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四章:狱中

四重分裂 作者:微叶梧桐

      【不堕圣者?祭】
    召唤生物
    生命值:980/980
    魔力值:2500/2500
    信仰值:2500/2500
    特质:不灭虔诚、扭曲信仰、可成长
    技能:月火术、月光术、星夜告解、纯净之地、星辰坠落、月辉绽放、圣言术?禁锢、圣言术?放逐、大驱散术
    【备注:徘徊在生死边界的迷途灵魂,尽管罪业缠身,却渴望着信仰的救赎】
    ......
    【不堕圣者?战】
    召唤生物
    生命值:2500/2500
    魔力值:500/500
    信仰值:1800/1800
    特质:不灭虔诚、扭曲信仰、可成长
    技能:月光术、皎月剑辉、星落斩、聚魔光环、骁勇突击、镜面幻甲
    【备注:徘徊在生死边界的迷途灵魂,尽管罪业缠身,却渴望着信仰的救赎】
    ......
    “戴安娜,能够在不破坏禁制的情况下打开这些栅栏么?”
    墨抬手在自己脸上拂过,唤出了一团扭曲的黑雾覆住了上半张脸,轻声向面前那位神官打扮的女尸问道。
    后者身穿一袭皎洁而残破的白袍,大片裸露的肌肤都暴露在空气中,而且除了大概三成不到的光洁皮肤之外,女尸身上的其它地方全都严重溃烂,散发着阵阵浓郁的尸臭,她的脸庞也如出一辙,除了左边小半张脸清秀美丽之外,其它地方全都严重腐朽,甚至能看到额角和脸颊处的颅骨。
    “该......死的怪物......神罚必将降临于......”
    她那双浑浊的眸子狂乱而混沌,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召唤者,用已经严重损毁的声带嘶哑着发出诅咒。
    “如果你的神还‘健在’,那么它一定会有机会亲自惩罚我的。”
    与罪之影意识同步的墨冷冷一笑,沉声道:“不过现在,回答我的问题。”
    名为戴安娜的女尸眼中忽然亮起了一抹黑芒,紧接着竟是立刻冷静了下来,然后缓步走到那排栅栏前,用她那晦暗无光的双眸打量了半天,才转身轻声道:“我想应该可以,尽管我们的神术体系不在圣教联合中,但这些低阶神术都殊途同归,只要不用混乱侧或者邪恶侧的力量,暂时让这些禁制失效应该问题不大。”
    “很好,那就去做吧。”
    墨微微颔首。
    “是,主人。”
    戴安娜露出了一个异常扭曲的笑容,然后抬起双手,轻柔地握住了那流转着数组神术的栅栏,她低声念诵着某个神名,竟然并没有遭到禁制的威慑性反击,不仅如此,在一阵悄然升起的银色柔光中,那一组组明亮的神术刻痕竟然飞快地黯淡了下去。
    短短十秒钟不到的时间,小裁判所那颇具威力的制式禁制便被轻松破除了。
    但这并不令人意外,毕竟戴安娜?莉莲曾是辉月教派的高阶祭司,其神术造诣相当高超,尽管被残忍杀害后实力大损,但被改造成活尸的她并没有失去记忆,依然保留着大量神术方面的知识,破除这种程度的禁制并不复杂。
    “很好。”
    墨点了点头,然后便随手推开了面前的栅栏,缓步走到了刚好位于自己对面的拘禁间前,回头对另一个身穿残破重铠的活尸吩咐道:“去这层的入口处守着,如果有人下来的话,以最快速度击昏他,不要下杀手。”
    曾是高阶圣殿武士的布鲁诺?马佐兹板着脸点了点头,从腰间取下了一柄锈迹斑斑的连枷,缓步离开了罪之影的拘禁间,他的相貌也如戴安娜一般严重腐朽,四肢却十分健康,而从胸腔到腹部的位置却只有骨骼与少许腐肉,他的实力也远不如从前,但却依然有着高阶的水准,如果再加上战斗经验以及活尸特性的话,就连高阶巅峰的强者都足以一战。
    他们都是墨重返班瑟城,杀死法拉之后派加洛斯偷偷收集到的尸体,在墨最初那次将整座城化为死域的暴走下,这两位进驻于此的辉月教派高阶神职者并没有幸免于难,事实上,两人恐怕是整个教堂少有的完好尸体了,总而言之,在墨的技能副作用彻底结束后,他们就立刻被某个技能转化成了活尸,成为了前者的召唤生物。
    正因为如此,之前过年时季晓岛才觉得科尔多瓦与墨的差距宛若天堑,尽管两人分别位列排行榜第一和第二,但科尔多瓦就算全力以赴,充其量也只能跟活尸状态的布鲁诺不分伯仲而已,倘若墨祭出猩烟这种超规格的召唤生物,但凡他在召唤前杀死过十几号人,科尔多瓦绝对会极短的时间内败下阵来。
    至于不使用召唤生物的情况下,季晓岛还真不知道墨能做到什么程度,因为从很长一段时间开始,那个家伙就很少亲自出手了,就算偶尔跟自己‘切磋’的时候,也都是用召唤兽来应战,少女倒不是没想过办法攻击对方本体,但每次都会被那无所不在的黑色晶幕挡下,无论魔法伤害还是物理伤害,无论有什么技能加成,无论是伺机偷袭还是蓄势已久,她都从未突破过那层晶暮,所以她始终都不知道墨到底有多强。
    ……
    总而言之,墨在布鲁诺走到地下三层入口处之后便轻轻推开了对面那间‘囚室’,冷眼俯瞰着那个蜷缩在墙角的女人。
    “呵,果然连禁制都没有开启啊。”
    他稍稍勾勒起嘴角,缓步走到面前昏迷不醒的女子身旁,毫不忌讳地坐在肮脏冰冷的地砖上,轻声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叫朵拉?希卡吧……”
    正处于昏迷状态的后者自然听不到这句话,遍体鳞伤的朵拉只是下意识地裹了裹身上那条破毯子,发出了几声含含糊糊的呓语。
    “应该会很痛吧……”
    墨随手拨开了对方的毯子,伸出食指轻点在女子的伤口上,顿时让后者发出了一声痛呼,但或许是因为伤势过于沉重的原因,已经到了弥留之际的朵拉却并未醒来。
    “这就有些让人头疼了。”
    墨面无表情地移开了食指,稍加思索后忽然微微一笑,只见他抬起右手轻轻握住了自己的左肩,然后猛地一拽……
    血光乍现!
    他竟是把自己的左臂硬生生从身体上撕了下来。
    而【罪之影】的生命值也飞快地跌倒了4100/7000,状态栏中还出现了流血和残废效果,因为它在一开始就被墨塑造成了人类,所以也会正常的流血受伤,只是没有对应的痛觉罢了,不过在与墨精神同步的时候,其痛觉却是实打实存在的,而且因为这个召唤生物本质上并非玩家的原因,痛觉不存在减免这一说。
    综上所述,墨刚刚所承受的疼痛,跟在现实中被硬生生撕掉一条手臂并无区别。
    但他却仿佛完全没有知觉般满意地端详着手中的断臂,没有露出丝毫痛苦之色。
    接着他便激活了罪之影的【消散】特质,将自己的左半身化成了一团模糊不清的黑雾,片刻之后,一条崭新的左臂便重新出现在他身上,面板中的两个负面状态自然也消失不见,只有生命值依然没有变化,每半分钟才会稳定地回上5%。
    “如果说罪之影带有我一部分特征的话……”
    墨那条捏着断臂的右手上浮现了数道血色纹路,他平静地看着面前的朵拉?希卡,淡淡地说道:“那么如果以它的部分血肉为媒介去进行治疗,是否也会让你也拥有我的一部分特征呢?”
    下一秒,那条断臂瞬间化作一蓬血水,仿佛活过来一般飞快地在半空中聚成了一枚血球,然后笔直地‘钻’进了朵拉的腹部,在数道巨大而狰狞、这段日子已经反复迸裂了数十次的伤口中流转着。
    接下来的数十秒内,朵拉那苍白的脸庞竟然逐渐恢复了血色,干枯迸裂的嘴唇也慢慢红润了起来,腹部那几道最为严重的伤口竟然真正意义的开始愈合了!
    毫无疑问,墨刚刚使用了一个无比霸道的治疗技能,将朵拉身上那绝大多数魔法、神术或药剂都回天乏术的伤势治好了一小部分。
    当然,这技能并非没有代价,要知道刚刚被献祭掉的那条手臂可不是什么寻常血肉,而是所有基础属性都已破百的罪之影的手臂,单是这一条胳膊中所蕴含的力量,就比朵拉?希卡这个人不知道强出了几十倍……
    “这是……哪里……我……”
    伤势得以缓和的朵拉逐渐恢复了清醒,然后缓缓睁开双眼,朦朦胧胧地嘟囔了一句。
    “你是朵拉?希卡,隶属太阳教派的圣骑士。”
    面前那个小半张脸都模糊不清的男子温柔地扶起了自己,露出了一个十分好看的微笑,轻声道:“这里是光之都的外城区,小裁判所的地牢。”
    朵拉愣了一下,然后瞪大眼睛重复道:“这里是裁判……唔咳……咳……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墨将她扶到墙边坐好,然后起身退了两步后席地坐下,低声道:“最好把情绪放平和些,你身上的伤很重,就算我采取了一些应急措施,也没办法立刻治好你。”
    “呃……那个,谢谢你。”
    朵拉下意识地想这个说话声音很好听的男人表达了感谢,然后才后知后觉地惊讶道:“等下,既然这里是小裁判所地牢的话,那你就是……”
    “抱歉,我并非这里的看守。”
    墨轻轻摇了摇头,耸肩道:“事实上我和你一样,都是被关押在此地的囚犯。”
    朵拉眨了眨眼睛,然后相对于她的身体状态颇为用力地摇头道:“你也不像是坏人啊……”
    “谁知道呢?要知道并非只有坏人才会被关起来。”
    面前的男人吃吃地笑了起来,那双隐藏在阴影后的双眸微微闪烁了一下:“比如说,我看你也不像是坏人,不也被关在这里了么?”
    “我被……关在这里……裁判所……我……”
    朵拉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自身的处境,刚刚恢复了少许血色的脸庞忽然变得煞白:“不,我怎么会被关起来,这不可能,肯定是有哪里搞错了!”
    “冷静一点……”
    对方半跪在自己身前,用那双温暖有力的双手轻轻按住了自己,认真地说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你的伤势很重。”
    朵拉抿了抿嘴,做了两个深呼吸后用力地揉起了自己的额头:“谢谢你,我觉得……自己有些混乱。”
    “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告诉我自己是为什么被关到这里的么?”
    那双蕴含着淡淡关切的黑眸格外认真。
    朵拉却是摇了摇头,低声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关起来,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儿……”
    “那你可以回忆一下自己最近一次清醒的时候都做了些什么,遇到了哪些人。”
    对方真诚地给出了建议,轻声道:“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搞清楚来龙去脉,不是么?”
    他说的很有道理,但是……
    “那个,不好意思,我想知道你是谁,还有,为什么要帮我……”
    朵拉一边听话地回忆着,一边向面前那个让自己感到十分亲近、熟悉的人问道。
    但是……
    “很抱歉,这两个问题我都不方便回答,如果有机会的话,或许以后会告诉你吧。”
    对方意料之外地拒绝了,然后有些温吞地笑道:“不过比起‘帮你的理由’,想帮你这件事本身应该更加重要吧,如果……嗯,没错,如果你真的是个无辜者,那么我甚至可以想办法帮你离开这里。”
    “我……我肯定是无辜的……”
    在对方那仿佛具有魔力的嗓音与注视下,朵拉并没有刨根问底,只是面色苍白地垂下脑袋,轻声道:“我记得……我应该正在家里养伤,呵,就当是养伤吧,早上的时候,勉强能下地的我正打算给父母写封信,然后……然后有一个地位尊崇的人过来找我,她……她是……”
    “不用着急,慢慢说。”
    对方饶有兴致地笑了起来,但在朵拉眼里,面前的男人只是专注而认真地倾听着。
    “她是我们太阳教派的大牧首……之一,她说有人想要见我……然后我就……”
    “跟她一起走了?”
    “或许是吧,我被抬上了一个担架,中间或许还睡了一会儿,然后到了一个地方……一个,很奇怪的地方……”
    “是什么地方呢?”
    “是……是……逐日者……逐日者太阳礼拜堂……”
    第五百一十四章:终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