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拨雾

四重分裂 作者:微叶梧桐

      在这个六万三千多字的爱情故事尾声,陪伴了对方整整三年,而且还打算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再三年的檀莫被这个令人绝望的事实震惊了,已经完全听入神的蕾莎和小艾也震惊了,倒是好友消息对面看着文字直播的双叶没震惊,因为少女很清楚,在某人那张破嘴飚起来之后,别说是象牙了,象棋他都能吐给你看。
    尽管故事走向跟双叶想象中的有些出入,但结果还是大同小异,已经佛了的女主人公原型软绵绵地仰在椅子上,不但没有暴跳如雷,甚至还有点儿想乐。
    反正该添的堵已经给对方添完了,至于现在墨檀正在讲的这个故事......自己跟那个太阳神官与觅血者没什么交集,就算真被误会到火星去也没什么关系,所以算来算去自己还是赚的——
    呃,虽然赚的不多......
    好吧,至少没有亏什么嘛......
    身材娇小的橙发少女终究还是没忍住骂了句街,然后推了推眼镜,离开主厅往书房的方向走去了。
    胡闹归胡闹,现在这几天可不是能专心给那个混蛋找麻烦的时候,自己还有很多事要做呢。
    虽然被墨檀反客为主后双叶一直心甘情愿地处于辅佐位,除了最基本的提问和监视之外几乎没有要求过前者什么,甚至还大量利用自己个人与火爪领的资源对前者进行保护与协助,但这并不代表她真的很信任对方。
    事实上,双叶始终对这个在无罪之界中化名‘檀莫’的家伙无比警惕,提防程度甚至不亚于巴菲?马绍尔以及他的爪牙们。
    毕竟后者的目的十分明确,手段再多也只会围绕着让审判不成立这一核心上,或许会让人头疼,但绝不会让人蛋疼。
    而某个家伙就不一样了,他不但会让人觉得头疼,还非常可能让所有除了他自己之外的人感到蛋疼。
    【嗯,虽然我没有就是了......】
    双叶走进书房,随手拿起一叠勒文不知何时整齐好的资料,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这局‘游戏’与两人往日在现实中的种种明争暗斗不同,有着明确目标的少女很难制衡住墨檀,从这种角度来看的话,致力于干掉马绍尔家族的她与马绍尔家族并没有什么不同,在这个前提下,不得不去配合对方的双叶自然多受掣肘,很多手段都不能去用。
    甚至连她最熟练的手段,即是给自己这位临时合作伙伴搅局都做不到。
    自己投鼠忌器,檀莫随心所欲,这种事在过去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但时至今日却偏偏发生了,而且自己还没法有一点脾气。
    那个家伙可以肆无忌惮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因为他很清楚自己不可能在大局已定之前搞出什么幺蛾子,所以无论是坑马绍尔、坑自己、坑火爪、坑随便哪个倒霉蛋全可以全凭心情。
    就算有着不亚于对方的智计与能力,在立场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也只能被动,除了被动还是被动。
    尽管两人现在看似有着相同的目标,对方也承诺了在马绍尔被搞坏之前会与双叶精诚合作、齐心协力、携手并进、共创马绍尔家族全家爆炸的美好未来,但双叶自己对于这些屁话是半个字都不带信的。
    哪怕那个家伙确实有某种与自己并不冲突甚至需要合作的目的,她也半个字都不信!
    原因无它,因为那货纯粹就是个疯子,当然了,双叶觉得自己也好不到哪儿去,因为两人的立场如果调换过来,她自己绝对也会玩得很嗨。
    甭管我有没有坑你的必要,甭管坑了你之后有没有好处,只要能坑你我就很开心了!
    这是双叶以小人之心度小人之腹后得出的结论,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所以她不得不做准备,就算没办法给对方添堵,至少也要尽可能减少对方给自己添堵的机会和可能性。
    事实已经证明,这种看似费劲又无用的未雨绸缪相当有必要,无论是双叶还是墨檀都没少钻着种空子恶心对方,要知道千日防贼比千日做贼的难度高多了,两人谁都不小心露出过破绽,只要赶上对方想‘做贼’的时候,总少不了一通鸡飞狗跳,其中最危险的两次分别是双叶险些直接远程控制住墨檀电脑,与墨檀在navi独自‘善后’时阴搓搓地凭借着矩阵解析了这个人工智能28%的核心代码,两人要是再晚那么几分钟发现问题,后果不堪设想。
    双叶飞快地翻阅着厚厚的羊皮纸,圆圆的镜片在阳光下被映得雪白,整个人的注意力前所未有地集中,两成在手中的资料上,七成在思路的整合上,一成在起床之后该去超市买点什么上......
    这位几乎足不出户的自闭少女最近又遇到了生存危机,虽然泡面、速食便当、携带小火锅之类的玩意儿还有大半箱,但dr.pepper的储备已经告急,可能是因为这段时间有些用脑过度的原因,饮料方面最近的消耗凭空多了三成,由此可见,要不是因为常年用低热量垃圾食品维持生命以及那令人羡慕(除了身高)的体质,双叶很有可能会变成一个连挤出门都费劲的真?极?高(吨)位肥宅。
    顺便一提,之所以不通过网购的方式来补充生活必需品,主要是因为她并不想在网络上留下太多痕迹,尤其是会暴露出自己真实住址的那种,对此墨檀也持同样看法。
    所以只得自己出门的两人也算是各有各的难处,双叶那种远远超过语宸的、堪称人类恐惧症级别的怕生让她对商场等地极为畏惧;而墨檀虽然非但不怕生,还砍得一手好价,成为令广大商户们人人自危的祸害,但是......
    他那跟装饰品没什么区别的方向感实在是太可乐了~
    言归正传......
    双叶之前一直没有着手于这方面的原因并不是她没有想到,只是当时刚刚出现在萨拉穆恩的墨檀简直就是个谜,一个自己一无所知的谜,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供自己揣摩或推测的东西,所以没有丝毫线索的少女就算想做什么也无能为力。
    但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相处,通过自己的观察、对方的透露以及从各个方面显露出来的端倪,双叶已经可以去做一些简单的思考了。
    虽然可供参考的内容依然不多,但现在距离审判日只剩下三天,如果再不系统地做一番整理与推断,之后可能就真来不及了。
    【他说自己不是棋手,自身作为‘棋子’所发挥的价值也是可有可无,也就是说在这场事件中除了我所代表的火爪领之外,还有其他存在想让马绍尔家族万劫不复......】
    【而那个存在,才是檀莫真正的合作者!】
    【可以初步排除的是水晶狼、侯赛因、费尔南和邓蒂斯四个家族,他在巴洛卡和西蒙那边的说辞并不像是做为,如果换我的话也会那么说,但是这人可能隐瞒了一些至关重要的东西......】
    【假设如果他没有对我撒半句谎,只是少说了一些内容的话,唯一的着手点果然还是巴洛卡和西蒙......】
    【且不说弗农?巴洛卡,那个家伙虽然城府很深,但看马绍尔家族不顺眼倒是真的,嫉恶如仇这方面可能有表演成分,但也算是个比较正直的狗熊,尽管应该同样有我不知道的原因,檀莫说服他的可能性确实存在。】
    【关键在于西暮?西蒙那个未老先衰的死正太,他可不是那么好搞定的货色。】
    双叶扫过手中那页记载着西蒙家族过往以及显然大公爵风评的羊皮纸,小嘴微微抿起,脑海中飞快地假设着各种可能墨檀并没有告诉自己,但又足够说服西蒙大公的理由,并以更快地速度推翻它们。
    勒文收集的这些东西都不是什么高级货,大多数都是能在萨拉穆恩大图书馆里找到的官方资料或逸闻副本,水晶狼大公爱米琳那边倒是提供给双叶不少关于各大家族的一手资料,但也仅限于能跟‘盟友’共享的浅层部分,毕竟除了闺中密友这一身份之外,双叶同时还代表着火爪领,所以就算爱米琳对前者极具好感,也不可能给她看一些太敏感的东西。
    不过敏感和珍贵的却并不一定是有用的,双叶对此还真不怎么在意。
    【家族部分几乎没有半点屁用,这帮按世纪活的精灵操作太迷,也就现在这位幼崽大公还算像个人......】
    【无论是维持帝国的稳定,还是想保自己老朋友的狗命,按理说他都不应该被檀莫说服,根据他前几十年的经历来看,唯一的突破口只能是帝国法典的权威性,但如果要保证权威性的话马绍尔家族就留不了,这是个死结,除非......】
    【除非有一个足够力度的人能够给予某种保证!】
    双叶的目光中闪过一抹恍然,紧接着便开始思索墨檀之前这一连串‘交涉’的成果。
    【巴洛卡直接说服、西蒙直接说服、邓蒂斯拒之门外、在费尔南那里差点儿被打出屎。】
    【为什么邓蒂斯会将其拒之门外?那个马绍尔的使者到底跟老邓头说了些什么?假设不是昂贵到后者无法拒绝的好处,会是什么呢?】
    西蒙莫名其妙的支持、邓蒂斯态度坚定的回绝,这两件看似无关的事背后会不会存在某种共同点呢?
    如果马绍尔家族遭到制裁,最大的受益者是谁?
    如果马绍尔家族蒙混过关,最大的受益者是谁?
    马绍尔家族自己?火爪领与本姑娘?
    不,不对,着眼点需要再广一些,层面还要再高一些。
    双叶深深地呼了口气,随手把那叠只翻了一半的羊皮纸扔到旁边,抱着膝盖往椅子上一蹲,轻轻合上双眼,饶有兴致地翘起了嘴角。
    【某位能让西暮?西蒙放下心或给予他某个承诺的人乐于看到马绍尔家族翻车......他就是那位不为人知的棋手......而檀莫是他的走狗......两人或许有着某种程度上的共同利益,或许达成了什么py交易,总之现在处于最紧密的联手阶段......合作起点应该是萨克?弗里斯被抓到之前......所以锁定范围应该在知道萨克?弗里斯存在的人中......巴洛卡或许在与檀莫的交流后知道了他/她/它的身份......但透露给我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另一边,马绍尔家族蒙混过去的受益者与邓蒂斯家族有关......或者是邓蒂斯家族本身......呼,这方面的线索稍微有点少啊......】
    双叶敲了敲自己的额头,稍微有些烦恼地嘟起了嘴,在脑海中把这些线索不断拆分重组,回忆着自己所能掌握到的每一个细节,隐约抓到了一丝脉络。
    片刻之后,总觉得自己缺少几块重要拼图的少女甩了甩头发,将那些纷乱复杂的思绪从自己脑海中赶走,试图从另一个角度寻求到突破口......
    她选择了最不依赖智力与灵感,最简单也是最笨的排除法。
    如果把当前的局势比作一张棋盘,那么它要远远小于整个紫罗兰帝国,甚至小于萨拉穆恩,大概只有......紫玖之厅那么大。
    简单来说的话,就是只有能在那里拥有一个席位的人,才有资格在这张棋盘上落子,才有资格在这起事件中受益或者吃亏。
    如果在这前提下去使用排除法去推算檀莫身后的那个棋手......
    【不是火爪、不是马绍尔、不是水晶狼、不是巴洛卡、不是费尔南、不是侯赛因、不是西蒙、不是邓蒂斯......没有了......】
    双叶困惑地捏了捏自己的额头,刚想重新再筛选一遍,却忽然瞪大了双眼。
    没了么?
    无解么?
    “不对!”
    她豁然起身,然后因为重心不稳的缘故颇为狼狈地扑倒在地,嘴角却难以抑制地扬了起来。
    尽管排除了所有大公爵,得出了看似无解的结论,但她刚才却忽略了一个极为明显的事实,那就是紫玖之厅里的席位一直都是九个!
    所以说......
    “勒文!”
    双叶猛地一拍桌子,对门外那个被吓了一哆嗦的身影大声道:“替我去办件事!”
    “啊?”
    “查两个人!”
    第四百零三章:终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