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探园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作者:明海山

      脂白肉红,色泽鲜艳,分明是极上乘的一块上脑肉,肉的表面看上去好像什么也没有。

    叶夫人疑惑地将肉端到眼前,用尽量微弱的气息轻轻闻了一下。

    除了鲜肉特有的一点点腥膻之外,也没有任何气味……

    这究竟是种什么样的毒药?无色?无味?

    叶夫人心中满是各种猜疑,然而没有一样能让她拆得半分头绪。

    正在这时,厨房的仆人们从外面折了回来,没看见老爷,只见夫人怔怔地站在那里。

    “夫人,老爷走啦?”一个叫老孙头的厨子小心地问道。

    叶夫人全然没有听到,兀自出神。

    “夫人?”老孙头有些奇怪。

    叶夫人一言不发,忽然她端起那盘肉就要朝边上的粗陶渣斗倒去,吓得老孙头赶紧死死拦住。

    “夫人……夫人!这可是老爷千叮咛万嘱咐交代下来的上脑肉啊,我昨夜忙了一整夜才从六头羊里选出那么三两最好的,您要是倒了我可怎么跟老爷交代啊……”

    “这肉馊了不能用!”叶夫人高声道。

    “馊了?”老孙头一愣,凑近盘子使劲闻了一会儿,哭丧脸道:“夫人,这明明是再新鲜不过的肉了,怎么会馊了呢?我老孙头下了一辈子厨了,像这么好的羊肉,也没见过几次,您怎么能说它馊了呢?”

    叶夫人真是有理说不出,心中一阵怨气直冒上来,厉声喝道:“我说它馊了就是馊了!”

    仆从们顿时被吓得鸦雀无声。

    叶夫人待下人向来和善,今日这般蛮不讲理的性情是从未有过的,但凡是叶府中人都觉得极不寻常。

    忽然有人在后头窃窃私语了一句,却清清楚楚地传到了所有人的耳中。

    “这是老爷要的肉,夫人要与老爷闹别扭,却拿咱们来撒气……”

    只此一言,竟叶夫人说得无言以对。

    老孙头显然也听见了这句话,更是死死地护住盘子不肯放。

    “夫人,请您听我老孙头一句吧。这肉我仔细看过也闻过了,真的是什么事儿都没有,我打十四岁起就在厨房做帮工,都干了五十多年了,这肉啊菜啊的有些什么不对劲儿我闻一下就能辨出来,绝对不会把这坏了的肉给端上桌去。夫人要是还不信,不如我老孙头先把这生肉吃一片!”

    说着,就要朝盘中取肉,忽然后面一人笑道:“老孙头,统共就那么几两肉,你还再吃,再吃回头就得端空盘子上去喽。”

    说得众人忍不住都偷笑起来。

    叶夫人占不得理,又被老孙头护着肉,一时奈何不得。她寻思老孙头当厨子的确是有不少年头了,便问道:“老孙头,那你仔仔细细再好好看一看,闻一闻这肉,确定没有什么奇怪么?”

    老孙头见夫人松了口,赶忙依言细细地看了几遍,又将鼻子凑近嗅了嗅。

    “老孙头,你再凑近点就要把鼻屎给扣上去啦。”

    “哈哈哈。”

    老孙头瞪了那群人一眼,一本正经地答道:“夫人,我老孙头以性命担保,这肉绝无任何差池!”

    事已至此,叶夫人只得作罢,然而她依然是有些不死心。

    她看了看桌上,堆满了时令的各色食材,也有几朵用萝卜雕刻出来点缀盘子的花饰。她顺手用筷子夹了一朵,安在了那盘肉的正中间。

    老孙头不解何意,茫然地看着叶夫人。

    “肉可以端上来,但这花是我亲手放上去的,你们不许拿下来。此事无需多问,我自有道理。”

    谁都听得出来叶夫人的口气坚决得不容驳疑,何况只是那么一朵萝卜花,老孙头立刻满口应承。

    西花厅内,龙鳞三人窃窃私语。

    叶府厨下,叶氏夫妇两相周旋。

    无不暗潮涌动,各怀鬼胎。

    与之相比,叶茵与曹习文在后花园中的闲聊可谓是清净如泉了。

    俩人起初都是缄口不言不知该从何说起,心里却都想着那一夜的奇遇。

    时值寒冬,后花园中百花凋零,惟有梅花隅角暗香隐隐。叶茵想要指些景物扯出话题,却满眼尽是枯枝。

    良久,曹习文才问了一句:“你的手还疼么?”

    “手不疼。”叶茵真是有苦说不出,其实她想说,屁股比手疼多了。

    然而话不说出口,曹习文哪里能明白?还以为真没事,笑嘻嘻道:“没想到你还挺结实的。”

    有那么一种男人,他想夸女人的时候,总会夸不到点子上,曹习文就是这种。

    叶茵没好气地回道:“还不是怨你!好端端地假扮什么飞贼,这才吓得人摔跤。”

    “你不也假扮丫鬟了嘛?咱俩彼此彼此啊。”

    “你……你不假扮我能假扮吗?”叶茵知道其实是自己假扮在先,但就是强词夺理了。

    曹习文见她脸上怒气又现,与那一晚如出一辙,更觉有趣,随手取出香囊笑道:“再生气,这东西可就不还你了。”

    叶茵一见,果然是遍寻不着的香囊,伸手要去拿,不料曹习文手腕一甩,竟将那香囊甩到空中挂在了一株梅花树的树梢上。

    “你这人!”叶茵越发恼了,眼看那梅花树足有一丈有余,如何能上得去?

    “别急别急,你想亲手取,我有办法啊。”

    “什么办法?”

    “来,你把眼睛闭上。”

    叶茵刚要闭眼,惊觉不好,急忙瞪着他道:“你果然没安好心,又要伺机……欺负我!”

    她望着悬在高处的香囊,脸庞涨得通红,赌气道:“大不了我不要了。”

    那是母亲亲手缝制给自己的,怎可不要。只是眼前无论如何也不想再被这个家伙给得了便宜,了不起回头让康叔找人给取下来便是。

    曹习文见她面皮已红,觉得这玩笑开得有些过火,叹道:“算啦算啦,就是想逗你开心的,我取下来与你便是。”

    说着轻轻一跃,已拔地腾空而起,对着树梢上伸手一掠,便将香囊收了过来。

    “喏,还给你。”

    叶茵见他身姿轻盈,一起一落间煞是好看,不由暗自叫了声好。她从小见惯了父兄之间舞文斗墨博古论今,尽是儒雅文生的一面,却很少见到男人的另一面。

    曹习文恰好就是这另一面。

    叶茵接过递来的香囊,心中怦然一动,嘴上却嫌弃地说道:“好端端的,非要这么飞檐走壁,连自家门都不敲……”

    “大冷天儿的,我一跳就进家门了,还唤那些下人们畏畏缩缩地出来做啥?”曹习文不以为然。

    叶茵心想,倒还挺体贴下人的。

    “我爹要我带你转转,可你也瞧见啦,这园子里光秃秃的一片,没啥好瞧的。”

    曹习文听出来叶茵的意思是懒得带他逛了,还道她在恼方才的事,故意笑道:

    “我看这尚书府虽然没有我爹的统领府大,可也还算不小,怎么会就没啥好瞧的?”

    叶茵被他一激,果然不服:“哼,邹阁老的宅子虽然是比我家大了些,可论亭台楼阁如何又能比得过我爹的心思,单说那雪庐,你们家里就未必能寻得出一处能胜得过的。”

    “哦?雪庐?那咱们去看看?”

    “现在不行,我娘正在雪庐里收拾呢,晚上你们不是要喝酒么?酒席就设在那里,你到时候自然会看见。”

    “噢,那合着府上就这么一处拿得出手的啊?”

    叶茵好胜心切,辩道:“自然不是,我哥的那个小院的景致也是好得很呢,只可惜……”

    “可惜什么?”

    “我哥没回来以后,我爹就把那个小院给锁了,除了他手上有钥匙,谁也不许进。哎,以前我还总去那里玩,现在也进不去了。”

    曹习文见她眼中尽是惋惜,宽慰道:“这有何难?”

    叶茵一听,刚想问他是不是有法子,忽然想道定是又要抱着她翻墙进去,闷闷不乐道:“还是算了。”

    “果真?算了?”曹习文挤眉弄眼地逗她。

    叶茵心里好不犹豫,那小院她是真想进去看看。从小就玩到大的地方,忽然被爹给锁了,当然会有些不甘心。

    “那你……你能不能别搂那么紧?”叶茵觉得自己说的每一个字都难以启齿,生生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那你就掉下去了。”曹习文答得很爽快。

    “你……”叶茵简直不能再跟他理论,只得不耐烦地应道:“好吧好吧!但你决不能让我爹看见!”

    “放心,包在我身上!”

    叶茵心里突突乱跳,引着曹习文绕了几绕到了一堵白墙前。

    曹习文感到那白墙内毫无声息,安静得有些瘆人,墙根下成片已枯萎的绿苔隐隐约约地掩在雪中,显得死气沉沉,仿佛一道墙便隔断了天地,乱置了乾坤,全然不像是有人居住的地方。

    “里面就是我哥的小院了,应该是没人。”

    曹习文一咋舌,道:“你哥住的地方怎么这般阴森森的。”

    “休要胡说!不过是久无人住罢了,里面的景致可好了!”叶茵瞪了他一眼。

    “行行行,来,咱们进去吧。”曹习文伸手就要去揽叶茵的小腰。

    “你干什么!”叶茵知道他要干什么,但出于矜持总还是得嗔上那么一句。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