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网游之精神焕发 作者:船呆

      !go    天落三杰缩在草木垛的最底层,这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互相看了看,继续勘查的可能性不大,还是走吧。

    “也算是探查出军营的守备情况,非常的严密,比大夏王朝的精锐军队不遑多让。”

    “坑‘呼呼’的目的也达到了,虽然不知道他是如何进来,以现在军营内的警戒程度,他绝对不可能出的去,就等着被狼妖搜出来,或者屏蔽气味的失效过去,结果都是一样的。”

    三人的心情好起来,彻底忘记刚才那一箭为什么被弹开,“有一群蓝精灵”提议,“我们不去看看他,跟他打个招呼再走?”

    天落三杰默契的相视而笑,他们最喜欢看敌人沮丧失落的样子。

    ……

    组成人墙的山中精灵(荒漠化的山峰)在寒光命中的刹那崩溃,可爱的小家伙们散落一地,透着灵动的眼睛失去光彩,滚动时也没有之前那么欢快,蹒跚如同行将就木的老人。

    被寒光正中的最惨,连眼睛都睁不开,在地上一动不动。

    苏易钧想伸手将它抱起来,异变突生,地下钻出个黑影,将山中精灵直接撞飞,高高抛起,重重摔下。

    怒气这个东西很难说得清楚,有时候丢了几千块钱也未必惹人发怒,有时候一毛钱不值的东西都会让人火冒三丈。眼前就是个程序,一段代码,但是苏易钧怒了,他从来是个爽快的人,想笑的时候笑,想怒的时候怒。

    是天落公会的三个异形,闹出的动静不小,很多狼妖、奔牛妖围过来以更快的速度搬开苏易钧所在的草木垛,三人没有从地行掘进蛇里走出来,显然早已准备好随时逃跑。

    “不好意思刚才那一箭是我们射的,本来是打算射你,没想到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我们来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跟你道歉,获得你的谅解。”

    “你原不原谅其实没关系,我们心里已经原谅自己,这就叫念头通达。”

    “该说的已经都说过,你保重,我们天落三杰就先走了,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君子不立于围墙之下,哈哈,我可没有骂你。”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真以为我在乎死亡的那点经验?

    地行掘进蛇在他眼中变成半透明,一颗颗红点相继出现,这一刻苏易钧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速度,三人正在笑着已经被苏易钧绕到身后,十指指甲变成长而锋利的黑色爪子,虽然不加攻击,但是对物体的破坏效果不是拳头能比的。

    地行掘进蛇比墨家老头“积木蛇”的级别低不少,大大小小的红点遍布全身,苏易钧选择的是最大的一颗,跟他的拳头差不多大,在蛇头靠后的位置。

    “咔”

    地行掘进蛇倒地,痉挛般的抽搐,身体是而扩大事儿缩小,藏身其中的“山的那边”被勒得直翻白眼。

    “你们快跑。”他大声呼喊。

    “海的那边”和“有一群蓝精灵”默契的钻入地下,草木垛中只剩苏易钧和“山的那边”,外边狼妖和奔牛妖听见喊叫声,搬树的动作更快,包围草木垛的妖族数量也更多。

    “山的那边”焦急的修复地行掘进蛇,但是远没有苏易钧破坏的速度快,黑色指甲一次次刺中红点位置,到后来任凭“山的那边”如何驱使地行掘进蛇都一动不动,他无奈放弃,将地行掘进蛇收起来。

    “你叫‘呼呼’是吧,你等着,我们天落三杰不会放过你,被天落三杰盯住的人在任何游戏里都别想过的愉快。”

    苏易钧没空理他,本来是闭目等死的,无意间瞥到外面的动静,在惨绿色液体中挣扎的蝗虫飞起来,落到附近的草木垛上,疯狂的吞食,草木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以这个速度,整个军营的草木垛也坚持不了多久。

    应该是蝗妖不是蝗虫,他暗道。

    狼妖和奔牛妖非常忌惮蝗妖,一圈圈将蝗妖所在的草木垛围住却不敢靠近,也不敢离去,似乎在等什么。

    很快他们等的东西就来了,一块红色的石头被捧在一名狼妖手中,在月光的照射下散发出奇异的红光,被红光照到的蝗妖全都醉醺醺的落在地上,狼妖和奔牛妖将蝗妖聚到一起,准备用运输车拖走。

    “山中精灵(荒漠化的山峰)告诉你:孵化出的蝗妖都会被送去一个神秘的地方,那里很邪恶,它们不愿意靠近”

    “山中精灵(荒漠化的山峰)告诉你:红色的石头就是邪恶之地的核心”

    原来是要自己看到后它们才会说,如果没看到,山中精灵(荒漠化的山峰)就什么也不会说。

    蝗妖基本被打扫干净,可被蝗妖啃食过的草木垛还是无人愿意靠近,绿色的液体也无人愿意踩踏,团团包围住草木垛的奔牛妖和狼妖后方竟然是空门大开。

    “还想跑,别做梦了,有天落三杰之一陪你一起死,大概是你在《永恒》中最荣耀的时刻。”“山的那边”半是愤恨半是鄙夷的道。

    为什么不跑?

    头上压着的树木越来越少,月光洒落在两人身上逐渐明亮,苏易钧回头冲他一笑,身体在明亮的月光下突然消失。

    隐身?

    “山的那边”惊的连话都说不出来,这可比地行牛逼的多,有了它偷看女npc洗澡将不再是梦。

    心脏异化功能开启后视线顿时变化成简单的线条和方块,眼睛瞪得再大也看不清晰,脑海中记得大致的场景,能够和视线中的线条、方块对应在一起,但时间长了也不行。

    前方杂乱的线条一阵剧烈的摇晃后消失,带着怒气的喘息声更加清晰,草木垛已经被搬开,自己和“山的那边”直接暴露在妖族的视线中。

    不过妖族只能看见“山的那边”,看不见他。

    苏易钧转变身份为“黑头发的血族”,一把迷雾之毒珠扔出去,惨白色的烟雾爆开。无论妖族还是npc的身份都比普通玩家的生命值高,妖族npc就更是如此,迷雾之毒珠没能杀死他们。

    受到突兀的袭击,紧密的包围圈陷入暂时的混乱,守卫蝗虫育囊的军营十分精锐,在几名地位较高的狼妖呼喝下四处躲避的奔牛妖逐渐恢复秩序,并向前进。

    苏易钧取出小型连发机关弩,密集的箭矢朝前方倾泻,胆小的奔牛妖还没有从上次袭击的惊恐中恢复,受到再次的惊吓,“哞”叫着四散逃跑。

    地位较高的狼妖喝斥,没有用,他们立刻将附近的狼妖调过来。从下达命令到执行有段时间,再精锐的军队都是如此,只是时间长短不同。

    包围圈的缺口已经形成,狼妖还没有赶到。!over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