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绿毛怪

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作者:丧尸舞

      山村。

    老屋。

    犬吠声一阵接着一阵。

    屋内床榻上,年轻的妇人忽然被犬吠惊醒。

    “四郎,醒醒。”

    “四郎,外间狗叫得厉害。”

    年轻妇人轻轻推搡着枕边的男子。

    男子呼噜响亮,睡得正酣,被妇人推搡了几下,只是砸吧着嘴嘀咕了两声,转身又沉沉睡了过去。

    “四郎——”

    小妇人又唤了一声,语气透着无奈和焦急。

    今夜家中来了叔伯做客,自分家以后,这是两位叔伯第一次上门。

    两人成婚才一个多月,分家时,叔伯各自得了田亩屋舍,他男人排行老二,分得的是这处离村子稍远些的老屋。

    好在水田旱田并不吃亏,三兄弟里分家算是左近难得和气的。

    今晚叔伯上门,男人心里高兴,陪着兄弟一起喝了几碗米酒,这时候酒劲上来,昏昏沉沉的根本叫不醒。

    门外,犬吠声又越发激烈。

    小妇人心中害怕,恐是什么豺狼野兽溜进院子里。

    她出嫁时,娘家活鸡活鸭羊羔豚崽都送了一些,当做陪嫁,小妇人一心也想着等养到年底,自家卖一部分,再宰杀一些,也好过个好年。

    耳边听着外间的犬吠,小妇人躺在床上怎么都没法安宁。

    一会儿回忆了一下院门是否关好,一会又担心篱笆和围墙会不会有了空隙。

    折腾了小片刻的时间,小妇人又推了两把自家的男人,见对方还是呼呼大睡,没什么动静。

    气急之下,强忍着惧意,穿好衣物,点燃了桌上的烛火,摸着放在门边的扫帚,打开了房门。

    门外,才连连狂吠的声音已经停了下来,看家的黄狗不知跑到哪里去。

    “谁在外间?”

    小妇人一手拿着扫帚,看着暗沉的夜色,喊了一声。

    又拿着扫帚在门边狠狠敲打了两下,发出砰砰的一阵杂音,“哪里来的畜生,敢来我家门?”

    四野寂静。

    小妇人胆子稍稍大了几分,回身进了屋内将烛火拿了出来,走到自家院子的栅栏边,想要看看牲畜是不是少了。

    借着烛光,小妇人看到了栅栏里几只鸡鸭蜷缩挤压在了一起,两头豚崽和几头山羊则趴伏在了地上。

    小妇人稍稍松了一口气,牲畜没少便好。如今这世道日子不好过,若不是她父母还有些家底,兄弟几个也能干,可陪嫁不了这么多东西。

    咔嚓咔嚓——

    就在这时,忽然一阵咀嚼声响起。

    小妇人心中一惊,骤然回头将扫帚挡在身前,左右逡巡。

    小妇人心中暗忖:“是黄狗子抓了什么虫鼠在吃么?”

    拿着扫把在地上挥了两下,朝着声音响起的院门边走了几步。

    咔嚓——

    吸溜——

    骨骼碎裂伴随着吸吮的声音继续响起。

    “死狗在吃什么东西?”小妇人又喝喊了一声。

    骤然。

    小妇人脚步一顿,一下僵在了那里。

    在不甚明亮的烛光下,她看到了院门边,不知何时蹲了一个绿色的影子。

    头面像人,两眼黑溜溜有鸡蛋大小,颈部一下覆盖着长长的绿毛,仿佛蓑衣,两手有尖爪,口大如盆,满是血迹,正在撕咬的,霍然是她家里养着的那条黄狗。

    “啊!”

    妇人发出了一声凄厉地尖叫声。

    那绿毛怪物呲牙裂嘴,扔下了手里的大黄狗,一跃而起,朝着妇人扑了过去。

    正在房中酣睡的丈夫猛然一惊,一下从床上跃起,左右一看,鞋也不穿就从房里冲了出来。

    这一看,登时大惊失色。

    就见妇人两脚在墙外,两手在墙内,死死扒拉着。

    男子急忙赶将过去,踩在墙边的一个木桶上,急忙抱紧妇人。

    刚想问个究竟,就听妇人口中发出呜呜之声,男子又空出一手,从妇人嘴里取出了几块黑泥。

    妇人连吐了几口,大呼出声:“四郎,有绿毛怪物,快拉我进去。”

    男子站在矮凳上,朝墙外瞟了一眼,果然看到一团黑乎乎的影子,心中大孩,连忙大喊了起来,越发抓紧了妇人。

    墙外怪物拉扯的力道却越来越大,妇人身体压在墙上,吃痛之下痛呼不已。

    男子左顾右盼,想要去柴房取刀,又恐转身妇人没了气力,被这怪物拉出墙外。

    忽而,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在远方夜幕下响起。

    一声长嘶,一匹神骏非凡的枣红马从远及近,跑到了院子的矮墙下。

    枣红马一个漂亮的转身,后蹄忽然抬起,噗地一下,将那拉扯妇人的绿毛怪物给踢飞了出去。

    绿毛怪物被枣红马踢飞,呲牙裂嘴地怪叫着,站了起来,比常人稍稍高出几分,手长脚长,全身绿毛,一跃而起,似乎挨了这匹枣红马一记,想要找回场子。

    枣红马这时却已经灵活地朝前跑开了数步,跟着后方,一道人影突然出现。

    砰地又是一声闷响,绿毛怪物再度倒飞了出去。

    跟着这个人影纵身一跃,一脚踩踏在这绿毛怪物的胸膛上,骨骼碎裂之声响起,绿毛怪物整个胸膛完全塌陷了下去,立刻没了声息。

    “裴兄弟,你这脚力比我四个甲马还快了一分。”

    枣红马后方,又是一人出现。

    “近来道术有所精进。”裴楚转头应了一声。

    来的是禁妖司总旗庞元生,两人离开了峄南村,一路跟着枣红马寻觅妖魔踪迹,当先就来到这里。

    在陆地之上,裴楚的“丹符式”想要胜过庞元生的“甲马之术”并不容易,不过他现在得了“九牛神力”,虽然未尽全功,但体质力量较之狄五斗甚至犹有胜出。

    两相配合下,奔行如飞。

    庞总旗越过枣红马,走得近些,看着被裴楚踩塌了胸痛无声无息的绿毛怪,眉头蹙起,“这是绿毛怪,山中精怪的一种,性淫,常掳人妻女,皮毛坚韧,刀剑难伤。北越州近数十年未曾有过,不想出现在这里。”

    两人今夜找寻的本来是那祸害一村的树妖,结果枣红马先引路而来的却是这处山村,撞见了一头正在行凶的绿毛怪。

    裴楚本来已经收回了右脚,听到庞元生的说这绿毛怪物掳人妻女,又再度抬脚在这怪物的脖子上狠狠踩了一脚。

    骨裂声再度响起。

    这是裴楚获得神勇大力之后的第一次出手,方才是还掌控不好力道,没想到一脚就将这怪物给踩死了。

    补上的这一脚,却是怕这怪物诈死逃遁。

    收脚之后,裴楚面色如常,转头看向庞元生,道:“庞总旗,你的意思是这番妖魔出没,祸害百姓,并非偶然,而是事出有因?”

    庞元生点点头,“绝不偶然。”

    即便大周式微,北越州禁妖司只他一人弹压,但回想起近段时间的遭遇,鬼迎亲,树妖,还有这绿毛怪,不可能全然撞在一起。

    津津——

    枣红马这时又是一声嘶鸣,似乎又感应到了哪里有不寻常的气息,扬起四蹄,再次朝远处山道飞奔。

    院墙内,惊魂未定的一对年轻的夫妇已然打开院门出来,朝两人拜谢。

    又有距离的稍远些的邻里乡人,听了动静,打着灯火赶到。

    裴楚和庞元生两人并未停留,只是让乡人将这绿毛怪物烧了,跟着枣红马的踪迹,继续追寻。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