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否极似泰来 第九十一章 泰来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作者:明海山

      世上出人意料的事,永远都不会少。

    清乐公主朱芷洁,醉醺醺地闯入来仪宫的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太液城。

    这使所有人忽然感到,原来这位公主是会开口说话的,而且不说则罢,一说惊人。

    因为听说她要求明皇陛下把她给嫁出去。

    虽说碧海国历代的公主们都有杯酒定终身的先例。瑜瑕殿上,譬如当年金泉公主之于陆文骏、银泉公主之于赵钰、清鲛公主之于赵无垠,都是递了杯酒,就算昭告天下,咸使知闻了。可到了清乐公主这儿,这一杯……哦不,这一壶酒定得真是惊世骇俗。

    一个未出阁的公主,如此的不矜持。

    更意外的是,明皇还答应了!

    身为姐妹的朱芷凌和朱芷潋都惊讶不已,虽说她们一开始也只是顺其自然地静观其变,并没有太大的关注。但这件事牵扯的其他细节,很快就蔓延到她们关心的事上去了。

    朱芷凌被唤去来仪宫安排联姻之事时,被吩咐让还停留在落霞湾的柳明嫣即刻觐见,由她来担任碧海国的婚使。

    “由他们苍梧国的人来护卫你妹妹,朕信不过。不如让柳明嫣用鲲头舰亲自护送到瀚江,如此一来,既显我碧海国威,也能让人安心。”

    明皇如是说。

    朱芷凌暗暗称奇,母亲一直都是不大赞成这门婚事的,如何被妹妹一闹,便同意了?何况本来这婚事就是一嫁一娶,如今牵扯到柳明嫣,其中大有文章可作。

    朱芷潋又开始沮丧了,本以为叶知秋来了可以让苏晓尘缓些日子再回去,不料这么快就定了联姻之事,那岂不是苏晓尘也马上就要走了?

    连朱芷洁本人都觉得有惊奇,她那日在来仪宫闹完之后,回宫昏昏沉沉睡了一大觉,醒来的时候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

    所有的宫女对她都唯唯诺诺,明皇也开始安排联姻之事,连内廷司都开始准备嫁妆了。

    朱芷洁对自己说过的话其实并没有记得那么清楚,只是记得当时说得爽快,把憋了十几年的苦楚全说了出来,然后就不记得了。但无论如何,既然事情顺利得超乎想象,怎么想都是欢喜的。

    朱芷洁忽然觉得脑壳依然昏昏沉沉,好厉害的酒……

    “小蝶,帮我倒杯茶来。”

    立时有杯热茶奉了上来,不过不是宫女小蝶。

    “殿下,请用茶。小蝶已经被您撵出宫去了。”

    朱芷洁呆呆地看了看那个宫女,有些回不过神来。罢了,反正在碧海的日子也不长了,哪还管这些,也不知什么时候李重延那里才能知道这边的消息,想必他也是欢喜的。

    正胡思乱想时,银泉公主朱玉潇已踏入殿来。

    朱芷洁忙下了榻来迎道:“姨母怎亲自过来了。”

    朱玉潇笑道:“我放心不下你,来看看你。听说你去你母亲那里大闹了一场,还喝了不少酒?”

    朱芷洁已是满脸通红:“我也不知怎了,只是喝了两口,不料酒性如此之烈,竟然口不择言,冲撞了母皇。”

    朱玉潇见她毫不提那日自己向她揭秘之事,心中反倒愧疚起来,说道:“你母亲的性子,我是最清楚的了。你倘若一直这样忍下去,忍到何时才是个头?倒不如快刀乱麻,了结得好。眼下既然你母亲已经答应了联姻,你便可放心了。姨母今天过来,还想提醒你一下,苍梧国慕云府上的黎太君是个麻烦的人物,你日后到了万桦帝都,要仔细离她远一些。”

    朱芷洁心下有些奇怪,为何忽然提到黎太君,但想天底下婆媳之间能有几家是和睦的,姨母这样说也不难懂,当下顺从地应了一声。

    朱玉潇看了看四下,脸上有些讪讪地说:“还有一件事,姨母希望你能答应。”

    “何事?姨母但说无妨。”

    “等你嫁去苍梧后,姨母可不可以……搬到你的清涟宫来住?”

    朱芷洁越发奇怪了。

    “洁儿自然是无不可,可是这里离母皇的来仪宫太远,姨母搬来住,会十分不便……”

    朱玉潇笑了笑:“无妨,姨母不过是想求个清静,你同意就好。”

    她实是暗忖,以姐姐的心思,便是一时料不到,日后也定会知道是自己在朱芷洁面前提了些什么。到那时虽不至于把自己怎样,但自己也不必再撞上去寻不自在,何况姐姐和母亲如此负我,两相不见最好。

    朱芷洁不解地看着姨母,宿醉之余头又晕了起来。

    罢了,今天出人意料的事儿实在太多,不去想了。

    若说与联姻之事有关联的人里,对这个结果最不感到意外的,反倒是苍梧国礼部尚书叶知秋。

    那一夜杨怀仁告诉他只需向明皇略提几句,不必过于渲染联姻之事的益处。他虽然心有疑惑,但这些年来杨怀仁的手段他也很清楚,所以在明皇面前并未露太多的声色。

    温帝让他带的十几只鸟儿他也都带到了。

    明皇起初也不解怎么会送些鸟来,叶知秋悄悄地告诉她,这些鸟儿里面,有两只雄鸟是极其珍贵的国宝鸽鹞。其余的珍鸟尽可以转赠于各位公主,温帝只希望这两只鸽鹞可以养在明皇的近侧,如此两国的君主便可以直通书信了。明皇略一思索,暗自猜测有些事温帝是想绕过朱芷凌,便收下不再问,只让叶知秋转达谢意。

    之后,叶知秋也将鸽鹞之事告诉了杨怀仁。杨怀仁想了一会儿,扪掌大笑起来:“李厚琮不愧是聪颖之主,他是想将计就计,看来朱芷凌比他确实是略逊一筹。可这二人再聪明,也不过是鹬蚌相争,咱们只需静观便是。”

    杨怀仁便是这样一个人。似是没有做什么,却总能四两拨千斤,将所有设下的局都接驳得恰到好处。若要他来说,定是一声冷笑:“都是这群人自己造的孽,与我们何干?”

    是啊,世上之事,因果报应,他们若不是居心叵测暗中有所图,自己又怎会有机可趁呢。

    叶知秋想到这里,不由会心一笑,笑得坐在对面的苏晓尘奇道:“舅舅手里捏着棋子好一会儿了,忽然这样高兴,可是想到什么好棋?”

    “啪”,叶知秋手中黑子一点,摆在两人间的棋局的形势顿时大变,白子被釜底抽薪,本来看似稳占的一角竟然被截成两半。

    “原来舅舅竟然还藏着这样的妙招。”苏晓尘不禁惊叹。

    叶知秋微微笑道:“晓尘,下棋也需瞻首及尾,内外兼顾。就好比一方城池,固若金汤,从外头硬攻是很难攻破的,倘若城内有人偷偷开了城门,哪怕只是两个孩童,一切就都变了。”

    苏晓尘如何听得懂其中隐含的深意,只得悻悻地将手中棋子投回棋笥里,叹道:“这局我又输了,孩儿以前听说圣上是国手,还想着何时能有幸与圣上对弈一局,如今连舅舅都下不过,想必和圣上下了也是赢不了。”

    叶知秋低声笑道:“那也不一定。他虽是国手,棋艺在你之上,你若得有缘人相助,未必不能赢他。”

    苏晓尘听得越发不解了,观棋不语真君子,哪里来的有缘人还能在旁助言,而且怎么又是有缘人?上次说想学武艺,老杨也说是有缘人。眼前这舅舅也跟老杨一样,神神鬼鬼起来了。

    “舅舅,宫中都说明皇答应了联姻之事,可又没有明确的旨意,舅舅接下来要如何打算呢?”

    叶知秋站起来,看着窗外秀丽如画的湖景悠然道:“碧海果然是好山水,此等美景又有你陪着,住上十天半月也不会烦闷。舅舅难得有这样的空闲,便在这里等着明皇的旨意喽,不急,不急。”

    * * * * * *

    落霞湾鲲头舰。

    巨大的甲板上,柳明嫣一身白缨银甲正靠护栏远眺。万里无云,海天一色,不时地有几只海鸥贴着海面掠起几道涟漪,嘤嘤地唤着。

    这次来到太液城,该得的也都得了。死了陆文驰,辞了陆行远,封了理郡王,父亲羸弱的名声,如今总算让女儿给洗刷掉了,母亲日后也可迁回太庙。从此天下谁还能再小觑我南疆总督府呢?

    柳明嫣心中得意之余,又有那么一点点的疑惑。她总觉得这一次的弹劾是有人在背后布局,朱芷凌虽然承认了一部分,可诸如闻和贵之死她也是和自己一样,毫不知情的。况且她有孕在身没有这精力不说,以自己这么多年对她的了解,手段也不能老辣到这个份上。

    这背后还有谁么?

    仔细想来,自己此次收获不少,但最得益还当属朱芷凌了。如今清鲛驸马掌了户部,南华岛岂不成了她的囊中之物。她若和陆文驰一样也偷偷私运金锭,手上又有金羽营,那么碧海国还有什么是她不能够的?

    这要是搁别人那里,怕是忍不住要动了谋逆的心思的。

    柳明嫣不觉自笑了起来。要说谋逆,天底下就数朱芷凌是最没有理由的了。连卖菜的农妇都知道,皇位以后必然是这位才识出众,威震八方,已监国六年的嫡长公主来承袭,毫无悬念,哪里还有第二个人选。明皇定是对此深信不疑,才毫不犹豫地把户部也给了她。

    想到这里,柳明嫣兀自点了点头。明眸皓齿,嫣然一笑,那张近三十岁的脸庞上,不仅没有老去的痕迹,更显出几分成熟的风韵。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