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被骗入游戏

网游之精神焕发 作者:船呆

      “社交恐惧症?我只是懒得搭理那些没脑子、无知、高傲、爱欺负人又虚伪的家伙。”

    “恐高也算精神病?”

    “幽闭空间恐惧症,是不是你刚刚编出来的?”

    “妄想症?不,只是精神世界比较丰富,你们这些沉迷于现实,咳,被红尘俗事牵绊的人,早已忘记如何去思考,精神世界是一片贫瘠的沙漠。”

    “强迫症?关于这点我承认,但是绝对不严重,也就是每次关门都要关三次以上而已。”

    苏易钧恼羞成怒的把平板扔回去,假的,都是假的,什么全世界最顶尖的心理专家出的题,估计都是从网上搜来的,说不定连答案都是预先设定好,不管他怎么选最终结果都是一样的。

    “综上所述,苏易钧先生,我认为您非常适合进入这款游戏,祝您在游戏里过的愉快。”

    对方笑眯眯的捡起平板,侧过身,对身后的游戏舱做出邀请的动作。

    苏易钧抱着手,“我不相信,你是《永恒》派来的托,聪明如我是不会上当的。”

    “或许苏先生只是害怕游戏舱的狭窄空间?”

    “……我证明给你看,幽闭空间恐惧症是绝对不存在的!”苏易钧差点把牙咬碎,恶狠狠盯着比棺材还瘦一圈的游戏舱。

    “有件事差点忘记说了,苏先生你还有密集物恐惧症。”对方看着平板一本正经的道。

    “……精神病杀人不犯法的!”

    苏易钧气呼呼把门摔上,至于游戏舱,他这个“精神病”的东西谁敢拿。

    游戏舱真的很狭窄,躺进去后几乎动弹不得,上方的舱盖尚未合拢就有种呼吸困难的感觉。他不是个好动的人,可是身处狭窄的空间内,迫不及待的想动一下,身体里有股躁动的力量,可是又无法动弹,于是胸口憋闷、四肢僵硬,原本就狭窄的空间好像在不断的收缩,紧紧地勒住他。

    “呼”“呼”

    苏易钧爬出游戏舱,大口大口的呼吸,脸色苍白。

    “上当了,中了他的激将法。”

    聪明如我也有上当的一天,不过现在发现也不晚,把该死的游戏舱砸烂丢出去,让对方的计谋落空。

    想归想,苏易钧没有动手,盯着游戏舱的表情很纠结,该死的幽闭空间恐惧症,世界上哪有这种病,他不过是讨厌狭窄的空间,讨厌视线被束缚的感觉,纯粹厌恶,绝对不是恐惧。

    他打开电脑,搜索到游戏舱的使用说明。

    “舱盖合拢需要10秒钟,进入游戏需要20秒,总共也就是半分钟的时间,似乎也不长,难道我连半分钟都坚持不住?”

    对着游戏舱发呆,十分钟后他咬牙又钻进去,熟悉的约束感再次袭遍全身,僵硬的好像浑身骨骼都生锈了。

    舱盖缓缓合拢,上方的光线逐渐消失,狭窄的空间陷入黑暗,约束感更加强烈,头晕、目眩,继而胸口剧烈地起伏,仿佛随着舱盖的合拢氧气也全部被抽离。

    他知道这只是自己的幻觉,游戏舱有非常安全的空气循环系统,还能够对空气进行过滤和净化,比在游戏舱外呼吸到的空气更加清洁。

    漫长的10秒钟,然后是更加漫长的20秒,每一秒都是煎熬和磨难,浑身都湿透了,跟刚洗完澡还没来得及擦水一样,头发、衣服都被汗水黏在身上,好像一根根捆绑的绳索,令他更加的难受。

    黑暗消失,他置身在白色的光芒中,白光之后隐约是座巍峨耸立的殿堂,圣洁而威严。

    苏易钧没空理会这些,他在喘气。

    “呼呼”

    前方有团更加耀眼的光芒,光芒中悬浮婀娜多姿的身影,对着他说话。

    苏易钧躺到在冰冷的地面上,冷冰冰的地砖从后心传入他躁动的心脏,剧烈的心跳缓缓平息,露出死里逃生的缓缓消融。

    “呼呼”

    “游戏……呼……确认?”

    “戏名……是否确认?”

    光芒里的身影不停在耳边聒噪“是否确认”“是否确认”,苏易钧很烦,他差点死在游戏舱里,就不能让自己安静一会儿,果然跟《永恒》沾上关系的没一个好东西。

    “确认,确认,别烦我了。”

    “游戏名称已确认,玩家‘呼呼’,我们检测到您的脑电波异常,自由分配机制启动,将在10秒钟后送您去您的出生地,祝您在《永恒》内过得愉快!”

    “呼呼”是谁,还有脑电波异常是什么意思,自由分配机制不是精神病的专属吗,跟自己有一毛钱关系?

    “喂……”

    只来得及喊一声四周的光芒再次消失,重新陷入黑暗之中,胳膊两侧传来的冰冷触感告诉他,自己是在某个狭窄的空间内。

    自动退出游戏了?

    感觉很像是游戏仓,但游戏舱没有这么冰冷,空间似乎也比游戏舱稍稍大上一些,至少胳膊能左右动弹。

    黑暗和幽闭令他厌烦,拼命的折腾起来,左右和头顶、脚下都是封闭的,而且非常牢固,无论他用手推还是用脚踹全部一动不动,反而把自己疼得乱叫。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狠狠抬脚踹向上方。

    “咚”

    脚被震得发麻,但是上方也传来一道微弱的光线,很显然某个东西被踹动了。

    苏易钧立马打起精神,拼尽全力来了个“兔子蹬鹰”,两条腿跟装了弹簧差不多,发力快出力猛。双脚重重的跟上方坚硬冰凉的物体撞上,感觉骨头都快碎了。

    光线仍然很微弱,可是从一条细缝变成长长瘦瘦的三角形,他明显感觉到上方物体是朝侧面滑动,于是下次他改变出力的方向。

    “咚”

    他收回脚抱着腿搓揉,有点高估自己,该不会骨折了吧,在游戏里骨折也不知道问题严不严重。

    紧随而来的是刺耳的摩擦声,不仅从耳朵里传进来,还从身体和困住自己的物体接触的每个地方传入体内,头皮发麻,骨头好像被一把锉刀狠狠的从头到脚锉了一遍。

    上方,光线毫无阻碍的传下来,自己应该是被困在一个狭长的长方形盒子里面。

    盒子?再配上这暗淡昏黄的光线……

    苏易钧毛骨悚然,难道说自己变成了某个变态收藏的人偶!?

    寒毛都竖起来,立刻鲤鱼打挺翻身而起,然后看清了自己所躺的物体。

    “哦,原来是口棺材。”

    棺材很恐怖,自己躺在棺材里面,是什么,僵尸、骷髅?总之不会是正常的人类。但无论如何也比人偶强得多,谁知道收藏人偶的有什么怪癖。

    再仔细看,左右四周都是一模一样的棺材,至少有五六十口。

    有的打开了,棺材里或坐或卧或立,是一个脸色异常苍白张开嘴露出一对锋利犬齿的“人”,有的没打开,从里面传出“咚咚”的撞击声——从棺材里发出的声音。

    昏暗的光线下,这一幕幕恐怖无比!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