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命运的起始

二次元之命运之蛇 作者:九片樱

      我叫蒋冬阳,一个平凡普通的少年,家在华夏a省c市的一个小村庄里,虽然不是山村,但其实也没差。家里并不富裕,只能勉强维持,直到上大学之前家里都没有电脑。我也对这方面并不熟悉。

    小时候,我是个只知道玩的熊孩子,虽然没闯什么大祸,但小问题总是接连不断,为此我没少吃老爸的板子。

    初中的时候终于有了自己的第一个暗恋对象,傻傻的我那时什么都不懂,只是固执地认为坚持下去就一定会有结果。但事实却狠狠地扇了我一个耳光,两年的坚持换来的不过是对方眼中仿佛看小丑般的戏谑。

    直到这时,我的人生还是平平淡淡的,丝毫没有出彩的地方。

    初中毕业那年,我16岁,这些年来我的人生毫无出彩的地方,也没有坚持过什么事情,连中二病都没有犯过。这些年来,我唯一坚持在做的一件事就是在大人眼中像是小孩子一样看动画,不过我看的是动漫而已。可就是这个,因为家里条件不好,而且父母总觉得在我大学之前买电脑只会让我玩物丧志。所以直到高中之前我都没有系统的接受过任何二次元的知识。甚至都不知道二次元这个词汇。

    直到高中,因为是在县城里读书,小姨家离我就读的学校很近,我放假没事就会去小姨家玩,主要原因当然是因为她家有电脑。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是终于知道我一直坚持的东西是一个名叫二次元的世界。有生以来第一次对一样事物如此的迷恋,深深陷入不能自拔。

    高中是很辛苦的,而陪我走过这段路的就是这些我一直热爱的二次元。

    我并不怎么玩游戏,也不太看漫画,仅仅是对动漫这一个行业有着很深的执着。这里有着感动,有着欢笑,也有悲伤,眼泪。

    以上,是对我十几年的平凡人生做的概述,接下来,我将讲述的,是发生在我身上匪夷所思的奇迹物语。

    今年我十七岁,今天是十七岁的最后一天,过了今天午夜,我就成年了,所以我决定一个人出去走走。

    我的生日在三月,这时冬天已经过去,日本的樱花也即将绽放。而在a省,空气中还有着淡淡的寒意。尤其是晚上,气温还是很低的。

    我就一个人在街上静静地走着,也不去理会周围的一切,静静地感受着周围空气中的丝丝寒意。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天已经彻底的黑了,我抬手看向自己的腕表,上面显示的是十一点四十,已经快零点了。

    因为是乡下小县城,过了十一点基本已经没人在街上了,我走到一座桥上,四周一片看不到一个人影,但我并不在意,自顾自地在桥上的石头围栏上坐下,背靠着石墩,点燃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感受着尼古丁带来的刺激,整个人瞬间放松下来,就这么静静的抽着烟看着桥下的河水。

    几分钟之后,我随手将手中烟蒂弹向桥下的河水,看着它在接触到河水的瞬间从我眼前消失。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准备回去了,毕竟明天还要上课。

    可就在这时,我的耳边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你想实现你的梦想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我一大跳,身体意外差点从围栏上翻下去,连忙抓住围栏稳住身体,惊魂未定地向四周张望,却没看到一个人影。我以为这是我幻听了,也没在意,准备往回走了。

    但还没迈出一步,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你想知道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

    我清楚的确定这不是幻觉,但四周没有一个人,顿时全身的汗毛全部都竖了起来,脑后传来一股深深的寒意。我立即跑了几步离开一直靠着的桥围栏,双眼死死的盯着桥外。

    这时我是真的害怕了,从小就怕鬼的我碰上这种事没有马上昏过去已经算是进步很大了。

    也许是看出来我的害怕,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我并不是你认为的鬼。”

    “那你到底是谁啊?快给我出来!!”我的神经已经能够快要崩溃了,自暴自弃地大声喊道。

    “我不是鬼,而是神。”那个声音说着,“你想实现你的梦想,前往你向往的那些世界吗?”

    我的大脑瞬间当机了,这尼玛什么玩意儿,我向往的世界?那是二次元啊,是不存在的世界啊!

    “你所向往的世界是存在的,它们存在于无限世界中,经由人类的幻想而出现,并且有着自己完善的世界规则,现在正在正常的运行着。”那个声音看出我的疑惑,出声解释道。

    因为没有在这个声音中感觉到恶意,我还是渐渐冷静了下来,毕竟身为一个宅男,对于这种超自然的事物的接受能力总是异常的强悍。我试着开口问道:“那么,身为神明的你为什么找我?我应该并没有什么值得神明找上门来的东西吧?”

    “你跟我过来再说吧,这里说话不太方便。”那个声音说着,随即一道黑色的裂缝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犹豫了片刻,但想想,既然这种事都做得到,杀我也一定很简单吧,对方还不至于专门坑害我这个小人物才对。于是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一脚踏进那道裂缝之中。

    裂缝并不像通道,更像是一扇门,穿过裂缝我看到的是一片很怡人的山间风景。

    此时我就站在一条山间小溪边上的碎石岸上,旁边就是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偶尔还能看见几条小鱼,周围是一片在当今极难看见的一片茂密树林。岸边还有很多我说不出名字的花,五颜六色的点缀着眼前略显单调的风景。花的颜色很乱,但在这里却显得十分和谐。

    在不远处是一座小小的凉亭,凉亭中能看到一个白色的人影。

    我定了定神,向凉亭走去。凉亭并不远,差不多几分钟就到了。

    我站在凉亭外,看着正背对着我的白色身影。从背影判断对方是女的,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背后,身材也很窈窕,光从背影看是个御姐。

    可能是我的眼光实在是太直接而毫无掩饰了,刚刚说话的声音又再次响起:“小家伙,这么看着一位女性是很不礼貌的知道吗?”说着,白色身影转过身,就这么看着我。

    惊叹,绝对的惊叹!自从有了很严重的二禁症(二次元禁断综合症的简称,主要症状表现为对现实生活中的女性没兴趣,只对二次元的女性抱有期待和幻想)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女性能让我觉得当得上“美丽”这个词了。但眼前的人打破了这个“常识”。

    眼前的人有着一张瓜子脸,秀气的眉毛,精致的琼鼻,之下是看起来很小巧而可爱的粉红樱唇,此时正噙着淡淡的笑容。最吸引人的还是那双大大的眼睛,深紫色的宛如水晶般的剔透,其中蕴含着宛如真理般的智慧的光芒,深邃如星空。

    我就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个精致的跟洋娃娃一样的人,从上至下无不体现着一股出尘的气质,全身唯一的怨念可能就是那有些残念的胸部了。

    似乎是知道了我的想法,眼前之人突然瞪了我一眼,那分不清男女的声音响起:“我感觉你在想一些很失礼的事,突然有一种打你一顿的冲动呢。”

    “没,绝对没有想失礼的事,我是在为您的美貌惊叹。”我连忙矢口否认,开玩笑,这种时候说实话绝对是在作死。

    “算了,我也懒得跟你计较,”声音突然变的清脆起来,像风铃一样清脆悦耳,“你到这里来竟然没有表现出一开始的害怕,倒是让我稍微欣赏你一些了。”

    我为这突然改变的声音愣了一下,但想到这应该才是他真实的声音吧,嗯,很悦耳,但又显得很英气,有点像魔法少女奈叶里维塔的感觉。

    但我还是知道现在不是惊叹的时候,还是赶紧把事情弄明白吧。于是我问道:“那你可以说明一下你把我带到这里的目的了吗?”

    眼前的人没有马上回答,反而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我,越看笑意越浓。我被他看的有点发毛,也不知道到底哪根神经出了问题突然变傻了一般,我双手抱胸向后退了两步,一脸警惕的看着她:“你,你想干什么,我是不会顺从你的,你只能得到我的身体,但永远得不到我的心!”说的很硬气,但口气里还是掩饰不住的像是跟朋友开玩笑一样的嬉笑。

    说完我自己就愣了,我看着她的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两下,额头上也挂满了黑线。我心里一突,完了。

    果然,眼前人再也保持不住形象,突然跳了起来一拳打在我脑袋上,将我打趴在地,还不停的用脚往我身上踹,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有几脚甚至踹到了我脸上。但也许是并不是真的想伤害我,我除了感觉疼痛身上倒是根本没有受伤。

    踹了十几脚,终于是发泄完了,她才恨恨的做回了石座上,看着我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给我坐好,现在我跟你说正事,说完了赶紧滚蛋,我多看你一眼就难受。”

    我嘴角抽搐,看着眼前这个眼角抽搐的美女,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干嘛突然犯贱,活该你被打。

    我坐到她对面,揉着高高肿起的脸强自镇定下来说道:“那你说吧。”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她说着,表情也严肃了一些,“我的名字叫美赛亚,如你所见是一个神。我已经观察你很久了,从你出生开始。”

    我一惊:“从我出生就开始观察我了!?那我这十几年所做的事你都知道了喽?”

    “没错哦,包括你撸管……”“停停停,我知道了,不用证明了。”我连忙打断她,一脸尴尬地看着桌面。

    “嘿嘿,看到你这个样子我心里莫名的爽快了很多啊。”美赛亚一脸戏谑地说道。

    我感觉脸上一阵发烧,赶紧将话题转回来:“那你观察我这么多年有什么目的?”

    美赛亚撇了撇嘴,:“切,真是无聊的人。”

    我讪讪地笑了笑,开玩笑,谁会跟一个美女聊自己撸管的事啊。

    美赛亚也没死抓住这个话题调侃我,也许是她自己也不好意思吧。美赛亚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说道:“我想你作为我在地上的代行者。这也是我今天找你的主要目的。”

    “代…行者?是那种地上代言人吗?”我问道。

    美赛亚点点头,说道:“没错,就跟你在一些小说上看到的代行者差不多。我要你作为我美赛亚的地上代行者,代表我去做一件事。”

    “什么事?”我下意识地问道,问完我就后悔了,果不其然……

    “神战,我要你代替我去参加神战,并取得最后的胜利。”美赛亚此时的神色十分严肃。

    我深吸了一口气,拍案而起,大吼道:“开什么玩笑啊!你让我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宅男去参加什么神战,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但一听名字就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情吧!你这是想让我去送死吧,是吧!绝对是吧!!!”

    美赛亚很显然被我突然的爆发吓了一跳,愣愣地看着我,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但是似乎并不生气;“我知道很危险,但我也已经没办法了。我也不是自愿参战的,而是被其它的神卷进去的。这场神战不参加就会自行被认定为是失败,结果只有死。我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找另一个有天赋的代行者了。”

    我死死地盯着她,她也似是羞愧般地低下头不看我,看着她这样,我突然心里一软,又坐了下来,瓮声瓮气的说道:“你先告诉我这tm到是怎么回事。”就算是我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这事太tm坑爹了。

    “好吧,我先告诉你事情的原委,”美赛亚看我并没有立即拒绝,似乎很是高兴,带着略微轻快的语气说道:“其实我所谓的神是对一群凭借自己的力量能跳出自己原本所在的世界的一群人的称呼,至于那些神话中的神在这群人眼中根本什么都不是。当然我也是这群人其中之一。

    而在这些处在你认知范围内能够理解的世界之外,是包含这些世界的无限世界,我们这群所谓的神就在这个无限世界中。

    在这个无限世界中,有一块跟无限世界一起诞生的晶石,我们称它为‘永恒’。‘永恒’虽然有着无上的神力,几乎无所不能,但无法被任何人掌控。而每当有人达到能跳出世界的境界并来到无限世界,‘永恒’就会分出一小块给予新诞生的‘神’,这块永恒的分体我们叫做‘永恒的馈赠’,是我们在无限世界生存和变强的凭依,如果没有这东西那么无论是谁都无法在无限世界永远生存下去,无限世界也会将之排斥出去。所以我们又叫它‘源石’。

    在无限世界,源石就是一个神的代表,如果被夺取,那就会立即被排斥出无限世界,而且无限世界会永远不再允许这个人的进入。而夺取别人的源石,并将之融入自己的源石,就可以获得对方的一部分力量,如果手法得当,甚至可以获得全部。这就是神战爆发的根本原因。

    但是如果诸神全力全开的爆发战争,那结果肯定有无数的世界被毁灭。所以他们决定在各个世界寻找自己的地面代行者,给予自己的源石的一部分作为参战的证明,因为只是给予一部分源石,并不会对自身有任何影响,所以这个提议获得了所有人的通过。

    代行者无法从源石中获得任何力量,除了参赛资格就什么都不算。而源石是直接融入灵魂中的,所以代行者想要获得胜利就要杀死其他代行者,而且是连灵魂一起消灭才行。

    我并不是主战派,但几乎所有人都同意了这个提议,我根本无力反抗,所以只能找自己的代行者,也就是你。”

    我在美赛亚说明期间并没有插话,一口气听完事情的原委,静静地看着她。

    美赛亚说完后并没有立即催促我答应,也抬头跟我对视,我们什么都没说,就这么静静地对视着。

    过了不知道多少时间,我才先开口问道:“为什么是我?你知道吧,我的身体有先天缺陷,连一个正常人都比不上。而且还是个无药可救的宅男。还是个死宅加废宅,我不明白连一个正常人都算不上的我为什么有资格代替你参加神战。”

    美赛亚的眼神突然变的戏谑起来:“你似乎还不知道自己的天赋啊,你是这个世界唯一一个连我都看不清根源的人呢,而且你明明有着超越常规的天赋却出生在没有神秘的世界,这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呢。”

    我皱了皱眉头,定定地看着她的眼睛,确定她不是在说谎,才再次开口问道:“你刚才说过吧,你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找一个代行者了,那我就是你唯一的代行者预备,那你为什么没有强迫我参加?这关系到你的生命吧,而且如果你直接命令我的话那我也没能力拒绝你。”

    美赛亚一愣,突然右手握拳砸在左手手掌上,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还可以这样!我怎么没想到呢!”但随即小脸纠结到一块,“可是这样也不好啊,强迫你的话你一定会讨厌我吧,以后就肯定不会像今天这样愉快地相处了不是吗?”

    我也纠结了,心中不住的吐槽:你就看我这脸,哪里愉快了?!!!

    我心中已经有了决定,问道:“如果我代表你参加神战,那我在这个世界该怎么办?我爸妈家人该怎么办?”

    “有两个方法,”美赛亚说着,“其一是我将这个世界的时间冻结,或者干脆不管,等你神战胜利了回到这个时间点;其二是我在不影响你的前提下将你来到这里之前的记忆复制一份,并制造另一个你,让他代替你的存在在这个世界生活下去,而你则要丢弃现在的名字,作为这个分身完全代替你的代价。”

    “那如果我不答应你做代行者,会怎么样?”我继续发问。

    “还能怎么办,将你的记忆抹除,送回你的世界让你过你本应该过的小日子呗!”美赛亚瞪了我一眼。

    我皱眉:“我说的不是我怎么样,我说的是你,你会怎么样?”

    “你这是在担心我吗?”美赛亚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促狭的看着我。

    我感觉自己的嘴角抽了抽,满头的黑线,大姐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你tm在逗我?

    “好了好了,姐姐不逗你了,如果你拒绝我的话,因为我会被直接认定为失败,源石只能交给最后胜利的神,结果就是死掉哦!”美赛亚说着说着,突然用像可怜兮兮的小动物一样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我,“你忍心看着我这么漂亮的大姐姐死掉吗?你要是姐控就不要拒绝我哦!”

    我嘴角狠狠地抽了抽,尼玛这不愧是偷窥了我十八年的人啊,没节操得相当彻底啊。

    “就算你这么看着我也不会让我改变主意的,我已经决定了,而且我不是姐控而是萝莉控啊混蛋!”我大吼。

    美赛亚十分有损形象地嘿嘿笑着:“原来你是萝莉控啊,你个闷骚这么多年我都没看出来你到底控什么,这回你总算是交代了,嘿嘿嘿……”

    我满头黑线地看着这个毫无形象地笑着的女神,实在无法将她跟女神这个词联系起来。

    美赛亚笑了一会儿,这才收敛了笑容,严肃的问道:“那你的答案是什么,答应,还是拒绝?”

    我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清晰地从她的口气中感觉到她的紧张,心了感叹着,这跟小说里那些神经质一样的自大神祗出入也太大了,作为神有几个人会在意地上的普通人呢?明明那么没节操,明明喜欢捉弄别人,却又总是不自觉的表现出温柔来,你这样又让我怎么拒绝你呢,我tm可是个宅男啊!

    美赛亚被我这略带玩味的笑弄得很不爽,起身给了我脑袋一拳,当然,并没有用力,感觉更像是在打闹:“你个混蛋刚刚在想一些失礼的事情吧!绝对是吧!”

    我嘿嘿笑着,之前面对神祗的紧张已经全然不见了,在我眼里美赛亚更像是一个朋友:“好嘛好嘛,我没想失礼的事啦。”

    美赛亚气鼓鼓地问:“那你的选择呢?拒绝吗?你要是敢拒绝,我一定弄死你!!”说着还张开嘴,露出两边的小虎牙。

    “你这样我还能拒绝吗,我答应了。至于我原来的世界则是按照你说的第二个方案做吧。”我笑着摇了摇头,说出了改变了我一生的回答。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