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玩家狂野之血

网游之精神焕发 作者:船呆

      黑暗,阴沉,还有无处不在的约束和憋闷。

    睁开眼苏易钧发现自己又回到棺材里,可能是太过气愤,狭窄空间带来的恐惧感反而没有那么强烈,双腿奋力踹向棺材盖,只用两次就踢开。

    杀他的人在他自己的棺材边上,诧异的看苏易钧,“是在原地复活,这么说石之棺就是复活点?有点麻烦。我没办法赶他离开,如果这小子不肯删号,我跟他又结了仇,虽说一试就能看出来是个新手,没多少能耐,可他憋着心思捣乱,在关键时候也是个祸害。”

    目光落到狭长的棺材上,他若有所思,提高声音,“我劝你早点删号滚蛋,不然……在棺材里的滋味不好受吧,我不介意费点力气让你在里面多呆段时间。”

    苏易钧心里一抽,这个人真够恶毒的,满脑子坏水。

    对方没有动手,他忽然笑笑,“尽管来,这次我保证不反抗,让你杀的更轻松,咱们两个就在这里耗着,什么事都别干,一会儿死一会儿活的也挺有意思。”

    狂野之血是试运行阶段被邀请进入游戏的玩家之一,曾和多个《永恒》内强大的个人或组织有过直接、间接的接触,包括神秘的“移动森林”,知道许多隐秘的消息。

    移动森林的成员最初并不多,也就三五十人,来自于世界各地。《永恒》里是按照登录位置划分出生地点,出现这样的异常只能归结于是他们非正常的脑电波产生了奇特的共鸣从而扭曲出生地,实际上在试运行阶段出现类似的现象并不少,从而催生出一个个特殊的玩家势力,只是他们没有移动森林出名。

    那时起他就动了心思,移动森林的雏形是个巧合,他要用可控制的方式来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

    狂野之血特意花重金邀请知名心理专家指点自己关于精神病人的心理特征,在进入游戏前更是做了催眠,和他一起进入游戏的还有二十多个同样被催眠的玩家。

    如他所料,他转生成特殊种族——血族,脑电波的共鸣也依然存在,数十名有幽闭空间恐惧症的玩家诞生在同一个地方,看周围的装饰风格明显偏向中世纪的欧洲,很可能是血族的古堡。

    根据他从移动森林得来的内幕消息,古堡里必定存在某个能够控制整个古堡的关键物品,它也是一个势力成型的关键。自己必须最先得到它,而且只能是自己一个人。

    跟公会成员迅速添加好友确认出生地,发现和自己一起接受催眠进入游戏的公会成员没有一个诞生在相同的地方,给他带来短暂的困扰。

    狂野之血很聪明,他第一个离开棺材,听到其他棺材里传出的惊恐声音一个主意就出来了。前期的计划很顺利,凭借长期的训练他成功扮演出一名被困在狭窄空间内发狂的精神病人,将其他人吓的纷纷删号,可就在他实在装不下去的时候发现有个人还没删号。

    他怒视苏易钧,杀气腾腾,“你是打算跟我耗到底?”

    苏易钧笑得很开心,“是啊!”

    狂野之血怒了一阵,然后也笑了,“随便你,杀你浪费我时间,你那点本事也影响不了我的计划。”

    计划更重要,等他掌握了控制古堡的关键,随时能把这个碍眼的家伙驱逐出古堡。

    移动森林算个屁,等我的血族大军成型,来去如风,能跑又能打,还会飞,虐死你们,飞翔的荷兰人号未完成的壮举就由我来书写。

    狂野之血早就想好了,血族大军的成名之战就是在移动森林头顶上撒尿,把视频传到网上,再适当的炒作下,一夜之间他将成为《永恒》内新的王者。

    好激动,恩,赶紧练级。

    棺材位于一个圆形的大厅内,大厅四周是一根根耸立到顶在昏暗光线下看不清颜色的石柱,再外侧是环形的走廊,围绕走廊有数十个房间,房门紧闭。

    苏易钧和狂野之血本能的都认为房间里有东西,而且是很重要的东西,可是在走廊上徘徊着一道道步履阑珊的身影,即使光线昏暗也能看见它们身上缭绕的诡异烟雾,有很强的腐蚀性,每走一步都有“嗞嗞”的声音传过来。

    还好身影始终只在走廊上徘徊,并不进入大厅。

    “我去练级了,你最好乖乖的待在大厅里,这是好心的劝告,因为这里所有的怪都是要多人配合才能杀死的,以我的技术单杀不成问题,你要是不怕再去棺材里待一会儿,尽管试试看。”

    狂野之血冲出大厅,很快找上一个落单的身影,冲入烟雾当中,身影立刻转身扑向狂野之血,双方厮杀在一起。

    对方不是在吹牛,他的技术的确很好,借助石柱左躲右闪,始终让拉住的怪游荡在其它怪的警戒范围之外。因为烟雾的腐蚀不断掉血,但他的攻击更为凌厉,不到一分钟,损血20%干掉一只怪。

    苏易钧也尝试了下,证明了技术是要靠练的,光看看就能学会的不是天才是传说,被七八只“迷雾中的游荡者”围攻,烟雾的腐蚀效果居然还叠加,也就几秒钟,他很郁闷的又一次在石之棺内复活。

    “哈哈哈,蠢货,你唯一的练级希望是躺在棺材里睡觉,如果你有胆量的话。”

    嘲讽过后狂野之血一秒钟都不耽搁,返身杀入走廊,凭借熟练的技巧游走在一只只“迷雾中的游荡者”之间,寻找下手的目标,很快就找到了。

    走廊上的怪很多,但不刷新,没多少时间就被狂野之血一扫而空,他的目光转向环绕走廊的房间,一扇扇紧闭的房门。

    苏易钧很紧张,里面会是什么,任务?装备?宝藏?

    “嘎”

    刺耳的声音在封闭的空间内回荡,两人都恍如没有听见,紧盯着开启的房门。

    房门正对着狭长的过道,光线更为暗淡,这样的设计很古怪,当他又不是古堡的主人,只能腹诽。

    对方回过头来瞪他,“别给我捣乱,我刚刚升了一级有5点自由属性,全部加在力量上说不定能把你的棺材翻过来,看你复活后还怎么从里面出来,小心吓的尿裤子。”

    狂野之血踏进过道。

    “噗、噗”

    一连串密集的箭矢从房间内飞出,一起飞出来的还有狂野之血千疮百孔的尸体,在空中化光飞去。

    苏易钧大喜,恶人有恶报。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