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红月石爆发

网游之精神焕发 作者:船呆

      !go    苏易钧手持魔法灯潜入水底,圆环状物体的水下部分也是树干。

    他一手抓着魔法灯一手抓着红月石没办法潜得更深,于是在树干和河道之间用力砸几下,砸出个小坑,将红月石抵在坑中,水流的冲击令红月石牢牢“扎根”,纹丝不动。

    苏易钧放下心,将魔法灯收起来,双手抱着树干整个人潜入水底,沿着树干慢慢往下爬。没有魔法灯的光芒看不清楚,但仅凭双手的触感就能判断出圆环状物体在水底的部分全部是树干,而且是完整的树干,并非多截树干加工、拼接而成。

    河道的另一侧苏易钧钻出水面,立刻取出魔法灯,仔细观察圆环状物体在水面上的部分,随后他瞪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

    整个圆环状物体是一截无头无尾的完整树干!

    “这……怎么可能?”

    谁见过长成环的树干,即使在游戏里也太过离奇。

    环状树干与河道截面完美贴合,如果只有一棵两棵可以说是巧合,但仅视线范围之内就有十几棵,蝙蝠形态的超声波视角“看”到的更多。

    自己似乎来到一处非同寻常的地方。

    “你发现一座仿生工程!”

    即使是在2030年,科技空前发达,连“灵魂”的秘密都被发掘出来,有一点依旧是公认的——生物具有的功能比任何人工制造的机械都优越的多,那时以亿年为单位优化而来的。

    仿生是指模仿生物系统的功能和行为来建造技术系统的一种科学方法,其目的是在工程上实现并有效的应用生物功能,它打破了生物和机械的界限,将各种不同的系统沟通起来。

    这是科学的、严谨的定义,按照苏易钧的理解仿生的定义就是抄袭自然界的设计,没有专利,并且经过上亿年的考验,这样的设计谁不抄谁傻。

    他听过大型工程,听过水利工程,还有许许多多其它的工程,这仿生工程……

    “无形之手塑造出各式各样的生命,它的奇妙远远超过智慧所能想象的极限,无数神奇的工具、工程都诞生于对生命的模仿,但多数只能“仿”而无法“生”,赋予建筑以生命的工程就被称之为仿生工程。”

    “仿生工程是接触自然工程的前置条件。”

    好像有个声音在他脑子里说话,空灵有带着机械,苏易钧打量四周,没有人,变成蝙蝠形态用超声波视角观察,还是没有。

    见鬼了?

    “受到特殊环境的引导,红月石爆发方式确定,开始爆发”

    “扎根”在他砸出的小坑里的红月石光芒大盛之后又变的内敛,再细看不像是光,而像是从红月石内部飘出的缕缕雾气,逐渐消散。

    一片红光飘飞向苏易钧,《永恒》确定了红月石的爆发方式,但他还没确定,连忙一脚踹向树干朝边上躲开。红光没有袭击苏易钧,飘向他之前倚靠固定身体的树干,将一截树干点亮,树干上有丝丝缕缕的红光与河道内壁相连。

    苏易钧被水流带向树干,此时他看清楚,丝丝缕缕连接树干和河道的并不是红月石的光芒,而是被光芒点亮的根须,从树皮上钻出来,扎根于河道内壁中。

    有了这个发现他观察的更加仔细,果然,树干紧贴河道内壁的部分都有根须相连,非常细,看上去很脆弱,以至于他之前没有发现。

    “仿生工程的建材都是有生命的,但在工程建成之后,所有建材的生命都将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工程本身的生命,建材最初的性质和形态都将发生巨大的变化。”

    不断有红光从红月石中飘出,将圆环树干一截截点亮,然后空灵而机械的声音就在他脑海中响起,向他解释他所看到的一切。

    这就是红月石的爆发方式?还挺文明的。

    不知道红月石“说”的东西有什么用处,听着挺有意思的,苏易钧并不抗拒,一会儿变成蝙蝠往上飞,一会儿变回人朝水里钻,由此听得入神差点被淹死。红月石挺人性化的,当他从水里钻出来看不见红光的时候就停下,呼吸几口气钻回水里后再接着开始“说”。

    “你细致的勘查一处仿生工程,对其部分结构有深入的了解,获得大量相关经验”

    看过提示信息他仍然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不过跟仿生工程有关系,想想就很激动,有生命的建筑,还是接触自然工程的前置条件。

    “建筑有生命……这么说我是在某个生命的肚子里?感觉很古怪,这里的水是不是真的水,长时间泡在水里会不会被它消化掉。”

    “建筑被赋予生命之后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吗,当然了,能在几十米深的地下建造出一条地下河本身已经是非常奇特,可这里有生命什么事?”

    红月石中又飞出一片红光,绕过苏易钧飞向他的后方,苏易钧立刻回头,红光落在一根圆环状的树干上,将一小段树干点亮,接着不断有红光飞过去,落下,最终将整个树干点亮。

    被点亮的不仅仅是树干,还有扎根于河道内的根须,跟之前见到的不同,根须更加密集延伸的也更远。

    “这里……好像是我钻下来的地方,难怪出来的时候好像被什么东西扯了下。”

    一道不大的地缝,几条根须将两侧相连,此时已经断裂,大部分是被红月石砸断的,也有那么一两根是被苏易钧挣断的。

    还有更多的根须在地缝周围深深的扎入土壤中,他仿佛能看到难以计数的根须在土中纵横交错,将承受严重湿气影响的土壤固定的坚逾铁石。

    “仿生工程是具有生命的建筑,一切生命都具备自我修复的本能……”

    “你细致的勘查一处仿生工程,对其部分结构有深入的了解,获得大量相关经验”

    红光落在相邻的一根环状树干上,红月石开始讲解,内容和之前一样。

    “你细致的勘查一处仿生工程,对其部分结构有深入的了解,获得大量相关经验”

    红光绕环状树干一周,红月石也完成讲解,接着一片红光飞向另一根树干,红月石重复之前的讲解。

    苏易钧渐渐不耐烦,听一次新鲜有趣,听两次算重温,三次、四次都是同样的东西,声音又不好听,谁能忍得下去。

    “老实说勘查、经验,能不能告诉我勘察完成后有什么好处?”

    “完整的勘查一座仿生工程,彻底了解其每一处结构及背后的意义,才能够亲手建造仿生工程。”

    原本就是发牢骚的一句话,苏易钧都打算下线了,一听到“亲手建造仿生工程”,立刻精神百倍。

    “来来来,继续说,别说三四遍,三百遍四百遍我都听,能把我说吐了算你本事!”!over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