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从毛瑟到马克沁

网游之精神焕发 作者:船呆

      !go    苏易钧心跳的很快,他将要做出一个重要的决定,是按照之前的计划老实的被四大血奴押去见斯洛,还是……干掉他们。

    念头来的很突然,却怎么也遏制不住,眼睛盯着斗篷上的窟窿和周围沾染的血迹,呼吸空气中弥漫的淡淡血腥味,心里有个恶魔摆出百般娇媚千般诱惑的姿态勾引他,干掉他们,干掉他们。

    哪有那么容易,四大血奴和四层的血族一样都是15级的,而且实力相当于伯爵,自己连他们的大致属性都看不到。

    之前碰到过最厉害的也只是子爵,三层的被他用连发机关弩干掉,没机会见识到实力,四层的算对方倒霉,变成蝙蝠想要偷袭苏易钧,结果被苏易钧用狂野之血亲手奉上的迷雾之缠绕一鞭子抽下来,死的委实冤枉,也没机会见识实力。

    现在面对的是比子爵还高一级的伯爵,而且是四个,前后左右把他围在中间,怎么看都是安分点比较好。

    恶魔把姿态摆得更撩人,不仅有图像,还发出娇滴滴软绵绵的喘息声,诱惑力直线上升,但是他很矜持,这点诱惑打不倒我。

    “只要出手攻击,肯定会在第一时间被秒杀吧。”

    “我倒不是太在乎损失的那点经验,东西掉了也无所谓,刷新有时间限制,狂野之血被斯洛看着下不来,没人跟我抢,再捡回来就是了。可是我已经选择投降还攻击四大血奴,一定会激怒斯洛,奖励减少还是小事,要是他大开杀戒……”

    “狂野之血跟斯洛在一块儿,斯洛大开杀戒第一个倒霉的也是他。”

    就这么决定了!

    思考的过程很漫长,真实的时间其实很短暂,当他做出决定后“押解小组”也才刚从二楼走上三楼。每个楼层楼梯的位置都在一起,“押解小组”压着他继续往上走,两个楼层的楼梯之间形成平面上的一百八十度转角,在转弯的过程中“押解小组”成员之间的空隙不可避免的增大,尤其是前方和左侧的两名血奴,因为他们是超右转弯的。

    苏易钧瞅准机会在前方血奴踩上楼梯的刹那从间隙中狂奔而出,前方血奴从楼梯上退回,可毕竟是慢了一步,后方血奴还在下一楼层的楼梯上,急忙往上赶,比前方血奴慢的更多,右侧的血奴更不用说,为保持队型他以极为别扭的姿势卡在两个楼层的楼梯之间,慢慢挪动还可以,追人这种对姿态要求非常高难度工作他一时半会儿还无法完成。

    追赶苏易钧的只有左侧的血奴,从逃跑的方向上来说,实际上他是在苏易钧的前方,因为事发突然愣了下,立刻紧追苏易钧。

    三篇论文速度加成20%,苏易钧的速度仍然不低伯爵级别的血奴,两人之间的距离迅速拉近,十根黑黝黝的指甲指向他后心,下一个呼吸就能碰到他。

    安迪的一次攻击让他生命值跌落65点,而安迪只是15级的普通血族,跟伯爵之间差三个等级,血奴的一次攻击可能就直接让他完蛋。

    壁行!

    苏易钧一跃而起,一股力量引导他的身体,双脚仿佛黏在墙壁上,视角也在瞬间随之转换,弯曲的墙壁变成地面,前方不远处是个黑乎乎仿佛择人欲噬的大洞,左右连接两侧的“墙壁”,躲都躲不开。

    他没打算躲。

    血奴的一双利爪刺中苏易钧原先的位置,但苏易钧已经不在,他正踩着墙壁向前一路狂奔。因为攻击身体几乎停下来,双方的距离又一次被拉开。

    因为各自所处位置而稍稍被耽搁的前后两名血族赶过来,一起追击苏易钧,右侧的血奴调整好身体的姿态后留在原处,亮出他黑色的指甲,守着楼梯口。

    近了,更近了。

    迎着黑乎乎的洞口纵身跳进去,刹那间重力再次转换,他的身体翻滚着跌入实验室内,安迪的钥匙刺向实验室的地面。

    波纹自钥匙向四周扩散,凝固血浆般的地板逐渐融化,死气沉沉的迷雾实验室多出点生命的气息,并未打破阴沉的氛围,只是让它变得更加充斥邪恶感。

    在追击的三名血奴赶到实验室门口之前,苏易钧整个身体沉入融化的血浆内,连最后一面都没让他们见到,三名血奴只看到空荡荡的实验室。

    搜!

    实验室被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苏易钧,血奴们还在找,苏易钧已经悄然展开了他的新计划。

    安迪只是名普通的血族,但他的生命高达2000,男爵是多少,子爵是多少,伯爵级别的血奴又会是多少?一万都有可能。

    即使他把两滴男爵之血用掉,再将升级的全部属性点加在力量上,攻击也不超过五十,迷雾之缠绕加了不少伤害,那又怎样,能过一百吗,血奴站着不动让他打都要打得手软。

    连发机关弩一次齐射总攻击15000,但是每支弩箭造成的伤害要扣除目标自身的防御,实际的攻击大打折扣,更别说不可能100支箭矢全部射中同一个目标。

    原装的连发机关弩弹药无限还好说,一次齐射不够来两次,两次齐射不够来三次,总规一直射到你死为止,可是经他拆卸后重新组装的连发机关弩只有一盒弩箭,只能发射一次。

    “一架连发机关弩只有一盒弩箭,但是堡塔内远不止一家连发机关弩,被我拆了几家之后也还有好几十呢。把整个连发机关弩拆成零件用时不短,多拆几架说不定就被四大血奴找上门来,那时我还没有准备好,只怕凶多吉少。如果只拆箭盒应该用不了多少时间,多拆些箭盒备用,连发机关弩准备个一两架就行。”

    “为血族准备的连发机关弩还剩一架,能不能废物利用,节约点时间。”

    他在楼梯口和迷雾实验室门口共准备了六架连发机关弩,安迪等四名血族每人用掉他一架连发机关弩,最后三名血族他运气大爆发来了个一箭三雕,本以为可能不够,谁知六架只用掉五架。

    “只怕不行,最后一架连发机关弩在三层的迷雾实验室门口,现在四大血奴在三层翻箱倒柜的找我,躲还来不及,跑去上面改造连发机关弩,不是找死吗!”

    血奴终归是血奴,只知道听从主人的命令,脑子还不如被迷雾力量侵蚀过的血族好用,一时半会儿不会意识到自己遁地逃走,自己还有时间。

    一边拆卸箭盒一边研究连发机关弩的图纸,这次要做的改造不是简单的加个扳机,针对的是连发机关弩最核心的部分,将“手动装填”改造为“自动装填”,实际上他在做的是一个升级的过程,而且跨度非常大。

    真正意义上的现代枪械诞生于1865年,也就是著名的毛瑟枪,手动操纵机柄装弹,第一款自动装填弹药的枪械诞生于1883年,也是非常著名——马克沁重机枪,以火药燃气为能源完成开锁、退壳、装弹和闭锁的过程。

    经历了18年的时间,而留给他的可能连18分钟都不到,压力很大。!over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