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投降

网游之精神焕发 作者:船呆

      !go    “你杀死血族男爵罗塞蒂,经验+3850”

    “你获得‘男爵之血’*1”

    杀死一名男爵比杀死普通血族费事得多,尤其是要将他从实验室里引出来再引到楼梯口,苏易钧的手心里都是汗,生怕在干掉罗塞蒂之前他的援军就已经赶到,好在有惊无险。

    楼梯口有脚步声传来,苏易钧一手拔出扳机一手取出安迪的钥匙扑向最近的墙壁,穿过墙壁,扳机和安迪的钥匙全部放进包裹内,整个过程用时不超过两秒,他感觉心跳跳过了一分钟。

    ……

    狂野之血上线后立刻就蒙了,扑面而来的几百条信息让他看花眼,不到两个小时“呼呼”就弄出这么大动静,如果自己一觉睡到天黑,可能就只会收到一条信息——尊敬的狂野之血,你已经被逐出城堡。

    还好自己不是孤军奋战,即使睡着了也有参谋团在为他谋划,这就是有组织的好处。

    “‘呼呼’应该也是某个公会的,没有工会的支持做不到他这种程度,哼,要是单人玩家我还不好欺负你,现在嘛……玩公会就看谁砸的钱多,比砸钱,有资格当我对手的还真不多。”

    继续翻看信息,蒙圈完全搞不清情况的脸上逐渐露出笑容,越笑越开心。

    “弱智,他就是个弱智,真想看看他现在的表情,一定跟吃了屎差不多,更可气的是他还得捏着鼻子继续往下吃。干了一个晚上,大家都累得不行,我美美的去睡觉,人家却辛苦在游戏里工作,结果‘老板’告诉他‘工资’要分给我一半,哈哈哈。”

    狂野之血一边笑一边抹眼泪,憋屈、气氛、恼火,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很想立刻跟“呼呼”见上一面,诚心地告诉对方:“作为城堡里仅剩的两名玩家我们应该友好相处、互相扶持,从现在开始,以往的恩恩怨怨一笔勾销,大家携手创建美好的未来。”

    毫不遮掩的笑声引来血族,0级的狂野之血非常脆弱,他甚至没有坚持到血族呼唤的援军们到来,一次交手就回到棺材里复活。

    “你的实力引起斯洛的怀疑,他对你的兴趣降低了一些”

    换成更加清楚明白的意思,因为他没能坚持到允许投降的时间,获得的奖励会相应减少。

    但是,谁在乎呢?

    斯洛肯定就是这座城堡的主人,他和手下四大血奴在城堡中的地位、功能类似于npc,意味着他最初的想要占据城堡的野心根本无法实现。《永恒》压根没打算把城堡送给玩家,它是另类的新手村。

    如果是刚进游戏的时候他会很沮丧,现在则不然,无论探索城堡的进度还是等级、装备方面,“呼呼”都大幅度领先于他,对方占据城堡的可能性更大,看到“呼呼”吃瘪狂野之血是很开心的。

    除了城堡的控制权之外,其它的对狂野之血来说都不重要。

    等级?装备?

    他有公会,也有钱往公会里砸,请操作最好的职业玩家、意识最强的参谋团,想要什么会得不到?

    狂野之血此刻最迫切的愿望是跟“呼呼”见面,亲眼看看他的表情,然后跟他说一句“谢谢,我原谅你了”或者“同志们辛苦了”,如果“呼呼”能够回应“为人民服务”会让此次见面更加完美。

    愿望就快实现,四大血奴正押着他去见斯洛。

    ……

    “狂野之血!”

    苏易钧咬着牙,他现在在做什么,肯定已经见到斯洛,自己亲眼看到四大血奴押着他离开,会不会斯洛已经向他发放过奖励,不管给的是什么,它们都应该是我的。

    “什么鬼游戏,居然还搞大锅饭,懂不懂多劳多得的原则,全世界通用,不仅公平公正还有利于促进人民的劳动积极性。”

    完美进度不是件容易的事,毕竟堡塔就这么点大地方,对方还喜欢玩人多欺负人少,明明实力比自己强发现自己的踪影后第一反应居然是吹哨子喊人,没有强者应有的风范和气度。

    但是苏易钧手里有张很给力的底牌——安迪的钥匙,随时随地在迷雾实验室的任何地方开洞,即使在血族眼皮子底下也能优雅的整整衣衫然后从容不迫穿墙而去,留下满脑袋雾水的血族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费时间却没有费太多的力气,次次都是有惊无险,将血族一个一个引到连发机关弩的覆盖范围之内,手里不起眼的小木棍在连发机关弩里面拨弄一下,随后血族便千疮百孔。

    最后苏易钧以一箭三雕完美的结束任务,四大血奴率领的七名血族全部葬身在他手中,同时也理所当然的再升一级。

    “四大血奴获知了安迪等人的死讯,将其汇报给斯洛,斯洛对你的器重无以复加,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你”

    “你获得直接向四大血奴投降的机会”

    苏易钧也跑累了,就在原地等待,没多久四大血奴找上门来,他很干脆的举起手:“我投降!”

    这不是他第一次见到四大血奴,之前也偷偷的观察过,不过距离没有这么近,也没有现在悠闲和镇定的心态,更不可能肆无忌惮的上下左右仔细打量,最多是匆匆一瞥。

    有很多东西是匆匆一瞥无法看清的,四大血奴的外表、装扮和普通血族没有区别,可使苍白的脸上有着不明显的疤痕,纵横交错而且非常的有规律,让人想起足球,脸上的皮肤好像是用一块块不同的皮革缝上去的,裸露的脖子上,纵横的疤痕向红黑色的披风内部延伸。

    “哪是血族,简直就是缝合怪,长得太恐怖了。他们是把全身的皮肤更换所以才不怕阳光?就像是‘迷雾中的游荡者’在身体外面裹上绷带一样。”

    绷带会影响身体的灵活性,直接导致血族引以为傲的速度无从发挥,更换皮肤就不会有此缺陷,是个很好的改进,但一般人不会这么想更不会这么做。

    “名字里带鬼,所以干的事情也都不是人能干的出来的。”

    四大血奴分四个方位“保护”苏易钧,寸步不离,速度不快不慢,也不吭声,苏易钧问他们话他们也不理睬,百无聊赖只好更加仔细的打量他们。

    “他胳膊上的是血?”

    皱皱眉头,确实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而在这名血族的斗篷上和胳膊血迹差不多高的位置有个窟窿,很显然是有东西刺破斗篷后伤到了四大血奴之一的他。

    是狂野之血干的?没记错的话他现在应该是0级,有这么大本事?

    如果不是狂野之血,堡塔内还有谁会伤害到他,不可能是安迪等人,更不可能是斯洛,剩下的就只有自己。

    “我没有跟他交过手。”

    对此苏易钧百分之百的确信,他年纪还小,离老年痴呆的岁数有段不短的时光。

    “等等让我想想,之前好像无意中伤到过一个人,要不是他跑得快加上角度的也不对,差点就以一箭双雕来个开门红。”

    他说的是二战安迪的时候,对方吹哨子叫来的援军刚刚从走廊转过来就非常巧的被一支弩箭射中,苏易钧追赶了几步,想趁机把对方干掉,但是发现更多的援军抵达,无奈放弃主动追击退入迷雾实验室内躲藏,静待反攻的时机。

    当时以为被误伤的是一名血族,似乎并非如此。

    四大血奴也会受伤,如果伤得更重是被连发机关弩正面射中,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死吗?!over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