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侥幸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作者:明海山

      水龙兵在城中灭火之时,站在下方的人往往看不到高处,这就需要有人在高处瞭望后告诉下面的人该用什么角度朝哪里喷射最有效。

    这些用语胡英以前也曾听到过,只不过从未在意罢了。

    伊穆兰兵显然未曾料到火炮车会被冰冻,立刻换了后面的炮车替上。

    这边的水龙千户则有条不紊地继续换了目标,不一会儿就依样干掉了第二辆火炮车。

    此时,伊穆兰人忽然阵势一变,不仅将废炮车替成了新炮车,还将预备的炮车连调了五辆上前来,一时间变成了十车同发的局面。

    水龙虽然能干掉火炮车,但只能一辆一辆来,冲击其中一辆的同时,其余的依然在接连不断地轰击着左城墙的那个大坑。

    胡英眼见那黑坑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凹陷,心急如焚,却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千户!如此下去,城墙岂不是支撑不住?”

    千户的声音还是那么冷静:

    “将军请放心。”

    那千户将胡英晾在一边不再搭理,这边手势依然不紧不慢,好似全然没瞧见那黑坑似的,一直等到干掉了五辆火炮车,方将手中旗子一挥,喊道:“水龙!左分!回!”

    只见右城楼的水龙兵全然不动,只有左城楼的水龙兵一起齐声应道:“护!”

    水龙立时分成了两股,右城楼上的水龙继续喷射着第六辆火炮车,左城楼上的水龙却纷纷回转过来,朝着那个大黑坑喷了过去。

    黑坑离得火炮很远,火炮轰击过来尚有间隙,可黑坑离着水龙却很近,就在眼皮子底下,且水流源源不断。

    很快焦黑如炭的大坑就被熄灭了火苗,然而水流依然没有停止的意思。

    胡英这才发现,那如墙上的大坑竟然变得越来越小,原来喷过去的水流很快就结成冰块,将大坑慢慢修补了起来。这时二十辆火炮车还有十三辆,火力已比先前弱了不少。

    于是这千户便这样反反复复地指挥着水龙分分合合,看着坑被轰得深了,就分出一半来补一补,补完了再合回去一起喷火炮车。

    胡英万万没想到这水龙阵竟然能发挥如此大的威力,且能攻能守,将伊穆兰的火炮营打了个无可奈何。

    终于,在最后还剩下五辆火炮车的时候,伊穆兰人似乎终于意识到了败局已定,将所有的炮车都撤向了后方。

    胡英忍不住大笑起来,一拍那千户的肩膀道:“你的水龙兵果然厉害,此战你是首功,我必为你向陛下请功!”

    那千户被她一拍,却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苦笑道:“将军莫要拍我,我已是吓得腿都软了……”

    胡英觉得好笑,此人方才镇静自如,对着那么多炮车连眼皮子都不眨一下,如何敌兵退了反而吓成了这样。

    那千户示意她凑过来,低声道:“将军,方才乃是侥幸,如若那五辆炮车不退,咱们就败了。”

    胡英一怔,问道:“怎会?我瞧你的水龙不是干了一辆又一辆么?就算再来个二十辆,你又有何惧?”

    那千户摇摇头,悄声道:“将军,咱们没水啦。”

    胡英闻言浑身一震,看着远处正在默默退去的火炮车,竟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

    * * * * *

    罗布借了震雷火炮营后,便一整夜都辗转反侧没睡好觉。

    借兵可不比借高利贷,还能九出十三归,弄得好也就是得上温兰一句好话,弄不好可就血本无归。

    这个温兰……有赚钱的买卖总不照拂,赔钱的生意倒一直不忘拽上自己。亏了还是刃族的人,胳膊肘就从没往里拐过!

    罗布躺在营帐中,越想越不平,侧身看到帐内各式华美的陈设,这才心情略略平复了一些。

    哪怕是行军打仗的临时营帐,吃穿用度他也一点都不愿意凑合。

    人生在世,可不就得黄金为骨玉作肠么,什么样的东西也没有这些金灿灿的东西看着舒坦!

    每次看着营中兵士举着金盾金刀穿着金甲,虽然只是鎏金,也足以赏心悦目。更别提那震雷火炮营中那些金灿灿的火炮车了!

    哎哟……真不能提那火炮车,越提越心痛,还指不定温兰带去二十辆能带回来几辆呢。

    罗布苦兮兮地憋着一张老脸,闭上眼睛竭力抛开不去想,结果恰好耳边传来一阵阵轰鸣声,分明是那火炮营开炮的声音。

    真是作孽……

    罗布捂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实在是忍受不下去了,干脆坐起身来走出帐外吩咐道:“来人,备马!我要去前面看看!”

    然而说是去前面看看,罗布也只是带了一千的金甲双盾卫队躲在远处观望。他是个生意人,冲锋陷阵这种事他可不乐意去做。

    他向远处看了一会儿,又什么都看不清楚,从城楼上泼洒下来的水流散得四周得迷雾重重几乎什么也看不清,罗布眯着眼睛只能听到火炮声。

    算了,还是回营吧。罗布叹了口气刚要勒转马头,忽然看到远处一匹黑马疾驰而来,正是血焰王祁烈。他见了罗布,劈头就问:

    “罗布,我听得前方火炮声响,何时开的战?我竟然不知道。”

    罗布一见祁烈,立时改了方才垂头丧气的模样,神气地说道:“此战甚是机密,是国主和大巫神亲自督战,用的也是我的震雷火炮营。血焰王的人马不是还需要歇息整顿些时候么?所以没有告诉你也是国主体恤嘛!”

    罗布每次瞧见这个祁烈骑着乌云狮在自己跟前晃悠就觉得心里火大。明明就是个乡巴佬的蛮族族长,偏生和小国主打得火热!我罗布哪一点不如你?

    正好,今日就让你知道,国主亲自率兵立下战功时用的可是我罗布的兵!

    祁烈一听苏佑就在前方,根本不理会罗布在说什么,口中一声大喝“驾!”,大乌云狮仰头一鸣,已如电闪般地踏了出去。

    迄今为止,在苏佑的身边,或是珲英或是祁烈,总之必须得有一方守着他才让人安心。祁烈方才出大营是看到珲英的本部人马皆在营中,如今听说只有温兰和苏佑在前方……心中骤然一紧。

    决不能把察克多的孩子再交回到温兰的手中!

    因为谁也不知道那条毒蛇会打怎样的主意。

    行不多久忽然看到前方两匹马飞快地迎面并驾而来,身后紧跟着的是伊穆兰的御旗护卫。祁烈正待细看,胯下的大乌云狮极为欢快地嘶鸣了一声,正是看到了苏佑骑的小乌云狮。

    温兰见了祁烈先是一怔,见他满脸急切的神情,随即明白过来。

    他冷笑道:“血焰王不惜单枪匹马地冲出来,莫不是怕国主在我身边有什么闪失?”

    祁烈照样不去理睬温兰,只问苏佑:“国主,为什么这个时辰带兵攻城去?也不告诉祁烈一声,祁烈还可以让阿里海护着国主。”

    苏佑照例睁大眼睛一副迷茫神色,问温兰道:“他好像很焦急的样子,是在说什么?”

    待温兰通译了一遍,苏佑才大笑起来:“血焰王过于谨慎了,我不过就是与大巫神带了震雷火炮营探个虚实,那明皇果然厉害,各种奇思异想,竟然把火炮营给破了。”

    话音刚落,后方罗布气喘吁吁地赶到,一见了温兰就问,“大巫神,还剩几台火炮车?”

    温兰见了他想起他去偷偷向苏佑求救的事便没甚好气,骂道:“你这破车好没用处,只是拿来看的花架子,被碧海人用水喷了喷就废了,现在二十辆车原数奉还,等冰一化,就与原来的一模一样了。”

    罗布一听二十辆车一辆未损,大石头落下心头。他暗想,本来就是拿来看的花架子,要打仗让血族人冲啊,找我做什么。

    嘴上却说:“是是是,大巫神回头帮我看看,那火炮车还有什么有待改进的地方,咱们拆了再造就是。”

    苏佑伸个懒腰打了个哈欠道:“一夜未睡,我是有些困了,既然此战亦不曾讨得什么好处,不如各位就先回营歇息,待我午后再召集大家一起商议下一步该怎么办。”

    温兰因凌晨偷袭城门未能如愿,心里极是不爽快,不过同样一夜未睡也确实有些撑不住。他见苏佑没有提失利原因,也不愿在两位族长面前失了面子,便顺势道:“国主辛劳,温兰暂且告退。”

    说着便自行回了营去。

    罗布待要再说些什么讨好的话,苏佑懒懒地挥了挥手示意累了,胯下马儿一催,也独自疾驰而去。

    谁也没有注意到,苏佑头顶上的空中有一个小黑点,正尾随着苏佑一同飞向伊穆兰大营。

    苏佑入了营,一直骑到王帐前下了马,自解下金绣纹边的雪羽斗篷向赫琳一抛,朝空中瞥了一眼。

    那黑点已越飞越低,飞近苏佑时,见主人将右臂一伸,便乖乖地停了上去,正是珲英赠予苏佑的那只珍种的小鹰。

    苏佑见那小鹰双翅齐收,温温顺顺,鹰嘴上却衔了一块儿东西。苏佑将左手心一摊,将那东西收入了掌中。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