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真命天子

四重分裂 作者:微叶梧桐

      游戏时间am07:01
    无罪大陆南部,水晶镇,法师公会六层,零号私人实验室
    一道朦胧的白光闪过,纤细娇小的身影凭空出现两排书架之间,陷在了一堆松软的垫子中。
    “呼哈,最近的生物钟好像有点太正常了~”
    有着一头橙色长发的少女哈欠连天地伸了个懒腰,然后抬起小手扶正了已经歪到下巴旁边的眼镜,极具猫科动物特色地在垫子上蜷缩成一团,低声嘟囔了一句:“要不要再睡一会儿呢?”
    四十分钟后
    “还是不要了!”
    不知不觉把自己埋到垫子里面的少女舒展了一下身躯,在两道暖风的帮助下轻巧地站起身来,随手抓过旁边那件搭在土元素桩上的法袍披在肩上,慢吞吞地从两排书架之间溜达了出去,表情有些不爽地抱怨道:“所以说啊,都快一个月了,就算是爬也该爬回来了吧......该说她不愧是阿娜的好朋友么,一个比一个不靠谱!”
    异界人、高阶全系法师、见习占星师、《同位元素互涉猜想》的提出者、火爪氏族永远的朋友、法师界千年难遇的天才美少女、无罪之界战斗力排行榜第21、综合实力排行榜第77的双叶捂着额头,在这间分外宽敞的实验室中踱步着。
    空气中萦绕着轻柔悦耳的风铃声,一枚枚颜色各异的水晶球天花板附近游移,以某种令人感到舒适的频率闪烁着,有助于集中精神的熏香在角落安静地燃烧,淡紫色的薄烟宛若有生命般在半空中编织出一组组图案,那是只能从无罪大陆北部观察到的星图,它们摇曳着从半空中那不时出现的虚假星空前飘过,又悄无声息地消散在那层魔法投影后,直到数小时或数十天后的某个瞬间才会再次出现。
    这里大陆南部所有法师公会中规格最高的实验室,没有之一,而对于一个占星师来说,其价值还要再乘上不知道多少倍。
    水晶镇法师公会零号实验室,又称‘戴安娜·a·阿奇佐尔缇的占星实验室’,是能够让所有苦心钻研占星学派的法师羡慕到裂开的圣地。
    而在之前的整整二十三天中,这个旁人就算花钱都进不来的‘圣地’因为主人外出这一原因,几乎完全变成了双叶的私人领地。
    对于一个初入占星术门槛的学徒来说,这简直是一种令人恐惧的浪费。
    如果事情宣扬出去的话,恐怕整个无罪大陆八成的占星师都会这么觉得,还有一成则会严重跑题地去思考这个小姑娘是不是戴安娜大师的私生女......
    但这不科学!因为戴安娜·a·阿奇佐尔缇大师今年还不到三十岁!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有这么大一个私生女!
    不过也有可能是阿娜·塔·拉夏大魔导师的私生女,毕竟很多人都知道塔·拉夏大魔导师和阿奇佐尔缇大师的私交甚密,关系之好简直比亲姐妹还要亲。
    不得不说,这种程度上的猜测还算破有道理,因为尽管双叶并非塔·拉夏的私生女,但两人之间的亲密程度也跟自家人差不到哪儿去了。
    “今天该做点什么好呢~”
    双叶懒洋洋地往实验台前一坐,随手拨拉开面前的水晶球、观星仪、演算纸,托着下巴百无聊赖地思考着。
    她此时此刻的造型与之前在紫罗兰帝国宅在塔·拉夏实验室中的时候差不多,也就是吊带、短裤加长袜的三件套组合,其它的装备都零零散散地分布在实验室中的各个地方,不过因为这里的主人同样有些不修边幅,所以并没有造成太多违和感,那件品质为史诗的【临界质量】法袍双叶倒是有当随身薄被一直披在肩上,其目的却也只是方便她随时瞌睡罢了,简而言之,就是要多慵懒有多慵懒的状态。
    “还是玩占卜好了......”
    短暂地发了会儿呆后,双叶随手摸出了一套做工无比精细的长方形纸牌,并在指间制造了一场小规模元素风暴,直接将这套不知用什么东西做成的牌炸上了天。
    【告诉我,阿娜·塔·拉夏此时此刻正在做什么。】
    双叶在心底默念了一句,然后信手一挥,三张还没来得及下坠纸牌在一阵无形之力的驱使下缓缓飘到她面前,而其它数十张牌则被一个闪烁在半空的黑色法阵吸了过去,重新摞成了一叠。
    “霜华、骑士和白鸽?”
    双叶揉乱了自己的头发,嘴角抽搐着干笑道:“这什么鬼?她将在这个月策马出发去维护世界和平?还是这会儿正在苏米尔对耳语教派的骑士狂轰滥炸?这特喵的跟白鸽有啥关系?唔......为了和平所以才狂轰滥炸好像也说得通哎,不,不可能,阿娜这会儿应该正在萨拉穆恩的法师公会啊......”
    “这三张牌组合在一起并没有什么意义,占卜自己知道的事永远都不会得出正确答案。”
    一个柔和悦耳的声音在双叶耳边响起,后者连忙回头看去,发现自己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女人,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她有着乱蓬蓬的亚麻色长发,皮肤白皙,身穿一袭银色的长款法袍,有着一张俏丽可爱的娃娃脸,戴着看起来颇为厚重的圆框眼镜,一双水蓝色的双眸正认真地端详着双叶手中那三张卡牌。
    “戴安娜?!”
    双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然后整个人忽然松松垮垮地往椅背上一靠,仰着小脸嘟嘴道:“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明明说好了当我的临时导师外加举荐人,结果还没教我半个月就跑到北边去了,是不是有点太不负责任了啊!”
    零号实验室的主人歉然地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双叶的头发:“路上稍微出了点意外......”
    她的名字是戴安娜·a·阿奇佐尔缇,实力为奥术学派、水元素学派双系魔导师,同时也是当代仅有的三大位占星师之一,两个月前刚满29岁,法师世家阿奇佐尔缇家族‘繁星’一脉的继承人,十年前与阿娜·塔·拉夏一见如故,成为密友,两个月前应后者邀请前往萨拉穆恩法师公会,并答应塔·拉夏以临时导师的身份教导双叶占星术,将后者带回了水银镇。
    顺便一提,其表兄名为肯尼斯·a·阿奇佐尔缇,今年40岁整,是常驻奇迹之城法师公会总会的大人物,三年前成为真理议会十二议员之一,列席第九,被誉为【雾月贤者】,是阿奇佐尔缇家族‘弦月’一脉的继承人,堪称天才中的天才。
    也正因为有这么一层关系在,再加上双叶本人对占星术非常感兴趣,塔·拉夏才会希望自己的好友戴安娜能够临时教导她一段时间,并在时机成熟后作为举荐人将后者送往奇迹之城进行深造。
    而双叶也没让塔·拉夏失望,她当时只用了不到三十分钟就把性格单纯的戴安娜给忽悠瘸了,轻而易举地将这位满脑子学术的女士刷到了满好感度,深受戴安娜的喜爱。
    至于具体方法,说来也不复杂,无它,唯聪明尔。
    与虽然不喜欢交际但却并非不善于交际的阿娜·塔·拉夏不同,戴安娜是一个脑袋里几乎装不下任何与学术知识无关的奇葩才女,她把自己人生中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钻研知识上,在认识阿娜之前甚至没有一个可以正常聊天的朋友存在,水晶镇的零号实验室与奇迹之城那座大书库就是她的家,那些玄奥晦涩的魔法公式与定理就是她的伙伴,戴安娜几乎把一切都奉献给了魔法与星空,唯一的爱好......或者说是她过去唯一的爱好就是参悟那无穷无尽的魔法奥秘,不断去挑战那些永无止境的晦涩课题。
    至于其它的,戴安娜并不关心,也不想关心。
    直到十年前,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阿娜·塔·拉夏解开了一个困扰了戴安娜长达半年的课题,并举一反三地将衍生出的结论应用在了两个在戴安娜看来根本牛马不及的领域,这件事彻底颠覆了后者的世界观,在那之后,觉得塔·拉夏或许有什么特殊窍门的戴安娜缠了对方小半年,最后却被得到了‘主要是因为你这人太没劲了,所以才导致了思维僵化与眼界不够开阔’这一评价。
    后来,为了让自己的视野能变得与阿娜一样开阔,戴安娜便三天两头地往前者那边跑,一来二去的,就被阿娜给带坏了。
    不过虽说是‘带坏’,但戴安娜的性格却并未发生什么改变,在学术方面的热情也是一如既往,除了......
    “意外?”
    双叶翻了个白眼,忍不住吐了个槽道:“戴安娜导师你能碰到什么意外啊?难不成想要找男朋友的执着感动了上天,在去看星星的路上遇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
    很显然,少女只是在开玩笑,完全就是没过脑子随口而出的那种,连她自己都没当回事的玩笑。
    但是......
    “嗯。”
    戴安娜却是在愣了两秒钟后露出了一个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在双叶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面色微红地点头道:“我......确实遇到了一个很有趣的人。”
    “wtf?!”
    双叶差点儿惊的从椅子上摔下去,要知道她可是很清楚自己这位临时导师的多么没有异性缘,虽然人长得挺漂亮,但那种近乎于狂热的科研者之心却足以让绝大多数知识水平有限的异性(乃至同性)望而却步,而且在戴安娜所擅长的领域中,整个大陆至少有九成九的人都可以被统称为‘知识水平有限’,再加上年龄差距不能过大、有颜有内涵、男性、尚在人世这些要素,基本也就不剩几个人了。
    虽然双叶倒是有信心在自己身为男性的情况下把戴安娜泡到手,但这也是建立在她对后者的了解以及现有知识基础的情况下,所以她真的无法想象究竟是什么人能让戴安娜只是谈起就能露出如此幸福的表情。
    【总不会是她跟某个老到半截身子入土的大贤者谈了场忘年黄昏恋吧?】
    眼眶直跳的双叶脑海中下意识地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
    而戴安娜却是完全没有注意到双叶的震惊,只是双颊微红地垂眸发起了呆,时而甜蜜地翘起嘴角,时而怅然若失地小声嘟囔着什么,俨然就是一个恋爱中的少女,而且还是陷得极深,近乎于完全无可救药的那种。
    “呃......光是呆在你旁边我觉得周围春意盎然了,亲爱的戴安娜。”
    双叶叹了口气,她知道现在就算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了,因为面前这位以脑子闻名于法师界的大龄眼镜美少女显然已经完全失去了自己的脑子,所以便放弃了之前准备好的那些有关于‘知人知面不知心’方面的说辞,旁敲侧击道:“呐,跟我说说,你那位姘头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为什么会把我的戴安娜导师忽......嗯,迷成这副德行?”
    从不介意以最大恶意揣测他人的双叶已经先入为主地认为对方不是什么好东西了。
    戴安娜目光迷离:“他......是个很温柔的人。”
    【神特么万能的亚撒西还能出现在这种地方呢?!】
    双叶翻了个白眼,牵着戴安娜的手把她带到椅子前坐下,柔声问道:“还有呢?”
    “他......他还很有才华,很幽默,很......很会照顾人。”
    戴安娜用她那甜甜的嗓音低声嘟囔着,一脸幸福地歪着头笑道:“除了阿娜之外,我还是第一次被逗得那么开心,他总是知道我想要什么。”
    【嗯,怎么听都是遇到人渣了啊......】
    双叶在心底叹了口气,镜片上闪过一抹反光:“那么,戴安娜你有跟他聊过什么关于比较有深度的话题么?比如压缩负能的十八种用途、异位面定锚理论、极端环境下的富元素集之类的?”
    “嗯,有的,你知道我总是会下意识地说到那些东西上......”
    戴安娜有些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随即嫣然一笑:“但是他很有耐心,也从不介意我跟他说这些东西,有时候还会提出很多精妙绝伦的想法,就连我和阿娜都未曾想过的主意,虽然并不专业,但启发了我很多很多,他说他很开心能帮到我......”
    【这就有点儿意思了啊......该不会......】
    转瞬间,少女的脑海中闪过了许多念头,但她并没有停下,只是凭空变出了一个土元素石墩,笑盈盈地坐在戴安娜对面。
    “呐,亲爱的戴安娜,或许那个人真的很适合你也说不定,所以......不妨多告诉我一点有关于那个人的事~”
    第六百五十七章:终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