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套装之路

网游之精神焕发 作者:船呆

      !go    “好纠结啊,都怪斯洛,在血族居住的堡塔里弄什么阳光。做实验就老老实实的在实验室里,放任实验品乱跑,结果出问题了吧。”

    一个疑问从脑海里钻出来,如此紧张的时刻他也不禁分神。

    迄今为止他看过三本日记,日记中都记载有关于实验的部分信息,可没有哪本日记中提到过实验室,堡塔中的实验室在什么地方?

    根据日记内的描述,堡塔内所有血族都参与了斯洛的实验,仅一到四层就有86名血族,容纳全部86名血族的实验室绝对不是个小地方。在四层他看到往上的楼梯,可整个五层作为实验室也是不够的,唯一能说通的解释是堡塔有七八层,四层以上全部是实验室。

    可这仍然无法解释作为实验条件出现的阳光为什么会出现在居住区,实验品有脚能自己走,实验条件可没办法跟着一起动。

    “不能再想,越想越头疼。”

    他有种预感,拿到四层的日记就能解开心中的困惑,一层的日记记录进堡塔之前的经历,二层的日记记录实验的整体进程,三层的日记记录实验品的失控及其相应处理,四层的日记记录的必然是更深层次的内容。

    如今宝塔正处于实验品失控的状态,和三层日记中记录的完全相符,四层的日记显然不可能时间上的后续。

    “打怪,拿日记,二层、三层的怪都被我清空,四层的也别想例外,乖乖变成我的经验值吧。”

    将连发机关弩转向射击口,穿过过道,悄悄推开房门探出个脑袋。可能是以前吃过连发机关弩的亏,在苏易钧躲入房间后没有主动挑衅的情况下“迷雾中的寻觅者”都默默选择将他遗忘,“贞子”们沿着走廊转圈,落地的长发在阳光下黑得发亮,仿佛都能感觉到在疯狂的吸收光和热,转化为生命的力量。

    “你受到阳光直射,生命值1。3”

    卷成护腕状的绷带蛇一样从手腕上弹出去,不需要准头,横着扫过去。走廊上“迷雾中的寻觅者”称不上摩肩擦踵,但也没稀疏到三四米内一个都没有的程度。

    “44”

    “+10”

    “+10”

    “+10”

    “+10”

    没有触发50%的中毒几率,阳光下黑色的长发像是海水中飘荡的海藻,此前显得可笑的“异化植物寄生”“生命共享”沐浴着阳光发挥出它们可怕的力量。

    “迷雾中的寻觅者”速度不快,亦或者是有意走得慢,移动到房门口的过程中损失的40生命已然完全恢复。受到苏易钧挑衅行为的惊动,附近的“迷雾中的寻觅者”也向这里靠拢,他们的行为影响到更远处“迷雾中的寻觅者”,整个走廊逐渐躁动起来,做循环运动的贞子们改变运动状态,锁定一个固定的目标。

    苏易钧跑回过道墙壁的另一侧恢复生命,不长的时间里他已经丢掉十几点生命,相对总量不算多,但接下来的计划需要他更长时间暴露在阳光下,每一点生命都是非常重要的。

    连发机关弩指向射击口,“迷雾中的寻觅者”踏入过道,闪烁着寒光的箭矢飞出堡塔,没入连阳光都无法破开的绝对黑暗之中。“迷雾中的寻觅者”没有受到伤害,沐浴着阳光继续往里走,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进入过道的“迷雾中的寻觅者”越来越多。

    过道中有十几只“迷雾中的寻觅者”,最快的已经踏进过道的后半段,走廊上的“迷雾中的寻觅者”仍然是绝大部分,而且有一半以上离苏易钧所在的房间有段不短的距离,走到房门口至少需要半分钟。

    半分钟的时间很短,可是相对六米长的过道是段非常漫长的时间,正常行走通过过道只需要三四秒,是半分钟的十分之一稍多些。

    最快的“迷雾中的寻觅者”已然走过四米距离,很可能是察觉到连发机关弩的威胁,笔直的朝它走过去。

    苏易钧自然不能坐视它破坏连发机关弩。

    “啪”

    绷带狠狠的抽在“迷雾中的寻觅者”身上,这次运气不错,触发中毒几率,猩红的“40”之后又冒出个惨绿色的“10”,它的恢复速度也是10/秒,在中毒的5秒钟内被抵消。

    可能的威胁远远比不上眼前的威胁,“迷雾中的寻觅者”将目标重新转向苏易钧,看不清它身体的动作,只能看到长长的头发在地上转过小半圈,然后斜着走向紧挨墙壁的苏易钧。

    “44”“44”

    前方明暗交界,“迷雾中的寻觅者”忽然停下,任由绷带一次次落在自己身上也不肯向前方的苏易钧靠近半步。

    短暂的呆滞后“迷雾中的寻觅者”转身,长发悉悉索索扫过地面,朝着房门走去。它的行为影响到其它紧跟在后面的“迷雾中的寻觅者”,黑发笼罩全身看不见面目的身影纷纷停止移动,仿佛能感觉到黑发之下它们的目光正紧紧追随第一位“迷雾中的寻觅者”。

    不能让它们走,从“迷雾中的寻觅者”的机警举动来看,第一次失败就不可能有第二次了。

    “给我进来吧!”

    仿佛有无数阴冷气息环绕的惨白绷带快速弹飞出去,穿过明暗交界之处,缠在“迷雾中的寻觅者”身上,绷带瞬间紧绷,拉扯的力量从绷带上传过来,不是很强,他牢牢地站在原处。

    黑发笼罩全身的“迷雾中的寻觅者”倒飞向房间内,明暗交换,他身上不断冒出的和惨绿色的“10”交替的“+10”随之消失。

    落地的“迷雾中的寻觅者”站立不稳,苏易钧一双人手立刻变成形如兽爪的模样,黑色指甲透着邪异的锋利。

    “44”“44”

    近身后的“迷雾中的寻觅者”无从躲避,覆盖全身的寄生植物是它最大的依仗,却也是它最大的缺陷,头发模样的寄生植物受到任何攻击都会转嫁到它自身。

    “你杀死‘迷雾中的寻觅者’,经验+70”

    没掉装备。

    苏易钧跑进过道内,承受阳光直射的伤害,迷雾之缠绕“啪啪”抽向最前方停止不动的两个“迷雾中的寻觅者”。

    可能是他之前杀死不少“迷雾中的寻觅者”积累仇恨太多,也可能是挑衅的举动激怒了“迷雾中的寻觅者”,停止的队伍又一次开始移动,坚定不移的涌向苏易钧。

    暂时阻止了它们逃跑,但是过道太短,无法为他拖延足够的时间令所有“迷雾中的寻觅者”聚集到连发机关弩的攻击范围之内。想想都觉得好笑,最初他气过道太长害自己无法进入房间,现在又气它太短让“迷雾中的寻觅者”轻轻松松就能进来。

    过道的长度没有变,变的是他的处境。

    覆盖全身的长发分开露出两个窟窿,苏易钧连忙跳出过道,只从墙后露出一双眼睛观察。

    这是被自己欺负得太狠要用大招?!over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