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章 关于婚姻的思考,老婆太强怎么破?

男神宠妻日常2 作者:寒冰曳

      “你在担心什么?怕我抛弃你吗?”江小兔有点不太懂,她只能举了一个栗子,“我为什么要抛弃你,既然我答应了你,就绝对不会食言。我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

    李逸舒无奈叹气:“老婆,你不懂我的意思。他们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但我不信,因为我爷爷、奶奶,我爸爸、妈妈就过得很幸福,我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你的情况,跟我最初预想的不砇一样。”

    “你最初预想的是什么样子?”江小兔微微蹙了一下眉头。

    难道,她“暴露”太早了?这个世界不是有道士吗,她一直拿捏得挺稳的,没有露出太多东西,不应该呀?

    还是说,这个男人的心里随能力差了,她需要再往下降一点?

    至于他所说的“分开不分开”,能不能走到底啥的,江小兔表示:从来没担心过。

    他不要了,就是债没还清,她得继续还;要是他死了,那就是债务还清了,她也不用管了,就只有这两种结果。

    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李逸舒觉得还是有必要说出来。婚姻的基础是信任,而信任的基础是沟通,若是沟通不到位,很容易造成很多误会。

    一旦误会积累,总有一天会爆发出来,然后变成什么样子,就没有人知道了。

    “我宠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李逸舒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烫。

    江小兔忍不住有些宠溺地说道:“你一直都在宠我啊,真的!”

    虽然她知道自己在某些方面确实比较他厉害,但是师傅说过——如果有一个男人不畏惧你的强大,依旧愿意把你当成小女人来宠,那么这个男人就值得你多“宠”一点。

    李逸舒莫名的觉得好羞耻,转过身来,一把抱住了她,将的脑袋按到自己怀里,又不敢抱得太紧,怕她不能呼吸。

    “那你愿意让我宠一辈子吗?”

    “只要你愿意,我就愿意。”

    两个人抱了一会儿,李逸舒又说道:“我亲一下你,好吗?”

    问完,他就有些想笑。亲自己老婆还要问,他是不是太傻了?

    “好。”江小兔十分配合的闭上了眼睛。

    据说,先闭眼的那个,爱得更多一点。

    不知道为什么,当李逸舒看到她闭上眼睛的时候,突然想到了这句话。

    或许,他们两个之间,没有他想的那么“艰难”吧。

    他托着她的后脑勺,亲了上去。

    有了第一次,就会有无数次,一次比一次熟练,一次比一次体验更好。

    也或者,男人在这方面都是无师自通的,只要他想要的那个人愿意给机会,他就能够表现得很好。

    这一次,他没有亲肿她的唇,但也亲得两个人浑身发热,望向彼此的眼神里好像多了点什么。

    江小兔依畏在他的怀里,入睡得极快;而李逸舒,嘴角挂着满足的笑容,一夜好梦。

    一帮纸人们,无聊地从床上溜下来,爬到了窗户上,望着城市的街灯。

    车水马龙,灯如流。

    【我觉得,我们应该很快就会有小主人了。】

    【嗯,我也这么觉得。】

    【你们说,小主人会跟主人多一点,还是男主人多一点?】

    【男主人,不是主夫吗?】

    【这个世界好像没有主会这种称呼,叫男主人吧。也不知道主人什么时候才会把我们介绍给男主人,以后我们就不用像现在这样东躲西藏,跟躲猫猫似的。】

    【你不是很喜欢玩躲猫猫的游戏吗?】

    【喜欢玩,跟迫不得已必须玩,是两码事。】

    【懂,就像我不想吃东西,你们大家逼着我吃一样。】

    【喂!那是你太挑嘴了,恶鬼的味道虽然差了一点,但很补,知道吗?蠢货!】

    【你才蠢,你们全家都蠢。】

    【我的全家包括你,蠢货!】

    ……

    天,渐渐亮了。

    李逸舒他们起来的时候,隔壁赵传梅她们估计才刚睡下不久,发了一条信息过去,没有人回。

    “我们先下楼吃东西吧,估计她们姐妹俩晚上聊了好久才睡。”

    江小免点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睡不着很正常。”

    李逸舒紧紧地牵着她的手,笑道:“我们以后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嗯!”因为她不是赵菊花。

    虽然酒店里也有早餐,但是李逸舒想带她去外面吃当地的美食。

    如果是以前,他绝对没有这种胆子这么大白天的,牵着一个女人的手到处乱走,还往人多的地方逛。

    可现在有了他老婆的“符纸”,他完全不用担心这种事情。

    “老婆,你真的是我的大福星!遇到你之后,我每天都有好事情发生。”大清早的吃碗面,还能吃到的活动面,买一送一,简直不要太爽。

    有钱归有钱,但这种“吃白食”的感觉,就是说不出来的开心。

    过了一会儿,他俩去买水,结果他还能买一送一,买到一瓶中奖的。

    捂脸,明明是双人份的东西,结果只花了一个人的钱,这得多省钱?

    “老婆,你太省钱了,我感觉以后即使带你出门,也跟没带你出门没什么区别。”用在她身上的钱都花不出去,怎么破?

    望着他嘴巴都要裂到耳根底了,江小兔的心情也挺好的。

    这个男人还真容易满足,这么一点小事情也开心得要死。就是,能不要再提什么小福星、小破鱼了好吗?

    她是半个天道,这种事情很正常。

    赵菊花的事情解决之后,赵传梅对江小兔一再感激,姐妹俩又要给她包红包。

    这次,江小兔没接,说之前接过了,再接就过界了,修行不利,还是收回去吧。

    赵传梅有点遗憾:“那行,以后小兔有什么要帮忙的,直接跟我说。我虽然没有什么权势,但在娱乐圈里的人脉还是挺广的,打听什么事情完全没问题。”

    李逸舒揽着江小兔的腰,笑嘻嘻地:“梅姐,夫妻是一体的,你别光感谢我老婆,也多感谢一下我呀。要不是我娶了我老婆,你还不知道上哪儿遇到我老婆去呢。”

    “得了吧!”赵传梅白了他一眼,“就你那倒霉体质,谁沾上你谁倒霉。行了,多给你放几天假,好好陪陪小兔,等过段时间那个节目的风头过去了,你就该忙了。”

    也没跟他们啰嗦太多,从高铁上下来之后,就给他们拦了一辆车,让的士送他们回别墅,跟他们分了手。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