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脱壳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作者:明海山

      苏佑低声道:“我也不瞒你,我让你这样做确实是有我的打算,你们开的伊穆兰商馆名为行商,实为内应,想必他日温兰攻城之时,也少不得要你们在城内策应,这一些我都知道了。但为了碧海的百姓着想,我实在是不想看到尸横遍地的惨事。所以,我希望你回到商馆后,让莫大虬派人在城中散布流言,就说伊穆兰大军南下在即,国都已朝夕难保,想要保全性命的就趁早离开国都,如此至少可以救下一些无辜的百姓。流言之后,你让莫大虬也离开太液城,与二老团聚,从此不问世事远离纷争,可好?”

    郝师爷口中迟疑道:“大鄂浑一片善心,小人明白,只是大鄂浑有所不知,大虬虽然总管着太液城中的事物,然而有两个人他也把控不了。”

    “金羽双花?”

    “不错,其中尤其是银花,行事诡异难觅行踪,这么多年来,我们甚至不知道她到底听命于谁,且银花神出鬼没,大虬觉得她也在暗中监视着他。这也是为何我替他前来寻找二老的缘故,他若被银花察觉离开太液城,只怕立刻会牵连出不少麻烦来。”

    苏佑想了一会儿,说道:“既然如此,你告诉莫大虬,让他对银花提防着些。银花虽然行踪诡异,不过现在她是在明处,莫大虬是在暗处,应该防得住,我若到了城下,也自会派人与他接应,助他安全脱身。”

    郝师爷知道银花的厉害,但既然苏佑肯坦诚相告自己的目的,又肯出手相帮,已是求之不得的好机会,哪里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当下垂首应道:“一切都按国主的意思办,只不知我等要如何脱身才好。”

    苏佑看了看四下,与赫萍附耳了几句,只见赫萍听得满脸绯红,低头一语不发。

    郝师爷不解何意时,赫萍已走到库房别处,寻了些幔帐来,开始往方才那张奇特的榻上挂。莫阿婆虽然也不知道要做什么,想着大约是逃脱的方法,便帮着赫萍一同张罗,不一时两个女人已将那张如意榻用幔帐遮得严严实实。

    至此郝师爷才明白过来,暗叹也只有这个法子了。

    苏佑示意他们四人先一同钻入幔帐藏好,这才走到门边,高呼道:“来人!”

    远处的护卫兵士闻声急忙赶来,隔着房门低着头应道:“在!”

    “你让远处的车驾到门口来,然后再叫些人来,把库房中的这座挂着幔帐的软榻抬到我的车上去!所有人,只管搬,不准看!”

    兵士心中暗暗惊奇,这金刃王果然是老谋深算之人,连国主搬东西不让看都猜到了,我等远远不如。

    当下急忙低着头转身去传令了,每传一次,都郑重地附上一句:“低着头,不准看!”

    这边早有眼线将这国主的命令传到了罗布耳中,罗布肚中大笑:毛头小子果不其然,没见过什么世面。那如意榻虽好,库房却闷热无比,想必行事到一半不太自在,又不想作罢,便要连人带榻都搬到车上去,还不许人看。

    这等荒唐事,也只有小孩子才能想得出来。

    哈哈哈哈。

    脸上却甚是肃穆:“大鄂浑说不准看,就都不准看!还有,今夜之事绝对不许走漏了风声!不然我摘了你们脑袋!”

    夜色已浓,这边赫琳见苏佑去了许久不回,接着赫萍也被叫走了,只留她一人候在车驾中,好不烦闷。

    等了足足一顿饭的功夫,才见远处飞奔过来一个兵士,气喘吁吁地来传令:“大鄂浑有令,命车驾前去库房,还有,低头!不准看!不准看!”

    赫琳听得莫名其妙,只得一招手,示意车驾前行。

    她是国主贴身的侍女,身份要比其他侍奉之人高出许多。是以车驾行进时,她是端坐在车上而非随车步行。到了库房门口,她刚打算下车进库房看看里面的光景,忽然被一旁兵士低声劝道:“姑姑小心,千万别抬头!”

    话音刚落,忽然见十几个兵士从库房中抬着一顶巨大的幔帐走出来,所有的兵士都老老实实地低着头,若不是赫琳喊一声“走反啦,大鄂浑的车驾在这边!”只怕要离马车越走越远了。

    赫琳这才看清,那顶幔帐之下还掩着一座像软榻一样的东西,只是那榻上还支着各种奇奇怪怪的柱子,隔着幔帐依稀可以瞧见柱子上还挂了好多圆环,撞击之下叮叮作响。

    这搞的什么鬼?

    忽然幔帐中苏佑的声音传了出来:“都不许看!”语气甚是严厉,赫琳吓得也忙低下了头。

    此时帐中又传出一声年轻女子的娇柔的喘气声,虽然极轻,在场的所有人却都听得清清楚楚。一群兵士至此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当下把头垂得更低了,心中都暗自艳羡直咽口水。

    只有赫琳能知道,那分明是赫萍的声音。

    这小蹄子……居然……爬上了国主的床?

    赫琳心中顿时如打翻了五味瓶般,当下又不敢多言,只听着那些兵士七手八脚地把整座软榻搬上了车。

    这时苏佑的声音又从车中传来:“赫琳,你上来。”

    赫琳心中奇道:这便唤我上去,国主是想做什么?忽然瞥见身周的那群兵士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笑,猛然醒悟过来,顿时脸烧得厉害。

    这……这可怎生是好。

    可他是国主,他想要怎样,我与姐姐终不过是侍奉他的婢女,岂能不从?

    其实他肯眷顾,自己心中也没什么不愿意,只是……只是他这让我和姐姐一同……这也太……

    赫琳胸口乱跳,脑中嗡嗡作响,犹豫了一会儿,也只得抬脚登上了车。

    不料一上去入了车厢,竟然看到眼前有五个人!

    赫萍站在车门旁,见她进来,早已伸手捂住了她的嘴,示意她不可出声。

    赫琳再不明白原委,见苏佑与赫萍都是衣冠齐整,也知道自己方才是想岔了,何况在旁还有另三个陌生人。

    “赫琳,你先进来,我有事要交代你与赫萍去办。”

    苏佑已是胸有成竹,将方才想好的脱身之计说给赫氏二姝听。他毕竟是国主,想要送辆车出去是易如反掌,不一时,赫萍与赫琳便了然于胸。

    苏佑看了看枯瘦的郝师爷,想要问话却欲言又止。

    “赫萍、赫琳,你们先带两位老人家到里间稍坐,我有些话要问问郝师爷。”

    赫氏二姝依言将老人让入里面的房间,赫萍还小心地掩上了隔门。

    四人的身影刚消失,苏佑已是掩不住心中的急切,立时问道:“清洋公主现在何处?你们可有她的音信?”

    郝师爷摇摇头道:“没有,听说她是去了南华岛,后来又转去了滨州……”

    “我不明白,她好端端地怎么会去南华岛?”

    郝师爷脸上有些尴尬,回道:“当初大鄂浑被二老爷派人从滨州送往大都,清洋公主便托她姐姐来让莫大虬帮忙寻找,按大巫神的意思,既然大鄂浑您是往北走了,就让大虬就说了个向南的方向,于是大虬就胡诌了个南华岛告诉了朱芷凌,没想到清洋公主信以为真,还亲自去南华岛寻您了。”

    苏佑不觉眼圈一红,原来如此……

    小潋,天下之大你这样找我无异大海捞针,你却肯为我孤身犯险,我……我要如何才对得住你。

    郝师爷见他神情悲伤,宽慰道:“好在朱芷凌已去了万寿坛祈福,想必清洋公主听到消息后很快也会返回太液城了。”

    苏佑不解,问道:“万寿坛祈福是何意?”

    郝师爷当下将明皇病重,朱芷凌打算祈福以及去万寿坛的含义说了一遍,末了又添了一句:“据我们的眼线回报,清洋公主始终都是在碧海国的境内,且身边似是有些人跟着保护她,大鄂浑请放心,应不会有什么差池。”

    苏佑离了碧海国半年多,没想到事态变化得如此之快,又问道:“那苍梧大军现在到了何处了?”

    郝师爷一呆,问道:“什么苍梧大军?”

    “不是碧海苍梧合兵北伐我伊穆兰,还集结了十五万大军么?若非如此,温兰怎会有由头南下?且我在大都时就听说苍梧国派了十万军来,论日子应是已经过了瀚江。”

    郝师爷脸上疑惑道:“小人并没有听说苍梧国的军队过了瀚江啊,大鄂浑莫不是听岔了?”

    一句话说得苏佑目瞪口呆。

    苍梧大军没有过江?

    是温兰在说谎?

    还是苍梧国在说谎?

    亦或者他们都在说谎?

    郝师爷见苏佑脸上阴晴不定,生怕他因自己出言不慎而生了悔意不放自己出城,急忙辩解道:“先前确实是有探报说苍梧国有大军出了万桦帝都,但决计不曾过江。我们在瀚江两岸都布了眼线,十万大军过江如此大的动静,不可能会弄错!”

    说着,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又说道:“银花那时得了朱芷凌的一个任务,去了一趟瀚江……不知道与此事有什么关系,不过她回来之后也没有说什么大军过江之事啊。”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