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迷雾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作者:明海山

      霍青林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会成为一个武人。将门之后,五代武勇,出了四位车骑将军,世人都说那车骑将军印就是霍氏的家传之宝一般。

    只有到了霍青林的父亲那一代,因为先天身体较弱,出不得战场,即便如此也官拜了兵部尚书。

    正因为父亲缺憾了一辈子,才对霍青林教导得额外严厉,期望也额外的高。他父亲曾想方设法让霍青林归于慕云氏的门下,让儿子能受了慕云兵法的真传。

    时值慕云三太师尚在人世,慕云铎只是百般推辞,嘴上说得客气,说霍氏兵法与慕云氏兵法各有千秋,不用另投师门,实则是不想将慕云兵法授于外人。然而霍氏求得急了,慕云铎很难拂了面子,只得改口应允可让年龄相仿的儿子慕云佑与霍青林可私下切磋些用兵之道。

    不料霍青林的父亲心意坚定,又肯搁得下脸面,竟然让霍青林对慕云佑行拜师之仪!要知道,霍青林比慕云佑还大了一岁。这件事算是给足了慕云氏面子,也足见霍氏的执著。

    于是这才有了后来的事。

    霍青林与慕云佑相交时日颇久,但所受指点只限皮毛。并非慕云佑藏了拙不肯相授,只是这霍青林虽然武勇过人,于兵法造诣上却资质平平。

    兵谋之道,不像是武艺可以熟能生巧,可以日积月累。悟性不够,便难以随机应变。

    霍青林用兵,稳扎稳打有余,奇谋鬼策不足,与用兵诡谲四字实在是相去甚远,这本来就已与慕云兵法的宗旨背道而驰。

    所以尽管霍青林对外一直以承袭了慕云兵法为荣,但实际上他心里也很清楚,除非是慕云佑将某个计策原原本本地传授于他,不然他还真不会用,譬如这次的奇袭之策。

    不过霍青林也绝非庸碌之辈。十几年间,四周的邻邦小国时有越境骚动,多数是他与叶知秋的礼部一唱一和,先礼后兵,才使得苍梧国恩威并施,各国来朝。

    且霍青林麾下的青锋大营里都是些经验丰富的战场老兵,论战斗力还在之前韩复的淞阳大营之上,只不过韩复手中有个靠巧技奇兵作战的神机营,才与霍青林撑得五五胜负的局面。

    霍青林为温帝看中的,还有个“忠”字。自从姐姐嫁入宫中成了惠妃,霍氏与皇室的关系越发紧密。

    虽然温帝只有李重延这么一个皇子,并非是霍氏之后,但李重延的母妃早已病故,这使得各宫后妃在储君的眼里变得没什么亲疏分别。这样一来,未来自然是手掌兵权的重臣霍氏更容易近君之侧。所以霍青林对皇嗣一事,额外用心。

    此时的霍青林正在船头,观望着远处的瀚江入海口。

    两日前,温泉水冲融了江边的冰层,苍梧暗中督造的三十三艘舰船已悉数重新入水。其中霍青林领了十八艘舰船,每一艘的规模都是相当于碧海虎头舰或以上的级别,声势浩大。

    正因为如此,霍青林清楚接下来的行军至关重要。既不可离东岸滨州太近,又不可出海太远。他知道在入海口附近的海域中颇有些无人之岛,船上的补给虽然足够三个月,但能够的话,他还是希望能在途经这些海岛时,看看有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以防突如其来的风暴。

    突袭之战,也许会是自己戎马生涯中最紧要的一战。成则名垂青史,败则自毁功名。

    霍青林在脑中反复地思索着慕云佑当时提到过的每一个细节。他觉得并没有什么纰漏,至少在出了海的这五日行程中,慕云佑当初也没有交代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是几个无人的小岛,照常行军就是了。

    逆流,寒风,孤军,急行。

    霍青林命所有的船舰两两列队,前后紧随。

    阴灰的天空与海面已经连成了一色,仿佛看不到尽头。

    苍梧国的士兵惯于山战、路战、平原战、攻城战,却独不惯水战。光是站在甲板上能勉强忍住不吐,就已经够好的了。

    这是青锋大营最薄弱的时刻,也是最需要提防的时刻。

    所以慕云佑才会选择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路线作为掩饰行进的手段。

    明明是白日里,天却阴得犹如傍晚时分。霍青林在灯下看着地图,心里暗自琢磨着。

    六座孤岛已过去了五座,还剩下最后也是最大的一座梅陇屿。

    严格说,这座岛屿已经不属于苍梧国的疆域范围,但碧海国似乎也没有要将其收入版图的意愿。

    没有资源,没有人迹,更没有战略价值,除了一座不高不低的小山可以暂避风雨,实在别无他用。

    但过了这座岛,就是碧海国了!

    霍青林不禁搓了搓手,过了梅陇屿,只须一日便会进入西南水道。这意味着随时都会与柳明嫣的鲲头舰遭遇,须得时刻警惕!

    他收起地图走到舱外,海上一片迷迷茫茫。

    “怎么,起了海雾?”

    “禀将军,前方有一团海雾。恰逢日落时分,所以很难看清前方的情形。”

    “还有多久到达梅陇屿?”

    “大约再半个时辰便会经过。”

    霍青林眯着眼看向前方,这真是一片奇异的海雾。从方位看,恰好隔在舰队与整座梅陇屿的中间,既看不清岛边的浅滩,也把握不了附近的暗礁。

    而且,为何这片海雾隐隐泛着些紫色……难道碧海国的海雾也与我苍梧国有所不同么?

    也罢,本来就没有打算要靠上岸去,不如转舵绕将过去。

    “前方迷雾重重,不得冒进,先放出三艘轻舸蒙冲速速向前探查,一旦有异样,立刻以信号弹警示!”霍青林下了令,兵士立刻传了下去。

    很快,三艘小型的蒙冲舰排成众字形向前飞快地驶去,一头扎入了浓雾之中。

    若有敌情,蒙冲舰会释放红色的信号弹,若无警情则会释放绿色的。

    然而那三艘舰船自入了浓雾后犹如石沉大海,再无声息。

    霍青林又惊又疑。

    这究竟是何情形?莫非遇到了传说中的海上巨兽?

    “传我令下去,将巨弩车搭上火矢,朝那团迷雾射上十几箭。”很快,巨大的弩箭伴着火光犹如夜空流星般地射向那团迷雾,然而火光只是点亮了一瞬,便和那些舰船一样,消失在雾中。

    霍青林惊异地发现,即便是巨弩席带劲风所过之处,紫色的浓雾依然没有半点被吹散的迹象。

    这雾绝对有鬼!

    “所有舰船,暂停前行!”

    霍青林站在甲板的最前端,在他面前依然是那一片沉寂的海面,静默得让人心中发毛。

    忽然,身后有兵士急急来报:

    “禀将军!戊字号左舷受损进水,正在补修。”

    “禀将军!庚字号右舷受损,虽未进水但船体略倾。”

    霍青林惊问道:“好端端的怎么就受损了?是何原因?”

    “受损处多有焦痕,且附近兵士听到有爆裂声,似是火药引爆所致。”

    也许是冷风吹过,霍青林不禁打了个寒颤。

    火药爆裂……戊字号,庚字号是装载军粮补给最多的两艘舰船,额外警惕明火,如何能有火药引爆?这分明是有人蓄意为之。

    从外观看,这两艘舰船与前后的几艘一模一样,然而有人却能如此精准地知晓军资所在,分别在两艘船舰上同时动了手脚,这又究竟是何等人物?

    须知哪些舰船为前哨先锋,哪哪些舰船运送物资,自己都是严格按照慕云佑当时授策时所布下的船阵,而且是军中机密,此人如何能打探得清楚?

    可若说此人是想偷袭,为何只是挑了无关紧要的左右船舷下手,而非载重的船底或是掌舵的船首?且受损程度之轻,甚至使得这一手偷袭显得几乎没有意义。

    不对……此人偷袭的目的不是让我苍梧舰队受创,而是一种警告。

    霍青林的额上已是渗出汗来。

    如果这是在陆地上,他毫无惧怕。无论是即刻重新整编变幻阵形,或后退或前攻,他都敢身先士卒地领军厮杀,扭转不利的局面。

    然而这是在海上,是青锋大营最羸弱的时候。

    何况他甚至连敌人的影子都不曾看见!

    这时,船沿边有兵士喊了起来:“将军!有船的残骸漂过来了!”

    霍青林定睛一看,果然有些残破的木块和军旗随波漂来。

    早有兵士拿了钩子将那旗子勾上来,直看得霍青林心里一阵发毛。

    赫然是一个“霍”字,正是方才放出去的三艘蒙冲舰上悬着的军旗。

    消息一传开,兵士们顿时忍不住窃窃私语。

    敌人凶猛不可怕,可怕的是到死都不知道敌人长什么样。

    人的想象力总是会不自觉地和恐惧感联动起来,拖得越久,便越是畏缩。

    霍青林见天色已暗,海面上越发难以看清。然而整只舰队总不能就这么横在水上不进不退吧?

    霍青林知道,此处要是退了,只怕军心会跟着就此溃退,如果敌方瞄准的就是这一点,选择这个节点追击,那就会彻底完蛋。

    而要想前进,就只有进入那重迷雾。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