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玩家不死,玩家无敌

网游之精神焕发 作者:船呆

      !go    “他把我杀了。”“我也死了。”“他怎么会知道我们的位置?”“你们刚才冒头往外看了,我们这边才叫倒霉,一直藏在沟壑里动都不敢动,耳朵竖的比兔子还高,结果屁的动静没听见就被毒死了。”

    临时指挥群里乱糟糟的,死亡的九个人都很惊讶不解,其他人怀疑是他们不小心露出马脚,纷纷询问他们曾经做过什么,以便自己在接下来的行动中避免出现类似错误。

    “大家都安静,‘呼呼’探查过荒山的地形,必定对沟壑中可能存在的危险早有防备。这次也许是巧合,也许是对方真的发现了什么,我们人多他人少,只要在接下来的行动中小心些,输的肯定还是他。”

    兵不厌诈将临时指挥群里的嘈乱清理干净,心里并不像表面上那么镇定。

    军事指挥图:你对该处地形了若指掌,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你的耳目,无论你自己的军队还是敌人的军队,一切尽在掌控之中。效果:标记地图内所有玩家、npc以及军事器械,通过指挥图直接向所统帅的军队下达命令

    苏易钧控制两架连发机关弩,照着军事指挥图(无名荒山)上红点的位置一个一个清理过去,先上一波毒气弹,还没死就让山魈收尾,打得不要太爽。

    “兵不厌诈是不是傻了,聚在一起都打不过我还敢分开,对了,他不知道我有军事指挥图。”他哈哈大笑,“你有‘外挂’我也有。”

    兵不厌诈的脸色铁青,都快赶上东营主帅的眼睛。

    “刚才战死的都发个私信给我。”

    未读信息的数字蹭蹭往上涨,过两百之后才稍稍慢下来,没有停止,依然在往上涨,说明对方的杀戮还在继续,并且效率非常高。

    他是如何发现埋伏在沟壑中的玩家,有内应?情报显示“呼呼”跟血色奇迹之间的冲突就跟对方埋伏在血色奇迹中的内应有关系,新生的公会尚且如此,在老牌公会力安排几个内应也是理所当然的。妖族玩家基本上都是新招收的成员,谈不上任何忠诚度,被人收买并不难理解。

    可连他自己都无法确切地知道每个小战队的位置,没有人能够掌握,埋伏地点是小战队自己挑选的,除非每个小战队内都有他的内应。

    四五人组成一个小战队,意味着有超过20%的人是他的内应?

    “真要被人安插这么多内应我们还一无所知,丰收公会也不用再在《永恒》里待下去了,毫无意义,给别人做嫁衣裳而已。”

    当然是不可能的。

    “‘呼呼’好像知道我们躲在哪里。”“我看也是,伏击战估计又失败了。”“咱们是不是应该撤退了?”

    一句惊醒兵不厌诈,现在不是瞎猜的时候,“所有人立刻向临时营地撤退……”

    他还准备说“不要乱,注意‘呼呼’的动向”,玩家的动作比他快,纷纷从藏身的沟壑里钻出来,撒丫子往临时营地跑。

    漫山遍野都是黄沙,自上而下一道道沟壑,荒凉无比,苏易钧想起山中精灵(无名荒山)向他发布的任务重建家园,让荒山重新绽放生机,为军事指挥图当时不得不答应,可是难度不是一般的高,这就相当于在沙漠里种树,种十棵活一棵都算是运气。

    他正在感慨,前方沟壑中钻出几道人影,回头看他一眼玩命的往前跑,双方距离较远,人跑的速度比战车快得多,眼看着就要离开战车的攻击范围,长箭和迷雾之毒珠齐发,一波全部带走。

    “浪费啊浪费!”

    不过这种铺张浪费的感觉真的爽翻了。

    “会花钱的人才会赚钱,这次用完了下次再去抢。”

    下次有没有机会不得而知,有机会能不能抢到不得而知,然而这些都并不重要,今天已经浪费的够多,既然如此,就彻底的从头爽到尾!

    又有人从沟壑里钻出来,“嗖嗖嗖”,东边的,“嗖嗖嗖”,西边也有,“嗖嗖嗖”……

    “打地鼠啊打地鼠,敢露头就打死你。”

    苏易钧跟打了兴奋剂差不多。

    “你杀死‘一筹莫展’,获得百变神行靴*1”

    百变神行靴:移动速度+5%,闪避+2%

    “你杀死‘爱喝鹤顶红’,获得黑胡藤指环*1”

    黑胡藤指环:力量+5,抵消负重5

    一般装备都要占负重,黑胡藤指环居然能抵消负重,凭这点也要戴上。

    “你杀死‘丰收·远渡天涯’,获得巨石腰带*1”

    巨石腰带:力量+10

    除了狂野之血外,他是自己在《永恒》里第一个说话比较多的玩家,对不起了,不过东西不能还你,上战场就要有这个准备。

    掉落的装备直接进入己方临时营地的仓库内,现在还拿不到,不过看看也是好的,提神。

    视线中看不到任何一名丰收公会的玩家,苏易钧意犹未尽但不得不停下来,奔牛妖受不了,就算他们比牛还吃苦耐劳,从比试开始就接连不停的推车狂奔也让他们几近崩溃。

    将提示信息分类,瞄一眼数字,乐得他合不拢嘴,被他干掉的丰收公会的玩家总共有816人,以一人对军队,如此辉煌的战果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地平线上出现许多人头,然后是上半身、整个身体,一百多名玩家冲向战车,队形散乱毫无章法,也没有盾牌之类的护具,脆弱的身体暴露在战车的威胁之下,多次吃亏的他们却浑然不觉,仿佛失去理智。

    没有整齐队形带来的压迫感,完全是散兵游勇,可他们身上都散发出杀气。

    “多么凄美,多么壮烈,为让这一战永远的流传下去,你们必须有个悲剧的结尾。”

    长箭、中型弩箭、迷雾之毒珠,说了要爽到底,战斗的最后时刻他怎么会吝啬,为表达对对方的钦佩,扣扳机的手指一秒钟都没有停下。

    整个世界都清净了!

    “都死了?”

    “都死了!”

    临时营地内非常安静,上千玩家看着兵不厌诈,想知道他为什么让剩下的玩家去送死。

    “死得好,”兵不厌诈鼓掌,“战争是残酷的,你们听说过玩家死一次就不能继续打仗的吗?”

    如果游戏没有硬性的设定,比如战争中死亡有较长的冷却时间,此外没听说过。

    “他很强,关于这点任何人都不否认,但他的箭支也快用完了,接下来就要到我们表演的时间,让我们教教他,任何游戏里玩家才是无敌的,因为我们是不死的,除此之外的一切都是狗屁。”

    “想想你们掉的装备,想想你们损失的经验,想想你们被降低的生命值上限,兄弟们,报仇的时间到了,不要什么队形,不要什么军事技能,没有箭支的战车就是掉了牙的老虎,咱们要用最简单最粗暴最直接的方法干掉他。”

    兵不厌诈挥手,上千号玩家器宇轩昂的冲出营地。!over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