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密室

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作者:丧尸舞

      星夜无云,万籁俱寂。
    平凉驿驿站之内,结束了一日的喧嚣,在此深夜之时,已然颇为宁静。
    驿站正中间一片连绵大通铺房舍内,打呼噜之声此起彼伏。
    这边是供下人、仆役和一些护卫之流休息的所在,而在这片连绵的通铺房舍后方,则有前后几处安静的院落,那是供豪富之家或者宦游的官人所住的。
    这处驿站建立于前朝,格局基本也比较简单,左侧多是仓库,用来囤房货物,当然也有几间房舍,用来住人,便于看守货物。右侧则是骡马牲口之类的棚架,设有饮水槽和草料等区域。
    此时,连绵的通铺房舍前,一阵细微的开门声悄然响起。
    一个身影偷偷从门缝之内溜了出来,又小心翼翼地关好门,身形灵动如狸猫。
    这个人影溜出了房门之后,先是左右查探了一番,眼见四下无人,几个纵跃,来到了通铺前方的一处小院内。
    这处小院是驿站的胥吏们所住,迎来送往,操持站内大小事务。
    啪啪——
    小院的一间房间内,轻微的叩门声响起。
    门内一个老卒悄然打开门,看清楚了来人,快速打开门,将门外之人让了进去,接着又左右扫视了一眼,再次关上房门。
    “庞总旗!”
    那老卒关上门后,冲着来人躬身行了一礼。
    庞元生一身短打樵夫装扮,随意地摆了摆手,那老卒会意,当即在幽暗的房间内领路,又朝前走了几步,摸索到了一处暗门打开。
    一点微光传出,里间却是一间密室,庞元生迈步走了进去。
    房间内陈设简单,只有一张木桌和两条木椅,然后又有一盏油灯点亮着。
    此外,就是桌上摆放的一些笔墨之类的文房用具。
    在桌旁,早有一人端坐在那里,见着庞元生进来,躬身行了一礼,用沙哑的声音道:“总旗!”
    那是个年龄约莫在二十一二岁的青年,相貌寻常,只是体魄颇为健壮,看得出是常年打熬过身体之人。
    庞元生轻轻点点头,并未与这青年马上攀谈,反而走到桌边,拿起摆放的笔墨,在一张长短不过两寸的黄纸上书写了起来。
    “元靖七年,平凉驿,有道人裴姓,通术法,入中州,意向不明。”
    眨眼间,几行简单的文字书写在了黄纸之上。
    庞元生将那黄纸拿起,轻轻甩干,而后交给方才那开门的老卒。
    那老卒将黄纸小心翼翼地接过,而后,快速折叠成了一张纸鹤,接着口中念念有词,须臾间,原本不过是死物的纸鹤微微动弹了起来。
    跟着纸鹤的双翅颤动,宛如活物,张开翅膀飞了起来。
    那老卒又打开了密室之中的一个宛如烟囱的小小通道,伸手一指,那纸鹤便钻入其中,眨眼间飞了出去。
    庞元生眼看那纸鹤已然飞离了密室,这才无声地送了一口气,脸上隐隐有几分愧疚之色,随即又似呢喃低语般摇摇头,“裴兄弟,职司所在,还请勿怪。”
    “此人是总旗的相识?”
    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庞元生转头望了一眼做在身旁的青年,轻轻颔首:“我与他曾在越州,斗过一方草头毛神,算是好男儿。”
    跟着庞元生又幽幽叹了句,“只是,如今但凡进入中州的奇人异士,都需留心备注,又要严查诸方邪祟,私不废公,自也是要将他报上去。”
    “属下明白。”
    说话的青年抱了抱拳,面露郑重。
    “那边好。”
    庞元生又点了点头,跟着朝青年问道:“冉抚,你可是察觉这历程赵家有异?”
    两人白日里在驿站前有过简单的照面,只是当时人多口杂,不过是约定了相见的暗号,具体如何情况,庞元生心中也不清楚。
    “确实如此。”
    被庞元生称呼为冉抚的青年点了点头,“我在历城被这赵家招做家丁,前番也帮着搬家运货,未曾觉察出来什么,可这一趟所运的家私货物……”
    “是有污秽气息?”
    庞元生试探性地问了一句,稍稍蹙眉,“我白日里所见几人,似神态萎靡,显然是被阴寒气息侵蚀的缘故。”
    白日里在驿站门前,裴楚能够看出历城赵家之人中,有些似感染了阴寒之气,
    庞元生虽未修道法,但他有禁妖司秘法所制之药水,涂抹双眼可见阴邪,自然也察觉得出一二。
    且他常年与阴邪之物打交道,即便身边未曾有环首直刀示警,天生的敏锐感应也超过常人。
    “庞总旗,具体我也不知该如何说。”
    冉抚面露难色,稍稍皱了下眉头,接着道,“我奉命查探各家搬迁大户,以防有宵小混入中州,这历城赵家我混进去的时日尚短,只是觉察有异,可其中究竟到底是如何情况,尚不清楚。”
    “无妨。”
    庞元生轻轻颔首,冉抚是安插在历城的禁妖司力士,虽头脑机敏,但禁妖司部署周遭到底时间较短,下属之人能够发现一些异常已经是不容易了。
    如今中州地界,但凡进入者,其实在悄然无声之间就已经被禁妖、镇魔二司的人所监控。
    其中,两司的下属一些小旗、力士,多数都散在了如安平城、历城,又或者其他围绕着中州之外的城镇,但凡有前往中州的人马,镇魔司之人多半都会混在其中,摸查根脚。
    而在中州地界之后,又设立有第二层第三层,两相配合,或明或暗,监察各路人马。
    这等工作量其实算是极为庞大,毕竟中州地界幅员广阔,每日往来不知多少人。
    好在如今禁妖司和镇魔司人手全面收缩,方才能够勉强做到这一点,借助秘法和底下的人手,多层盘查。
    昔年两司一南一北,都在外间镇压妖魔鬼魅,可谓是暗中的庞然大物,完全龟缩中州之后,很快就设立了层层密不透风的暗网。
    “这一月里,光我们在平凉驿就查出了七次邪物,江老,还需警醒一些。”
    庞元生沉吟了一阵,朝着一旁方才施展了一手术法的老卒说道。
    “属下会多加留意。”那老卒拱了拱手。
    庞元生又望向旁边的青年冉抚,说道:“历程赵家既然有异,你先带我去看他们此次所携带之货物。以免到了凉龙县县城,出了事情,影响安宁。”
    其实查探货物这种事情,多数车马在行经城池的时候,都必不可少。
    但有一点,就是豪门富户,或者官员,一般人手根本无法查探。
    且要绕过明面上的查探,多的是各种手段绕开,甚至一些危险之物,其实根本无所谓进城,只要进入中州地界,就已算是他们的职司范围。
    再加上,他们的职司就是在暗处粉碎一些不为人知的阴暗之事,若是让一些事情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即便有功也是过。
    “总旗且随我来。”
    冉抚听完庞元生的指示,也不犹豫,当即站起身。
    两人出了密室,又悄然离开了这老卒所在的房间,一路贴墙行走。
    他俩都是有武艺在身之辈,庞元生比之一般武举人还要胜出三分,冉抚这名镇魔司的小旗力士,也有武秀才的水平。
    这是二百年禁妖、镇魔二司的底蕴所在,其中最底层的之辈,不是懂江湖术法有特意之处,就是起码也有武秀才的武艺。
    而这些人一旦得了甲马符箭,再配合上蕴藏龙虎气的环首直刀,有千百之数,行军阵之法,就足以让剿灭大多数的妖魔巢穴。
    转眼间,两人就来到了一站所在的货仓,熟门熟路地摸了进去。

- 肉肉屋 https://www.rourouwu.com