我避开身子,侧过背,脸倾向一边,躲开了所有的攻击。「螺旋丸!」

    嘎!

    爆炸声盖过了怪物的悲鸣。

    有击中的感觉!

    「哦噢噢噢!」我用尽全身力气砸中狼咽的头,顺势将他砸在地上。

    咚隆隆!

    尘土四溅,灰尘之中夹杂着碎石。

    怪物倒下了。

    尘烟弥漫间,零志的苦无趁机飞了过来。

    「中吧——!」零志叫喊着。「求你了,老实下来吧!」

    然而,狼咽给予零志的答案却是——将苦无扔回去。

    「!」

    苦无穿破尘烟飞射出去,袭向零志。

    零志身在空中,无法躲避。

    「影手里剑之术!」

    我立刻使出忍术,在苦无击中零志之前,将它们全数打飞。

    被打飞的苦无射中了大树。树叶转眼间就变成了茶色,没多久就枯萎了。

    零志重新调整好姿势,落在我身边。他的呼吸非常凌乱。肩膀不断上下起伏。

    我们盯着狼咽,看着他从飞扬的尘土间慢慢站起来。

    「马上就到十分钟了……该怎么办……」

    「你让它停下来。」我说道。「只要一瞬就好。」

    「可、可是。」零志有些难以启齿。「我、我身体里已经没有剩下的虎打狼了……已经、不能使用虎狼通心……」

    「别说丧气话了!」我揪起他胸前的衣服。「在这里加油,或者是失去贵奈,你只有这两个选择。」

    「!」

    「我才不管你情况怎么样呢!听好了,一定要让它停下脚步。只要有三秒,我就能对狼咽使用幻术。」

    零志吞了一口口水,然后用力点了点头。

    虽然我对他这样说,可是我并没有百分之百的信心。

    万花筒写轮眼才刚刚开眼。

    我还不知道该怎么使用它才好。

    「我一定会让家伙安静下来的。」我用万花筒写轮眼追逐着向前迈步的狼咽的背影。「到时候你就瞄准它的弱点封印它。」

    「我明白了。」

    「这样就能拯救贵奈?」

    「是的。」

    「但是,你却会死。」

    「……」

    「你施展封印的时候,狼咽的查克拉会产生流动。这样一来我的幻术就会被解开。幻术一解开,它的触手就会吸干你的查克拉。」

    「我已做好觉悟。」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谭钧元先生。」

    「什么事?」

    「贵奈知道眼药水的处方放在哪儿。请你把它拿给别的药师看,拜托他们帮你调配。」

    「都到这种时候了……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

    「贵奈那边,你跟他说我是木乃伊事件的犯人吧。」零志这样说道,以仿佛闲聊天气如何般的态度。「这就是所谓的,做木乃伊反而变成木乃伊吧(※日本谚语,意近「报仇不成反被杀」)!哈哈哈!」

    他竟然还在开玩笑。

    这是何等的坚强。

    这是何等的温柔。

    多得令人心烦的萤绿光点之中,我们俩相互凝视着,一同点了点头。

    他的表情仿佛已看透了一切。

    狼咽的背影逐渐远去。

    「准备好了吗?」我头也不会地说道。「三十秒就做出了结。」

    零志加速跃出。一接近狼咽就踹着它的尾巴,高高舞上空中。

    触手立即袭来。

    零志看上去完全没有逃的意思。

    「你在干什么!?」我怒吼着。「躲开,零志!」

    然后零志以身迎下了攻击,明明他只要想躲,就一定能躲开。

    我根本没空思考。「影手里剑之术!」

    呼啸而去的影手里剑将缠着零志的触手从根部切断。

    零志落下来——他应该,还活着。

    怎么能就为这点事而死去!

    「!」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有那么一瞬,零志似乎微笑了一下。他从怀中掏出什么东西,朝狼咽扔去。

    砰,的一声。怪物头上散开了烟雾。

    「零志!」

    零志已经竭力,就那样逐渐落下。

    狼咽呼啦呼啦地摇晃着脑袋,借以驱散烟雾。接着便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继续向前走去。

    「你到底在做什么!?」

    我咬紧了牙关。一秒一秒,时间宛如沉重的水滴一般,滴滴答答地落在我的脑中。

    ——还剩下,二十秒……没时间止步了!

    我追击着狼咽。

    「螺旋丸流!」

    螺旋丸滋滋作响,在大地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裂口,袭向手持大筒的守备队第二阵营。

    「不能让你们再碍事了。」

    守备队员纷纷触电,倒成一团。

    ——十五秒。

    正在这时,狼咽不知为何停下了脚步。

    「?」

    绿色的光点一只接一只地飞过来,围绕在狼咽面前。

    怪物烦不胜烦地用手在面前挥动。

    草丛间、庭院里、树梢上、川原中——将军庶虫无声无息地飞舞而来,那萤绿的辉光形成了一道河川,一直蜿蜒到狼咽面前。

    狼咽瞬时被绿色的光芒包围了。

    ——十秒。

    「哼……干得好,零志。」

    零志刚才扔向狼咽的东西——是为了贵奈调配的带着将军庶虫气味的粉末。

    ——九秒。

    不管怪物再怎样驱赶,萤绿色的光点仍然会再次悠悠飞回。

    「站起来,零志!」我对倒在地上的零志叫道。「你现在没空在那儿睡觉吧!」

    ——八秒。

    我绕到停下动作的狼咽前方,边拔刀边跃到它头上。

    虫子们受到惊吓,顿时乱舞起来。

    身处在这些绿色光星的包围之中,我感到与零志的距离忽然拉近了。每一点光星之中,都饱含着哥哥为弟弟着想的心意。

    ——七秒。

    唦!

    我用太刀刺中狼咽的上颚。双手握住刀柄,一口气贯穿至下颚。

    狼咽的嘴被利刃缝住,发出模糊不清地悲鸣,血一滴一滴地落下。

    ——六秒。

    「你这怪物。」

    我看见了萤绿光星后面藏着的,睁得大大的红色双眼。

    这一瞬间,我理解了万花筒写轮眼的全部。如果要打比方的话,就好像刚从卵中孵出的幼鱼不必他人教导,便已熟知游泳的方式一般。

    ——五秒。

    「做好觉悟吧。」眼窝深处脉动了一下。「我马上就要进去你里面了。」

    ——四秒。

    萤光时明时灭,交错乱舞,静默无声。

    咚……

    远处的钟鸣响彻天际。

    那便是宣告幻术开始的,信号。

    ——三秒。

    仅仅是一刹那,天如血染,地如泼墨,世间所有生物的时间皆停止了。

    狼咽的瞳中——失去了光芒。

    ——两秒。

    无数的乌鸦铺天盖地湮埋了整个世界,回过神来,我便已经身在那儿了。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