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妖文字符

二次元之命运之蛇 作者:九片樱

      走出洞窟,正如我想的一样,这是一个山洞,而且还是一个巨大山脉中的山洞,我就说嘛,这么大的山洞正常的山绝对不可能会有的。

    看着我只在刚来时看到过的灰色天空和红色的云,我一瞬间感动的热泪盈眶,但突然又想到,为什么这几年我都不出来呢?虽然外面很危险,但并不至于让我都不能到洞口来吧!我一瞬间又被自己蠢哭了。

    收拾了一下内心那坑爹的情绪,忍住了对自己吐槽的冲动,我握了一下拳头看着远处,踏出了一步。

    从现在开始,我就不再有平静的生活了,未来不知多少年里,我都会一直伴随着战斗与鲜血,当我无力在这个世界战斗下去或是已经无法在这个世界提高的时候,就是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

    —————————————少年开始玩儿命的分割线————————————

    走了三四天,我还没有走出这片山脉,倒是路上碰上了不少两三级的小妖兽,也都被两年多没吃过东西的我用来解馋了。当然,是熟食,虽然是妖怪,但我好歹还是现代人,茹毛饮血什么的,那么恶心的事我才不会干呢。

    “啊啊啊!到底该怎么走才能出去啊,我怎么没许愿要一个指南针呢,我是路痴啊啊啊!”我咆哮着,惊起了林中的一群飞鸟。

    我冷静下来,整理起在我精神海中悬浮着的一百三十七个诡异的符号,这就是我已经解析完的妖文,它们每一个都有着不同的作用,组合在一起更是有着极为神奇的力量。就像型月世界的如尼文字,但明显更加强大和神奇。

    慢慢的试着几个组合,终于找到了我想要的组合,将这个文字组合融到妖力中,便能释放出一种效果——飞行!

    缓缓地漂浮而起,因为没有加上“加速”的文字,所以速度并不快。

    花了一会儿时间飞到树林上方,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才发现原来我一直都在原地打转。我不禁满头黑线,再次感叹了一下自己的蠢,朝着一个方向,加上“加速”效果的文字,瞬间化为一道金红色流光飞出去。

    “唳~!”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鸟鸣,我猛然回头看向身后,一头比我之前搞死的那两个大家伙还大上不少的巨鸟正厉啸着向我冲了过来。

    我嘴角抽搐,心里不住地吐槽:这尼玛我不是枪兵啊,刚试试飞行的感觉怎么就碰上了这么个大家伙,而且我来到这个世界是跟这种会飞的巨型种结下不解之缘了吧,怎么老是碰上这种大家伙,敢不敢换个跟我差不多大的==

    我猛地在空中刹车,双眼盯着这头大家伙,全长足有一百三十米左右,双翼展开更是有两百米以上,全身披着红色的羽毛,锐利的爪子和喙甚至闪着寒光,让我看得头皮一阵发麻。

    “唳~!”

    悠远高昂的鸟鸣声中,那巨鸟带着无匹的气势向我冲了过来。

    我拔出“红雨”,眼神凝重地看着这只大鸟,全身的妖力开始疯狂的升腾起来。精神海中一百三十七个文字也开始疯狂组合,一连串的十几个不同的攻击和防御组合瞬间完成。

    巨鸟伸出一只利爪向我抓了过来,而我身上“加速”瞬间作用,眨眼间躲开攻击,反手一剑在巨鸟腿上划过,锋利的剑刃轻松破开了巨鸟粗糙的皮肤,炽热的鲜血在空中飞溅。

    “唳~!”

    巨鸟再次一声长唳,全身闪耀起耀眼的火红色光芒,巨鸟在空中完成了一个极为诡异的转身,尖锐的喙向我啄过来,极致的速度甚至带起了火红的气流。

    瞳孔瞬间缩小到针孔般大小,我知道这一击即使将加速开到极致也躲不开,但我也绝不可能就这么任由它就这么打中我,脑中一道文字瞬间闪耀,我一声低喝:“壁!”

    金红的光芒形成一道防御壁,下一刻,巨鸟尖锐的喙跟防御壁撞到一起,

    “轰!”

    一声巨响,防御壁不断震动,摇摇欲坠,但还是将巨鸟这一击挡了下来,而我则趁机脱离它的攻击范围,直到离它数十米远后,我才心有余悸地看着它。

    看着那因为攻击被挡下而显得暴怒的巨鸟,我眼中渐渐闪起极为刺眼的金红的光芒,右手将红雨举过头顶,两道文字落在剑身上,一声断喝,同时一剑斩下。

    “斩!”

    长达数十米的金红剑芒划过天际,瞬间斩中巨鸟。

    “唳!~”一声悲鸣,一道从右翼根部顺着背部一直到尾羽的巨大伤口出现在巨鸟身上,甚至尾翎都被切断了几根,红色的羽毛伴随着鲜血在空中炸开。

    我是属于那种趁你病要你命的类型的人,自然不会放过这种好机会,身旁两个直径一米,类似魔法阵的几何图案瞬间张开,巨大的妖力在其中汇聚。

    “构造!凝聚!压缩!定向!”连续四组文字才做出了这魔炮的魔法阵雏形。我一声爆喝:“魔炮·ein,fire!”

    两道一米粗的光柱瞬间划过几十米的距离,直接击中了巨鸟的头部。

    “轰~”

    “唳!~”

    爆炸声伴随着悲鸣声,巨鸟整个脑袋都被炸得鲜血淋漓,但我的动作还没结束,侧身,左臂平举,以左小臂为架,红雨架在手臂上,猛地向前突刺,同时几个文字附在剑身上。

    “锐!穿!破!乱!”

    仅仅三公分的扁细剑光瞬间将巨鸟贯穿,同时“乱”开始起作用,残余在巨鸟身体里的我的妖力开始将巨鸟全身的妖力的运行打乱,并径直向巨鸟妖府钻去。

    也就在这时,之前一直被我压着打的巨鸟终于开始发威了,一声尖啸,全身妖力开始暴动,凭着绝对的量将我的妖力从身体中祛除,张嘴一口血红的烈焰向我喷来。

    别看我之前攻击很厉害,但每一击都加注妖文的消耗实在太大了,而我又连续进行了三次高强度的攻击,此时旧力已去,新力未生,根本没办法躲过这一击。加上我跟着巨鸟的距离只有几十米,血红的烈焰瞬间就击中了我。

    “啊啊啊啊啊~!”我惨叫着,忍着剧痛向后退去,同时释放出我自己的妖火将血焰荡开,但这时巨鸟也已经追了上来,尖锐的喙再次向我刺了过来。

    我只能勉强将红雨横挡在胸前,死死的挡住这畜生的攻击,眼中闪过一丝疯狂,这么下去绝对不行,我的身体远没有这畜生强悍,这么下去绝对会死!

    我开始前所未有的将十二个文字以一种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的组合拼在一起,组合好的一瞬间,我全身亮起一团几乎盖过天空中的太阳的光芒。

    “@#¥%*”一段不明意义的诡异音节从我口中发出,同时双眼中爆射出两道漆黑的光芒,随着这黑光的射出,我全身的妖力几乎一瞬间被抽光,剩下的只能勉强维持“飞行”。

    加持了我全身近六成妖力的黑色光束以肉眼绝对不可见的速度击中巨鸟,在击中的一瞬间,巨鸟一怔,然后眼中的生机就消失了。作用在红雨上的力量也就瞬间消失,我被自己的力量推了出去。

    我看着巨鸟从空中以自由落体的方式落下,也慢慢控制着身体落了下去。回到地上,我立即向巨鸟那儿跑去。

    来到巨鸟身体边,我瞬间就确定了这畜生已经挂掉了。我心中狂喜,将刚刚那种组合记了下来,虽然还不知道这道文字到底什么意思,但我猜测这应该是断绝对方生机的组合。这可极大的增强了我的实力。

    但是,我的双眼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我惨叫一声,连忙捂住眼睛蹲到地上,剧烈的疼痛甚至让我全身都不住的颤抖,大概过了十几分钟这种疼痛才渐渐消散。

    我剧烈的喘着气,全身都被冷汗浸湿,就像刚从水里捞起来的一样。慢慢将手放开,却感觉眼前一片灰暗,什么都看不清楚。

    我惊叫一声,忍不住向后跌坐在地上,全身不住的颤抖。

    “开,开玩笑的吧!我,我,我会,会失明,吗?不会的对吧,绝对是吧!,我绝对不会看不见的是吧!是吧!!”我状若疯狂的嘶吼着,这可不是开玩笑,对于从小因为白化病而视力严重弱化的我来说,最可怕的就是失明了。

    但渐渐的,我恢复了冷静,因为我发现通过妖力的洗涤,我眼中灰暗的世界再次慢慢变得清晰起来,我连忙催动仅剩的妖力在眼部疯狂洗礼,将近两个小时之后我的眼睛才又恢复正常。

    我不禁一阵后怕,猛地转头看向已经死去的巨鸟,拿起手边的红雨对着尸体一阵疯狂的猛砍猛刺,直到溅得我一身血才停下来。

    走到巨鸟胸口,我狠狠一剑刺进巨鸟的妖府中,吸收着巨鸟的妖力,加速恢复自身的妖力。

    可能是因为刚刚的战斗的原因,附近十分安静,那些弱小的妖兽都已经逃掉了。所以我很安心的在这里进入了修炼状态。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了,我站起身,用红雨从这畜生身上切下一大块生肉,在附近找了些枯树枝就这么烤起肉来。

    当然我的厨艺是相当差的,差点将肉烤焦了才手忙脚乱的熄灭了火堆,饱饱的吃了一顿并不好吃的烤肉,将剩下的烤肉放进用妖力做成的布包中背在背上,向着一个方向出发了。

    几天后,树林中与我今天走的方向完全相反的方向传来我的惨叫声:“啊啊啊啊啊!怎么又迷路了?这该死的树林到底该怎么出去啊混蛋!”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