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越狱

四重分裂 作者:微叶梧桐

      约莫两盏咖啡的时间过后,朵拉已经在墨的引导下把事情讲明白了,这本就不算复杂,刨去她一笔带过、墨也没有深究的‘黑梵指挥官到底有多牛辶’这一细节,整个过程其实不难说明。
    简单来说,就是朵拉被大牧首带到了某间礼拜堂的地下祷间,见到了一群以某位教长为首的人物,然后被询问了一些有关于米莎郡战役的指挥细节,强势吹了那位出身曙光教派的指挥官一波后,就被一开始见到的那位大牧首带到了地下水道,拿到了一件似乎很厉害的宝物就被打法走人了,最后在刚回到地面时被人击昏,醒来之后就在这里了。
    尽管与墨是第一次见面,而且地点还是在小裁判所这么一个颇为尴尬的地方,但朵拉却没有半点保留,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事实上,墨并没有用能力或者技能对朵拉施加半点影响,不是他做不到,毕竟就算无法借由罪之影使用【原罪】,被这个召唤生物拓印的技能表中也有不少精神干涉技能,只是他不需要这么做而已。
    语言是一种有着无限潜力的强大武器,而墨则十分精于此道,要知道沙文帝国那边真正被【原罪】影响的人屈指可数,但除了个别人士之外,绝大多数贵族都在短时间内对这位罪爵产生了极大好感,抛开有加洛斯这层裙带关系之外,其个人魅力也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取决于对方的喜好,他可以是优雅的、知性的、温和的、博学的、幽默的,能让人心生好感的随便哪个类型,无论与谁接触,都不会让对方感到丝毫不快,当然,这并不代表墨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完美的人,事实上,他总会暴露出各种缺点,这同样取决于对方需要或希望他有何短板。
    或许此时此刻的‘墨’并不会比‘檀莫’做得好,但也绝不会比对方做得差。
    所以在这一前提下,刚才还为朵拉缓解了伤势的他想要取得前者信任简直不要太轻松。
    “我大概明白了,谢谢你的讲解,希卡女士。”
    他温和地笑了笑,若有所思地说道:“很显然,你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了一枚弃子。”
    “弃……子?”
    朵拉有些萎靡地倚在冰冷的石墙上,颇为困惑地重复了一句。
    “没错,弃子。”
    墨轻声叹了口气,随手弹出了一朵不断变换形状的火光:“毫无疑问,你被一场并非针对自己的阴谋牵连了进去。”
    温暖的火焰让朵拉舒服了许多,她裹了裹身上的毯子,不解地摇了摇头:“但是……为什么?”
    “为什么?呵呵,这个世界有很多事都不需要原因,或许那些人可以选择治好你,或者下个封口令让你不要把事情外传,只不过他们选择了最简单直接的一种解决办法,就是把你处理掉。”墨笑了笑,不紧不慢地说道:“因为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死人是最安全的,尤其是死在这种正式关押机构,变成尸体后必然要走一遍净化流程的死人。”
    朵拉这会儿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她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轻呼道:“但是我只是被问了些话,说了些很多人都知道的事而已,怎么会……”
    “或许~”
    墨转头看着她,温柔而坚定地打断道:“你并非那些人眼下的威胁,但是在不久……或者很久之后的某些事情发生后,在那个时间出现在那个地点说了那些话的你,就会成为一个不安定的因素。”
    朵拉只是呆呆地看着他,眼中满是困惑。
    “好了,让这个话题暂时到此为止吧,对于现在的你来说,知道得越多反而对自己越不利。”墨却是没有再继续为她剖析下去,而是话锋一转,缓声道:“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离开这里。”
    “离……离开这里?”
    朵拉愣了一下,然后苦涩地摇了摇头:“这里可是裁判所啊,哪有那么容易离开,而且就算真的离开了,我又能去哪里呢?这身伤你也看到了……无非只是换个地方等死罢了。”
    “如果我有办法让你离开呢?”
    墨莞尔一笑,轻声道:“如果我能治好你的伤势,甚至给你一条通往真相的道路呢?”
    “你……”
    “你有这份觉悟么?”
    墨前倾着身子,半跪在呆若木鸡的朵拉身前,轻轻按住她的肩膀:“一条与你所信奉的至理背道而驰,能够颠覆你的整个人生,比死在这里沉重得多的……却能够获得足以探寻真相的力量,有资格保护你所珍视之人的道路。”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朵拉摇了摇头,低垂着目光轻声道:“我只是一个普通人。”
    “你当然是,不过我可以给你一次选择的权力。”
    墨平静地看着她,淡淡地说道:“你可以把它理解为一次并非神祇赐予的救赎,也可以理解为恶魔的诱惑,五分钟,给我一个答案。”
    “我想活下去。”
    并没有等到五分钟,朵拉几乎是在对方话音刚落的瞬间就做出了回答,她并不在意什么救赎,什么诱惑,她只知道自己不愿意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不愿意变成一个无足轻重的牺牲品。
    朵拉?希卡并不畏惧死亡,但她也不会愿意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人坑害。
    而且在墨之前的简单剖析后,她已经隐约察觉到了一些东西,触碰到了一点点真相,这让她感到不寒而栗。
    【如果现在死掉的话,我的灵魂也一定无法前往那神国吧……】
    朵拉苦涩地笑了起来。
    然后她就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蓬!!!
    下一瞬,随手击昏朵拉的墨竟是凭空唤出了近百道黑色风刃,将自己的一半身体斩成了粉碎,并如法炮制地将其凝练成殷红血流,灌注到朵拉已是残破不堪的体内。
    十分钟后,这位女骑士身上的伤势已经尽数恢复,而罪之影的生命值也掉到了1300/7000。
    但见通过【消散】修复了身体的他单手提起朵拉,将其甩到了自己身后的活尸戴安娜怀里,然后鬼魅般地闪身移动到不远处的另一间囚室前,对蜷缩在里面那屎尿横流的食人魔冷声道:“出来。”
    “出……出去?”
    惊魂稳定的多多玛兢兢业业地抬起头,颤声道:“我……我试过很多次了,都出不去。”
    “你早些时候就可以出去了。”
    墨摇了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那些人在把朵拉送来时根本就没有激活那间囚室的防御神术,而且还顺便解除了你这间囚室的禁制,如果你胆子再大些的话,早就应该察觉到了。”
    多多玛艰难地咽了咽口水,然后慢吞吞地爬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推了下面前的栅栏,竟然还真就在没有触发任何神术防御的情况下将其推开了。
    “过来。”
    墨平静地看着似乎随时准备夺路而逃的食人魔,转身向朵拉之前的那间囚室走去,头也不回地说道:“逃走就死。”
    多多玛打了个寒颤,立刻乖巧地跟在对方身后,走到了那间已经空无一人的囚室前。
    “饿么?”
    墨站定脚步,淡淡地看了多多玛一眼。
    后者愣了一下,然后犹犹豫豫地点了点头:“有点。”
    “很好,把它吃了。”
    墨露出了一抹残酷的微笑,轻轻打了个响指,竟是召唤出了一个通体苍白的人形女尸,不过与戴安娜那种活尸不同,前者可是实打实的不死生物,通体由亡灵魔法塑成,完全没有意识的那种新鲜尸体。
    “这……我……”
    “吃,或者死。”
    “是……”
    “啃掉一半就够了,剩下的部分你可以考虑砸碎掉。”
    “……”
    五分钟后
    在活尸戴安娜一脸厌恶地注视下,多多玛擦了擦自己鲜血淋漓的大嘴,颤抖着将面前的半具尸体踩碎了。
    “很好,你自由了。”
    墨满意地点了点头,轻笑着指了指活尸布鲁诺身后的出口:“我已经派人把看守解决掉了,想逃走的话就趁现在吧。”
    多多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它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奔向自由,而是兢兢业业地看着自己面前这位年轻人,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
    他确实非常想逃跑,一刻都不想呆在这个鬼地方,但又怕自己一个轻举妄动就会被对方杀掉。
    “好吧,既然你想为这份自由付出点代价的话……”
    墨立刻就猜到了多多玛的想法,微微翘起了嘴角:“那就把自己的舌头拔掉,然后有多远跑多远吧。”
    噗嘶!
    多多玛立刻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舌头拔了出来,然后强忍着剧痛谄媚地看着墨。
    对于生命力顽强的食人魔来说,仅仅只是失去一个舌头的话并不会有生命危险,哪怕是硬生生拔下来的,而且只要给他们足够的时间去恢复,最多半年就能重新长好。
    “我很满意,去吧。”
    墨微微颔首,轻笑道:“路上小心……”
    ……
    五分钟后,地下一层
    摩尔修士打着哈欠散去了手中的金色火焰,心满意足地看着面前那已经被‘净化’的巨大焦尸,眉开眼笑地灌了口酒:“呵呵,感谢你的贡献……”
    片刻之后,在酒精与另外一种不可名状的力量下,这位刚刚杀死了一位越狱暴徒的神职者就捧着酒杯伏在桌上睡着了。
    “去南边紫罗兰帝国的邓蒂斯领,过段时间会有一个名叫加雯的人去找你。”
    墨亲自将朵拉送到小裁判所的出口,淡淡地嘱咐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不久之后就会再见的。”
    说罢也不等一头雾水的女骑士回答,就转身回去了。
    朵拉?希卡在阳光下微微眯起双眼,用力握了握自己那白皙而充满力量的双手,一时间甚至难以分清自己究竟是不是在做梦。
    ……
    游戏时间pm23:57
    “不该留下的痕迹都已经抹除掉了。”
    重新激活了神术禁制的戴安娜收回双手,对重返囚室的墨轻声问道:“还有什么吩咐么,主人?”
    墨摇了摇头,直接取消了技能让戴安娜与布鲁诺消失在空气中,重新将罪之影的力量压制到1%并设定好‘暴走/无差别攻击’指令后便取消了同步。
    ……
    翌日
    游戏时间am07:08
    【已检测到您的精神连接,正在同步个人信息……】
    【连接完毕,正在读取角色信息】
    【欢迎回来,绝对中立的黑梵,即将载入无罪之界,祝您晚安】
    ……
    光之都,中城区,圣莱特曙光礼拜堂
    墨檀刚上线就收到了一连串好友消息,从椅子上醒来的他定睛一看,竟然是语宸已经成功与小裁判所那边沟通完毕,从现在开始到傍晚随时都可以去看那个‘怪物’。
    ‘ok,我这就去找你!’
    墨檀二话不说,秒回了一条消息后立刻起身往门外走去,结果与同样在一阵白光中上线的科尔多瓦撞了个正着。
    “嘿,没事儿吧你。”
    动都没动一下的老科眨了眨眼睛,随手拉住了险些摔倒地的墨檀,好奇道:“这么着急是要干嘛去啊?”
    “有点事儿,正要去内城区找一下语宸。”
    墨檀随口回答道。
    “呦呵,约会啊?”
    “不是……”
    “不信!”
    “真不是。”
    墨檀无奈地看了科尔多瓦一眼,摊手道:“就是去看一个语宸挺长时间之前抓到的怪物,因为她说那东西长得挺像我的,所以有点儿好奇罢了。”
    “怪物?长得还挺像你的?”
    科尔多瓦眨了眨眼,然后脖颈后面当即喷出了两小股‘蒸汽’:“卧槽这么有意思呢?方便的话带我一起去呗?”
    虽然墨檀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大方便’,但仔细想来的话好像也确实没什么不方便的,于是便痛快地点了点头:“行吧,只要那边允许的话,多一个人应该也没什么关系。”
    “好么,敢情还真不是约会啊。”
    “真不是。”
    “切……昨天还玩的那么嗨。”
    “哈?”
    “我跟踪你们俩来着。”
    “你特么……”
    ……
    半小时后
    游戏时间am07:42
    墨檀、语宸、科尔多瓦一行三人在太阳教派那位摩尔修士的引导下,来到了小裁判所的地下三层。
    而那原本应该关着某只怪物的牢房里,只有一团模糊不清的黑色雾气。
    第五百一十五章:终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