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断臂

二次元之命运之蛇 作者:九片樱

      萨科齐看到我突然暴起杀人,顿时暴怒,大吼道:“快,杀了他!!”

    随着萨科齐的暴吼,包括夜和莱娜在内所有人同时动手。那五个人同时拿着刀向我砍了过来,而夜则迅速退到后面,同时嘴中开始快速的念着一些咒语。莱娜也拿出几张黄色的纸符念动咒语,纸符瞬间化为几个火球向我飞了过来。

    我不屑的笑了笑,侧身闪过莱娜的火球和两个人的斩击,同时用剑架住另外三个人的刀,眼中闪过一道狠厉,金红色的光芒在我身上闪耀,然后化为熊熊的火焰。

    不得不说他们部落的锻造技术相当差劲,或者说连他们的武器材质都相当差劲,在我的妖火中,仅仅是一瞬间的接触,被我架住的三个人的刀就开始变形了。

    三人立即大叫不好,连忙向后退去,同时另外两个人的刀也再次向我的背上砍来。

    感受着背后刀锋撕裂空气的声音,我眼神一凝,连忙转身将剑顶了上去。看着那闪耀着淡淡的光芒的刀刃,我皱了皱眉头。看来这些人也掌握着某种力量,像是斗气或者真气之类的……。

    “燃!”我口中淡淡的吐出一个字,身上的火焰顿时向外爆发出一团气浪,更加剧烈的燃烧起来,极高的温度甚至让我周围的空气微微扭曲。

    在我爆发出“燃”之后,这两个已经使用了某种力量的人的刀也开始变形,甚至有了融化的趋势。虽然我现在级别很低,但毕竟有着两级的差距,这种级别之间的差距也不是随便就可以忽视的。

    毕竟是普通人到神之间的跨越,每一级都有极大的差距。而且他们又不是穿越者,代行者这类超然的人,想跨越级别的差距虽不说绝对不可能,但也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

    两人也连忙回撤,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立即欺身上前,同时红雨爆发出刺眼的光芒。

    “断!”

    我低喝着,剑身从二人身上横斩而过。

    “噗!~”

    “啊啊啊啊啊!~”

    鲜血喷涌声伴随着惨叫,两人瞬间被我腰斩。高高喷起的血柱将我从头淋到尾,全身上下都是血,散发着浓浓的血腥气。

    厌恶地将溅进嘴中的血吐出来,我满脸嫌恶地说道:“呸,真恶心,看来下次要注意点了。”

    萨科齐看到才两个照面就又被我杀了两个人,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恐惧,而夜和莱娜的眼神也变得更加凝重起来。

    “以汝之躯体,化为吾力!”莱娜高声说着,将手中三张纸符向我扔来。纸符在空中立即化为三只全身漆黑的恶兽,张牙舞爪地向我扑了过来。

    另外三个还活着的人看到我转眼间就杀了两个人,顿时眼中充满了恐惧,但自己的酋长和大祭司,甚至部落最强者都在这里,要是在这里怂了,事后必然会承受这三人的怒火,只能硬着头皮配合着三只黑兽再次向我进攻。

    而这时,夜的咒文也终于完成了,只见他高声喝道:“风停火熄,万物皆归于黑暗,以我之令,降临吧!漆黑之雷哟!”

    虚空之中毫无预兆的响起“哔哩哔哩”的电弧声,然后漆黑如墨的电光划过空气向我袭来。

    我躲闪不及,而现在发动“壁”也已经来不及了,顿时被击个正着。

    “呃啊啊啊啊啊!~”我惨叫一声,全身的火焰剧烈的跳动着,身上还不时地闪过几道黑色的电光,正是这电光给予了我极大的痛苦。

    “斥!!”我暴吼一声,身上顿时爆发出一股极强的斥力,将黑色的电光从身体里祛除了出去。这也是级别差距的好处,我能很简单地将级别比我低的人对造成我的影响消除。

    我转身看着刚刚用魔法攻击我的夜,全身爆发出强烈的杀气,这个人必须第一时间干掉,不然一直被他这么缩在后面远程打击,我早晚要在这里饮恨!

    精神海中一个全新的词汇瞬间组合完成,正是加上了我之前新解析出的两个字符的组合,我眼中闪过一丝狠色,低声喝道:“分裂!延伸!力!”

    三道文字瞬间融进剑身,我忍着被一只黑兽的爪子击中带来的痛苦向夜狠狠地挥出一剑。

    极淡的剑芒在虚空中闪过,夜察觉到危机,猛地向旁边狼狈地闪开。

    但我既然在其中加入了新的文字——分裂,那就绝对不可能就这么简单地被他躲过去。那道剑芒在夜险险地闪过的瞬间突然分裂成数十道剑芒,虽然每一道剑芒的威力都比之前的削弱不少,但在我特意加入“延伸”的情况下,还是具有相当的威力。

    分散开的剑芒锁定了夜所有的躲避路线,夜只能勉力使出瞬发的防御魔法,身前突然出现一道薄薄的防御膜,但在剑芒中顷刻间化为粉碎。虽然借着魔法拖延的时间,夜躲避了不少的剑芒,但还是有七八道击中了他。

    伴随着夜的惨叫声,他的右臂从他身上脱离开来,在空中划过一条轨迹,连带着喷涌而出的鲜血。

    看到夜被我一剑断臂,所有人都是脸色一沉。我是因为这一剑竟然没直接杀了他,而其他人则是惊恐,夜是他们中攻击力最强的人,现在被我断了一条手臂,那很多需要手印的强力魔法就用不了了,而且看他现在的样子能不能继续战斗都是个问题。

    我可不管正抱着手臂伤口跌坐在地上惨叫的夜,趁势连忙向还活着的三个人和三只黑兽发动更加猛烈的攻击。

    转身再次使用“分裂”,我的身体一身模糊,然后分裂出了七个分身,一共八个我分别对上了三只黑兽和那三个活着的人,一个冲向莱娜,而我本人则掠向正主萨科齐。再启动“加速”,只是瞬间,我的速度就攀升到了一个极为不正常的高度,直接从所有人眼前消失了!

    虽然分裂之后个体的等级都降了一级,但在实力上对于夜他们而言还是绝对的压制,少了合击的优势后这群人瞬间变得不堪一击,在我的猛烈的攻势之下对方很快就集体挂彩,三只黑兽更是在一个照面酒杯杀死!

    我本人眨眼间来到萨科齐身后,闪耀着金红光芒的剑刃毫不犹豫地挥向萨科齐。

    而萨科齐对我突然攀升的速度还没有反应过来,其他人现在也没能力来帮萨科齐。

    看着剑刃即将砍中萨科齐,我眼中露出欣喜的神采,只要干掉萨科齐,对方就群龙无首了,到时候我就能一鼓作气将他们全部干掉。

    但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一股极为危险的寒气,我眼中闪过一道狠色,决定不去管它,剑刃继续挥向萨科齐。

    剑刃破开肉体的声音微不可闻,带着极大的动能的红雨将萨科齐一刀两断。

    但也就在我因为成功杀死萨科齐,精神略微松懈的时候,虚空中突然闪出一道黑色的身影向我暴掠而出!

    我猛地转头看向那个突然出现的身影。时间仿佛在这一刻被停滞,看着那身影手中闪亮的刀刃:那是一把不足三十厘米的短剑,甚至只能被称为匕首。

    但我看到那把短剑的瞬间,全身的血液都仿佛停止了流动,瞳孔瞬间缩至针孔般大小,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危险!

    极度危险!!

    不躲开会死!

    不躲开绝对会死!!

    但我的身体仿佛被定住了一样,根本动弹不得!

    动起来!动起来啊!!快点动起来啊!!!

    我心里惊恐地咆哮着。

    “啪”像什么被打破的声音在我脑中响起,我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但好像感觉到了什么,身体自己动了起来。

    就在短剑即将刺入我心脏的瞬间,我的身体像是瞬移一样突然向右边偏了一点,但就是这一点距离,避免了我被刺穿心脏的结局。

    “噗嗤!”

    匕首猛地刺进我的左肩膀,剧烈的疼痛瞬间将我的大脑唤醒,从那种空灵的状态中脱离出来。我立即反手将红雨向后刺去,那人影夜吓了一跳,没想到这次偷袭竟然没有成功,连忙向旁边闪去躲开我的剑,顺势将匕首向外用力一拉。

    “噗嗤!~”

    鲜血如泉般狂涌而出,刚刚发生在夜身上的事也在我身上重演,整条左臂被整个从肩膀上生生撕扯下来。

    当疼痛瞬间达到一定程度之后神经就会自动切断部分,避免大脑接受过大的痛苦而一瞬间崩溃,而且在剧烈运动和情绪激动时肾上腺素的分泌也会加剧,减小人体对痛觉的感知,而我则趁着这个机会疯狂的一剑挥向那人影的脑袋。

    虽然他即使脱离了我的攻击范围,但这一剑却加有“延伸”的效果,剑尖险险地划过他的面巾,在他脸上划出一道伤痕,可惜并不深,只能算是擦破了点皮。

    这时我已经将七个分身都收了回来,恢复了五级的实力,但还是没能将人影怎么样,这家伙至少跟我是同级的!

    该死,这个部落竟然还藏有一个五级的人!

    突然改变的形式让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莱娜和那三个幸运地活到现在的家伙还有坐在地上的夜都呆愣愣地看着眼前颇具戏剧性的一幕。

    现在的形式对我极为不利,要是继续这样打下去,说不定我就要交代在这里了,所以只能逃走了!

    我立即作出判断,拉开了跟人影的距离,直接撞开了这件屋子的大门,将加速开到最大,抓着自己落在地上的断臂冲了出去。在我身后的空中,一条被拖出差不多十几米的血线在空中飞溅。

    屋内几人面面相觑,那人影冷哼一声,在莱娜,夜和那三个人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就闪身向我追了出去。剩下屋子里的几人一阵沉默,连夜都没继续惨叫了,一时间变得诡异的沉默。

    我冲出门几百米之后立即开启“隐蔽”,将所剩无几的妖力全部用在飞行和加速上,眨眼间就消失在天际。

    黑色的人影追了出来,但却没发现我的踪影,也感觉不到我的存在,只能作罢,闪身消失了。

    ————————————少年逃命的分割线————————————

    飞行了十几分钟,妖力的消耗已经透支到了极限,毕竟“分裂”消耗极大,而且最后划破黑色人影的脸的那一剑其实也是全力施为,消耗同样不小,只能被迫降落在一座小山上。精神力扫描整座山,幸运地找到了一个很深的山洞,我立即调动最后的妖力,闪身逃进山洞中。钻进洞里最深处,就再也忍耐不住痛苦和疲惫,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晕了过去。

    断臂和红雨也从我手中滑落,滚到地上。一时间洞内只剩下我昏睡中粗重的喘息声和偶尔的哼哼声……

    ;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