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五章 我是恶毒大伯母22

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 作者:凤栖桐

      安宁把绣像收了起来:“我家里如今艰难,我也是没办法才刺绣补贴家用,这绣像我绣了半年多,本想着给家里的老人,只是……”

    安宁垂头,有几分伤感:“孩子二叔断了腿,如今药是不能断的,活人比死物重要,只好想法子卖了。”

    卢黄氏了解安宁的心情。

    费了不少精力绣出来的绣像,自然会特别珍视,也明白安宁的不舍。

    她拍了拍安宁的手:“好孩子,伯母定然帮这绣像找个好主家,我那位伯母是个难得慈善的,她必然会好好珍视的。”

    安宁抬头一笑,笑容释然又带着几分感激:“谢谢伯母了。”

    卢黄氏没女儿,本就喜欢安宁这样的,看到她的笑容,就更加喜欢了。

    安宁凑近卢黄氏问了几个问题,主要问的是黄老太太的长像,卢氏在闺中最擅长的就是画画。

    她拿了纸笔画给安宁看。

    安宁看后,便拿过针线,就这么当着卢黄氏的面穿针引线,就在绣像上稍微改动了一番,就让卢黄氏惊喜的叫了起来:“这菩萨,这菩萨怎么像老太太了?”

    安宁把绣像改完再收起来:“这是我自己研究的针法,绣像只要稍微改动一下,可以像任何人。”

    卢黄氏赞叹极了,一直拉着安宁夸她聪慧。

    吃过午饭,那位黄大老爷就来了。

    安宁是女子,不方便出面见黄大老爷,是文秀才拿着绣像见的黄大老爷。

    文秀才有功名在,又是卢秀才的好友,黄大老爷对他也十分客气。

    当黄大老爷看了绣像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要了过去,之后,他就让人回家取钱。

    就这么一副绣像,便卖了两千多两银子。

    文秀才接过银票之后都吓坏了。

    他家中虽然不缺钱,在村子里也算是富户,可还真没有见过这么些钱呢。

    同时,文秀才对自己闺女的本事也有所了解。

    等回到客栈,文秀才把银票交给安宁的时候还特别高兴:“我原来担心你日子不好过,谁知道你这般聪明,竟然自己研究出了这独一无二的针法,往后啊,必成一代大家,你日子会越来越好过,我也不必担忧了。”

    文秀才是个正直的人。

    他就是知道安宁挣了这么些钱,也从来没有贪心过,反而是替女儿特别高兴,那种纯然的高兴。

    安宁也知道文秀才一片慈父心怀,收了银票之后便说绣像卖了钱,她这两年就不用再起早贪黑的做活了,家里的日子也会宽裕很多,她还可以陪文秀才在府城多住几天。

    文秀才也心疼自己闺女这两年在徐家日子不好过,想着既然出来了,就带闺女散散心也是好的,便和安宁商量着多住几日。

    府城倒也有几处景致不错的地方,文秀才之后就带着安宁游山玩水,另外,还买了一些东西想要带回家去。

    安宁给老太太买了几件首饰,又给于氏也买了几样,另外,还趁晚上睡觉之前的功夫给文秀才做了两身衣裳,再便是买了一些县城和镇上没有的布料,想带回家给孩子们做衣服。

    文秀才也买了一些家中能用得上的东西。

    这日安宁打听到府城有名的酒楼,便想着和文秀才去尝尝那里的饭菜,父女俩早起出门,在街上逛了一会儿,眼瞅着快中午了,便要往那家酒楼而去,才走了没几步路,突然一个人追了过来。

    如今已经是秋季,多数的人都要穿夹衣了,可那人还穿着一身单衣,看形容有些落魄。

    他拦住安宁,脸色惨白,面有愧色:“在下周旬,可是嫂夫人?”

    安宁登时愣住,随后就没了好脸色:“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周旬扑通一声就跪在安宁跟前,狠命的嗑了几个头:“我,我愧对嫂子,我对不住……”

    文秀才一看街上这么多人,赶紧过去把周旬扶了起来:“先起来,我们找地方说话。”

    周旬哭着站了起来,可还是觉得有些无颜面对安宁。

    文秀才找了一家酒楼走进去,安宁让店小二带他们去了楼上的包间。

    等坐定之后,周旬狠哭了一场。

    安宁坐在一旁一脸冷漠的看着他:“你还有脸见我,若是我,我是再无颜见人的。”

    周旬擦着眼泪:“是我不是,我对不住徐兄,也对不住嫂子,徐兄以性命相护,我却……”

    文秀才赶紧问周旬是怎么回事。

    听周旬断断续续的说完,他跟着长叹一声:“造化弄人,这事不怪你。”

    安宁的神色也缓和了很多:“行了,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哭,我都没哭呢。”

    周旬擦干净了眼泪,面对安宁的时候,人显的有些畏缩,显然还是有些怕安宁的。

    “这几年我一直无颜见嫂子,我原想着中了举之后再去跟嫂子赔罪,可是……”

    原来,周旬那年被徐志文救了之后恍恍惚惚的,因为心里害怕,院试也没有考过。

    他回了家之后,家里又遭了难,父母一时都亡故了,周旬守了两年多孝。

    他守孝的时候觉得穿着孝去徐家不好,原想着托人给徐家送些银钱,可他家徒四壁,想帮徐家也帮不上。

    他是去年考中了秀才,家里的情况才缓和了一些。

    去年的时候,他就想着去徐家走动一下,只是他心理负担有些太重了,在徐家门前徘徊良久也不敢进去,他就想着秀才也没什么作为,不如今年考中了举人再去徐家吧,到时候他就可以帮徐志文照顾父母和妻儿了。

    他想的好好的,没想到今年来参加乡试,在街上碰到了安宁。

    既然碰上了,那周旬就再也躲避不了,这才跑过来给安宁赔罪的。

    听周旬把所有的事情说完,安宁也不好苛责。

    碰到劫匪这事真不怪周旬,徐志文也不是周旬害死的,就算怪也怪不到周旬头上。

    另外,徐志文和周旬感情特别要好,他在那样危急的时侯还想着护住周旬,这让安宁怎么怪?

    安宁擦了一把眼泪,随后笑了:“行了,你也别觉得对我有愧,我也没怪过你,我相公救你那是他的选择,我尊重他,从来不曾真正的怪过你,想来,我相公也不愿意让你被愧意压垮。”

    周旬听到这话,心里也好受了一些。

    “等我高中,必好好照顾嫂子一家,我会帮徐兄孝顺父母,照料嫂子和孩子。”

    周旬是这么说的,心里也是这样想的,他就差指天发誓了。

    安宁笑笑,没有再说什么。

    等到吃过饭,周旬去结帐,安宁和文秀才也跟着下楼。

    周旬结完帐就让店小二把他们吃剩的饭菜打包。

    他现在其实也没有多少钱,连乡试的路费都是东凑西凑凑出来的,这顿饭花了他不少的预算,他自然不会任由剩饭剩菜浪费掉。

    如今天气已经渐凉,就算是剩饭也能放上一晚,他就想着这些剩菜还能吃上两顿,省去两顿饭钱。

    店小二去打包,另一个店小二找上周旬:“可是周旬周公子?”

    周旬赶紧道:“正是在下。”

    店小二拿出一张银票递给周旬:“这是刚才和公子吃饭的那对父女让小的给公子的,那位太太说让公子添几件厚衣,再买些上好的笔墨,莫想旁的事情,只管好好考试就是。”

    周旬颤抖着双手接过银票,看到上面的面额,一时差点崩溃大哭。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