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修?布雷斯恩

四重分裂 作者:微叶梧桐

      游戏时间:
    圣历9571年,歌之月,旋律5日,am10:36
    紫罗兰帝国,王都萨拉穆恩,皇家区,紫玖之厅
    ……
    “我只是让这场闹剧尘埃落定而已……”
    二皇子修?布雷斯恩轻飘飘地说了一句,语气之平淡就跟在说‘我吃饱了’似的,他抬起头来随意地环视了一圈在座的所有人,嘴角那抹不修边幅地微笑愈加明显,最终看向身前那张表面上满是纵横交错的斑驳长桌。
    上面承载着悬了这么久,终于不再有悬念的审判结果……
    五比四——制裁!
    火爪、水晶狼、西蒙、巴洛卡的四票,再加上皇室的一票,造就了这个帝国有史以来第一例以【制裁】收尾的最高审判。
    紫罗兰家族的修?布雷斯恩完成了自己这二十几年来性质最为糟糕的一场恶作剧,让不知道多少人的苦心经营毁于一旦,而其中最大的受害者,除了作为当事人的巴菲?马绍尔大公爵之外,便是身为皇储的瑞博?布雷斯恩。
    “阿修!!”
    瑞博目眦欲裂地看着自己的弟弟,沉声怒喝道:“你到底在做什么!?”
    后者还没说话,重新坐回去的墨檀却是笑呵呵地插了一句:“人家不是说了么,让这场闹剧尘埃落定啊~”
    皇储殿下并没有搭理这个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的家伙,只是继续死死地盯着修,他试图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些什么东西,无论是敌意、惊慌、暗示、愧疚还是其它什么东西都好,他现在迫切地想要知道自己这位弟弟究竟是怎么想的。
    结果就是他什么也没看出来,因为对方无论是表情还是神态都与平常没有任何不同,依然是那副有气无力的德行,就那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也和往日里完成某个恶作剧后的模样完全一样。
    如果非要说区别的话,那就是比起给瑞博下泻药、在三色庭院的后花园里养泥卡丘、把克莱沃的诗集偷偷换成不良刊物这些事,刚刚那场恶作剧的性质稍微大了点儿。
    大到能够让这个紫罗兰帝国发生一场剧震、彻底将这个国度千百年来的平衡打碎到渣都不剩的程度!
    “亲爱的兄长大人,我所做的事达布斯先生刚才已经重新帮我强调过了。”
    修温和地笑了笑,然后有些无奈地耸肩道:“如果非要解释得再清楚些,那就是同样有着紫罗兰家族的血脉、同样觉得皇室应当做出改变的我,在这件事上与你做出了不同的判断,不想让某些毒瘤继续在这片已经足够乌烟瘴气的土地上扩散下去了。”
    瑞博还没说话,侯赛因大公却已经面色铁青地对修沉声道:“请注意您的言辞,皇子殿下,毕竟马绍尔大公无论如何都是……”
    “巴菲?马绍尔只是一个罪人。”
    修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对方的话,淡淡地说道:“一个由在座的诸位共同定罪,在帝国三千多年的历史中脱颖而出,唯一被审判为需要制裁的罪人,虽然缔造了一番前无古人的‘丰功伟业’,但按照常理来说,现在的他已经被剥夺了身为大公爵的一切权利,仅仅只是一个单纯的罪人而已。”
    向来都极具风度的邓蒂斯大公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荒谬!就凭你刚才那儿戏般的举动,怎么可能……”
    “邓蒂斯大公。”
    西蒙大公冷冷地打断了他,摇头道:“按照规矩,既然是皇帝陛下的委托,所以修殿下的投票并非儿戏,就像代表犀罗大公的双叶女士一样,都是有效的。”
    须发皆白的老人怒视着前者:“西暮!你……”
    “够了。”
    面无表情的克莱沃沉声喝道,然后对宛若自己亲兄弟一般的邓蒂斯大公虚压了两下右手,待对方摇摇晃晃地重新落座后才转头看向自己的二儿子:“阿修,给我,以及在场的诸位一个解释吧。”
    后者莞尔一笑,狡黠地问道:“一个能说服在场大多数人的解释么?”
    克莱沃摇了摇头,有些疲惫地说道:“一个能说服我的解释。”
    “噗嗤~”
    双叶一个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然后才对向自己怒目而视的侯赛因与邓蒂斯两位连连摆手道:“抱歉抱歉,我情不自禁。”
    修转过头俏皮地对双叶眨了眨眼睛,然后才对克莱沃点了点头:“既然父皇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稍微扯几句吧。”
    “好!”
    墨檀又开始‘呱唧呱唧’地鼓起掌来。
    没人搭理他,所有人的目光现在都已经集中在了修的身上。
    “首先,让我们来聊聊比较现实的问题。”
    修转身面向所有人,将手背在身后,微笑着说道:“一切的来龙去脉大家都已经很清楚了,其实事情的主题始终都是马绍尔家族,或者说是巴菲?马绍尔麾下的捕奴团在这十几年来犯下了累累罪行,我们且不去说这种行为在道义与人性上的恶劣性,毕竟这些东西在诸位眼里所占的比重绝不会太多,但这种行为对大家造成的实质损失也绝对不会太少,在这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火爪,或许是因为离得太近、或许是因为兽人奴隶的市场价值颇高,火爪领近些年来的失踪人口已经到达了一个很恐怖的数字,而身为最大的苦主,犀罗大公自然不愿意善罢甘休。”
    “那是当然的啊~”
    双叶扬了扬眉毛,抱着胳膊撇嘴道:“不然我何苦大费周章地跑过来呢,旅游吗?”
    修优雅地笑了笑,莞尔道:“其实我一直很好奇犀罗大公为何不亲自前来,当然并不是质疑双叶小姐您的能力,但毕竟事关重大,身为火爪领主的犀罗酋长自己却没有过来这一点不得不让我感到疑惑,直至我从某个渠道得到了一条消息,说是如果这次的审判并没有得到一个公正的结果,火爪便会直接向马绍尔家族宣战,而且还是先打人再打招呼的那种,不知这条消息是否属实?”
    几个事先不知道火爪有此打算的大公当时就是一惊,汞芯?费尔南更是差点儿从椅子上一头栽下去,磕磕巴巴地重复道:“宣……宣战?”
    “呵呵,殿下的消息还真是灵通。”
    双叶先是瞥了费尔南大公一眼,然后笑盈盈地对修点了点头:“没错,火爪领早就做好了战争的准备,平民的转移计划甚至从半个月前就已经开始了,犀罗大公的观点很明确,如果过了今天巴菲?马绍尔还能够继续逍遥法外的话,那么我们大概会在明天早饭的时候让战士们出发,午饭的时候在叠岩城向马绍尔家族宣战,并将奴隶贸易这件事公之于众,让整个紫罗兰帝国都知道巴菲先生干的好事。”
    侯赛因大公的额头上立刻浮现了一层汗珠,尽管他确实设想过很多情况,但实力远逊于马绍尔家族的火爪领直接宣战这种事却从未在他的考虑之中,毕竟这种行为……
    “形同自杀。”
    修冲双叶耸了耸肩,轻轻颔首道:“我十分钦佩犀罗大公的果决以及火爪领所有战士们的勇气。”
    双叶特别受用地点了点头,眉开眼笑地说道:“我会让狐狸秘书替您转达的。”
    “看来您短时间之内还不打算离开萨拉穆恩,希望有机会可以一起喝杯茶。”
    修真诚地向面前这位给自己带来了不少惊喜的少女躬了躬身,然后便抬起头来对所有人笑道:“看来事实就像我所了解的一样,火爪领早就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虽然大家都知道火爪与马绍尔之间的实力差距有多大,就算排除那些甘愿为巴菲先生干脏活的老兵,火爪领也绝不会有超过一成胜算,但犀罗大公和他的战士们却依然没有打算妥协,那么这就会导致一个必然的结果,嗯,在座的诸位有谁愿意告诉我答案吗?”
    “全灭,火爪二字就此从紫罗兰帝国除名,甚至不需要水银卫队出手,光是巴菲之剑骑士团和冰幕法师团就足够了,而常备兵力方面马绍尔家族至少有火爪的五倍。”
    巴洛卡大公特别给面子地说出了自己的判断,末了还补充了一句:“如果巴洛卡家族不参战的话。”
    “我的观点与弗农叔叔一样。”
    终于跟上节奏的爱米琳也点头附和道,然后同样补充了一句:“如果水晶狼家族不参战的话。”
    主张【制裁】一方中最淳朴和最滑头的两位大公相继表态,言下之意昭然若揭。
    “嗯,全灭,两位说的一点儿没错,倘若两者正面碰撞的话,火爪一方全灭的事简直是板上钉钉,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今天最终以【观察】结束这场审判的话,紫罗兰帝国的九根支柱必定会断掉一根,正如巴洛卡大公所说,火爪二字将被除名。”
    修分别对两位给面儿的大公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站在克莱沃另一侧、脸色愈发难看的兄长,继续说道:“不仅如此,双叶女士刚才也说过了,他们会做好整个帝国的宣传工作,也就是说,火爪领对马绍尔家族宣战的瞬间,整个帝国都会知道我们这场持续了半个多月的讨论到底说了点啥,民众们在发现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被打包卖掉之后会有什么反应,是否会爆发一场舆论风暴?如果是,那么这场风暴由谁来出面镇压?皇室么?只可惜拜诸位所赐,我们并没有那么大的分量,呵呵,别介意,只是就是论事而已,并不是在抱怨。”
    站在马绍尔家族这边的费尔南和侯赛因两位大公交换了一个眼神,谁都没敢站出来表示自己能搞定这些‘小破事儿’。
    而邓蒂斯大公则与皇储殿下对视了一秒,都在对方的眼神中发现了深深地忌惮,对修?布雷斯恩的忌惮。
    这位二皇子并没有向其兄长那样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讲,也没有去说什么大道理,而是直接把现实和问题拿出来砸在众人脸上。
    效果拔群。
    仅仅只是一个推测,就将瑞博之前那番‘为了帝国稳定’的话变成了一个笑话。
    而且他还没说完……
    “刚才说的是第一个可能,不为瓦全的火爪完蛋,奴隶贸易一事众人皆知,局面失控。”修并没有给大家太多思考时间,而是稍微加快了些许语速继续说道:“而通过巴洛卡大公以及水晶狼大公两位刚才的话,我们不难看出,如果战争……请注意,我说的是战争,而不是过去那种为了两三亩地的小摩擦爆发的话,巴洛卡和水晶狼这两个家族未必会置身事外,而如果他们也掺和进去的话,呵呵,紫罗兰帝国包括皇室在内一共九个家族,结果有四个打了起来,如果再加上随便哪个家族,那就是一场覆盖面积超过半个帝国的战争,不过那会儿倒是不需要纠结民众的问题了,天知道如果平民没有跑光的话,最后还能活下来多少。”
    他的表情风淡云轻,他的语气温润柔和,说出的话却宛若魔鬼的呓语般让人感到不寒而栗。
    “所以第二个可能,即是一场规模巨大、牵进数位大公、最终甚至可能会导致整个帝国分崩离析的战争。”
    修轻轻拍了拍手,语调欢快地说道:“当然,还有第三种可能,那就是这场因为奴隶贸易而掀起的轩然大波传到了帝国之外,被一些想要趁机从我们身上捞些好处或者挖点肉的人得知,进而打着各种光明正大的旗号介入此事,抢人抢粮抢地盘,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说到这里,修稍微停顿了一下,仿佛是想给在场的众人一点消化时间,但却是在两秒钟后再次突兀地开口道:“但如果是现在这个结果,以【制裁】作为这场审判的收尾,巴菲?马绍尔固然难逃其咎,不仅他要死,还要和很多与此事有牵连的人一起死,但马绍尔这个姓氏却未必不能保全下来,尤其是在双叶女士已经代表火爪领‘相信’马绍尔家族其他人没有参与进此事的前提下,操作的余地就很大了,毕竟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嘛……”
    【他没骗我……】
    西蒙大公的眼中闪过一抹欣慰,隐蔽地对墨檀点了点头。
    “或者说~”
    修微微眯起了双眼,前倾着身子看向斯科皮?侯赛因:“如果对马绍尔家族的审判结果为【制裁】,有人会像水晶狼或者巴洛卡家族一样强行介入?站在马绍尔家族身边向所有投了【制裁】票的大公爵宣战?”
    侯赛因大公打了个冷颤,下意识地往椅子里缩了缩。
    修轻蔑地笑笑,漫不经心地直起身来……
    “所以说,就凭你也配让我注意言辞?”
    第四百一十三章:终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